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了暴君后我掉马了(穿书)第十章

2021/7/22 9:06:27 作者:七彩叶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了暴君后我掉马了(穿书)
穿了暴君后我掉马了(穿书)
作者:七彩叶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渣男改造手册(快穿)》求收藏许娇娇看了一本名为《暴君不得好死》的小说,里面的皇帝沈霖残暴不仁,奢靡成性,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她和所有的读者一样痛骂过暴君,希望他不得好死。没想到有朝一日许娇娇穿进了书里,成为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农家女,更没想到的是她还能再穿到暴君的身体里。想到暴君的悲惨下场,娇娇抖着手下旨,减免赋税徭役,停建劳民伤财的避暑山庄,缩减皇宫和官员用度……眼看国家起死回生,日渐富强安定,暴君也有了好名声,却在这时,许娇娇掉马了。预收文《女配不洗白(快穿)》文案:穿成貌美钱多有权有势

钱轻轻飞来一脚

邱恩娜与卫池相拥一幕,就像是一根针,硬生生地,强刺在了纪昀心头,挥之不去。

闷重的心情维系不知许久,安静的上午,纪昀躲在办公室里,对着墙发呆,待到了中午,导演打电话过来,请她去吃饭。

百般推脱,纪昀不想出门,亦不想与那群戴着面具的人亲近,可是,如果拒绝成了强调,反而让别人以为她的斤斤计较,还未昨日手表之事耿耿于怀。

纪昀去了楼下,导演为表诚意,选了家法国餐厅,开车带着其他几个演员,恐是避嫌。

坐在车内的纪昀,脑中回想的,一直都是卫池与邱恩娜。

即使在树影的一闪而过,车窗上映衬的人脸,便是坐在纪昀身边的邱恩娜,却依旧难让她从回忆中释怀。

车在餐厅前停下,纪昀等人被领到楼上的包间。

拍戏已有一月多余的诸人,除去纪昀外,大家彼此间都很熟悉。

可惜,难得一次与大明星地亲近,却让纪昀提不起心来。

“怎么了?不开心?”坐在一旁的邱恩娜,给纪昀倒了杯水,熟稔道:“因为手表的事吗?对不起。”

“不是,”纪昀挤出笑来,眼神黯淡道:“不是手表的事情。”

“和男朋友吵架了?”邱恩娜道:“那天在餐厅里,虽然与你男朋友发生了不愉快,但是,他应该很喜欢你吧。”

“他不是我男朋友,”纪昀解释道:“既不是手表,也不是男朋友,谢谢邱小姐地关心。”

邱恩娜笑了笑,拿起发夹将散落的披发扎了起来,“不是就好,对了,你朋友呢?我看他外形条件很不错,做演员蛮适合他的。”

面前的一群人,让纪昀坐立不安,如果哪天,于洛非也做了演员,她只怕也要远远地躲着他了。

更何况,做了演员之后,私人空间不仅没有,一切的言行举止都会被放大,这样的生活该有多累。

“他不适合这一行。”

“你朋友是做什么的?”

“做......”她该说于洛非是自由职业者,还是无业游民,“开淘宝的。”

邱恩娜眼睛眨了眨,喝了口水,与边上的其他人说起话来,丢下闷闷不乐的纪昀。

一顿午餐吃的并不快乐,一堆陌生的人,除去官明,其他都让纪昀觉得拘谨。

即使坐在纪昀面前的,面容可掬,可是笑容之下隐藏的内容,让她不想多猜,也腾不出心来多猜。

此时此刻,满溢的心里都是卫池。

纪昀迫不及待的的想回到公司,立刻地冲到卫池面前,告诉他......

纪昀也不知该与卫池说什么,这五年来,她的记忆中有卫池,可卫池并没有她。

回到公司,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一群喝的迷迷糊糊的人,闷声沉语里,诸多夸大自己曾往成就,就像是一匹骨肉如柴的牛,硬是被吹成了牛魔王。

纪昀回到办公室,钱轻轻正站在门外等她。

纪昀顿了顿,连呼两口气,走到钱轻轻面前,“钱经理。”

钱轻轻笑了笑,双手环胸,气势汹汹道:“去了哪里?现在几点了。”

“不好意思,因为导演......”

“导演?”钱轻轻大声训嚷,惹得隔壁办公室里人头暗藏,“你的就业合同,是跟Nonvend签的,不是那什么狗屁剧组。”

纪昀闷着头,硬挤出几分表情,不让脸色看起来太僵,“我知道了,谢谢钱经理提醒。”

钱轻轻嗤鼻冷笑,白了眼纪昀,毫无放她离开之意,“手表是怎么回事?”

