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吃鸡那件小事借据

2021/7/22 14:49:31 作者:蓄意先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吃鸡那件小事
吃鸡那件小事
作者:蓄意先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场意外,周小知开始频繁穿进游戏中。一次偶遇到一男人,声音又攻又苏,从此他的耳朵就怀孕了。周小知:“给我标个点。”莫非闻:“想去哪儿?”周小知:“都可以叭。”莫非闻:“那,带我跳你心里。”吃瓜群众方希希大声嚷嚷:“你俩!嘛呢!”最后的最后,当方希希被告知两个人在一起后,才知道那些他以为的玩笑,都是真心话!原来那次偶遇从来都是命中注定。这是一个激情与狗血并重的故事,让我们一起荡起双桨~~~受前期穿越,攻后期也穿越到游戏里。性情多变佛系受x又骚又正经攻开新文啦啦啦~古代言情《穿书后我被穿越了》赵潇潇

贾琏的路上又与鸳鸯客气了一番,方才回到自家院子,只见王熙凤与平儿已经等着他了。

“把行李都给我收拾齐备了,我明儿就带着林妹妹去扬州了。”贾琏一进门就大爷似地躺床上,朝她二个吩咐道。

“二爷倒是好大的架子。”王熙凤中午的气还没消,闻言便忍不住讽刺道。

“在自个家里我不最大难道你最大啊!”回她的却是贾琏的一声冷哼,随即又嚷道,“爷快饿死了,还不上饭。”

“贾琏!”王熙凤登时怒火中烧,指着他就骂道,“你别给脸不要脸了!”

“我还就不要脸了!”贾琏一个鲤鱼打滚就起来了,直起身子一脚踢倒记忆中的那个箱子,哗啦啦一箱子的借据全倒在了地上,他冷笑着捡起一张在王熙凤面前晃荡,“你说说看,这是什么!”

“还不是家道艰难,要不我弄这个,你倒是没良心来怪我!”王熙凤脸上一闪而过心虚,但随即又理直气壮地嚷道。

“琏二奶奶,你倒是胆大包天啊。”贾琏直接抓起一把借据扔她脸上,“你以为你是谁!”

“府里谁不是这样干的!”王熙凤被借据砸了一脸,登时一面哭道一面就要推搡贾琏,谁知贾琏纹丝不动,她自己倒是一个踉跄一屁股跌倒在地上,她不由得又气又羞,大哭起来。

贾琏也懒得去扶她,只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道:“府里这么干的人就你一个,你真是不要命了,就算不怕阴司报应,也得顾忌着律法无情吧。”说完又翻出一本律例扔王熙凤身旁,“找个识字的人问问,放高利贷是个什么罪过,你不怕,你能抗得过,就直接回王家去,别连累了我和巧姐,我们爷俩还要过安生日子呢。”

“可是太太也?”王熙凤的脸变得惨白惨白的,却不敢去拾那本律例,但还是嘴硬反驳道。

“太太她可没放贷,用的都是你的名字,借据是你房里的,人是你派出去,太太清白得很,也就你被人卖了还乐呵呵地数钱。”贾琏却讽刺道,言语一句比一句厉害,刺得王熙凤脸白得如鬼一般。

“二爷,奶奶也是为了这个家啊,也是听了太太的话。”平儿见情势不对,忙跪下求道。

“为了这个家?”贾琏似乎听了天大的笑话,仰头大笑起来,好一会才说道,“我倒是要抬着这箱借据去问问王家的人,是不是他们家的姑娘只有放高利贷了才能管家的,你要是不怕,咱们也可以一纸休书,然后拿着这箱子满京城撒了,看看这事到底怎样。”

“二爷,你可不能说这样的话啊。”平儿闻言大急,赶紧给王熙凤打眼色,可王熙凤一是打击太大二是还是挺着不肯低头,便当没看见,她只能自己苦求起来。

“爷懒得跟你们废话了!”贾琏却深知王熙凤贪财的本性,若是不亲自处理了这箱子借据,王熙凤是肯定抱着侥幸不肯放的,到时候还得栽他头上,他看了看四周,直接将桌上的油灯打翻,一时间借据全烧着了。

