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掉落在手边的年华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7/23 4:14:54 作者:林阿熙cathy 来源:飞卢小说网
掉落在手边的年华
掉落在手边的年华
作者:林阿熙cathy来源:飞卢小说网
文章简介安然,生于四川一个古老的小镇—杏花镇,一个坚强的女子,好赌的父亲和妖娆的母亲相继逝去,阿祥把她抚养成人,她很争气,考上了市里最好的商宪一中,却与隔着一条街的技校中的混混池野纠缠不清,一个像谜一样的的男子、永远琢磨不透。这时,她曾经儿时的好朋友信哲从海外归来,一直暗恋着安然却羞于开口,只能默默地关心着她,安然却浑然不知....三人之间又出现了怎样的矛盾.....(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回家的路上,林宇宵还在想关于苏珊长相的问题,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苏珊。

开车经过一条小巷,林宇宵忽然听到女孩子的求救声。

他奇怪地看向周围,路上的行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救命啊!”

这次林宇宵清楚地听到了,但是满大街的人好像就只有他才听到了一样。

“喂,你们听见一个女孩的求救声吗?”

林宇宵从车窗探出头去,询问路边的行人,得到的却是见到精神病人一般的眼神,而且还不止一个。

无奈之下,林宇宵只有将车子拐进了两栋大楼间的小巷,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把车停在了一栋大楼门前。

当林宇宵第三次听到女孩的声音,他不再犹豫,立刻撞开大门冲了进去。

这是一栋废弃待拆除的建筑,内部到处都是乱丢的杂物。

快步来到二楼,林宇宵发现了一个蜷缩在墙角的十八九岁的女孩。

一头金色的齐颈短发,米黄色的衬衫束在红黑格子相间的及膝百褶裙里,配上白色的运动鞋,显得非常娇俏可爱。

在她面前站着一个佝偻着身体的人,穿着灰色的连帽衫,身材也不高,从背影辨认不出是男是女。

此时的女孩坐在地上,膝盖屈起,两条雪白的粉嫩大腿之间,夹着被纯棉布料紧紧包裹的小馒头,随着身体一起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

“呵呵呵…我的运气太好了,把你带给格斯大人,我可就是一大功臣了。”

怪人说话带着很重的浑浊喉音,伴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小姐,你需要帮忙吗?”

林宇宵朗声说着,希望那个怪人听到声音可以知难而退。

女孩看见有人来,也不出声,只是用求助的目光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那个怪人站着一动不动,就在林宇宵走到他身后两米多元的距离,异变突起。

怪人突然转身,手中一把漆黑的奇形匕首闪电般向林宇宵当胸刺来。

在一瞬间的照面中,林宇宵并没有看清他的长相,只看到从兜帽的阴影中,一双长着银色瞳孔的血红色眼睛,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天哪,这是什么人!?”

怪人的速度让林宇宵措手不及,只能勉强闪过了胸前要害,外套却被匕首划破了,装在兜里的照片散落了一地。

林宇宵挥出一记右勾拳,却被对方轻易地闪开了。

两人再次面对,只见怪人的银色瞳孔中亮起奇异的神采。

林宇宵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弹了!

“这是怎么回事!?”

无论他怎么用力,身体和四肢就是不听使唤。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怪人手持匕首再次向着他的心脏部位袭来。

“完了!…啊!”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林宇宵右边额头的那道小小的伤疤突然产生剧痛。

仿佛怪人手中的匕首不是刺向他的胸口,而是已经刺入了他的额头,并且在他的脑子里用力地搅动。

“啊啊啊!!!”

林宇宵被前额的那种撕裂脑壳的剧痛折磨地放声惨叫。

那个女孩也惊呆了,刚才还在庆幸终于有人听到了自己的求救,可是眼前的景象让她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林宇宵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全身的感官都用来抵抗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

这时,林宇宵觉得自己的前额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同时,他的意识深处传来了一个犹如闷雷般的浑厚声音。

“种子~重力控制的能力已经觉醒~从现在开始~这一界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中了~”

就在这声音响起之后,林宇宵额头的疼痛感如潮水一般退去,和来时一样,在短短时间内就消失不见了。

“掌握什么的能力?就这句没听清…”

心里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林宇宵四肢还不能动弹,但他却产生奇怪的感应,抬头只见在怪人的身后凭空浮现出一个蓝色的光点。

林宇宵心里想着让那个怪人离自己越远越好。

那个蓝色光点仿佛受到林宇宵的控制,迅速地向他相反方向飞行,而怪人和光点之间就好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缆绳,被光点牵引着快速后退。

最终,蓝色光点隐入墙中消失不见,而怪人的后背则重重地撞在砖墙上,形成一个人形的凹陷,四周的墙壁上布满裂纹。

林宇宵身体又可以活动了,可他一时也被这奇怪的现象惊呆了,只是隐隐觉得自己和那个蓝色光点有着某种不可分割的联系。

那个怪人严重也充满着惊疑的神色,略一犹豫,突然转身,撞破窗户飞身跳了出去。

林宇宵急忙追到窗前,可下面的小巷除了自己的车和一地的碎玻璃之外,空空如也,哪来什么怪人的身影。

“你没事吧?额…”

