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网游之剑释天下在线阅读第9节

2021/7/22 16:03:32 作者:羽天空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剑释天下
网游之剑释天下
作者:羽天空来源:17K小说网
昔日王者归来,再续强者之路,重谱巅峰绝唱!————————————新书《网游之魔法纪年》已经上传,求支持!!!群:24753016469入群敲门砖:魔法纪年

好巧不巧方青离也在想这一茬,那天尸人出没时还有人在场,这公主又行踪诡秘。两个人互相忖度着对方的企图,均是一言不发,迎岚殿里氛围很是僵硬,直到花子誉来了才打破了这僵局。

“参见公主!微臣来迟,实在抱歉。”花子誉提着药箱神色匆匆。

柳烟二话不说进了内殿,花子誉也跟了进去,方青离起身迈开长腿也要跟进去,却被花子誉拦在外面:“将军,公主闺房,您要避嫌。”

方青离不痛快的哼了一声,又折回去坐下,花子誉进到内殿,柳烟让凝香待在外面,关上门,才扯下面纱。

“小烟?!”花子誉大惊失色。

柳烟扑上去就捂他的嘴:“子誉哥你小声点!”

“你......你这又是任务?”花子誉打了个哆嗦:“任务到皇宫里来了?!这是欺君大罪啊!”

“说来话长了,你有空去问我大哥吧!”柳烟道:“不过,有你在里面给我打掩护,我就放心多了。”

“那你现在......”花子誉战战兢兢的打开药箱。

“外面那个方青离见过我的,我怕他认出我来,就骗他们我破相了。”柳烟在原地来来回回的踱步:“但是我又实在舍不得自己这张脸。”

“我好像明白了。”花子誉道:“那我给你开些方子,再同他们说你短时间之内不能见风。”

“就这样。”柳烟欣喜道。

花子誉坐下来写方子,时不时打呵欠,柳烟关切道:“子誉哥,你最近很忙吗?我看你眼下乌青乌青的。”

“是啊,丽妃娘娘自上次小产以后身体总不好。”花子誉无奈的笑笑:“咱们做太医的只能多费神。我先前便每天晚上按时睡觉,可还是觉得累,最近只能再提早一些时间入睡。”

“你是不是忧思过多,睡眠质量不好啊?还在为燕云姑娘的事情难过?”柳烟道。

“虽然说是不相干的人,但想来是一条人命,只觉得感慨。”花子誉轻轻叹了口气:“若是我同意娶了她,也许她就不会失踪,不会遭遇横祸。”

“这二者之间才没有关联呢!”柳烟道。

“也只有你和江琊会这么安慰我了。”花子誉写完方子起身告辞,柳烟道:“我这段日子不在六扇门,还要靠子誉哥多照顾我大哥和冯晚。”

“你放心,我明白的。”花子誉道:“你也要小心,这些宫妃之间争斗不断,即便你只是皇上的女儿,恐怕也避不开,若是有事尽管来找我。”

出了内殿,方青离人也不在了,柳烟微微松了口气,将花子誉送走。

是夜,白渊又来了。

他来的时辰很晚了,凝香他们都被打发去睡觉,柳烟独自一个人趴在庭院阑干处,仰头眺望着天际一轮银盘样的月亮,夜晚的风轻轻撩动她脸上的薄纱,肌肤雪白,莹莹泛光。

“阿九。”

拍在肩头的手温暖宽大,柳烟倏地回头,发现白渊已经走到他身侧。

“父皇,这么晚了你——”她微微骇然。

“朕来看看你睡了没。”白渊皱了皱眉:“怎么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我不习惯就叫他们都去睡了。”柳烟托腮看天:“一个人的时候人比较清醒,方便思考。”

“刷”白渊脱下罩衫,披在柳烟的肩头,柳烟挣了一下,被他大力摁住,口气责备:“晚上这么冷,受凉了怎么办?难不成还要再麻烦太医来一趟?”

“父皇龙体尊贵——”

“还敢跟父皇顶嘴?”白渊佯作薄怒的凶了一句,柳烟立刻选择把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

白渊见她乖顺,柔和了口气道:“脸上的伤怎么样?面纱摘下来让父皇看看?”