“啊!”王熙凤顿时尖叫起来,看着贾琏的脸在火光下就如同魔鬼一般,他一定不是他了。

“好了,剩下的自己收拾吧。”贾琏看着地上一团差不多了,一壶茶泼了下去,提脚就走了。

王熙凤呆呆地看着这一地的黑灰,想着刚放出去的一万两银子,顿时心如刀绞,又想着贾琏刚才说的话和态度,又怕又羞又急,又不敢嚷嚷出去,登时伏在地上装死。平儿只得扶着她不停地细语相劝,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浓。

贾琏上辈子什么都经历了,可不是以往几滴泪就能软心的主,他坐在书房,就将刚才几张没烧的借据并将王熙凤王夫人的所作所为洋洋洒洒写了让人送给王子腾,中心思想就一个,要么管住自家女人将这事前前后后都料理好他也留着面子,要么就直接拼个鱼死网破,他王子腾总比他贾琏珍贵。

“二爷,这会不会太……”他的奶兄李贵拿着信有些犹豫。

“没什么不好的!”贾琏却丝毫不让,横竖王子腾也不是长命的主,一开始他还真当是病死,后来想明白了,指不定是被上头弄死的,因此得罪起来丝毫不怕。李贵见状只能苦着脸去了。

贾琏见借据的事差不多了了,心情大好,又让人传了饭,满满地吃了一桌,方才想起后事来。他知道自己先天不足后天又没人培养,只能将上辈子发生的隐患一个个除了,真要看清前方茫茫的路,只能找个明白人问问。贾琏的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案,将认识的人倒腾来倒腾去,扬州的林姑父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反正他这辈子也不求大成就,就求个后半辈子袭个小爵位好好过下去,并将二房彻底打压下去,要是能有个儿子就更好。

“林姑父啊,只要你能指我条明路,我就死也保着林妹妹,我贾琏这点良心还有。”贾琏喃喃道。

“二爷,太太房里的金钏姑娘来了。”贾琏怔想着,就有伺候的丫头带着金钏进来了。

“什么事?”贾琏的脸立即就冷了下来。

这让一向无往不利的金钏很是意外,偷眼看去,贾琏依然一脸寒光,顿时笑脸也耷拉下来,干巴巴地说道:“太太请二爷去一趟。”

“不去。”贾琏却直接拒绝,横竖恶毒的二太太早就做好了弄死他们一家的计划,他就是去讨好卖乖也改变不了什么,他又何必去讨个不自在,更何况他还怕控制不住自己直接砸死那个恶妇。

金钏没想到贾琏这么不讲情面地干脆拒绝,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却听贾琏继续说道:“我一个成年侄子大半夜地进隔房婶子的屋子算怎么回事啊,你回去就这么跟二太太说吧。”

“可是二爷……”金钏白了脸,诺诺地劝道。

“你单怕二太太,就不怕我啊,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但弄死你也是恰恰有余的。”贾琏听了半截就咧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金钏登时如同受惊的兔子,连行礼也忘了没几下就跑远了。

贾琏定定地看着她的背影,冷笑几声,等她快死的时候搭把手,又是一桩功德。

“他不肯来?”王夫人看着面前金钏,脸色铁青。

金钏低着头,不敢说话。王夫人是很想发火,但碍于平日里塑造的菩萨模样,只能咽下满腔怒火,将金钏遣了出去,方才狠狠将手里的茶盏砸在地上。

她本想叮嘱贾琏几句关于林家家财的事,没想到贾琏连腔都不肯接,莫不是其中出了什么纰漏,应该不会啊,她这些年慈爱的婶母做得很成功啊。

“好像是琏二爷跟二奶奶又吵架了,声响大得很。”这时彩霞走了进来,悄声说道。

王夫人恍然大悟,松了一口气,必是他们小夫妻斗气,不免埋怨王熙凤不会做人耽误她的大事,定下心来,想了想,如今只能让跟去的下人提醒一二,待贾琏扬州回来再细细筹谋。林家那个病秧子还想做她宝玉的媳妇,尤其是她做官的爹也要死了,做梦都别想,横竖是个早夭的命,倒不如将这家财贴补给宝玉,想来老太太也不会有二话。

