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恶魔血脉都被我玩坏了调整行距)

2021/7/22 3:28:23 作者:黑色的昼日 来源:17K小说网
恶魔血脉都被我玩坏了
恶魔血脉都被我玩坏了
作者:黑色的昼日来源:17K小说网
恶魔血脉可以干嘛?小爷我的宠兽需要恶魔血脉变强!我的武器需要恶魔血脉进化!还能用来干什么?这不是废话嘛?当然是..........用来玩啊!不然用来作甚?

东海,风车村的某酒馆。

“七七,七七,你就和我一起出海嘛!”

七夏在这一年里和路飞日夜相处,他的神经大条、不管不顾,七夏是深有体会。

之前答应过龙先生陪路飞一起出海,之前七夏有她的唯一的出海理由。

现在,她却不得不承认,她有些犹豫了。

“路飞,你应该知道,我是盲人,看不见。会拖累你的!”

“不会的不会的,七七你那么强,再说,我会保护你的!”

路飞信誓旦旦地说道。

“可是……”

真的可以吗?

“好啦,就这么决定了。”

某人自说自话的决定了。

于是,到了出海的那一天。两人一起告别了达旦,来到了渡口。

乘上事先准备好的小船,准备开始新的旅程。刚坐上船,临海的海兽出现了,听路飞说过,这头海兽是曾经咬断香克斯手臂的海兽。当时香克斯要就落入海中的他,结果,失掉了一条手臂。

七夏坐在船的一角没有一丝惊慌害怕。过去的一年里,各种野兽经历的数不胜数。虽然感觉这头海兽的气息貌似相对强大一些,但是路飞不会有问题的。

“碰到我算你倒霉,让你看看我十年来的实力!”然后,嘴里念叨着“橡胶橡胶……枪”唰的一下手臂伸长,海兽瞬间倒下。然后路飞若无其事般继续坐下准备划船。

“路飞,你有想过要往哪里走吗?”

“没有啊。”

“那……你准备怎么办?”虽然早料到这个结果,可是听到了却还是一阵无语。

“嘛,随便啦。哈哈哈哈哈”

“……”七夏有些无奈的低下头,然后再抬起头。“那你有想过要找几个伙伴吗?”

“嗯,想过哦。我要10个伙伴。”

本来也没抱希望的七夏惊奇,他居然有想过。

“那么,你需要有航海士啊,要不你就准备这样没方向地走?”

“嗯嗯,当然咯。最重要的是音乐家!!”

“为什么要音乐家?”七夏疑惑。

“要开宴会啊!要有音乐啊!海贼怎么能没有音乐呢?”

虽然相处了一年了,但是七夏发现,自己还是跟不上路飞的脑回路。

嘛,他总有他的计较吧。

于是,在结束了一段奇怪的对话后,两人继续毫无方向的前行着。

只是,旅行似乎不会那么舒畅。

他们很快就遇到了会将他们这艘小船打翻的浪潮。

可是,他们一个是恶魔果实能力者,怕海。一个眼睛看不见曾经溺过水,怕水。

情急之下,路飞想出了办法,他发现了木桶,就先将七夏塞进木桶,自己再钻了进去。

浪打来了,船翻了,桶也落入了水中,顺着水流飘着。

“路飞,你准备怎么办?现在这样。”

七夏在桶内缩成小小的一团,眼前一片黑暗。或许是桶够大,又或许是路飞是橡胶人,所以在桶内挤了两个人竟也不觉得挤。

在问过话之后,七夏就静静等待着,只是,却半天也没有人应声,直到听到了那熟悉的鼾声。

“……居然睡着了,想必昨晚激动得一夜没睡吧。”

听着身边传来的鼾声,七夏也不由泛起困来,闭上眼也睡着了。

突然感觉到了异动,七夏瞬间醒来。然后感觉到一阵失重,是谁将桶捞了起来?

“诶呦,这可是个大家伙。”

“里面可能装满了酒呢。”

“我不客气了。”

只听见通完传来了这么一段对话。然后就听到一阵混乱,本来准备搬桶的人喊着“敌人来袭,敌人来袭”的跑开了。

接着感觉到一阵颠簸,木桶倾斜,滚了起来。似乎滚了很久,还下了楼梯的样子。

终于,在经历了一下猛烈的撞击后,木桶停下来了。

七夏感觉到胃在翻涌,一股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硬生生压下去这份不适感,尝试着叫醒还在沉睡的路飞。

“路飞?醒醒。”

路飞迷迷糊糊地醒来。

只是这时,桶又滚动起来,还传来加油打气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一声很是粗犷的声音。

七夏赶紧收声,放慢呼吸听着外面的动静。

“喂,胆小鬼,你又想躲在这里偷懒吗?”