“都是误会,今天早上邱恩娜已经打电话过来了,导演那边也解释清楚了,手表是她忘在了房间。”

“房间?”钱轻轻大吼一声,吓的纪昀一个机灵,“警局那边已经打电话过来了,盗窃的化妆师已经被抓到了,手表都已经卖了,你骗谁呢!”

纪昀惊道:“导演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怎么会......”

“什么怎么会,”钱轻轻白了眼纪昀,露出鄙夷颜色道:“现在的社会,风气败坏,有钱什么不能解决,不过.......如果没钱,其他办法也是可以的。”

钱轻轻一边道一边打量着纪昀,意思明显不过,是她以除钱之外的方式,让导演没有追究这件事情。

“看来钱经理也很有经验,”纪昀的无理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可绝大部却依旧是早晨,卫池与邱恩娜相拥一幕,而今,钱轻轻送上门来,她又怎有不发火之理。

钱轻轻当即大怒,伸手指着纪昀鼻子,大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钱轻轻的吼声惹来更多人地围观,虽说纪昀与公司同事关系并不亲密,可去那恃强凌弱的钱轻轻相比较,亦多得人心。

不过,钱轻轻的吼声也只是让躲在暗中的人探出了身子,走廊上的人越聚越多,可是帮忙的人却一个未有。

“说!手表是不是你偷的。”

“不是,”纪昀推开钱轻轻的手,咬牙道。

钱轻轻气急败坏,抓住纪昀的手,不让她推门入办公室,“把话说清楚,你败坏了公司名誉,现在还这么有理了。我就奇了怪了,公司几十年来,都没出现过失窃,结果你一来,就丢东西,不是你偷的还有谁?”

“你不是说了吗?小偷已经被抓,既然如此,你们可以问他同伙是谁,何必胡乱猜测。”

“不行!”钱轻轻抓着纪昀的手,死命地拉扯着,无论如何都不让她离开,“你现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东西是不是你偷的。”

“不是,”纪昀看着钱轻轻的手,闷气一声道:“你是谁?我偷不偷公司的东西,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父亲只剩2%的股权,你还想做什么?丢人现眼?还是跳楼?”

纪昀的一番话,完全是冲动所言,结果却是招招致命,直刺钱轻轻的心头肉。

恼羞成怒的钱轻轻当即甩手级朝纪昀脸上挥去,却被凑热闹的官明拦住。

电视中常见的狗血剧,打人甩脸,官明也是见怪不怪,如今戏外发生,他虽拦住,可场面却似乎不在他控制之内。

“姐,什么事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对身子不好的,”官明一脸笑嘻嘻,抓着钱轻轻的手,一脸和笑。

“没事。”

公司之事,不论美丑不易外传,而今作为娱乐圈内的官明出现,让钱轻轻不得不在保住自己颜面的时候,又必须不让公司丑事外扬,尤其是她跳楼那件事。

“没事就好,”官明笑脸相迎,顺手抓住钱轻轻的手,顺水推舟,将其手放下,看着她手中的琥珀链子道:“你这手链哪里买的?真好看。”

“出国旅游买的,”钱轻轻收回手,脸色不自然道。

“真的?”官明夸张叫道:“你告诉我地方呗,下次我也去买条。”

钱轻轻笑了笑,又冷脸多纪昀道:“偷手表的事,我会调查清楚,你别想跑。”

官明张着嘴,愧疚地对着纪昀笑。虽说现在手表失窃的事已经查清,但是,如果没有他的小笼包,纪昀也不会受到牵连。

“查清又怎么样?你在跳楼吗?”

纪昀的话,可说杀人于无形,惹得钱轻轻血直冲脑门,面红耳赤。

官明一脸懵懂,不知纪昀所言。

而被愤怒冲昏头脑的钱轻轻,抬脚就朝纪昀身上踹去,其姿势之猛,脚下如风。

余下众人反应不及,未料钱轻轻叫踩8厘米高跟,重心不稳的她,歪身朝官明那边倒去,结果,这结实的一脚,正巧踹到赶来的杨洋肚上,走廊场面顿成一团糟乱。

“啊哟”一声痛鸣,从钱轻轻口中发出,扭到脚的人,当即坐地不起,抱着脚踝大叫。

钱轻轻这一脚,倒未让纪昀受到惊吓,反是杨洋跌倒,让她吓了一惊。

瞬息间的三人倒下,在旁观看的人也不再袖手旁观,皆都走了过来。

不过,少女之心,假借抚人之举,暗地与官明近身贴近的,亦不在少数。

一团糟乱,场面稍复平静,被扶起的官明突然尖叫一声,指着杨洋腿道:“血.......”