“不要了吧!”柳烟一个抖机灵。

“父皇又不会嫌你丑。”

“太医说不能见风!”柳烟拿出杀手锏:“如果长不好,父皇虽然不会嫌我丑,但是驸马会嫌我丑啊!”

“他敢!”白渊怒拍阑干,把阑干拍的“嗡嗡”响:“方青离那小子要是敢嫌你,朕废了他!”

柳烟目光凝在那颤巍巍的阑干上:“......太狠了吧!”

“怎么,你心疼?”

“我心疼?我心疼阑干!”柳烟无语脸:“我跟他真的不熟......”

“我看你们俩挺合得来的,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啊!”

看白渊脸上的笑容又是欣慰又是期待,柳烟想他多半是回想起下午跟方青离同屏时的场景了,不禁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算了,她想,与其想怎么摆脱,不如早点把任务完成好出宫去,到时候他们爱撮合谁就撮合谁,跟自己没关系。

“对了,你刚才在想什么?”白渊终于不笑了,正色道。

柳烟垂眸思忖,她方才自然是在想皇宫里谁是轮法神教卧底的事,但是又不能直说。

“哦,朕知道了!”白渊恍然大悟,眉头皱了起来。

“您知道了?”柳烟一愣。

“在想你娘吧。”

“......”

柳烟愣了好一会儿,感觉父皇内心戏多的吓死人,只能认命了似的用力点了点头。

“唉。”白渊叹了口气,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后脑勺道:“其实朕也知道都是朕不好,当初你娘跟朕说让朕下山回宫,勿要再以情叨扰,但是朕还是忍不住去纠缠,她实在是一个出尘超拔的女子,应当是天上的仙人,堕入凡尘便会遭此劫难......唉,斯人已逝,朕只能尽力补偿你,你若是觉得难过,大可以来找朕倾诉。”

柳烟觉得大概是夜深人静,白渊又十分擅长抒情,这氛围竟莫名的有些凄苦,她吸了吸鼻子,发现鼻子里酸酸的。

白渊长臂一揽,出其不意的将她拥入怀里,柳烟一阵恍惚,帝王高大魁梧,怀抱异常的温暖,有着淡淡龙涎香的气息,可靠如同未央都百年的城墙。

“不要总是憋着不说,你这样,朕只会更加心疼。”白渊轻轻拍着她的背:“朕白天找皇后谈过了,她是所有皇子公主的母亲,要端平一碗水有时也很难。”

“父皇放心,我并没有与她记仇。”柳烟打断了他的话:“只要父皇一切安好,阿九受些委屈无妨。”

“好女儿。”白渊道:“所以你真的不考虑考虑青离?”

“父皇你好,父皇再见。”

柳烟私以为白渊在对待家庭问题上是过于天真的,他找皇后谈完心,自己跟皇后的这个梁子算是结上了。

柳烟一直有点想不通,自己是白渊的女儿又不是妃子,也不是儿子,没有理由吸引那么大的火力。

“我朝对女子观念开放,捕快里尚且还有女捕快。”花子誉解释:“你若是跟将军成亲,那兵马权都在公主府,咱们朝代历史上是出过女皇帝。”

“他们想太多了吧?”

“即便不至于此,你若是在皇上耳畔吹吹风,那对皇后的儿子也不好啊?”

“那他们应该拉拢我,敌对我会不会太傻了?”柳烟哭笑不得。

“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聪明的。”花子誉笑着在她鼻尖轻轻一刮。

“她是怎么当上皇后的。”柳烟很是费解。

“人不可能总是英明不犯傻。”花子誉道。

这话大哥也说过,柳烟忽的有点想念江琊了。

当看到皇后的嫡子白琛的时候,柳烟觉得花子誉对皇后的评价有误,这不是英明一世糊涂一时,这分明就是遗传性的犯蠢啊。

大清早的,柳烟让凝香去小厨房炸油条,整个迎岚殿的宫女太监渐渐适应了这位九公主的日常作风,也都不拘谨,洒扫庭院,说说笑笑,各干各的。

柳烟坐在殿外小秋千上就着晨光看书,脚下一下没一下的点地,淡青色的衣裙随着秋千的晃动微微鼓舞。

“皇妹好兴致,这么快就适应了皇家生活了?简直像是准备好了的一样。”有人酸溜溜的打招呼。

柳烟翻书的动作一滞,余光扫见宫人纷纷涌出来跪了一地。

“参见大皇子。”

柳烟慢悠悠的抬起眼眸,不远处负手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衣着华贵雍容,面容还算得上是英气逼人,却因着眉眼间的尖酸刻薄气生生少了几分气度。

这么一比,那方青离倒是讨人喜欢多了,柳烟莫名的想。

白琛见她冷不丁的笑了起来,容色姣好,这笑也清雅悦目,但是一想起母后因着她而被父皇训斥,这笑容便显得惹人讨厌。

“皇兄,里边请。”柳烟坦然的很:“小妹还没用早膳,不如大哥来一起啊?”

