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茂灵]即使世界将你忘记之多大点事

2021/7/22 2:26:09 作者:淩翾leslapins 来源:晋江文学城
[茂灵]即使世界将你忘记
[茂灵]即使世界将你忘记
作者:淩翾leslapins来源:晋江文学城

陆黎接起电话的时候,还未彻底醒透。她把通话开了免提,放在一边。整个人硬是往被窝里缩着,眯眼打起了哈欠。

“喂,小黎啊!”

身子骨一僵,陆黎觉得自己醒了一半。她好半天才支起身,趴在床头柜边上回应:“妈?”

“对对对,是你妈。”对面妇人的声音传进耳朵,那人似也没有停下的预兆,只是自顾自地开始说起话,“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那天给你发的短信收到没有?都不回一下的真是——”

妇人略略拖长的尾音有点委屈的意味,陆黎着实无措。

“我不是说了吗,再过几天,再过几天……”陆黎嘿嘿笑着,一心想把这个话题就此敷衍过去。

只是陆妈妈并没有给自家女儿这个机会,她急急说道:“你都已经好几个'再过几天'了,你要知道妈妈有多想你。”

陆黎一下就噤住了声,摁住的脑袋甚至已经开始泛了疼。

谁想走?谁愿意走?反正主动的人一定不是她。在去留问题上显得格外倔强的少女硬是不回一句话。

自家女儿那半天没响应,陆妈妈也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是扬长一口气,佯装苦恼地抱怨自家女儿离开自己这么多年,居然这么狠心都不要爸爸妈妈了等诸如此类的话。

陆妈妈这就想起,还是早年之前,小小姑娘牵着她的手,笑得甜蜜可人。可这段记忆,却也是定格在了那年她和陆爸爸离开的时候。

没有翻页的新篇章,这队母女的时间就此滞留。

陆妈妈和陆爸爸是在陆黎小五时候就去的国外,那时候的陆黎,个子还不高,甚至性格也没现在这般直言直语,要真说,大抵就是糙汉子的对立面吧。

陆黎知道父母去国外的原因,既为了工作,也为了家庭。陆妈妈本来是要带女儿一起走的,却不想那时的陆黎意外倔强,说要留在国内。

陆妈妈没法,只好想着家附近有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可以把陆黎托付过去。陆爸爸对妻子的决定表示赞同,他原先就不想把女儿带出国,毕竟女儿年龄尚小,过早远离国家,在陆爸爸看来那是弊远大过于利的。

直到得知H市里有陆妈妈的老朋友,于是呢,搭乘从S市到H市的地铁,陆黎到了这里。

不过,即便是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对陆黎的影响似乎也不大。小姑娘背着少女粉红系列的包,突然就语出惊人,说要自己一个人。

陆家夫妇瞬间都瞪大了眼,一个接一个说不行、不准等拒绝的话。陆黎似乎也料到了两人的反应,只是说了句,我不要和陌生人一起。

那时候的陆黎还真是任性得可以,基本上已经有一个未来糙汉子的架势了。陆爸爸在乎对女儿性格的培养,一个人也未尝不可,陆妈妈拗不过二人,也只好同意。于是夫妻俩亲自领着小姑娘去租了间房,租完后还特地逗留了好几晚,只为教会小姑娘一些日常基本常识。

不过出乎人意料的是,等陆家的两位走后,陆黎当下就换了一间房住。

陆黎喜欢打游戏,这是从小学时候就开始的事情。小姑娘刚到H市的时候曾看见过一个人,样貌干净清秀,年龄看起来也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出入网吧。

嗯,叛逆少女眼底的渴望正在燃烧。

不过说句实在话,那时候的陆黎胆子大得还真可以。陆黎伸手拉了把被子重新盖在身上,旋即才慢悠悠着说:“我现在过得挺好。”

着实是没有多大起伏的平淡语调。

陆妈妈开始沉默。

夫妻俩一直担心的事情,到头来还是发生了。

“小黎啊,你不能不要爸爸妈妈的。”陆妈妈声音颤巍巍的,委屈尽显。女人用的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语调,绕是把陆黎搅得有些晕沉沉。

