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鲛妖[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7/22 14:54:32 作者:白刃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鲛妖[重生]
鲛妖[重生]
作者:白刃里来源:晋江文学城
瑞亲王裴珩,伴驾出巡东海一只鲛妖冲出滔天海水,藏进他的船前世到今生,神界到人间裴珩遇见的胥锦,仍是鲛妖少年殊不知,这鲛妖胥锦,天生野性不驯曾经为他,一怒横扫诸天那时,杀红眼的胥锦,被佛祖降制“可知错?”佛祖问胥锦被迫跪地,却不低头,只望着裴珩“我持这戟,就算杀遍六界,屠入轮回,既为他,何错之有?”千年前,九重天化为修罗战场废墟中裴珩未曾看见,自己欠下一只鲛妖的泪便用一生之诺、红尘温软来还---------------------【专栏耽美《花云侯》《狮子王后》《一座温柔鲸》欢迎收藏呀】-----

第七章

钟沅很快冷静下来,却因为这接二连三的波折,罕有的被激起了一点逆反心。

她想,你不让我看风水,但我偏要看。

于是她回了助理消息:“你把聊天记录发我,然后把微博账号密码发我,我来和他说。”

助理很快把账号密码发了过来,钟沅仿佛第一次接到单子的新人,认认真真地把之前的对话看了一遍,然后打开自己珍藏多年的表情包库,发了一个卖萌的表情过去。

“很抱歉亲,折现是没办法的啦~不过亲是不信任我们的业务能力吗,我们事务所在业界也是很有名的,亲随便问一下就知道了呢~真的不考虑一下嘛?[嘟嘴]”

那头叶言心还不知道这个官博的皮下已经换人了,看到对方这么说,她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我刚到昌州,现在是住宾馆,房子还没找,所以也不需要看风水。”

钟沅靠在枕头上,心想不会是驴我的吧,又发了一个么么哒的表情过去,然后回复:“那亲如果找到房子以后,是不是就能让我们事务所帮忙看风水了呢?呜呜,亲不要嫌弃我,这也是我们业绩中的一部分,没办法的~”

叶言心:“……”

她有点震惊了,这事务所到底对看风水有多大的执念啊,都这么说了还不肯放弃?

这一惊之下连带之前生的气也没了,看着那些可爱的表情,叶言心想毕竟人家这也是工作,都挺不容易的,马上放软了口气回复:“那等我找到了就联系你们,这样可以吗?”

满嘴跑火车的钟沅正打算再扯的离谱一点,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不过说归说,钟沅怕他半路跑了,试探问:“亲是要找房子吗,我们事务所和很多租房中介认识,可以给亲推荐几个靠谱的人,您看看有没有这个需要呢?”

钟沅愉快地发送信息,既然没看风水的条件,那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嘛!

叶言心刚才在租房网上看了好一会,正为这件事头痛。住宾馆不是长久之计,她不知道还要在昌州呆到什么时候,还是租套房比较划算。

对方如此热情恳切,叶言心虽然心有防备,但想起之前看过的那个帖子,也觉得可以试试看对方介绍的人,如果能省时省力那就再好不过了,她没想太多,就马上答应下来。

很快对方就把中介的联系方式发了过来,叶言心存好号码,说了声谢谢,决定明天早上起来再打电话问问。

搞定!

钟沅面带微笑,在心中大力赞扬自己的机智,转头给中介打了电话。

做这行人脉很重要,事务所初建立的时候钟沅就看的很明白,但凡是能帮的上忙的她绝对会帮,于她而言不过是顺手,还能赚一份人情。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积累了些人脉。

中介见是她介绍的人,满口答应了,问:“明天吗?行,就是租房子是吗,有什么要求?”

钟沅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闻言说:“这我倒不知道,就是麻烦你多留心,快点帮他找到,最好当天就能住进去。”

中介说:“这么急?现在是毕业季,找房子的人多,地段好的房源都要抢,要是你朋友能等,就先等个三四天,我让人多看看。”

钟沅心想必须得快,万一人跑了她到时候找谁去看风水

“那就别的地方的也行,不一定要多好,反正就是要快。”

中介想了想说行,钟沅这才挂了电话。她心满意足之余,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只等着明天去给人看风水,顺带收获一票崇拜。

.

