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超级学院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3:47:26 作者:肉疙瘩 来源:纵横中文网
超级学院
超级学院
作者:肉疙瘩来源:纵横中文网
前世,易轩宁为了生存,低声下气。重生,易轩宁决定将前世没有的,全部都找回来!对我好的,我一辈子记得。对我不好的,死不足惜!成功的路虽然很难,但是一切的不可能,都有超级学院帮你来变成可能!亲!疙瘩有一个读者群:16351282有兴趣的进来打屁,聊天,聊聊剧情,提提意见吧!疙瘩新书,求收藏,求点击,求红票。最重要的,在书评区留下你可爱的脚印!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只见朝歌城里,一支军队正浩浩荡荡地行进,军队后面的侍卫抬着一顶无比奢华的金漆大龙轿缓缓前进,轿子里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商朝最后一个皇帝纣王。

历史书给纣王的描述就是荒淫无道,横征暴敛,虽然落得个千古骂名,然而他却是个相貌堂堂的帝王。纣王身材魁梧,个子很高,肤色白皙,鼻梁挺拔,眼睛不大但目光锐利,放在现代可是一个健壮的美男子。这也难怪,自古皇侯将相之家多出俊男美女,优良基因代代相传。

纣王这趟出宫,是巡查快要建成的朝哥新城,用现代的话来形容,就是朝歌城二期大项目马上竣工,作为项目经理的纣王要进行项目验收。

朝歌位于今河南省鹤壁市,是商朝最后一个首都。纣王前面几个皇帝就迁都过来了,可是城建却很是一般,街道坑坑洼洼,房子十分破旧。所以,纣王决定要重新翻修,经过三年的修整,朝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一律换成用青石板铺筑,街道边缘都有瓦当做成的下水管道,街道已经开始注重绿化,那时街道两旁都栽种着菊花,玫瑰花,桂花等等,这是纣王的王后的主意,她是个喜欢花花草草的女子。除了铺路,纣王还重新修筑了朝歌城的城墙,这个城墙大概有十五米高,十分坚固,用的是打磨好的大石头和沙砾砌筑的,对于当时那可不是一般的工程。

仅仅如此,还不够,最大的一项工程就是建造了鹿台,花了前后七年才建造完成,鹿台高达30多米,放在现代有七八层楼那么高,目前是商朝已知的最高建筑。供帝王在台上观星摘月,游玩享受用。鹿台底座用的都是打磨平整的白石砌成,这巨石都是从山上开凿出来的,不知凝聚了多少古代老百姓的血汗与智慧。

为了重建朝歌,人民确实如史书记载的那样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首先,是征收的赋税很高,打个比方,农夫种田亩产200斤,就有100斤要交赋税,高达百分之五十。渔夫打鱼卖了300个贝币,就有150个要被征收。古代,就有人想到要偷税漏税,因为实在被逼的无法生活,人民苦不堪言,才铤而走险。但基本没有人成功,一月一征,月尾官吏就会挨家挨户地上门收税,谁敢偷逃或少交的都会马上被逮捕入狱。而且各行各业的标准都是统一的,例如,从事渔业的一个月要交300个贝币,农业的要交100斤粮食……很多百姓当月没有达到标准也必须按标准上交,只能用家里储存的粮食和钱财来抵。

其次,是沉重的劳役。基本上每家每户有青壮年男子的都要派一人去服劳役,有些没有青壮年男丁的家庭连女人都要服役。这个劳役一天就要劳动18个小时,全年无休,不带薪水只管三餐。所以,现在那些埋怨996工作制的年轻人应该要觉得自己还算幸运的。

鹿台的工程还在紧张地进行着,十几个民夫正用木车搬运一块白色的巨石,嘿呦,嘿呦,嘿呦。那时的车都靠人和牲畜来拉,木车本身是没有动力的,木车的轮子就是几根大圆木,木车车头用十条手臂粗的麻绳牵引着,前面有一个绳套,系在民夫的腰上,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在鹿台工地上,有两个衣着讲究的人,看起来并非一般的民夫,他们手里拿着几本竹子编成的竹简,在商量着应该怎样垒砌石块。这两人就是建造鹿台的督工,一人就是有名的西伯侯崇侯虎,另一个人身材高瘦,眉宇间透露一股英气,他竟是张一舟。

回到登月着陆那刻,张一舟正坐在驾驶舱里,眼看马上要落月面,不料他忽然眼前一黑,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来到了商朝的首都朝歌,正坐在一块鹿台巨石上休息。张一舟穿越到了商朝,他正是迷惑不解的时候,一把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和指导赵吉的是同一把声音。

“张一舟,不要惊慌,你在月球穿越时空到了华夏的商朝,商朝是契建立的,传位至纣王已历经了数代君王。纣王荒淫,民不聊生,商朝至此气数已尽,你的任务就是协助周武王除去纣王,灭掉商朝。”

张一舟从小就是华夏历史的爱好者,他马上想到的是周武伐纣,那可是一段封神演义,精彩绝伦啊。可是,目前最要紧的不是怎样书写历史,而是要回到未来。

“只要你完成任务,自然能得到五行属性牌,等你和队友集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就可以在冥府,发出最强能量,召唤出永恒之心,解锁三维箔,恢复三维形态。但要是任务失败,你则无法回到未来。因为历史改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鹿台的督工,请尽快完成使命,同时不能透露未来的信息。”我该如何去完成?张一舟问道,可是耳边已经安静下来,并没有回音。