“不是的,我只是想搬这个大酒桶而已。”

“嘿嘿嘿嘿,让我们来帮你把它变轻吧,正好口渴了。”

“怎么能这样,要是被亚尔丽塔小姐知道了的话会被杀了的!”

“只要你闭嘴的话就好了,对吧,克比?”

听见那胆小的声音应声道,就感觉到木桶似乎被扶正了,然后“哐”的一声放在了地面上。

这时,七夏见路飞好像已经回过神了,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身旁的人站起身子,破桶而出。

“啊啊啊啊,睡得好爽啊。”

路飞双手握拳,举过头部。

“你们是谁?”路飞问道。

“你才是谁呢?” 大声反问道。

“那个人睡在那里会感冒哦。”

边说着,路飞从桶内走了出去。

“都是你搞的鬼,好吗?”

“你这个混蛋明知我们是海贼,才故意捣鬼的吗?”有些凶狠的声音问道。

七夏不禁有些好笑,好吧,这个出现方式,确实会吓人一跳,而且还貌似打到人了。

嘛,她还是出桶吧,窝太久了,有些腿麻,毕竟自己又不是橡胶人。

准备起身走出木桶,却正好有一把剑伸了过来,不偏不倚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没感觉到威胁,七夏便没躲开。

“嗯,路飞,我的生命受到威胁了哦。”

“我肚子饿了,有吃的吗?”

却见路飞并没有理会七夏,而是问站在一边满脸惊恐的粉发小男孩。

“好好听人说话啊!”

剑依旧架在七夏的脖子上,但是这两人好像意识到什么,正准备把七夏当人质时,却发现好像突然动不了了。

与此同时,路飞终于意识到七夏所面临的局面了,转过头,出脚将两把剑踢断。

两个人坐在地上,举着断了的剑,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路飞。

“你终于意识到还有我了啊!”七夏感叹道。

“啊,我太饿了嘛!”路飞笑嘻嘻地把七夏从木桶中扶了出来,然后转身一脸无奈的说道:“突然间这是干什么啊?”

“你,你是什么人啊?”

“七七,我好饿啊。你呢,饿不饿诶?”

路飞没有理这两位有些歇斯底里的人,转头问七夏。

“喂!别老忽视我们啊!”

“啊,我是蒙奇·D·路飞,请多指教!”

终于良心发现了,某位神经大条人士对着他们自我介绍到,随即傻傻一笑。

然后,那两个人便一路嚎叫着拉着另一个早被路飞打晕的人逃走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克比好似劫后重生般说道。

“这些家伙搞什么啊?”

路飞双手环胸,一脸懵地对七夏说道。

“嘛,谁知道呢。”七夏耸耸肩说道。

却在这时,克比突然起身说道:

“快逃吧,等他们找人来的话,你会被杀死的。”

“话说回来,我肚子好饿啊。”

“你怎么还有心情说这种话!甲板上还有很多他们的人啊。”

七夏算是意识过来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些人怕是是同行吧。

然后,她对着在担忧的克比笑笑说:“不用担心,他很强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路飞拉着朝外走去。一路来到了一间小仓库,貌似是根据路飞的嗅觉来到这里的。

一进门就见路飞兴奋地嚷嚷道:

“是吃的啊,吃的,吃的,太棒了!吃的,万岁!”

然后就见他蹲在一个木箱旁,拿起一个苹果递给了站在他旁边的七夏。

“多谢。”

七夏笑着接过来,咬了一口。

克比从身后跟了上来,将门关上张望着:

“这里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我,我叫克比,你是路飞先生吧!真厉害啊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克比边说着便走了进来。

“这个很好吃哦!”路飞对克比推荐到,然后问道:“这艘船是海贼船吗?”

“不,这艘船不是的,而是正在遭到亚尔丽塔小姐袭击的客船。”

“嘛,怎样都无所谓啦!这艘船会不会有小船呢?”