叶言心早上刚洗漱完毕,租房中介的电话就已经打来了,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去看房。

叶言心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架不住对方十分殷勤,她简单提了一下自己的要求,不和人合住,地方清静点。

中介叫了个跑腿小弟带她去看房,看了几处都不太满意,那些小区虽然交通便利,有物业门卫,但处在人来车往的市区,非常吵闹。

在安静的地方住惯的人很难适应这种地方,几趟跑下来,眼看到了中午,叶言心请跑腿小弟吃了顿饭,两个人坐在空调边吹冷气,跑腿小弟是个非常年轻的男生,在读大二,暑假出来打工赚钱。

“姐,”男生说,“那些小区是有点吵,不过上班还是很方便的,附近也有超市啊商场什么的。而且你一个女生,又是一个人住,还是那种有保安物业的安全点。”

叶言心问他:“难道就没那种安静点的小区吗?”

男生想了一会,掏出手机查了查,对她说:“有的,就是地方有点偏,是在公园那边上,设施可能有点老,离最近的公交车站……要走二十分钟。”

叶言心笑了一下:“听起来就挺安静的。”

男生把一大串钥匙放在桌上,小声说:“我去过几次那个小区,周围树多,阴阴的,带人看房的时候到处都安安静静的,就跟没人住的一样,大热天一进那个楼道啊,热汗都变成冷汗了。看房的时候从楼梯口蹿出个小男孩,追着个红皮球跑,卧槽真是吓死我们了,看房的人也赶紧换了地方,谁敢住这啊?”

叶言心微笑,手指在桌上轻轻点了点:“是吗,这么吓人的啊?”

男生见她不信,连忙点开一个网页给她看,说:“你看看这些新闻,那小区问题太大了,动不动就出事,网上还说那地方以前是个乱葬岗,城市规划的时候没弄好,建了个小区在上面。本来是说在公园边上,空气环境都挺好,没想到经常传出闹鬼的事情。”

“不过那时候网络不发达,出的事也没多少人知道。但是本地人都说那个小区有点邪门,能换搬的都尽量搬了,现在小区里住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有点死气沉沉的。”

叶言心看着那几条社会报头版新闻,是近年来与临湖小区有关的案件,但只要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这些大大小小案子的发生地都在小区附近的公园或者街道,没有一件是发生在小区里的。

虽然小区恶名满满,但只不过是周围发生的凶案太多,与小区本身并无多大关系。

这几乎就像是故意而为的,借助新闻媒体大力渲染小区的诡异,更有曾经居住过的网友在评论区现身说法,讲述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更是让这个小区在广大民众心中留下了阴森恐怖的印象。

她凭直觉觉得这个小区不仅仅只是闹鬼这么简单,里面住的到底是不是人还要另说。早在古代的时候,建宅立基时,屋主就会在土地下埋入刻着咒语的石碑,以求镇宅驱邪。

而现代房地产开发中,很多房地产商都会请一些著名的大师来看风水,建筑中会放置一些驱逐妖魔鬼怪的符咒,只是藏的深,不容易被人发现而已。

是以人多的地方少有妖怪,不单单是因为人气旺的原因,更因为这些符咒所在,才会令它们自觉退避。

叶言心想了想说:“那等会麻烦你带我去看看,行吗?”

男生非常吃惊,又劝了她几句,见她态度坚持,只得悻悻地说:“都怪我多说。但如果不是姐你说要去,打死我都不想再进那个小区的门了。”

临湖小区果然不负其名,对面就是波光粼粼的湖水。或许是因为受到水汽的影响,附近的树木也比别的地方高大。繁茂的枝叶遮天蔽日,一进小区大门,炎炎夏日的暑气仿佛被隔绝在绿荫之外,行走间就能感受到沁人心脾的凉意。

小区是早几年开发的,没有电梯。白蓝瓷砖覆盖在居民楼的表面,交错拼成简单的图案,是曾经风靡一时的建筑风格。但已经被迅速发展的新兴小区所抛下,如今贴在墙面的瓷砖已经脱落破损,流露出衰败的气息。

叶言心走进一栋居民楼,梧桐树下摆着一张小巧的石桌,桌角缺了一块,桌面被磨的光滑,有浅淡痕迹,能看出是下围棋用的棋盘。凳子上另有一些用涂改液和记号笔随手写的‘XX我爱你’‘大笨蛋’之类的话,足见年代之久远。

“姐,这一排,四栋的一楼,三栋的二楼,一栋的四楼,都是整套的,你要先看哪个?”

