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重回八零养媳妇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7/22 11:07:31 作者:後来者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回八零养媳妇
重回八零养媳妇
作者:後来者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预收《问卜》玄学文,小天使们预收哦,比心。这是一个回到八零年代养媳妇的故事。2.攻上辈子要说错事唯一就是不喜欢受,不喜欢男人,绝对没对受做过任何过分的事,甚至主动帮过受。但攻上辈子被受表白时,确实恐吓过受,但仅仅只是恐吓,从心里并没有想要做过什么。3.日更,每晚19:00,有事会请假。已经完结的古代种田文,虐极品、宠夫郎、顺便经商发家致富的耽美文。——夫郎在异世穿成暴戾屠户的小夫郎新文预收《重生成废柴炼丹师》修仙文,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预收哦。围脖:晋江後来者

they are brothers

1.

“……什么!”

从魔术回路传来的异常让迪卢木多脸色大变,缔结了契约Master和Servant之间有着特异的联系,无论哪一方陷入了危机,都会以气息的方式传达给对方,现在迪卢木多能感受到的,便是崎山芽衣现在正处于命悬一线的严重危机中。

迪卢木多顾不得继续掩盖气息,几乎是他最大的速度灵体化循着感受到的崎山芽衣的方向追赶而去,所幸的是仍旧在废弃工厂中的Saber和她的Master似乎由于刚才是事态发展发生了争执没有空来理会他。

崎山芽衣离废弃的工厂并不远,迪卢木多不知道她是怎么追过来的,迪卢木多苦涩的想,大概她知道了自己生前的事迹,认为自己是不可信的吧,然而现在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将她赶紧救下来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近了,已经能看到前面拖着那个熟悉的少女的身影了,那是一个身形并不高大的Servant,黑色的半长鬈发被束在脑后,柔软的打着卷披在棕色的皮甲上。

是尤洛克。

“尤洛克!”

迪卢木多愤怒的喊了起来,前面的Servant动作一顿,慢慢的仰头扭过脸来,那张稚嫩而和他相似的面孔上写着明晃晃的嘲讽和讥诮

“哟,追上来了啊,我亲爱的哥哥。”

年少的战士轻松的单手把崎山芽衣拎起来,少女身上的学校制服已然破烂不堪,腹部处被伤口的血迹浸染成了黑红色,她的眼睛空洞的睁着,感觉不出任何生的气息。

“真是不好意思,你的Master,好像停止呼吸了呢。”

说罢他顺手拽着崎山芽衣的长发将她粗暴的甩向了迪卢木多,迪卢木多避开伤口揽住女孩的腰,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向她的口鼻处。

没有呼吸。

俯下身靠向崎山芽衣的胸口。

没有心跳。

崎山芽衣的身体仍旧是温软的,但迪卢木多知道,不久之后这具身体便会变得冰凉而僵硬。

她死了……

……等等!

他的魔力供应仍旧没有切断!

“Lancer!快去找芽衣的灵魂宝石!”

直接从脑海里传来的声音,熟悉的软糯而清脆,迪卢木多记得,这是那个名为QB的不明生物的声音。

“魔法少女的灵魂宝石控制身体的极限是100米,芽衣的灵魂宝石丢掉了,快去找回来,否则她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2.

枪剑相撞击发出巨大的金石之声。

尤洛克好整以暇的收回手中的长剑,拦在了迪卢木多的去路。

“我亲爱的哥哥,请不要无视我好吗?”黑发的少年战士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就算急着救你的小Master,也不要忘了我的存在啊。”

“尤洛克,让开!”

俊美的凯尔特战士眼中仿佛有火焰燃烧起来,他的语气冷淡而凌厉,对面的尤洛克愣了一下却突然笑了起来。

“终于认真起来了吗!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骑士迪卢木多·奥迪那!”

迪卢木多并不作声,他的神色冰冷而淡漠,抬起右手红色□□的枪尖直指尤洛克冲了上去。

到了拼死一搏的时候。

崎山芽衣已经没有资本等下去了。

杀死尤洛克,或者他和芽衣一起被杀死。

只有这两种结局。

骑士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个凄怆的微笑。

3.

战士们踏过的地面一寸寸崩塌。

兵刃相交带起的疾风割裂了道路两旁昏暗的路灯。

呼吸仿佛都凝滞住了,手持双枪的骑士对同母异父的兄弟展开了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尤洛克的皮甲几乎包覆了整个身体,不管是破魔的红蔷薇还是必灭的黄蔷薇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能够给年幼的凯尔特战士造成伤害的只有颈部以上的位置,然而这一点双方都很清楚,战斗陷入了胶着。

“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

尤洛克稚嫩而美貌的脸扭曲着,咬牙切齿的发出不成语调的怪声,迪卢木多的脸仿佛雕塑一般没有丝毫表情,他没有停下攻击,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憎恨吗?憎恨着杀死你的我的生父栋恩吗?憎恨着流着和他同样的血的我吗?在杀死我一次之后仍旧不能消除那份怨恨吗?”