“我想应该有吧!”

“我的船啊,被那个大漩涡卷走了。”

“被那个大漩涡吗?正常人早死了吧。”

“其实我也被吓到了。”

路飞回过头,一脸笑容的说着,转头继续吃起来。

似乎感觉到了克比的惊叹,七夏笑了笑问道:

“你叫克比是吧,我叫七夏。请问你也是那些海贼的同伴吗?”

克比开始讲述他的经历。

“你不仅迷糊还很笨呢!”

路飞很直接的说道,七夏打了他一下。

“路飞,这样说不太好哦,即使是事实你也要委婉点呀!”

和路飞待的久了,七夏也开始变得神经大条起来了,完全忘记自己说的话对方听到也不会有多开心。

“啊,好吧。那你怎么不逃走呢?”路飞应声道,又问克比。

却见他不停地摇头,嘴里还重复着“不可能”。

“如果被亚尔丽塔小姐抓到,我会死翘翘的!”

“什么吗。原来你这么胆小啊!你真是惹人厌啊!”

路飞又很直接地说道。

七夏在一旁无奈的笑出了声。

将吃完的果核放在了随身携带的小袋子里,至于路飞的,就用不着她操心了,肯定都在他的肚子里了。

“说的也是,你说的没错。要是我也有坐在酒桶在海上漂流的勇气,其实,我也有想要做的事。”克比低头说着,突然又抬头问道:“那个,路飞先生,你不惜做到这样也要出海,是为了什么?”

路飞脸带笑容的说道:“我要当海贼王!”

克比目瞪口呆,“海,海贼王!?”

路飞应声。

“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

“也就是说,路飞先生,你是海贼吗?”路飞应声。

“那你的同伴呢?只有七夏小姐一人?”

“不是啊,我还在找。”

于是,克比彻底呆住了,他突然站起身:

“所谓海贼王,是拥有了全世界人的尊号,也就是以集财富、名声、势力于一身的‘大宝藏’One Piece为目标啊!”

路飞应声。

“什么回应啊!这是全世界海贼都在寻找的那个宝藏吧!”

“那也是我的目标!”路飞回应道。

结果却看见克比一边重复着‘不可能’一遍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完全不可能,怎么可能站得上这个大海贼时代的顶点呢?不可能,不可能……”

路飞站起身,伸出拳头打在了克比的头上。

“你为什么要揍我啊?”

“情不自禁。”

“不过算了,反正我也习惯了。”

路飞将左手放在帽子上,然后右手叉腰:

“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因为我想当,所以要当。”将帽子摘下,眼睛看着帽子说:“我下定决心要当海贼王,就算因此而战死,那也无所谓。”

克比真的惊呆了,这是他从未听过的言论。他扭头看向七夏,内心不禁泛起一阵波澜。

难不成,七夏小姐也是这样想的?

去做完全没有把握的事?

七夏察觉到了一道陌生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微微一笑说道: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路飞走向了七夏,将她扶了起来,准备拉着她向外走去。

“走吧,我们该去找艘船了吧!去拜托一下,他们会不会给我呢?要是一些大方的人就好了。”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我也能办得到吗?抱着必死的决心。”

克比突然说道。

路飞转过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不是也能加入海军呢?”

“海军?”

“没错,抓住那些坏人是我的梦想。是我从小大的梦想,我办得到吗?”

听到克比的发问,二人不禁觉得一阵好笑。

这种事情不应该问问他自己吗?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

“不!我要试试!”克比突然手握拳头大声说道,“与其这样一辈子干些杂活,不如逃出去,然后将亚尔丽塔小姐抓起来。不!我要抓住那个可恶的亚尔丽塔!”

