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末世之生存游戏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6:12:19 作者:凤凰眠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世之生存游戏
末世之生存游戏
作者:凤凰眠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日来临,奇异系统出现。全民化身玩家,面对行尸走肉讨得生存。黑暗重重来袭,光明邀携杀机。容袖以此为敌,长身而立。她等待这个世界,太久了……对于怯弱之人来说,这是痛苦。对于强者来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生存游戏。光与影之中,才是真实的自己。不会有善到悲悯天下的人,也不会有坏到穷凶恶极的人。

王戬走上前拾起地上的强光手电道:“我暂时用下,大家没啥意见吧!”

李军嘴唇触动本想说些什么,见大家都默认同意也就没在吭声。

王戬将强光手电光度调小些,慢慢靠近窗框,向下望去。直觉的阵阵阴冷的风呜呜吹进来,冷不禁打个寒颤。他把手电光度调小,为的是节省电池,能让手电增长照明时间。来到窗前本想观察下地形,正值后半夜什么也瞧不清。王戬又不敢把手电探出去乱照。这可是生化世界,要是光源招来什么恶物,可就悲催了。

王戬摸摸口袋,只有随身一串家门钥匙,尽然什么也没带来。除了一身职业西装,真是一清二白。不过自己平时物品都放在手提包里,身上还真不多装东西。

王戬把手电光源照在地上道:“大家身上都有什么东西,可否集合下,看看到时能派上用场。

“我过来就随身带了根电笔和手表。”鈭东摸摸衣袖道。

我就两把调味的小勺子,李军摇头道。

其它几人摸索身上,就符平拿出杆圆珠笔,其它几人都是一身衣服空空如也。

王戬半天无语,用手电照着四下道:“这房间面积不小,墙面装饰考究,很像某个酒店的会议大厅。不过没有半张桌椅,不开会也是清理的干净。现在我们有二条路可行,一是呆在这里等十五天过去,二是出去寻找其它好的藏身之所。这里空荡荡啥也没有,用不了七天我们不饿死也得渴死,显然第一条路行不通。而出去肯定会遭遇意想不到的危险;大家觉得呢?”

鈭东道:“我同意你的第二条路,大伙出去闯闯或许还有活路,呆在这里未必安全。”

王戬用手电照到会议厅的大门道:“大家要是没啥意见就一起来吧!”

“那个人怎么办!”李佳木指着地上受伤的光头男问道。

李军不耐烦道:“都啥时候了,谁还管那么多;要不你去背上。”

魏建军道:“你不说我还真有些渴,大家先找水喝。

王戬走到会议厅门前道:“大家先出去找个有补给的地方,走的时候把门锁上,我们先安顿好再来接他也不迟。”

王戬转动门锁缓缓推开门,一股阴森冰冷的风扑面而来;门外漆黑一片异常寂静,王戬不禁打个寒战,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脚底传到头皮。王戬用手电一照,发觉是条走廊,警惕的走出房门,侧身靠着墙边往前走去。其余的人看到王戬出去没啥事,才一个跟着一个走出去。没了强光手电,整个大厅立刻漆黑无比。冯常松看了眼黑洞洞大厅,也赶快跟了出去。

“前面有扇门,应该是安全通道,沿着安全消防通道的入口往下走,能离开这儿。这里果然是酒店。”王戬小声给后面人传话,沿着墙继续前行。

“什么味道?”空气中飘过一阵发霉、腐烂的恶臭味,来到走廊安全通道门口的王戬停住了脚步。

浓重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弥漫空中,王戬心里反潮,差一点吐出来,赶忙拉过衣领捂住口鼻。

王戬似乎感觉到什么,手电照了下旁边。顺着手电射出光线望去,王戬瞳孔一缩,眼角剧烈抖动了几下。

只见距离数米的地上趴着一个衣衫不整的人,浑身脏兮兮的血肉,以看不出是男是女,正大口大口吞食半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感觉到手电光照,地上血肉模糊的丧尸摇摇晃晃爬起缓缓回身,手里撕扯着一截肠子,不停往嘴里塞。丧尸早已面目全非,只能看到左边的眼珠耷拉在血污满面的头颅;衣衫破烂不整,浑身污血。

王戬头皮发麻,后背发凉,连退两步,惊得愣在当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真实的丧尸,没想到如此令人恶心;手脚冰凉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血肉模糊的丧尸发出古怪刺耳的叫声,张开挂着血肠的利爪猛扑过来。

“我的娘啊!快跑啊!”冯常松发了声喊,推开消防通道的安全门,发疯般的往楼下跑去,其它几人也跟着挤开安全门逃去。

眼看丧尸就要扑倒王戬,身后的鈭东猛地抬腿一脚,把丧尸踹倒。拉住王戬道:“还愣啥!跑啊!”

王戬这才回过神,跟着鈭东搡开安全门,往楼下冲去。大伙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内传开,黑暗中的楼层立时断断续续传来丧尸难听刺耳的吼叫声。

大家跑进消防通道,顾不上楼道的黑暗,拼命往下奔逃。却冷不防其它楼层安全门猛地冲出六七只尖利的血手,拽住了冯常松。

“救命啊!冯常松嘶声力竭的喊叫,被数十丧尸从安全门内硬生生拖了进去。紧接着冯常松惨叫连连,再没了动静,只听见丧尸大口的撕咬咀嚼。

楼下消防通道的门被无数丧尸撞开;呲牙咧嘴涌上来。

鈭东还算镇定,看楼下挤满丧尸道:“冯老板救不活了,大家退回去吧!”