下意识地敷衍一句再说吧,还没等陆妈妈把话说完,陆黎就挂断了电话。

她抬头望着天花板,白色的墙面只有一盏灯悬在那。

陆黎一把闷住自己的脑袋,想借此清醒清醒。但由于临近春末夏初,气温也就高了点。姑娘一个激灵掀开被子,不过就一会儿罢了,发丝紧贴脸庞下不来。

陆黎现在是绝对的心烦意乱,她呆愣愣坐在床上,只是一个劲儿地朝窗外望去。

直到门外传来脚步踢踏,伴随少年们互相拌嘴,以及少女偷笑的愉悦声音,陆黎不由自主弯起唇角。

敲门声。

陆黎一个跃身跳下床,随便顺了下头发就往门口赶。

她把手搭在门柄上,愣住片刻,旋即又大喊一声你们等等,我有点事情。

负责敲门的苏沐橙回头看一眼苏沐秋和叶修,然后分外笃定地重重一点头,说阿黎肯定是去穿衣服。

两少年感慨着,纷纷表示赞同。

等待陆黎穿好衣服打开门,不过几十秒的事情。苏沐橙率先上前,手里提着一袋豆浆和一袋包子,在陆黎面前晃了晃:“喏,早餐。”

陆黎答了句谢谢,就示意三人进来。

这种事情基本上每个休息日都会发生,早已习惯了的陆黎跑进卫生间里就开始洗漱。

一切整装完毕后,陆黎坐在沙发上开始啃自己的早饭,身边坐着的人是苏沐橙。至于其余两个呢?毫无疑问,奔着电脑去了。

陆黎无奈地耸肩,还未咽下的包子惹得腮帮鼓起。姑娘示意苏沐橙一起去看看,苏沐橙点头。

“让我试试,让我试试。”走近后听到的,就是苏沐秋的声音。

由于陆黎家里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只能供给一个人玩,想必那两人又该抢起来了。

“别闹,要玩自己拿电脑去。”叶修说。

“我去,家里那台式,有本事你搬啊!”苏沐秋吐槽。

陆黎无疑又是笑起来,却不料一口豆浆卡在嗓子眼——姑娘迈开步子奔往卫生间,惹得苏沐橙在门口一副担忧又想笑的模样。

被叶修舍弃的苏沐秋也注意到了这方动静,跑过来问怎么了。

苏沐橙说你和叶修搞事情,阿黎也中招了。

闻声而来的叶修和苏沐秋面面相觑。

倒是陆黎像个没事人一样,既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就是洗了把脸,然后淡定从容走出了卫生间:“……你们,组队WC?”

在卫生间被围观,这种经历还是鲜有的。陆黎抽着嘴角,神情尴尬地说你们都杵着干嘛,该打游戏的打游戏,该看剧的去看剧。

苏沐秋第一个发现不对劲,他盯着陆黎半天没说话。在苏沐橙正要说什么话的时候,他开口:“怎么了?”

“豆浆呛到鼻子里了。”陆黎没好气地瞥眼看。

“我不是说这个。”苏沐秋摇头,同样身为哥哥,他的心思就比叶修要来的细腻很多。怕是一早就有察觉,今天的这个姑娘未免有点淡然过头了。

整个人软绵绵,飘虚无力的,苏沐秋看着都糟心:“说啊,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

叶修挑眉,抬起眸子也附和起来,说他们四个人交情这么深,不说两句也太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了。

苏沐秋似是还要补两句。

陆黎说:“我要走了。”

众人愣。

苏沐秋只觉心口一窒,如鲠在喉:“去哪?”

陆黎回答:“我爸妈回来了,在催我。”

三人一直知道陆黎的家实际上是在S市,S市离H市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要做地铁,那也是两三个小时的事情。

苏沐橙突然想,要是陆黎真回去了,是不是就见不到了。小姑娘的感情总是要比两个大老爷们更加敏感点,更何况那时候的苏沐橙年龄尚小,要说分离,还真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此时这个的。

可是挽留的话,谁都想说,可谁都不愿说。

叶修插手在裤兜里,他觉得陆黎回去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想必在座的都没有谁能比叶修更有离家出走的经验,虽说陆黎不是,但本质上应该也差不多。

更何况,谁说离开H市就不能再一起打荣耀呢?

想到这里,叶修下意识看一眼苏沐秋,事实上,有关乎陆黎的离开,重点勘察对象只有他。天知道会不会因为思人过度而萎靡不振!

叶修撇了撇嘴:“要我说,你就——”

“那就回去吧。”

苏沐秋先一步开口,出乎任何人的意料。

叶修微愕,连着苏沐橙也惊讶脸看向自家哥哥。

“我说你们都什么表情……”苏沐秋见一群人圈着自己,而且还都是一副“我好惊讶,天要塌了 ”的样子,不禁心下无奈,“阿黎不过是回家,又不是不回来。再说了,这不还可以视频语音、Q Q一连串东西的吗,怕啥。”

苏沐秋抿下唇,他也觉得陆黎回去才是正确的选择。四个人再怎么说,不管是黎秋秋还是别的,感情哪有说断就断。再说了——

“再说了,阿黎是回家,又不是去相亲。”苏沐秋低着头,飘忽忽的声线好像一团散开了的棉絮。

叶修这才恍然大悟:“你这家伙自信过头了吧。”

“这是人格魅力。”苏沐秋反驳。

“哦呦呦,小耳朵都红了,还死不承认。沐橙,你看看你哥!”

