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这个指挥官不太正常的亚子之第七章(7)

2021/7/22 15:18:41 作者:夕竹云生 来源:17K小说网
这个指挥官不太正常的亚子
这个指挥官不太正常的亚子
作者:夕竹云生来源:17K小说网
席卷的灾难已经过去,残存的人类开始反击。这是一个充满了变革的时代,人类准备重返故土,感染体准备斩草除根,未知的东西在黑暗中蠢蠢欲动。而我们的主角,只是一个指挥官,还有点,不太正常。本文以《战双帕弥什》为背景框架,仅采用一些人物设定。

白灿灿的确是个标准的吃货,而且他自己反倒觉得他这样才正常。

毕竟生出灵智多年,光听说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好吃了,偏生尝不到。他这样的已经是极为够自制力强的了,差些的估计能把自己淹在食物堆里面吧!

他才变成人没几天,吃过的东西不多,好不好吃也全凭着是自己的主观意见,根本没有对比。

当然,也就不太挑。

就像一个人第一次吃糖的话,只要是甜的,他或许就觉得不错。但如果吃到更高品质,更好吃的糖果,先前吃的就会觉得不好吃了。

现在的白灿灿还是只尝过白家菜和一些糖葫芦之类小吃的白灿灿,口味不够挑剔,基本只要不是难吃到一定份上,或者不合他口味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是美食。

实在好哄,不,是好应付得很。

银月楼的食物不如白家做得精致,或许也是因为他在白家吃的是家主吃的东西,而银月楼这里只是弟子,还是新来的弟子的大锅饭的原因。

但味道却还算不错,食材显然也是新鲜的。

“大锅饭能做到这个水准,算是不错的了。”白灿灿在这方面没见识,其他几个人却有,此刻纷纷议论了起来。

“除了摆盘不怎么好看,其他的没一点儿问题。看来外面传得果然没错,银月楼待遇特别好。”

“唉,我本来是冲着晏楼主来的,结果现在……估计是远远看一眼都不一定能看到。”

众人不由想起了一个问题,晏煜现在醒了没有?

“应该还没有吧,没听说他醒了。”

说这些的时候,在场的人全然没有想到,话题的主人公就在这个院子里,还将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

晏煜醒来就发现情况不对,他似乎不在身体里面而是在一株含羞草里。

周围的环境很陌生(小弟子住的地方,他没来过),也没个人过来(最近这个院子没住人,有防尘阵,也不需要清扫什么的),直到今天才好不容易等来了人。

看到自己的徒弟和季管事,晏煜便知道他应当是在银月楼里。如今听了他们的话,也大概明白,自己的身体现在应该被带回了银月楼。

晏煜放心了些许,沉下心继续温养自己的神魂。

白灿灿等人则继续聊着。

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正是气呼呼的喻子昂。他刚刚听季管事说了白灿灿等人来自哪里,是哪一家出来的。

也因此,知道了白灿灿不是恰巧跟那个姓白的疯子一样是五灵根,一样是姓白,而是压根就是一个人。

临风城白家出来的大少爷,那个传言中因为要来银月楼,生生吓疯了的人。

喻子昂得知真相的时候,险些想把刚才的自己嘴给捂住。

他说了什么?

他竟然夸白灿灿眼光好够聪明,这也就罢了,他还是用得白灿灿本人来对比举得这个例子。

这幸好是白灿灿他们不知道此事,不然他这个小师叔不是显得很像一个傻子?

喻子昂恼怒的冲了进来,又想起若是直接问起这事,不就代表刚才他说的就是白灿灿,然后大家都知道了?

但他确实很想知道,白灿灿为什么‘疯’了,又怎么好了。

那传言是怎么回事儿?