叶言心回过神来,男生站在楼道口外,不太确定地看着她问。

外面明明阳光灿烂,可是楼道里却黑漆漆的,像一张不怀好意的大嘴,只等着猎物送上门来。

“这是一栋?走吧,上去看看。”

叶言心率先进了楼道,里头虽然暗,但也没暗到目不能视的地步,只是楼道里的窗户开的高又小,光不能完全照进来而已。

初一楼外,每层都有三户人家,大部分用的还是锈迹斑斑的铁门,一共六层。叶言心要看的那栋在四楼,靠右的一套房,据说原房主已经搬到国外了,把租房子的事宜全委托给中介代理。

男生找出钥匙开了门,他低头看了一眼信息,面色有些古怪的说:“要不换一家吧,这家有点……额。”

见他说话吞吐,叶言心问:“这家有什么问题?”

“问题倒是没什么,就是之前的房客连押金都没要就违约搬走了,他说这里……”

叶言心从他手中抽出钥匙,推门进去,站在都是灰尘的客厅随意说:“怎么,这里闹鬼啊?”

这房子虽然看起来旧,但家具电器却保存的非常完好,叶言心开了电闸试了试热水器,发现能用,又转头去检查冰箱,回头就看见男生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姐你是要住这儿?”

叶言心说:“你这是什么表情,这房子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有,就是你不怕啊?”

主卧连着阳台,叶言心看了一下房子采光还可以,站在阳台向下看,就是刚才见到的石桌。楼下的梧桐树整齐的排成一列,碧绿的叶子被阳光照的有些透明。

叶言心对男生说:“一楼太暗,二楼也差不了多少,光都被叶子挡住了。也就四楼五楼还行,就这屋子了。”

男生再三确认,最后拿着手机在客厅给中介打了电话。中介事先得了钟沅尽快入住的示意,连问也不多问,叫男生带着叶言心回公司签合同。

到了傍晚,中介开车送叶言心到小区门口,又和她随便扯了几句就走了。叶言心把合同塞进包里,先去小区外的小超市买了点生活用品,这超市虽然小了点,但是东西却很全。叶言心把需要的东西列了张清单,对着买齐了才离开。

小区附近还有一条吃饭的街,叶言心去买了点东西打包回家吃,此时已是傍晚,她踩着余晖从摇曳的树影里走过,如鎏金般的光点落了满身。

偶然从树梢间听见几声鸟叫,叶言心拎着东西走进小区,现在是做饭的时候,小区里漂浮着饭菜的香气。叶言心鼻子很灵,辨别出那是青椒炒肉,蘑菇炖鸡,醋溜土豆丝等一系列菜,更觉得饥肠辘辘。

她快步跑上楼,先拆了筷子吃完炒饭,只觉得索然无趣,颇有些食不知味的意思。饭后拖地打扫卫生,幸好房子小,不必费多少功夫就能收拾出来了。

小区是真的安静,随着天色渐晚,也浸润到夜的静谧中去。楼下的虫鸣声恐怕是最吵闹的声音,不过叶言心听惯了这个,并不觉得有多闹心,比起突如其来的鸣笛,虫鸣倒显得悠长而温和,是盛夏长盛不衰的夜曲。

入夜后,凉风从窗户吹进房间,叶言心熄了灯,赤脚踩在地板上。她拿出新买的白色大浴巾铺在地上,借着窗外一点隐隐的光,用朱砂在上面绘制法阵,最后把一只通体漆黑的勺子放在法阵中间。

浴巾表面毛绒绒的,并不好落笔,叶言心费了半天功夫才画完,又不能开灯看,喃喃道:“不会画歪了吧?”