失去了对方的踪影,林宇宵立刻回过身来看向一脸惊魂未定的女孩。

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小片雪白的胸脯肌肤。

原来是刚才女孩和怪人拉扯时,衬衣的几颗纽扣松开了,刚才女孩曲起的膝盖挡住了胸前,林宇宵的目光都被那个隆起的小馒头所吸引,后来怪人又突然袭击,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

只见纯白色的蕾/丝花边,包裹着两个雪白的半圆形肉球,甚至在蕾/丝的边缘,隐隐露出了一抹娇嫩的粉红色。

胸前虽然并不雄伟,曲线却是完美的圆弧状,再加上中央那条漂亮的沟渠,在阳光照耀下白得耀眼。

“我…我…没事…啊!”

惊魂未定的女孩顺着林宇宵的目光,发现了自己外露的春/光,赶紧把衣服整理好。

“你没受伤吧?他有没有对你…?”

“我没事…其实,他没对我做什么…只是一直在说一些奇怪的话…”

“哦,说什么了?”

“他说…我是…某种钥匙?我也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还说要带我走,把我交给什么人之类的怪话。”

林宇宵猜想女孩可能有什么特殊身份,被怀有敌意的人盯上了,正好被自己撞见而已。

至于刚才的剧痛和奇怪的光点,林宇宵就怎么也找不出答案了。

而且女孩也没有看见那个光点,只知道怪人突然就向后飞起撞上墙壁,然后就跳窗逃走了。

“真是谢谢你救了我。”

“其实我也做没什么,只是那家伙突然害怕逃走了而已。”

两人互通了姓名,女孩名叫陈亚丝,是一个有着阿拉伯血统的混血儿,今年19岁,是个普通的大学二年级学生。

“既然你没什么事,那个怪人也消失了,我看也不用报警了。”

“哎呀!你的衣服都破了。”

“又要花钱了,唉~”

林宇宵低头看着自己敞开的外套,只能苦笑。

“你的东西都掉出来了…咦!?这个人是…”

正在帮着林宇宵捡照片的陈亚丝,忽然拿着其中一张,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嗯?怎么了,你认识她?”

从怀里掉出来的正是詹国云交给他的照片,而陈亚丝手中拿着的是詹丽丽的单人照。

“那是去年夏天,我和同学们一起去野营,那天我一个人到处闲逛,就遇到了这个小女孩。”

陈亚丝微微抬着头,回忆当时的情形,阳光照在她的侧脸上,林宇宵甚至还能看见女孩脸上极细的汗毛。

“遇到她时就她一个人,我还以为是走失的小孩,想带她去找父母,可就在我牵她手的时候…”

陈亚丝一下子犹豫了,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都是我自己的想象也不一定…”

“说吧,没关系,有些事憋在心里很难受,说出来反而轻松一点。”

林宇宵看得出来女孩对接下来要说的话题,在心中已经纠结了很久,便鼓励她大胆说出来。

“我那时一碰到她的手,就…好像眼前就出现了…许多奇怪的景象…”

“奇怪的景象?”

“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就好像照片一样的闪影…”

“好像有发出金光的人影,巨大的蛇,还有黑色的漩涡…到处都是的碎片…哦,最后那个最奇怪…”

陈亚丝满脸的疑惑,但是看见林宇宵用鼓励的眼神望着她,终于鼓起了勇气。

“那个金色人影好像受了伤,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微弱,最后…最后…”

“最后怎么啦?”

“最后…那个金色的人影…飞到了我的身体里!”

怪不得女孩犹豫着不肯说,原来那些幻像最后关联到她自己身上去了。

“后来一清醒我马上就跑回自己的营地了,再也没见过这个小女孩,也从来没和别人说起过。”

“那今天这个怪人…”

陈亚丝的话让林宇宵觉得,今天的事可能和她的幻像有关。

“从那次野营回来之后,我经常会梦到那些景象…有时白天也会看到,弄得人老是精神恍惚。”

“从前几天开始我就发现走在路上好像有人跟踪我,应该就是今天的这个怪人。”

“今天他一现身我就马上逃跑,结果自己乱跑,就被他堵在这里了。”

说到这里,陈亚丝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仿佛解脱了一样,终于把困扰在心中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真是太谢谢你了,今天不但救了我,还让我把这件事终于说出口了,再放在心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精神崩溃呢!”

陈亚丝抬起头,给了林宇宵一个灿烂的微笑,娇艳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让林宇宵看了不禁心跳加快。

“对了,林宇宵,你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我可不会嫌你老哦!”