真的还是假的。

怎么会传成那样……

他风风火火的,晏煜现在又长在路边,竟然险些给他踩到。不由有些皱眉,虽然他现在没眉吧,但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

晏煜心说,他这小徒弟果然还是不够稳重,太乍忽了。

以后得改改他这性子。

里面还在说着故事。

其中一个高声道:“我就是冲着晏楼主来的,哪怕他现在这样了。”送来的饭食里面加了酒,说是第一天,欢迎他们来银月楼的。这位主儿显然有些喝多了,一句话不停的重复。

“不管怎么样,希望我们在银月楼越来越好,希望有一天我能看到晏楼主真人,一眼也好。”

“年少时的梦啊,梦啊!!!”

喻子昂听着不由得有些与有荣焉,他的师尊就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

这时里面有人笑着问白灿灿,他是为什么来的。

喻子昂顿时竖起了耳朵。

来了,不用他去问,就能听到了。问这问题的人是谁,他一定要奖励一下。

屋里面,听了这话白灿灿笑了,“我的故事可就‘有趣’多了。”

“说出来才知道有没有趣。”都是半大的少年,刚来银月楼的兴奋,再加上酒的助兴,这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说说说!”他们催着白灿灿。

白灿灿抿了一口桌上的酒,觉得完全喝不出来以前的主人说的什么入口醇香,回味甘甜,总之不大好喝。

他放下酒杯,正好说起原主的故事。

这一下,喻子昂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

他站在院子里沉默了一会儿,完全没了来的时候的怒气与不甘还有一丝觉得丢脸的复杂心态。

然后转身出去要走,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大师兄。

两人对视了一眼,喻子昂没有惊动屋里的人,走了出去,喊了声,“大师兄。”

段悟跟他过来,是怕他一时冲动又做什么。毕竟自从师尊出事之后,小师弟就越发的情绪化。

如今见他忍着没闹起来,很是欣慰,“不错。”段悟点了点头。

对着他关爱的眼神,喻子昂有些不好意思。

恰逢里面有个喝多了嘴上没把门的,惊奇的表达着自己的不解,“兄弟,我看你挺厉害的啊,怎么被欺负得那么惨。”

“你这话怎么说的。”另一个人接话比白灿灿还快,“毕竟是父母呢,他能怎么办。而且就他那修为,够人家一根手指头的么?没听到挨了一顿打,又饿了三人,就险些把自己折腾死么。”

白灿灿心说不是险些,原主是真的死了。

嘴上说的却是,“那可不。”

“不过在那之后,我却是想开了,委屈自己有什么用,不如潇潇洒洒的活个痛快。”

“对,就像你最后那段时间。”坐在白灿灿身边的人赞同道。

他们可还记得白灿灿方才‘猛虎入林,众人四散奔逃’的形容,简直听着就爽得不行。

外面晏煜几人却是想到了另一桩事。

虽然具体情况不同,但白灿灿的事,竟跟晏煜的二弟子奚语涵的某些经历有些相似。

段悟和喻子昂对视一眼,皆有些理解这白灿灿了。

晏煜轻轻的叹了口气。

世间怎么总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最终,白灿灿六人喝倒了四个,剩下一个清醒的见白灿灿一直在吃,好奇的问,“你还没吃饱?”

“还好。”白灿灿说:“这菜做得挺好吃的。”

“还成吧!”

这人说:“其实外面还有更好吃的,不过银月楼里面也有。”

白灿灿好奇的眨了眨眼,“嗯?”

那人说:“就是神厨啊,据说是因为晏楼主的二徒弟奚语涵比较好吃,所以想方设法的将人请到了银月楼。”

“不过咱们也就只有想想的份,神厨每天做的菜不多,肯定轮不到咱们的。”

白灿灿问:“都谁能吃到?”

“晏楼主肯定是能,他的五个徒弟自然也能,其他的人估计是银月楼里比较厉害的管事什么的?总之得混得好吧!”那人其实也不知道,只能靠自己瞎猜。

不过白灿灿觉得他说得其实挺有道理的。

他迅速在心中画了一个等号,神厨等于做饭好吃,等于只要成为银月楼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就有可能吃到好吃的。

看来,不能咸鱼呀!