王夫人的算盘虽然打得好,但是她没想到如今的贾琏不同以往,他一大早就精神烁烁地去敲自家老爹的门。贾赦面上虽然不待见这个儿子,但也不是傻的,他听了贾琏说的二房谋划林家家财一事,立马一蹦三尺高,恨不得亲自冲了去抢了林家家财回来或者直接弄死那对糟心的弟弟弟妹。

“老爷,不能只看在钱上。”贾琏拉住他,劝道,就算他爹平时再怎么不待见他,但他们才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父子,自然要一道谋算,何况他也琢磨过来,凡是他爹对他越苛刻,老太太并二房就越捧着他,也许这也是他爹的无奈之举。

“不看钱上,我还有哪里可看!”贾赦瞪了他一眼,冷哼道,如今他这个样子连出门都没脸,又不能真对自己亲娘怎么样,她可是超品的诰命,又有偌大的好名声,他这个败光名声的老纨绔怎么比得过。

“但凡林姑父指点一二,咱们也能翻过来,而且林妹妹能用掉多少,她又是个知恩图报的,咱们总有后报。”贾琏咬咬牙,便直接说道。

本以为贾赦还要发一阵疯,没想到贾赦他却只定定地看了他半响,才叹道:“你倒是明白过来了。”

“老爷。”贾琏大惊,他只是猜的,没想到他爹真的是装的,那上辈子怎么会落得如此。

“既如此,你就将我这里的人带去吧,有你母亲留下的,也有我祖母留给我的,都是可靠的。”贾赦想了想说道,“只是老太太和二房的人?”

贾琏忙回道:“这好办,就说半路遇土匪了。”

“你倒是干脆。”贾赦皱着眉头,有些犹豫。

“老爷,人活一辈子,再坏能坏到哪里,总要挣一挣!”贾琏的脸上爆发出灼然的光芒,反正他这辈子绝不委屈自己。

贾赦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想这样,可年轻时一时的怒争,换来的发妻不明不白地闭眼以及半辈子的打压,但看着意气奋发的儿子,又说不出什么话来,横竖再坏也坏不到马圈了。

待到贾琏出发的时候,不仅带了贾母和王夫人的人,也带了贾赦硬塞进来的人,贾母等看着贾琏苦着的脸,也知道贾赦是个混不吝,这点小事不欲与他计较,便随他去了。

“林妹妹去哪呢?”这告别时满身大红的宝玉却急匆匆跑了出来,“我不要林妹妹走。”

“你林妹妹只是回家一趟,很快就回来。”贾母忙搂住自己的心肝宝贝,安抚道。

“老祖宗不是说林家人都死绝了吗,林妹妹怎么还有家回啊。”宝玉却还是不依地撒泼。

正要上车的林黛玉手一松,差点摔了下来,被贾琏一把扶住塞进车里,又朝贾母等人说道:“老太太,时辰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贾母身上扒着不讲理的宝玉,巴不得贾琏和林黛玉快走,急急点了点头,连平安都忘了嘱咐就低头去哄闹脾气的宝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仙学院在线阅读第3章

    这日,苏川在后殿中巩固修为,太子敖光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父王,大事不好了,蛟魔王百万大军已来到东海上空。”苏川这才睁开双眼,喝道:“排兵布阵,我倒要去会会这蛟魔王。”东海海面,突然巨浪滔天,几百万东海水兵相继从海中冒出,结成几百个战斗方阵。而蛟魔王也带着数百万水军浩浩荡荡的往东海水晶宫上空开来。一

  • [综]学校里的恶人脸看上我啦活着

    一早我就起来了,没有表,也不知道时间。手机也没带,放在包里了,当时还不如装在口袋里,起码能看看时间,不过这里没有电,带了手机也没用。林子他们还没有起,我蹑手蹑脚的拿了盆子到院子里洗脸。天还没有大亮,天边的朝霞很美,淡淡的红,也不是一种红,是那种渐变的,从最接近地面的地方开始,越来越淡,最边缘的部分就