红色的□□架住从头上抓下的钩爪,黄色的□□横扫向对方的咽喉,尤洛克仓促的拿剑挡住。

一棕一碧的身影终于分开。

“让开,尤洛克,趁着还没有消失或许还能和失去Servant的Master缔结契约。”

迪卢木多冰冷道,他紧盯着对面形容狼狈的年轻战士,眼角的余光扫过被他放置在安全之处的崎山芽衣,目光中带着难掩的焦灼。

“不用你费心。”尤洛克的嘴角畸形的扭曲着,怪异的笑容让他那张虽然年幼但仍能看得出俊美的脸显得如同艳鬼一般令人心惊,“你以为,我已经没有魔力供给了吗?”

迪卢木多一怔,尤洛克又扑了上来,双剑被他挥舞的猎猎作响,他狂笑道

“你以为我和那个柠檬头缔结的是普通的主从契约?我可是,有两个Master的啊!”

“虽然被切断了带着令咒的手腕,虽然奄奄一息,但是魔力的供给仍未停止,足够我杀死你了啊!”

愤怒,憎恨,怨忿。

这些情绪并不能使得人变强,只会让人失去理智,攻击的变得情绪化而毫无章法,从而更容易被击破。

“尤洛克,其实,我也恨过你。”迪卢木多随手架开毫无技巧可言突刺过来的长剑,低声道,“我曾恨过我那心胸狭隘品德不佳的父亲,我甚至不曾自称栋恩之子只称自己为迪那之孙,我曾恨过毫无贞洁可言的母亲,她从小不曾给予我一丝的温情只曾带给我耻辱,我也曾恨过是母亲不贞活生生证据的你,是你让我的家族四分五裂四散分离。”

“但是我们依旧是兄弟。”

“我们身体里流着一半相同的血。”

“我们一定要永远的互相憎恨吗?”

然而年幼的Servant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愤怒和憎恨的情绪掩住了他的耳朵,遮蔽了他的眼睛,尤洛克身上渐渐升腾起了若隐若现的黑色雾气,仿佛被狂化咒语蒙蔽了神智的Berserker一般失去了理智,迪卢木多的握住□□的指尖颤抖了一下,却还是毫无犹豫的洞穿了同母异父兄弟的咽喉。

4.

红色破魔枪从年幼的战士喉中拔出,扬起了一丛鲜艳的血花,尤洛克随着迪卢木多的动作倒下,高个的爱尔兰骑士双眸中充满凄烈,他看着濒死的幼弟,迟疑的伸手将他揽过来,让他仰躺在自己的怀中。

少年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然而也到了最后,年幼的战士从脚尖开始消散,由于喉咙被洞穿使得他说话无比艰难,尤洛克呛咳着嘶哑道

“……这样看起来,简直就像一对相亲相爱的兄弟。”

稚嫩的战士脸上扬起一抹讽刺的微笑,而迪卢木多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复杂而痛苦的眼神看着他。

“迪卢木多,你知道吗,我年幼时,曾很仰慕你。”

“但是你总是永远的向前看着,从来不曾给予我哪怕一个眼角的余光。”

“出身……有那么重要吗?我就是我,难道是我选择以这样尴尬的身份出现在你眼前的吗?”

“我仰慕着你,也憎恨着你。”

少年的脸上仍旧带着微笑,但是讽刺的讥诮的神色却渐渐变淡了。

“……但是我真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你……”

“……这一次……我没有杀死你……真是……太好了……”

黑色鬈发蜜金色瞳孔的少年平静的在迪卢木多怀里消散,有着光辉之貌的骑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5.

留给哀恸的时间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迪卢木多很快从悲哀的情绪中挣扎出来,俊美的凯尔特战士将崎山芽衣抱起,顺着他追踪尤洛克的来时路一面寻找着灵魂宝石一面返了回去。

灵魂宝石会散发着柔和而稳定的魔力,并且有着明亮而澄澈的光辉,迪卢木多很快便发现了掉落在路边草丛中的嫩绿色宝石,随着他将宝石放回崎山芽衣的手中,女孩捂着腹部呛咳着恢复了意识。

“崎山小姐,请不要乱动。”迪卢木多制止住芽衣想要从他怀中离开的动作,“您的伤口很深,我带您去医院。”

“不,不用。”

崎山芽衣虚弱的挣扎着,将灵魂宝石移近了腹部,绿色的光芒柔和的拂过看起来十分可怖的伤口,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Lancer先生,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崎山芽衣虚弱的对迪卢木多露出一个微笑,“我没想到灵魂宝石不单对魔女有反应,对Servant也有反应。”

崎山芽衣只字不提自己只要和灵魂宝石分开就会失去意识这一点,她的脸色惨白却还勉强自己微笑,迪卢木多只觉心中有某处仿佛被撕扯了一下,涌上几分不忍和怜惜。

“Lancer先生,我需要悲叹之种。”

女孩努力的微笑着,迪卢木多装作没有看到她在眼眶里滚动的眼泪。

“我的魔力消耗太大,灵魂宝石浑浊的速度有些快。”