晕头转向,忙已忘乎所以,当120赶来时,纪昀从医院出来,天色已隐约发暗。

钱轻轻的一脚,有心之举,无心之错,结果踹到杨洋,导致其腹中胎儿流产。

谁也不知道的结果,当钱轻轻知道后,吓的昏了过去。

纪昀则守在手术室外,当杨洋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时,一言不发的人,走过去,心中悔恨,愧疚难安。

时间,总会在一个点的时候,开着玩笑,让人措手不及,而这一次的玩笑,从昨日至今,似乎太久太久,亦太短太短,可纪昀却玩不起。

醒来后的杨洋,并未因失去孩子而哀哭,其反倒是喊来纪昀,反过来安慰她。

病床上的人,因孩子的流失,此时虚弱的没有一丝血色,纪昀眨着眼,看着杨洋一张一阖的嘴,句句清楚,却不知道该作何理解。

流产的事,或许应如杨洋所言,一切都是意外,没有所谓的对错,可纪昀却觉得,如果没有她的多言冲动,便不会有这个意外。

走出医院的人,恍恍惚惚地走在马路上。

包与房门钥匙,此时还放在公司里,想要回避的人,此时却不得再回公司。

夕阳残留着斜辉,已近散去,残日隐洛浮云,此时此刻,就如纪昀心情一样,斑驳陆离。

“Nonvend”仿若一块磁铁,曾经的相吸,却在今日让纪昀觉得,两极皆为南北,靠近了,只会离的更远。

街上的行色匆匆,与酒店前的宁静,动静相辉。一辆S600从面前驶过,车上的人隔着玻窗,即使天色暗却,却看的清清楚楚,表情依旧那样冷冷清清,一丝不苟。

坐在副驾上的邱恩娜,一手拿着手机,对着驾驶的人说着话,车疾驰而过,也是一眼之间的风景,纪昀看的清清楚楚,难过亦是真真切切。

回到家后,纪昀洗完澡后就去了医院,此时,杨洋已经睡下,身旁陪护的人,是其未婚夫。

纪昀愧疚地站在一旁,道歉说出,都成无用之功。

陪护一夜,一宿未睡的纪昀等到杨洋醒来,二人说了几句话,反都是杨洋宽慰纪昀之语,说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即使不是流产,他们也不会要。

而休息一夜后的杨洋,脸色显然好了许多,其未婚夫办理了出院手续。

待纪昀等送杨洋离开,时间已到上午十点。

而一直放在包中的手机,有条未接电话,号码未知。

纪昀回复过去,接电话的人竟是卫池。

“哪里?”

“我在医院。”

“回公司。”

纪昀想了想,这些日子,她所经历的一团糟,都是拜谁所赐。

“我身体不舒服,想请假两天。”

“钱轻轻停职留薪,你先回公司。”

“不了,”纪昀拒绝道:“也并不是她一个人的错。”

“回来!”卫池的声音变成了不耐烦,“三十分钟内,我在酒店门口要见到你人。”

纪昀不想任由卫池摆布,可身子似乎却不听她使唤,任由着最终的想法,做出不解揪心的难言。

坐在地铁里,纪昀翻着手机,除去卫池的未接电话,还有是杨雨打来的。

纪昀将电话回过去,“嘟嘟”两声响后,电话被挂断。

纪昀拿着手机,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一声简讯声,是杨雨发来的信息。

“我觉得你不太适合这个岗位,甚至说,你并不适合呆在上海这个城市。”

杨雨的回复简洁而富有杀伤力,她将这几月纪昀所作为未,近乎否定,一事无成,麻烦不断。

“你说的对吧。”

“你被保护的太好。想要证明你自己,最好离开Nonvend,甚至是离开上海。”

“为什么?”