“额…”

林宇宵知道女孩在和他开玩笑,同时也在惊叹年轻女孩情绪变化之快。

一直把女孩送到了她就读的学校附近,林宇宵才和陈亚丝告别。

“看来还是要找老朋友帮忙了。”

林宇宵拨通了张晁云的电话。

给读者的话:

还是求支持,求推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从说相声开始~10章 一周,两百万到账!微讯公司正式建立!

    刘海见叶青回了宿舍,也知是吃了闭门羹,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内心还是非常兴奋的。因为不论是从叶青不多的话中,还是他的表现中,显然都对自己的微讯有着清晰的认识,而只有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走到最后。甚至,他觉得叶青说初步五个亿的估值,也并不是狂妄,而是谦逊。是的,没错,谦逊。一个预见未来的小伙子,值得这样的

  • [娱乐圈]厉害了我的奶包在线阅读第五节

    “是吗?以后不可以随便碰我,知道吗?哼”“好好,先别想别的,咱们是不是先想下食物的事情,我带的干粮不多,不足够支持两个人人,所以我提议每天一顿”。刚说完就后悔啦!“不行,你给我打猎去,每天必须3顿,要不你就别想出森林”。“可是我不了解这森林的地形,出去打猎是白白送死的行为,除非.....”“除非什么

  • 我是个正经总裁[娱乐圈] [参赛作品]之我穿越了有点慌

    “我这是在哪里?”“特么的,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猛?竟然被开了瓢,不就是开挂吃个鸡,至于?”林东捂着疼痛欲裂的头坐了起来,想着网咖里的遭遇,心里不禁一横,得了,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这事儿没完。不用上班,十万八万也能够在网咖泡几年了,岂不是美滋滋。一边谋划着未来几年的花销,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林东懵逼了

  • 宙影之第六章(6)

    四下鸦雀无声。大家不约而同想起刑野的传闻之一。据说他刚出道那年,就在片场因为一个副导演无故欺负群演而发过火。那时他不过十八岁的新人,就能为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发声。如今人家贵为影帝……导演见势不妙急中生智,讪笑着否定:“哪里哪里,都是误会。我把知知叫过去,只是想再跟她讲讲戏。”他为了拉近与裴初知的关系,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在线阅读第四章

    今年上元节的灯会在城南举行,去年的是在城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京城比较近的缘故,搬到这里三年来总是能听到各种皇子中意城中平民女子的传闻,主角在变,故事的种类也不尽相同,不可否认的是故事的数目真的是非常多,大约是传着传着走了形状。小声在入府前本是住在念奴娇城外离十里堡南城不算太远的一个村庄里,年末回

  • 末世之魔临天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嘿嘿,师傅,我们云府的菜色不错吧?”我望着吃完饭的冷冽说。“师傅,一会我们要去哪里啊?”我没等他说话接着又问。“待会你就知道了。”他回答我说。我纠结,卖什么关子嘛……“咚咚……小姐,饭吃完了吗?”是萱草,师傅“唰”一下子又飞到了房梁上,我坐在冷冽刚才坐的板凳上说:“恩,进来吧。”她走过来,边收拾碗

  • 零号游戏之羸弱的少年(1)

    “大荒之大,无边际,昼夜行万里千载不见头,古籍记载大荒有三十六方天地一千多个小世界,末端处西南天地八百万大山小世界。”“土司府统御西南天地三十六方天地百万万生灵,守卫大荒西南门户,镇压勾邙群山亿万妖众。”“土司府慕容氏是有虞皇朝的后裔,脱蟒袍,立土司府,镇压西南勾邙群山的蛮族才落于西南。”宽敞的石室

  • 有一只狐狸第7章在线阅读

    打发掉白浚,顾锦斓扯过被子蒙住头,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昨晚他不过是看白浚爹不顺眼,随手教训那人,谁知竟意外发现放火凶手,更得知白浚的爹与幕后势力有关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看白浚昨晚的反应,对此也是毫不知情。如此一切便说得通:原书中,白浚起初并不知道他爹是来放火,放人进了王府;等到事发,他才后知后觉;

  • 心底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庆之在走进军帐的那一刹那便觉得耳侧一凛,一股杀气弥漫的恐惧从心头升起。一刀从头顶劈下,刹那的光芒,笼罩了身体前后左右五步的距离。伴随的,还有一声轻叱:“狗官,去死!”刀势凌厉,但是比起鱼天愍的狗皮膏药一样的攻击,显然还欠了火候。陈庆之去势不变,往前一扑,刀便在自己身后数步之远。同时,一颗石子从账外

  • 第一豪门[足球]第三章

    城墙清完,正打算清门神的时候,安沁儿又在YY里哼唧了起来,原来是因为今天没有大师,所以她闹着要切离经。可惜杜若、巫盼、我三个五万七治疗,加上帮主夫人的毒萝,已经四个奶了,尹凭风安抚了半天,说让她六道时候再切,她也不好再说只能哼哼两声。今天帮会的三个大师都有事上不了游戏,野人也喊不到,平时大家DPS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