张一舟,今年33岁。在21世纪是一个来自魔都上海的青年,不过他可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父母是从江西到上海的移民。在他5岁那年就跟随父母来到上海的工地打工,父母都是江西的农民,家境一般。从小张一舟就喜欢建筑,高考那年他考到了大专院校的建筑专业,毕业后在中国建筑第一集团工作,从一名普通建筑工人做到了工程师。除了建筑,他也喜欢华夏历史,从小就把历史背的滚瓜烂熟。至于参与神舟20号的载人登月,他的任务是根据月球表面的情况来设计月球建筑。

人的天赋原来与上辈子的职业是息息相关的。人死后虽然肉身消失了,但灵魂作为量子信息被存储在宇宙中,当人转世以后,量子信息会再次叠加到肉体。当代许多科学实验都证明了人的灵魂是有重量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与梓酱的旅行在线阅读第3节

    三那一天的傍晚时分,辛龙子看见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站在远处看着他们。辛龙子是一个牧人的养子,他长像奇异,不象是汉人,也不象是当地的牧民,他是在草原上被人发现的,那时候,他还只是襁褓中的孩子。现在他长大了,奇异的长相也越来越显露了出来,他的一只眼睛是黑色的,另一个眼睛却是奇异的蓝褐色,这是波斯胡人眼睛的

  • 大唐之从说相声开始~10章 一周,两百万到账!微讯公司正式建立!

    刘海见叶青回了宿舍,也知是吃了闭门羹,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内心还是非常兴奋的。因为不论是从叶青不多的话中,还是他的表现中,显然都对自己的微讯有着清晰的认识,而只有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走到最后。甚至,他觉得叶青说初步五个亿的估值,也并不是狂妄,而是谦逊。是的,没错,谦逊。一个预见未来的小伙子,值得这样的

  • [娱乐圈]厉害了我的奶包在线阅读第五节

    “是吗?以后不可以随便碰我,知道吗?哼”“好好,先别想别的,咱们是不是先想下食物的事情,我带的干粮不多,不足够支持两个人人,所以我提议每天一顿”。刚说完就后悔啦!“不行,你给我打猎去,每天必须3顿,要不你就别想出森林”。“可是我不了解这森林的地形,出去打猎是白白送死的行为,除非.....”“除非什么

  • 我是个正经总裁[娱乐圈] [参赛作品]之我穿越了有点慌

    “我这是在哪里?”“特么的,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猛?竟然被开了瓢,不就是开挂吃个鸡,至于?”林东捂着疼痛欲裂的头坐了起来,想着网咖里的遭遇,心里不禁一横,得了,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这事儿没完。不用上班,十万八万也能够在网咖泡几年了,岂不是美滋滋。一边谋划着未来几年的花销,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林东懵逼了

  • 宙影之第六章(6)

    四下鸦雀无声。大家不约而同想起刑野的传闻之一。据说他刚出道那年,就在片场因为一个副导演无故欺负群演而发过火。那时他不过十八岁的新人,就能为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发声。如今人家贵为影帝……导演见势不妙急中生智,讪笑着否定:“哪里哪里,都是误会。我把知知叫过去,只是想再跟她讲讲戏。”他为了拉近与裴初知的关系,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在线阅读第四章

    今年上元节的灯会在城南举行,去年的是在城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京城比较近的缘故,搬到这里三年来总是能听到各种皇子中意城中平民女子的传闻,主角在变,故事的种类也不尽相同,不可否认的是故事的数目真的是非常多,大约是传着传着走了形状。小声在入府前本是住在念奴娇城外离十里堡南城不算太远的一个村庄里,年末回

  • 末世之魔临天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嘿嘿,师傅,我们云府的菜色不错吧?”我望着吃完饭的冷冽说。“师傅,一会我们要去哪里啊?”我没等他说话接着又问。“待会你就知道了。”他回答我说。我纠结,卖什么关子嘛……“咚咚……小姐,饭吃完了吗?”是萱草,师傅“唰”一下子又飞到了房梁上,我坐在冷冽刚才坐的板凳上说:“恩,进来吧。”她走过来,边收拾碗

  • 零号游戏之羸弱的少年(1)

    “大荒之大,无边际,昼夜行万里千载不见头,古籍记载大荒有三十六方天地一千多个小世界,末端处西南天地八百万大山小世界。”“土司府统御西南天地三十六方天地百万万生灵,守卫大荒西南门户,镇压勾邙群山亿万妖众。”“土司府慕容氏是有虞皇朝的后裔,脱蟒袍,立土司府,镇压西南勾邙群山的蛮族才落于西南。”宽敞的石室

  • 有一只狐狸第7章在线阅读

    打发掉白浚,顾锦斓扯过被子蒙住头,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昨晚他不过是看白浚爹不顺眼,随手教训那人,谁知竟意外发现放火凶手,更得知白浚的爹与幕后势力有关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看白浚昨晚的反应,对此也是毫不知情。如此一切便说得通:原书中,白浚起初并不知道他爹是来放火,放人进了王府;等到事发,他才后知后觉;

  • 心底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庆之在走进军帐的那一刹那便觉得耳侧一凛,一股杀气弥漫的恐惧从心头升起。一刀从头顶劈下,刹那的光芒,笼罩了身体前后左右五步的距离。伴随的,还有一声轻叱:“狗官,去死!”刀势凌厉,但是比起鱼天愍的狗皮膏药一样的攻击,显然还欠了火候。陈庆之去势不变,往前一扑,刀便在自己身后数步之远。同时,一颗石子从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