“算了,先凑合用吧。”

盘腿坐在阵法面前,叶言心一手悬在黑勺之上,一手结印,嗡地一声四周渐渐暗了下去,从窗户照入室内的光都消失不见,客厅完全陷入了黑暗。

叶言心翻转手掌,白色浴巾上的法阵倏然亮了起来,一道蓝光顺着朱砂勾勒出的法阵快速游走,不过片刻在中心交汇,放在浴巾上的黑勺轻轻一动,继而旋转起来。

叶言心闭上眼,悬在半空的手慢慢画圈,法阵的光芒时若时强,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变化着。

幽蓝的光照出她沉静如水的面容,过了一会,她眼睫一颤,低喝道:“止!”

同时法阵大放光芒,黑稍蓦然停住不动,长柄指向东南方。

她睁开眼睛,手势变幻,法阵瞬间暗了下去,唯独中间黑勺所在的地方还是亮着的。

“斐行,”她眼眸中倒映着幽蓝的光,低声道:“找到你了。”

.

夜幕之下,城市的霓虹灯闪烁交融,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

城郊外的仓库里,岳澜坐在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椅背。

斐行就坐在她的对面,他此时已经恢复了人的面貌,认认真真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把法宝的禁锢打开。”

岳澜恍若未闻,目光落在半空,无力地垂下了头,淡淡道:“我已经想明白了,人死不能复生,是强求不来的……”

斐行说:“只要有足够的力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岳澜扯了扯嘴角,反问他:“走过黄泉路回来的人,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人。那会是什么东西,斐行?那恐怕连人都不算了。”

“做人能有多好。”斐行答道,“被拘束在凡胎□□之中,千分之一的力量都无法释放出,连妖怪都不如。为什么要做人,随心所欲不好吗?”

岳澜疲惫地回答:“但我只想做人,□□凡胎也好,愚钝不堪也罢,只是做个普通人就足够了。”

斐行眼中流动着猩红的光,他轻蔑地看着岳澜说:“普通人?打开法宝,我就废了你的法力,让你安安心心的做个普通……”

“……的废人。”

他一只手掐住岳澜的脖颈,看着她逐渐涨红的脸,涕泪横流的面庞,用充满蛊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岳澜,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一条丧家之犬……你打伤了师父,夺去了师门法宝,他会原谅你吗,你的那些师妹师弟们会原谅你吗?不,他们不会。你以为那个小丫头是来救你的吗?其实她是来杀你的,你看看你做的那些事,和我当初叛出师门又有什么区别?”

他忽然松开手,岳澜大口喘气,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斐行用一种怜爱的目光注视着她,手指温柔地触摸她的脸:“只有我,我才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不会背叛。”

岳澜如同听到最可笑的话,仰头笑了起来:“……不,你已经入魔了,你连自己的灵魂都喂给了魔魂,还有什么是真的!”

她目露悲悯,摇了摇头:“我跟着师父潜心修炼十年,以为能救你,但我错的太离谱了,你分明已经无可救药了。”

斐行面若寒冰,他的手心凝聚起一团黑色雾气,贴着岳澜的额头按了进去。

“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打开法宝上的禁锢咒语,你师妹现在就在这里,你不愿意,我也可以找她。”

岳澜分明疼的面容扭曲,仍旧是平静地回答:“你大可试一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域第九章在线阅读

    李守朴也知道这个世界不光只是修炼武道,丹术、阵法、炼器皆可成就大道,这就是所谓殊途同归。而且很多修真者也会涉猎几种,借他人之经验突破自己瓶颈。炼丹师在修真界可是非常的吃香,优秀的炼丹师不论在各世家还是各大宗门都有着受人尊敬的地位。袭明说他很快会被转到闻欣堂那边,杂役弟子这边的事情不用再做了。临走时李

  • 网王—与梓酱的旅行在线阅读第3节

    三那一天的傍晚时分,辛龙子看见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站在远处看着他们。辛龙子是一个牧人的养子,他长像奇异,不象是汉人,也不象是当地的牧民,他是在草原上被人发现的,那时候,他还只是襁褓中的孩子。现在他长大了,奇异的长相也越来越显露了出来,他的一只眼睛是黑色的,另一个眼睛却是奇异的蓝褐色,这是波斯胡人眼睛的

  • 大唐之从说相声开始~10章 一周,两百万到账!微讯公司正式建立!