  • 离婚前我失忆了在线阅读第4节

    瘦削年轻人羡慕的语气都要溢出来了,越说声音越小,最终发出一声复杂的感叹。这里面既有普通人看到主角的羡慕嫉妒,也有对自己夺舍神功的佩服,最后夹杂着一些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感叹完毕,瘦削年轻人抬手一招,插入比蒙巨兽脑袋里的制式长剑就重新飞回手中。不是瘦削年轻人会御剑术,而是他将气力凝成线黏在剑柄上,通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之第二章(2)

    第二章秋荀是个孤儿,年幼时双亲遭遇事故撒手人寰,靠着奶奶把他拉扯长大,没过几年,老人家也不在了,好在秋荀自己够争气,考上了科班。秋荀的皮相好看,演技也不错,在毕业之前就成功签了公司。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电影演员,可现在是流量明星当道的时代,秋荀一无背景二无人脉,从起跑线上就比别人落后了许多,演员多剧组

  • 养孩子的我好心累之不是一个好东西

    楚子岩大概在门前站了几十秒,哼了一声,大声喊道:“看我还给不给你钱!”说完,乍呼呼的离开了。楚子岩离开后,房间内的楚淼淼收回慵懒的姿态,打坐在沙发上。明亮的房间里,只见一道紫光一闪,悠的一下,又灭了下去。少女纤细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镶嵌着古朴的花纹,指尖一闪,凭空从戒指里取出了两样东西。小茶几上正

  • 逃婚进行时在线阅读第1章

    宇宙冰冷又寂静,无人知道在那星空的深处隐藏着什么。只见一颗流星打破长久的寂寞,飞速的朝向地球飞去。华夏航天局总局半夜3点叮玲玲~~叮铃铃~“什么事”“局长大事不好了,请您来观察室一趟”不过一怀,一位长得燕颔虎颈的男子走了进来,严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局长我们观察到在距地球一光年处有一颗巨大的陨石

  • 〔综主花千骨〕若相惜在线阅读第二章

    “你是谁?为什么躲在这里?”简朔压低声音。简朔坐在地上,打量着桌子底下的小女孩。她头发蓬乱,脸上身上都很脏,身量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一双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你......”简朔迟疑,她这么小,能听明白他说什么吗?好一会儿,小女孩见简朔只是坐在她面前,没有动,便大着胆子看过去。她的目光越过简朔

  • 重生成名太容易第2章在线阅读

    张副导犹豫着要不要叫救护车,但他的视线却迟迟不能从水面上移开,一种奇诡的美感攫住了他的注意力。这是他今天看过最安静最单调的试镜,但是却不无聊。因为池水时不时的波动,偶尔溅起的一朵水花,以及水池里经过光线扭曲的纤长身影,均给人一种头皮发麻战栗感。似乎有什么危险而神秘的东西潜在池底。一直盯着镜头看得摄影

  • 玄幻:我开了一间杂货铺之动手与不动手

    回去馄饨面在,没见到施杰人,郁小龙问正给他煎蛋的赵菲他人呢。“不是找你去了吗?”“……”“半路给我打了个电话,面还是我给你打包回来的。”赵菲说。郁小龙担心他好死不死地再碰上菜杆他们,赶紧拿出手机来,上面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他给他打过去,让他回来的时候注意点,别走原路,万一菜杆心不死,再在哪个路口蹲上

  • [综]野晒在线阅读第六节

    另一方小赵已经把情况如实汇报,洛潇雨让心腹前去支援,自己却是拿着一卷书,依旧躺着看着。唯有小赵一人担心,惶恐不安,焦躁的站着。…………银甲战士颤颤巍巍的,用银枪当拐杖站起来,汗滴与血液交杂看起来模糊地给他画了一个丑装。他全身生疼不得已,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滴答””滴答“伤口再次裂开血液,又流出来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