“不要担心。”迪卢木多伸手合上芽衣的眼睛,“我这就送你回家,你什么也别想好好睡一觉,悲叹之种的事情我去处理。”

芽衣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她细小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仿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迪卢木多抱起她向深山町的方向离开,他不忍去思考那个问题——

怀里这个温暖而柔软的少女,究竟还是不是人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卡生存空间第5章在线阅读

    徐小宝正要说话,趴在地上的火山哥又呻吟了两声,两个人赶紧上去把他扶了起来。此时,火山哥的酒己经醒的差不多了,他揉了揉脑袋,“下手还真狠,光子,给我好好招呼他们,让他们知道惹我火山哥的下场。”这啤酒瓶真是好东西,除了能打人外,还能帮人醒酒。酒一醒,火山哥说话利索了,又说道:“你们知道怎么做吗?我去下诊

  • 明玉录在线阅读第7章

    鹿小熙被眼前的情景吓得魂不守舍,立刻转身要逃.!“哎哟!”她一脑门又撞在了什么人身上。刚一抬头,面前竟然又是一个无头男子!“啊!……”鹿小熙发出一声凄厉悠长的惨叫!“美人儿,要去哪啊?”其中一个无头男子一边发出声音一边解开了衣襟。他的胸前,赫然长着一张诡异的人脸!鹿小熙吓得倒退了几步,撞在巷子边的石

  • [综英美]我真的不喜欢彼得帕克!在线阅读第七章

    “远哥,年年还没回来吗?”刘也回到宿舍房间后,没有看见小孩儿,他走出房间,在大通铺里找到远哥后,询问着他。张远手里捧着一个保温杯,听到刘也的问话后,他喝了口保温杯里的水,慢悠悠的说“他应该还在练习舞蹈。”练习舞蹈?刘也皱了皱眉,张远补充道,“我们这个舞台有一个solo,是关于古典舞的,他不想麻烦大家

  • 网游三国之最强老爹在线阅读第九节

    chapter8无路可逃夜里看不见星星,三人只能望着修罗塔顶,肩并肩坐着。“你看见了什么?”符离率先打破这与往日不同的沉寂。自然,这句话不是问向唐玖的,而是周戬云。他自醒来后,就反常地沉默。符离对于他的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唐玖虽已与他二人熟识,此时却选择沉默不语。“阿怜。”“你果然还是放不下顾怜。”

  • 功夫少女在腐国[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姜跃慢悠悠的睁开眼睛,感觉脑袋好沉重,还有点昏沉。转下脑袋,看见那个老头就盘腿坐在他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他。“第一次喝这猴儿酒不能多喝,而且看你样子还是第一次喝酒。”“额,我喝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喝完才说有什么用啊。”姜跃摇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些。老头笑眯眯的道:“人啊,无论什么东西都要敢于去尝试?这样印

  • 万化真经第4章在线阅读

    手掌搭放在流刃若火的剑柄上,流云身上散发出一股惊人的锐气。他的目光自信且犀利,犹如一把利剑般刺向宇智波霄三人的心窝。感受到流云的气势,宇智波霄脸色难堪,心头的怒火更加旺盛。宇智波霄眉头紧皱,警惕的盯着流云,内心充满疑惑。明明是他们三人包围了流云,为何却有种落了下风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宇智波霄感到很不爽

  • 重生1999之电影演员

    当燕潇然知道,顾恕是因为,母亲来过,并且训斥了她,她才哭之后,他默默的骂道:“傻瓜。”顾恕不服:“你才傻瓜。”他不会知道,自己哭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燕母训斥了自己,而是心疼他在燕家的遭遇,可是她知道,燕潇然这家伙,是极好面子的,所以不能说。医院外面围了不少的八卦记者,想要来打探顾婵的情况,不过都被陆承晏

  • 天边那朵云在线阅读第8节

    这股味道并不大,就是隐隐约约。一阵风来若有似无的。不过自小在都市里长大的宁西,对这就非常敏感了。原来车队来到了更外围的平民杂居处,这时候的民家就污水处理可没像上层贵族那般讲究。加上人口稠密,自然就有一些味道出来。不过宁西才觉得不解,车队速度在这个时候也加快了。恐怕外头骑马的,也想尽快脱离这股味儿吧。

  • 情至如饴(时尚圈)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日清晨,我们便早早做准备,围坐在一块吃着早餐,大家面色都非常凝重,如果这次不成功的话,即将面临的是进入丧尸包围之中。也是,拼死逃命存活下去可能就是这样,也不知要延续多久,一直跑。望着从窗口散落的阳光,真的好想再一次和喜欢的人坐着看一次日出罢了。把情绪整理埋藏在心中,我便大口解决完早餐,拿出昨日做

  • 主角居然是他在线阅读第五章

    岑悦眨眨眼,“怎么可能,那可是娘娘!”她怎么会比宫里的娘娘生的好看,陆鹤州肯定是在骗她。说不定他根本没有见过皇上,也没有见过宫里的娘娘们,都是在说大话。陆鹤州也不解释,“等你以后见了她们,自然就知道了。”“我又见不了人家。”岑悦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人家是宫里的娘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就是个乡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