与此同时,头顶的房梁突然破裂,伴随着一道低哑的声音:

“你找这两家伙来当同伴,是要抓谁来着?啊?克比!”却见克比早已缩成一团,打着哆嗦。

七夏转身化手为掌劈向她和路飞挨着站的这面墙,墙瞬间裂开倒塌。

本来站在外面准备将剑刺向墙体的几人一时间被惊住,忘记了反应。

七夏与路飞背对背站着。

“看来不是海贼猎人索隆呢?”亚尔丽塔说道。

“索隆?”路飞疑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神求投食在线阅读第三章

    蔡陨选择了跟纳斯走,他对于死界的一切完全不知晓,跟他们走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一路上,不断有火种生物和一些类似赤尾乌鸦的存在与纳斯一行人汇合。这些骷髅大多赤级,只有两个是橙级的,显然,这些人都以纳斯为首。经过一路上的观察,蔡陨也渐渐明白了他们在干什么。这些人赫然是在收集火种!跟蔡陨一样的火种!蔡陨不禁

  • 西游:最强司法天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将老者安葬之后,潼渊却在布满浓雾的森林里迷了路。正当潼渊无计可施之时,一小队人从远处的林间经过,那是一支小型佣兵队伍。喂,等等,等等!”潼渊边跑边摇晃着小手。佣兵小队队长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大叔,满脸的大胡子,脖子上还有一道伤疤。似乎是听到了潼渊的呼唤,那佣兵小队的成员都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潼渊。“队长

  • 都市神话之超神系统早说嘛,我下面给你吃。

    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时常给漆墨一种时间停滞不前的错觉。每天睁开眼醒来,面对的依旧是同样的生活,起床、吃饭、上学,睡觉。以前他倒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好,日子波澜不惊地过着,校园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高二的课程并不轻松,有时他学习累了转头看看窗外,也知道自己为之努力的原因和想要走向的路。其实他和漆

  • 系统被玩坏了在线阅读第9节

    离契的怀抱有力坚固,充满安全感。辛缓缓用脸蹭啊蹭,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醒来后,发现已经到宿舍了。头顶传来一声叹息。她还在离契怀里!身子一缩,辛缓缓滑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下。从地上爬起来,冲男人讪讪地笑。肯定是自己扒着人家不放的……离契出门前就做好了午饭,加热一下马上就能吃。吃饱喝足的辛缓

  • 速度与激情:我是车神之第八章(8)

    雨珠坠落在伞面上,拍打出动响。撑伞的男人神色沉冷,握着伞柄的手骨节分明,青涩的血管蜿蜒出瑰丽的纹路,落在骆梓白的眼里,多了几分情/色。“谢谢。”骆梓白礼貌的道谢,同他一起行走在雨幕里。“你有车吗,我送你过去?”江孟霖偏头看着骆梓白,等着他的回答。“没有,江总能送我一程吗?”骆梓白摇了摇头,面上带笑的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之第八章(8)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

  • 我靠国漫成仙第八章在线阅读

    “精神百倍啊!”萧勿邪,吃了那一株草之后整个人都好了,一个晚上没有睡觉,眼睛瞪得像灯笼。就这样一夜未眠,天亮了,第二天来了。实在是躺着腰疼,萧勿邪站了起来,思考自己的处境。首先第一大问题,语言不同,这就十分的尴尬,十分的难受,就好比一个完全不会英文的人被丢到了英国去,简直就是傻子逛大街。第二大问题,

  • 人性乐园在线阅读第4章

    “刚才我依旧梦到了那把完好的绿檀木梳。”井秧挑了根青菜,放在大白饭上。井秧回忆着梦里的情景,她这次仔细的看了看那把梳子,梳子的第三根齿子上有个小缺口,与今天何厉掏出的那把断梳一模一样,那把第三根齿上也有个小缺口。所以不是她的梦有问题,而是那把绿檀木梳有问题。“怀疑是梳子的问题?”肖南问。她薄唇微张,

  • 武侠:从神雕开始浪迹天涯在线阅读第6节

    “没想到居然是他!”少女明显很意外,李道神看到了她眼中的担忧。“血和尚花无道,这人什么来路?”他一头雾水。“没人知道他是来自哪个宗门,我在宫里听父亲偶然谈起过,只知道这人五年前突然崛起,一身佛法精深无比,偏偏嗜血如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少女盯着还在对峙的沈叔和花无道,她的嘴唇抿着,眉头凑到了一

  • 神盗之徒在线阅读第三章

    接下来几天,母女俩过得十分滋润,有保胎丸,章小年也没有初孕的辛苦和不适,可是看着日渐减少的粮食,不禁犯起愁来。李玉良干活挣工分换来的粮食和钱还不够他自己造的,原主倒是能干,可都拿来养家了,家里的盈余来自江家父母的补贴,但大部分被李玉良拿去贴补赵清了。她手里所有的钱加起来还不到三十块,倒是从李玉良抽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