想要吃美味,还是得往上爬。

一顿饭吃完,桌上趴了四个。不过到底是修士,都跟趴了一喊醒,还是能歪歪斜斜的自己走着回屋。

他们都住在一个院子里,吃饭也在这个院子里的某个厢房。这会儿回去倒也方便,谁都不用送谁。

跟白灿灿一样没喝醉的那人看着众人的样子不太像需要扶的,便也没扶,只是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找屋子。

他其实这会儿也有点儿兴奋,不然平日里,是绝对不会指着人笑他们找不到路的。

有一个甚至在往大门的方向走。

歪歪斜斜的……

“小心。”白灿灿迅速冲上去将人拉开,“这边都是花花草草的,踩到不好。”

差点又被踩到的晏煜。

他发现他的运气可能不大好,这院子里多的是靠近角落位置的花花草草,偏偏他在最边上,好像谁都能踩过来似的。

其实这院子还不如不来人住,起码他草命无忧。

如今,倒是保证不了了。

白灿灿将这干脆找不到路的同伴送回了屋,又将其他几个引了回去,这才看向那个没醉的。

对方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那我也去休息了,明天估计还有事……”

白灿灿冲他挥了挥手,听着他边回屋还边在嘀咕,“没想到你还挺温柔的,连株草都那么关照。”

说完了,他也进了屋,门一关,显然是随口说说,没准备听回话的。

白灿灿却是笑了。

“没办法啊!”他说:“谁叫这株含羞草命运多舛,刚刚还险些被那个喻子昂踩到,这会儿又险些再来一回。”

“倒是倒霉得很。”

晏煜听到他这般小声说不由一愣,他竟然知道方才自己的弟子就站在这里?

还知道差点儿踩到他?

他正思考着这怎么可能,一个炼气二层不可能听到这些,更不可能这么仔细,就见白灿灿已经朝门外面走去。

他喊住了一个路过的银月楼弟子,讨好的问:“师姐,请问有花盆么,我想养盆花。”

“呃,有的。”那弟子愣了一下,赶紧答道。

喻师叔可是嘱咐过要关照一下这个白灿灿的,一个花盆而以,不算什么过份的要求,她自然不会拒绝。

“你稍等一下,我去取一个过来。”那银月楼的弟子说道。

白灿灿点了点头。

这段时日下来,晏煜已经习惯了用含羞草的身份视物。他见那白灿灿往门上一靠,一副闲适且不规矩的站姿,似乎是在等花盆。

他要花盆干什么?

不会是想将自己移栽过去吧!

应该不会,晏煜想,这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虽然都是普通凡物,但要论好看,含羞草在里面绝对排不上名号,要养也不该是养它才是。

那名银月楼弟子很快便带着花盆过来了,她问道:“你想养什么花,需要帮忙么?”

“不用。”白灿灿朝人家灿烂的一笑,“就一株含羞草而以,我自己能搞定。”

晏煜:“……”

所以真的是准备挖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暗花/明光]阿鱼日记第3章在线阅读

    皮卡车怒吼着在刘远方的操纵下启动,顺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孙振华手指的西北方向驶向远处的大山。出了这片临时建筑区,基本就没有路了,虽然离山丘还有很远,但是路况很差,其实不能说路况,因为没有路,一个坡接一个坑。刘远方全神贯注的驾驶着皮卡,不得不说这款柴油型四驱皮卡还真的有劲,在这复杂的地形还真需要这类皮实车

  • 暑热在线阅读第8节

    最近朝廷上下的重臣们个个精神紧绷,勤政不已,可明明近来华朝一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二来边境安稳,强敌退隐,正是歌舞升平的时候。“陈尚书,你也是兵部的老臣了,看看你呈上来的东西,错漏百出!”李祚一拍桌子,威压四散。“殿下饶命,老臣知错。”李祚烦躁地一摆手,“去吧,七日之内,改好再给我过目。”“殿下。”