“公主,炸好啦!”

凝香从小厨房里捧了一个用竹子扎成的小篓,里面盛了炸的金黄的油条,热气从小篓缝隙里溢出来,格外有趣。

“油条?九妹居然还吃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白琛用袖子掩了半张脸嫌恶道。

柳烟也不看他,自顾自的坐到桌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什么油条,这是淮扬名点,叫金玉满堂结良缘。”

白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取了一根咬紧嘴里,脆生生的响,从容镇定,不禁半信半疑。

“大皇子,您要不要来一根金玉满堂结良缘?”凝香小心翼翼道。

“我吃饱了来的。”他哼了一声道:“皇妹既然是做好了要当公主的万全准备,怎的吃相如此粗鄙。”

“听皇兄这是话里有话?”柳烟也不恼,一手托腮,似笑非笑:“不知皇兄对我当公主一事,有何见解。”

“皇妹说笑,只是皇兄成日待在皇城内,见识短浅,有几个疑惑想请皇妹解答。”

“说来听听。”

“江北嘉泽人爱食鱼虾,不知是哪一种哪一类更受欢迎?“

“皇兄弄错了吧?嘉泽虽靠海而生,但那片海中盛产贝类,食什么鱼虾?”

白琛又道:“听说嘉泽城中有一个龙王庙,颇为神灵,嘉泽历经三次海啸都完好无损,可是真的?”

“是真的。”柳烟轻笑,见白琛脸上掠过得逞的快意,遂道:“只是皇兄又弄错了,那是一座龙母庙,小妹在嘉泽长大,这些常识都是嘉泽人尽皆知的,皇兄问我啊算是问对了。”

白琛不死心,却又找不出破绽,柳烟在心中冷笑,问细节诈供的套路在她看来是再小儿科不过了,捕快入门学的就是这些。

“我看皇兄啊高贵,也不可能与我同桌吃饭,咱们之间没有兄妹情谊。”她懒洋洋道:“既是十分的想找麻烦又何必再假惺惺的做笑脸,我看着都嫌累。”

“你以为你和你那个卑贱的母亲做足了功课,便能瞒天过海了?一个女冠不忠于清修与人苟合,即便你真的在嘉泽长大,谁知道你是不是父皇的女儿,一个乡野丫头想要攀龙附凤!简直痴心妄想!”白琛恼羞成怒的站了起来,伸手指着柳烟道:“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

“真面目?我一直都是如此啊。反倒是皇兄和母后红白脸交替着唱,有趣的很。”柳烟启唇冷笑:“还有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什么苟合?我娘和父皇是正经拜堂成亲的,你小心我把这些话告诉父皇,教你好看!”

“你等着,我迟早会揪出你的狐狸尾巴,看看父皇到底先治谁的罪!”白琛怒骂了几句,掉头离去。

柳烟也懒得看他,继续吃自己的油条。

“都起来起来,跪着作甚?”她扫了一眼阖宮噤若寒蝉的宫女太监,含含糊糊道。

凝香颤巍巍的凑上来道:“公主,大皇子他......”