    刘海见叶青回了宿舍,也知是吃了闭门羹,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内心还是非常兴奋的。因为不论是从叶青不多的话中,还是他的表现中,显然都对自己的微讯有着清晰的认识,而只有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走到最后。甚至,他觉得叶青说初步五个亿的估值,也并不是狂妄,而是谦逊。是的,没错,谦逊。一个预见未来的小伙子,值得这样的

  • [娱乐圈]厉害了我的奶包在线阅读第五节

    “是吗?以后不可以随便碰我,知道吗?哼”“好好,先别想别的,咱们是不是先想下食物的事情,我带的干粮不多,不足够支持两个人人,所以我提议每天一顿”。刚说完就后悔啦!“不行,你给我打猎去,每天必须3顿,要不你就别想出森林”。“可是我不了解这森林的地形,出去打猎是白白送死的行为,除非.....”“除非什么

  • 我是个正经总裁[娱乐圈] [参赛作品]之我穿越了有点慌

    “我这是在哪里?”“特么的,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猛?竟然被开了瓢,不就是开挂吃个鸡,至于?”林东捂着疼痛欲裂的头坐了起来,想着网咖里的遭遇,心里不禁一横,得了,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这事儿没完。不用上班,十万八万也能够在网咖泡几年了,岂不是美滋滋。一边谋划着未来几年的花销,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林东懵逼了

  • 宙影之第六章(6)

    四下鸦雀无声。大家不约而同想起刑野的传闻之一。据说他刚出道那年,就在片场因为一个副导演无故欺负群演而发过火。那时他不过十八岁的新人,就能为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发声。如今人家贵为影帝……导演见势不妙急中生智,讪笑着否定:“哪里哪里,都是误会。我把知知叫过去,只是想再跟她讲讲戏。”他为了拉近与裴初知的关系,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在线阅读第四章

    今年上元节的灯会在城南举行,去年的是在城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京城比较近的缘故,搬到这里三年来总是能听到各种皇子中意城中平民女子的传闻,主角在变,故事的种类也不尽相同,不可否认的是故事的数目真的是非常多,大约是传着传着走了形状。小声在入府前本是住在念奴娇城外离十里堡南城不算太远的一个村庄里,年末回

  • 末世之魔临天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嘿嘿,师傅,我们云府的菜色不错吧?”我望着吃完饭的冷冽说。“师傅,一会我们要去哪里啊?”我没等他说话接着又问。“待会你就知道了。”他回答我说。我纠结,卖什么关子嘛……“咚咚……小姐,饭吃完了吗?”是萱草,师傅“唰”一下子又飞到了房梁上,我坐在冷冽刚才坐的板凳上说:“恩,进来吧。”她走过来,边收拾碗

  • 零号游戏之羸弱的少年(1)

    “大荒之大,无边际,昼夜行万里千载不见头,古籍记载大荒有三十六方天地一千多个小世界,末端处西南天地八百万大山小世界。”“土司府统御西南天地三十六方天地百万万生灵,守卫大荒西南门户,镇压勾邙群山亿万妖众。”“土司府慕容氏是有虞皇朝的后裔,脱蟒袍,立土司府,镇压西南勾邙群山的蛮族才落于西南。”宽敞的石室

  • 有一只狐狸第7章在线阅读

    打发掉白浚,顾锦斓扯过被子蒙住头,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昨晚他不过是看白浚爹不顺眼,随手教训那人,谁知竟意外发现放火凶手,更得知白浚的爹与幕后势力有关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看白浚昨晚的反应,对此也是毫不知情。如此一切便说得通:原书中,白浚起初并不知道他爹是来放火,放人进了王府;等到事发,他才后知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