“哥你太不要脸了!”

陆黎顿时都捂住了肚子开始大笑,她凑近苏沐秋,顺带还摸着下巴,一副“黑巷痞子”的模样:“可以啊你,深藏不露。”

苏沐秋大抵是羞赧,撇着脸,半天才嘟囔着说些乱七八糟的胡话。

苏沐秋给予陆黎的,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倒是苏小姑娘,抱着陆黎的手臂,愣是再没说什么话。陆黎是这几年里,和她玩得最好的人,这下要走,心下断然不舍。

会回来的。

陆黎对小姑娘说。

一到节假日,不管什么情况,我都回来。

这是陆黎对三人的承诺。

夏初之时。

等到陆黎真走的那一天,高铁站无疑是布满了人,送行的、旅游的……比比皆是。苏沐秋等人一行整齐地站在陆黎面前,苏沐秋上前一步说:“快到你了。”

陆黎应了一句,扯着嘴巴笑。

叶修手里夹着烟,一副想点又不能点的模样全然逗乐了陆黎。他摸出烟盒,把烟重新放进去,随口就问:“等陶老板的战队组织好,回来吗?”

“合同给我留一份就行,或者你们代我直接签了也好。”陆黎手一挥,潇洒说着。她移着目光到苏沐橙身上,小姑娘红着眼眶,咬着唇,低着头。

“沐橙。”陆黎伸出手臂架在苏沐橙肩上,“我给你留了手办,没事可以多看看。”陆黎说的手办,无疑就是几年前,荣耀刚起来不久的那一会儿,他们组团去精品店定制的。

那些手办被苏沐橙放在家里头最显眼的地方——四个人物紧紧簇拥一起,形成一个圈。而这次陆黎走,没带上自己的,而是留在了哪里。

“没有——”苏沐橙不满,然后直勾勾地盯向苏沐秋,“你的那个被哥哥不知道藏哪儿了!”

集体开始鄙夷苏沐秋。

“我哪有藏!就在床头柜好吧!”苏沐秋辩解,“叶修看得到的!”

叶修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偶尔玩游戏的时候,经常能看见隐在窗帘后的某姑娘的黎露成泱。

叶修认真脸:“也许是我看错了。”

苏沐秋一脸菜色,觉得自己被出卖了。

[请前往S市的旅客,到5号检票处进行检票]

四人越聊越兴奋,当广播响起的时候,气氛又降到了最低点。苏沐橙抿着唇,说了句阿黎再见。叶修更直白,直接点名陆黎下次回来的时候,要买什么土特产。

至于苏沐秋呢?依旧是从容淡定的微笑,笑嘻嘻的模样如沐风中。这样的苏沐秋才是陆黎记忆中的,假设他真的因此哭天喊地,那不仅是陆黎,苏沐橙和叶修也会选择把他丢在地铁站里。

“记得早点回来!”苏沐秋冲正欲背过身的陆黎挥舞手臂。

陆黎脚下一顿,突然回身。

她伸出两条手臂,环住苏沐秋的脖子。终究是于脸侧印下浅浅一吻。苏沐秋的耳根子都红了,连带陆黎的也是。

羞赧的姑娘临阵脱逃,跑得飞快。

而苏沐秋则遭受围攻,表示心很累。

“走吧走吧走吧,阿黎那房子没退,还得我们给她打扫卫生。哦我的天,我能请求支援吗?”

“沐橙,午饭吃什么?”

“我们俩去下馆子好了。”

“……我呢??”

“叶修,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海哭的声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

  • 都市之黑金帝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宿主触发隐藏任务,‘拥李联的挑衅’!”“宿主需要在六个时辰内,挫败拥李联的挑衅,让自己名震襄阳。任务成功,奖励中级抽奖一次。任务失败,随机扣除三项技能。”苏羽虽然击败了梅花五恶,占了他们的根基之地。但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其交给周三堂处理。他心里清楚,这种掠夺来的势力,其实并不可靠。他清楚,自

  •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巫国墓

    这次由我打头阵,向前进发,众多棺材摆放有序,很明显,这是一个八卦阵,可惜的是。已经被人破解了,所以棺材才会全部打开,粽子跳了出来。我们按照之前胖子等人留下的痕迹,很快就走到了墓室的另一头,这里也有一座石门,已经被打开了,手电光照射进去才发现,石门后面不是墓室,而是一条墓道,墓道两边有很多浮雕。我们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