“你看他原地跳脚的那个样子,简直和皇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笑也笑死人了。”柳烟轻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虫族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那个女孩子看到陆旬哭了,愣了一下,女孩子显然有些慌乱,他没有想到陆旬竟然会直接哭了出来,她以为是给吓哭了,她刚准备跟陆旬解释,陆旬摆了摆手,打断了那个女孩要说的话。那两个修士回头看了看陆旬,见陆旬往这边看,脸上也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因为这是我们雪月谷的地盘儿,我说收多少灵石就收多少灵石,如果拿

  • 汉魂之三生缘第4章在线阅读

    深红领,灰熊公国,黑荆棘山谷都位于世界的北方,所以也被称为北地三领。这里虽然气候恶劣,但是却十分富饶。茂森的森林中蕴藏着财富,矿脉里出产的矿石沿着水路,销往全世界的各个地方。商人们总是这样咒骂:天知道神上神卡耶在创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稀有的矿物都集中在北境,那些北地佬已经富得流油了。当然,他们

  • 我是婆婆的心腹在线阅读第1节

    “你个龟儿子,让你别去偷东西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一声声愤怒的咆哮充斥着少年的脑海.只见少年无动于衷,这可让身为父亲的壮汉更加气不过!愤怒地一脚使劲踹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身上,少年瘦小的身体如同风筝般的飞了出去.一股剧烈的疼痛由胸口传来,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咽气,剧烈的咳嗽过后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气息,一

  • 下班去抓鬼在线阅读第2节

    杭州一隅,一处豪门巨宅赫然而立。雕镂挂画,朱门耸立,不失百年传承世家的气派。这一天,两个人影从远处渐渐走进。一老一少,看衣衫装扮,像是两个乞丐。老年的乞丐眯着眼,看着大门之上“吕府”两个字,指了指笑道:“念儿,看到那个牌匾了吗?“吕府”!多响亮的的招牌啊。”“爷爷,你又想搞什么鬼?你这次无论你说什么

  • 微光盛世在线阅读贪财

    “向南,我们明天晚上去看电影吧”“又去什么野鸡影院?”“哎呀月底了,没钱了,凑合凑合吧,休班闲着也是闲着,走了看个恐怖片去,听说很有意思”“好吧”王向南是一个应届毕业生,​约她看电影得叫张西顾,两个人收入低微,但是也从没放弃过娱乐。张西顾常说“玩嘛,好好玩得了,养家糊口那是男人得事,你管着嫁出去就好

  • 明末极品无赖之真可爱(6)

    在明淼身上晏烽突然找到了做长辈的乐趣,熟练的忽视掉明淼言语中的拒绝,开始计划起要布置的阵法。明淼狐疑地看着他。这人怎么突然不吭声了?难道又在打什么主意?看在颜峰的眼里就像是第一次离开了家的小猫儿,故作淡定,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让人忍不住想要叼回家。别说,晏烽就这么一想,还真有了这么一个打算

  • 灵狐契在线阅读第四章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雪女雪丽带着夜兮赶到了奴良组的总部。在这三个月的路程中,不管再苦再累,夜兮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这让原本只是有着与总大将一样容貌的夜兮而让雪女有一些好感的话,现在就是真正的喜欢上夜兮了,毕竟他现在只有两岁啊,这样大的赶路,就算是妖怪,也与普通人类无异啊!雪丽抬头看着奴良组总部的大

  • 聊斋鬼故事重生

    第一章重生周围的寒意让苏慕锦下意识的环住自己的双臂,虫蚂爬过身上的感觉似乎还尤为的清晰。走开,放过我。苏慕锦在心里不断的怒吼呐喊着,耳边似乎还能听到苏祈的笑声,渐远渐近,尤为的刺耳。“啊。”猛然间,苏慕锦整个人像失去水分的鱼儿一样猛的弹起,额头上豆大的汗水还在不断的流淌着,而身上的单薄的睡衣早就被汗

  • 炁破天下在线阅读第七节

    两人用过午饭,又安安静静歇了一会,紫心和林珏一起去了前殿拜了菩萨,林珏跪在蒲团上虔心许愿,“求菩萨保佑,信女一愿家人平安喜乐,二愿父母长命无忧,三愿薛家公子是我良人。”默念之后给菩萨磕了头,回头见尹紫心还闭着眼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太小,没有听清,神情却少有的严肃。林珏站起来出了殿,门口站了个慈眉

  • 妖尾之彼岸残光在线阅读第8节

    那人推开酒馆的门,带进了一阵风,风里卷着鹅毛一般大小的雪。风里带来阵阵寒气,可是那人不为所动。李樵褰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可是昏黑的烛火下,根本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只能借助大漠中的孤月,勉强看到如刀刻一般的容颜。李樵褰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是谁?”那人没有说话,沈憬韬打开依小瓶子酒,向那人丢去。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