  • 好基友居然想gay我!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二天。千凛,止水,鼬,宇智波三兄贵带着慰问品去木叶医院看望他们的重伤老师自来也。“抱歉自来也老师,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止水和鼬低着头态度十分诚恳。可是千凛“呦!自来也。”“你个小鳖犊子,难道就没有一点悔恨之情吗?好歹我也是你们的老师!”自来也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扯到了伤口,又疼的龇牙咧嘴。“我宇智

  • 【文豪野犬太宰治】双生(德骨)之枯枝(5)

    树木在温暖的空气中畅快的舒展着枝叶。它们从阳光中得到能量,把从根须汲取到的水和少量矿物质输送到叶子。在那里,树木的食物将会被制造出来。绝大部分植物都是喜光的。它们的种子发芽的时候都能感应到阳光的存在,一旦破土而出那么就会不顾一切的往阳光充足的地方生长。这种争夺阳光的竞争非常惨烈,失败的一方将会死掉,

  • 放开那个山大王!快穿在线阅读魔兽

    这次的文字比较多,但意思很简单,目前的技能很辣鸡,想要提升等级,就要他继续升级,至于那上面写的能量单位,他现在还没搞清楚是什么东西,不过在他看来,估计要消耗魔核或者元石这些拥有能量的东西。不过目前对于林卫来说,这还有点早,毕竟才刚刚开始,现在最重要的是,试验一下,骷髅复生术这个技能,而要做这个试验,

  • 宝福公主在线阅读第10章

    “就是这里了,我们还是走进去吧。这个车肯定是进不去的。”唐韵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赵吏却是抱怨了一句说道:“这个破地方,你这样的一朵花竟然住在这里。”却是赵吏根本不认为将臣会因为一个女奴对自己说什么。毕竟女奴是一个非常低下非常低下的身份。“抱怨什么呀,人家没那经济实力又不是人家的错,我们是做生意的,不是

  • 幸得此生相顾之养猪大亨系统?

    “养猪大亨系统?”孙航有些兴奋的摩拳擦掌。网络小说他可是没少看,每个穿越者都有金手指,孙航没有想到自己也这么幸运。不过这个养猪系统确实不是很好听。他以前看小说,很多系统都是什么高富帅,无敌,还有小说反派系统。这个养猪系统……确实登不上台面。仿佛感受到孙航的迟疑,系统赶紧循循善诱道:“养猪有什么不好?

  • 清穿之八福晋在线阅读第五章

    吃过早饭,时间还早,才八点不到。谢福尧招呼二弟,让他去拿自己的东西:“我们走了,中午我才回来,你记得八点钟送小弟去上学。”陈小树知道这些话是对自己说的,连忙点头应道:“好,你们路上小心点。”谢福尧没说什么,只是瞅了她一眼,然后起身出去推自行车。那是一辆28寸的老式自行车,前面带杠,有长长的后座。老二

  • 南宫夜的旅行在线阅读第六节

    老太太院里闹了这样大的一出,连平日里闭门静养的大公子傅晏回都惊动了,他一听老太太叫了傅卿卿过去,以傅卿卿的怯弱性子定是要吃亏的,便也顾不得身子不舒服起身赶了过去,等他扶着小厮过去时就瞧见老太太屋子里哭做了一团。可哭的是伊月婉和姑母傅芳芳,伊月婉跪着哭,傅芳芳哭天抢地,旁边是手足无措的继室顾兰儿和看热

  • 假如羡羡有个穿越师姐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六节警察“趁着他还没有发现我们我们躲在左右两侧突袭他,如果是怪物的话,说不定可以出奇制胜······”林韵茹如此提醒了知识分子一句,而她自己则是在展厅当中找到了一个砚台,将砚台拿在了手中之后,两人朝着右侧走廊的方向走了过去,躲在了房门的左右两侧,随时准备突袭进入的人。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