纪昀回去的短信,杨雨之后就没有再回复过。

而纪昀想知晓的答案,也成不了了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手机看啥都能提现之最沉重的背负亦是最不能割舍的存在(5)

    一处神秘的空间内,一间装饰简单大气的静谧房间里。睫毛轻颤,轻盈如蝶翼一般,如同最美的黑曜石的双眸此时专注的看着一面造型古朴奇异的镜子中所回馈来的内容。“小家伙……”葱白细长的手指轻点,镜面上所显示出来的银卷发小男孩对这一切毫无所觉。一个美的几乎不能用言语形容的女子慵懒地半倚在舒适的座位上,气质有种说

  • 惹婚上门 [参赛作品]0.0039%

    “绫小路源,期待着公主大人您的下一次传召。”在确实收到作为报酬的S点数后,绫小路源一边对穿着私服的女生如是说道,一边行了个标准的骑士告别礼,自下而上的目光仿佛映出光芒一般。俊美的容貌,比起平常略微贴身而凸显完美身材的衣着,温和、优雅、谦逊的举止中却夹杂着一点点仿佛隐忍过的强硬姿态,被这样连环美貌攻击

  • 尾巴观察日记在线阅读第三章

    袁晨随便录了一首歌,他的唱功跟吉他,都是很不错的,加上声音又是“女声”。完全的,将这首歌给演绎了出来。这首歌叫《一个人想着一个人》,以前袁晨很喜欢的一首歌。至少那一年,袁晨觉得这歌词,写的就是他。视频并没有露脸,只有上半身跟一点头发下巴。十五秒,唱不了多少。“只能试试了。”袁晨看着自己录下的视频,虽

  • 嘿肉丝奈我得在线阅读第4章

    日出东方,晨曦破晓,一家客栈的一间客房内,萧剑歌被洒落脸上的点点阳光照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呃,这么快就响午了。”萧剑歌无奈起身,打算下楼去洗漱。“人字号客房,你的租金到了,如果打算继续住下去的话就请及时交租哈!”一道清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啊”萧剑歌面对突如其来的恶耗惊叹一声,情不自禁的摸

  • 末世召唤流之第三章

    “竟然是凤凰幼崽!”这时,几个八阶大妖都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那位元婴修士就忍不住惊叫出声。凤凰神兽!这已经消失在大陆历史长河中的神兽,竟然再一次出现了。曾几何时,因为那一则预言,人类修士开始灭杀妖兽甚至神兽,将本是大陆一大势力之一的妖兽几乎泯灭,其中有不少妖兽都已经灭族,现存的,都是对人构成不了威

  • 天尊归来在都市在线阅读第5章

    擂台四周人群熙熙攘攘,讲讲武堂围了个水泄不通,好在有专人维护秩序,不然必然发生流血事件。讲武堂是隶属于天庸国的官方机构,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堂,其内拥有的修道高手及其众多,没有哪个势力敢小觑,连风雨阁都需要将讲武堂的长老列为坐上宾,毕竟有这皇室的底蕴撑腰,底气还是很足的。此时,叶辰与赵初之无疑成为了擂台

  • 都市之全面系统令人惊讶的交谈

    YC-five回到了基地,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下了直升机后,MR.J和几个军官走了过来,向YC-five敬了个军礼“你们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很好,不过,我想你们几个都想知道,这次的任务敌军为什么会显得这么的愚笨,呵呵,不过今晚就算了吧,好好休息,明天下午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有话和你们说”说完后,MR,J

  • 明朝江湖异闻之两兄弟的法术属性(4)

    “哈哈,哥,看来,我在法师方面的天赋,要比你强啊!”东伯青石哈哈笑道,在法师方面的天赋,便是先看精神力的,而他的精神力已达到银月级别,如此实力,可谓逆天。“没想到啊,我确实没想到,青石!你可以的,不再是以前那个小石头了。”东伯雪鹰也是极其高兴,原本,他正在修炼血雨,却发现力量还欠缺了许多,速度也不够

  • 绝世刺客系统在线阅读宇智波一族是温柔的一族

    当千手一族看到捂着脸回来的柱间时,千手族人们的表情无疑不是一脸卧槽脸。他们心中警铃大响,个个恨不得立马跑回族地告诉自家族长大人:少族长被外面的女人勾搭了!少族长终于开窍了!一向迟钝的柱间也发现了自家族人的不正常,打着哈哈笑便躲回房间了。“可恶,千手一族的混蛋到底有什么目的!”“就是!”早川早就习以为

  • 嫁给男主他哥哥在线阅读第五节

    想完这些慢悠悠晃到外边吃了份早点,他总觉得脖子有点不舒服,该不会是昨晚落枕了吧?他从店里出来看了看医院门口攒动的人头,又想了想陈言祈忙起来他估计连个面都见不到了,人更何况是搭理他,这么一想顿时便不大想进去了。他掏出手机给陈言祈发消息:“我刚在门口吃了早点,我先回去补觉了。等我睡醒了再给你电话,你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