可话音刚落,数不清的丧尸冲破楼上安全门吼叫着扑下来,楼上回荡着惨叫的声音,大家在熟悉不过这声音,是会议室那光头混混发出的。

王戬用手电一照,楼下还有一扇安全门没有冲出丧尸,咬牙撞门进去;其他几人被夹在楼梯中间,只得跟着王戬一起闯进门去。

王戬反手锁上门用手电向前一照,看到楼层走廊数十具丧尸正摇摇晃晃走动。

符平瞧了眼安全门道:“楼道的丧尸马上就要追来,走廊里又有丧尸,怎办?”

王戬看着两侧房门道:“大伙砸开门,进客房内躲躲。

鈭东点点头,左臂微曲,一肘捣碎墙边消防柜的玻璃。右手从里面提出一罐灭火器,左手捞出一盘消防水带道:“嘿,咱们运气不错,消防栓器具还在!”

鈭东把消防水带递给王戬,举起灭火器猛力往客房门锁头连砸数下,瞧着门锁晃动一脚蹬开房门冲进去。

走廊的数十丧尸感到动静猛扑而来,马强身后安全门也扑满丧尸;大伙无路可逃惊恐的挤进房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仙学院在线阅读第3章

    这日,苏川在后殿中巩固修为,太子敖光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父王,大事不好了,蛟魔王百万大军已来到东海上空。”苏川这才睁开双眼,喝道:“排兵布阵,我倒要去会会这蛟魔王。”东海海面,突然巨浪滔天,几百万东海水兵相继从海中冒出,结成几百个战斗方阵。而蛟魔王也带着数百万水军浩浩荡荡的往东海水晶宫上空开来。一

  • [综]学校里的恶人脸看上我啦活着

    一早我就起来了,没有表,也不知道时间。手机也没带,放在包里了,当时还不如装在口袋里,起码能看看时间,不过这里没有电,带了手机也没用。林子他们还没有起,我蹑手蹑脚的拿了盆子到院子里洗脸。天还没有大亮,天边的朝霞很美,淡淡的红,也不是一种红,是那种渐变的,从最接近地面的地方开始,越来越淡,最边缘的部分就

  • 离婚前我失忆了在线阅读第4节

    瘦削年轻人羡慕的语气都要溢出来了,越说声音越小,最终发出一声复杂的感叹。这里面既有普通人看到主角的羡慕嫉妒,也有对自己夺舍神功的佩服,最后夹杂着一些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感叹完毕,瘦削年轻人抬手一招,插入比蒙巨兽脑袋里的制式长剑就重新飞回手中。不是瘦削年轻人会御剑术,而是他将气力凝成线黏在剑柄上,通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之第二章(2)

    第二章秋荀是个孤儿,年幼时双亲遭遇事故撒手人寰,靠着奶奶把他拉扯长大,没过几年,老人家也不在了,好在秋荀自己够争气,考上了科班。秋荀的皮相好看,演技也不错,在毕业之前就成功签了公司。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电影演员,可现在是流量明星当道的时代,秋荀一无背景二无人脉,从起跑线上就比别人落后了许多,演员多剧组

  • 养孩子的我好心累之不是一个好东西

    楚子岩大概在门前站了几十秒,哼了一声,大声喊道:“看我还给不给你钱!”说完,乍呼呼的离开了。楚子岩离开后,房间内的楚淼淼收回慵懒的姿态,打坐在沙发上。明亮的房间里,只见一道紫光一闪,悠的一下,又灭了下去。少女纤细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镶嵌着古朴的花纹,指尖一闪,凭空从戒指里取出了两样东西。小茶几上正

  • 逃婚进行时在线阅读第1章

    宇宙冰冷又寂静,无人知道在那星空的深处隐藏着什么。只见一颗流星打破长久的寂寞,飞速的朝向地球飞去。华夏航天局总局半夜3点叮玲玲~~叮铃铃~“什么事”“局长大事不好了,请您来观察室一趟”不过一怀,一位长得燕颔虎颈的男子走了进来,严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局长我们观察到在距地球一光年处有一颗巨大的陨石

  • 〔综主花千骨〕若相惜在线阅读第二章

    “你是谁?为什么躲在这里?”简朔压低声音。简朔坐在地上,打量着桌子底下的小女孩。她头发蓬乱,脸上身上都很脏,身量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一双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你......”简朔迟疑,她这么小,能听明白他说什么吗?好一会儿,小女孩见简朔只是坐在她面前,没有动,便大着胆子看过去。她的目光越过简朔

  • 重生成名太容易第2章在线阅读

    张副导犹豫着要不要叫救护车,但他的视线却迟迟不能从水面上移开,一种奇诡的美感攫住了他的注意力。这是他今天看过最安静最单调的试镜,但是却不无聊。因为池水时不时的波动,偶尔溅起的一朵水花,以及水池里经过光线扭曲的纤长身影,均给人一种头皮发麻战栗感。似乎有什么危险而神秘的东西潜在池底。一直盯着镜头看得摄影

  • 玄幻:我开了一间杂货铺之动手与不动手

    回去馄饨面在,没见到施杰人,郁小龙问正给他煎蛋的赵菲他人呢。“不是找你去了吗?”“……”“半路给我打了个电话,面还是我给你打包回来的。”赵菲说。郁小龙担心他好死不死地再碰上菜杆他们,赶紧拿出手机来,上面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他给他打过去,让他回来的时候注意点,别走原路,万一菜杆心不死,再在哪个路口蹲上

  • [综]野晒在线阅读第六节

    另一方小赵已经把情况如实汇报,洛潇雨让心腹前去支援,自己却是拿着一卷书,依旧躺着看着。唯有小赵一人担心,惶恐不安,焦躁的站着。…………银甲战士颤颤巍巍的,用银枪当拐杖站起来,汗滴与血液交杂看起来模糊地给他画了一个丑装。他全身生疼不得已,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滴答””滴答“伤口再次裂开血液,又流出来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