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孤标画本难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7/23 0:51:29 作者:离休德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孤标画本难
孤标画本难
作者:离休德来源:飞卢小说网
听说过叶公好龙吗?听说过神笔马良吗?画龙点睛不算什么,顶多就是龙上天了而已。而代言序,阴差阳错之下,走上了以画收鬼降妖,伏魔治怪的路途。然而,这一切,该用镜花水月来收尾?还是黄粱一梦作告别?(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杨天行皱了皱眉,睁开惺忪睡眼,黑暗之中,一张伤痕累累,恐怖之极的老脸印入眼帘。

“鬼啊!”他惊得大叫一声,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

站在床边的那身影矮小佝偻,一点声息也无。幸好此时晨光熹微,屋中阴霾,却仍有光线可视,杨天行定睛看去,却不是木伯是谁?

他惊魂甫定,抚着胸脯,长叹道:“木伯,下回可否不要这样突兀?会吓死人的!”

木伯脸上那可怖的伤疤在阴影中张牙舞爪,让人毛骨悚然,他缓缓道:“三少爷用‘高狼之音’召集宅内所有奴仆家丁。你在这里不要乱走,如有人发现了你,你可说是我家乡的亲戚,因家乡发生了点事,特地来通知于我。”

杨天行‘哦’了一声,现在心跳有些稳定了,问道:“是人发出的还是乐器发出的?”

木伯瞥了他一眼,向着门口踱去:“是用幻月晶石炼制的孔器,只要用元气在孔中激荡,就可以发出奇特的声音。因为这种声音穿透力极强,除非以超过发声者的修为阻塞双耳,否则只要在有效范围内,任何人都无法躲避。”

杨天行奇道:“声音不会影响唐家的主人?”

“不会,孔器的声音传播是以可控的,主人不会与奴仆住在一起!”木伯打开板门,清爽的晨风从门外灌进来,满室皆畅。

杨天行望着木伯那佝偻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晨光之中,嘴中嘀咕:“阴森怪气的臭老头,老子迟早要给你吓死!”

他动了一下身体,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丹药的药效果真名不虚传,只短短一天半的功夫,行动已无半分障碍了。只是如果运动的过度,内脏仍会被拉扯的疼痛。

忽然肚中传来一阵咕咕声,原来身体能量尽数用于恢复伤势,早已饥饿。

他扫了一眼屋中炊具,见灶台上放了一盆黄色小方块的米粒,心想:“黄明谷粥闻起来是很香,可是吃起来,却未必如此了。”心中一动,便跳下床来,自己动手煮粥。

直到日升三竿时分,木伯才缓缓的踱步回来。他背上抗着个大袋子,手上也挽着个小袋子。每踏出一步,他身体都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要被风吹倒,可是见识过他能耐的杨天行却知道,那个大袋子里就算装的全是精铁,老人也能应付自如。

但他仍是殷勤的跑过去,帮木伯把大袋子接下来。一靠近,便觉一股浓郁的药气扑鼻而来,袋子也不如他想象的那么重,不过三十来斤。

“木伯,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木伯径自向屋子中走去,沙哑道:“药材!”

杨天行将袋子放到屋边的墙角下,打开一看,果然是各种奇珍异草。他如何不知这些药材是用来给他调养治病的?感激道:“木伯,真是有劳你了。”

木伯却忽然道:“这是你煮的粥?”

杨天行精神一振,跑回屋内,笑眯眯将早已盛好的粥推到他面前:“是啊,这粥可花费了我不少的心思。”

木伯低头看去,只见原本黄粘粘的黄明谷粥,现在已面目全非。翠绿青红如同各种颜色的宝石点缀在黄色的沙漠中,流光溢彩,竟是梦幻般的美。一阵奇特的香味扑入木伯的鼻孔,木伯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心里竟升起一股从未有过旺盛食欲。

杨天行得意洋洋道:“您这里调料不全,我只得用一些有味道的菜果来做调味。您瞧,把不同味道的蔬菜水果合理的勾兑在粥里,粥的样子,香味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我整整熬制了一个多时辰呢,木伯,您尝尝吧!”

木伯将信将疑的瞟了他一眼,心下颇不以为然。

这个世界人人都以武道为终身的奋斗目标,修为越高,对食物的依赖程度越低,甚至达到某一层次之后,便可永远不再进食。因而食物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受人重视的行业,最好的厨师也只是把一些各种味道的菜综合在一起,搭配的比较高明而已,根本没人花费精力去钻研调料的制作。

用汤匙舀了一口放入嘴中,入口粘稠滑润,轻咸融香如同小河一样流过牙床,霎时间蔓延充满了整个大脑。好似身处滚浪翻天的大海之中,狂风卷过,整个世界都已被这股奇妙的感觉充满。

木伯浑浊的眼睛中闪现出阵阵惊异之色,饶是他悠久的岁月,自认什么珍馐佳肴都吃过,却从未吃过如此奇特鲜美的粥。他实在不相信,一碗普通之极的黄谷明粥,居然也能做成这个地步。

杨天行虽然出生在武道世家,实则从十一岁开始就是个孤儿,父母留下的遗产极为有限,连上学的学费都是自己拼命赚钱应付。平时吃饭,自然也都是自己搞定,有时候想吃的好了,也只得自己去花功夫钻研。

因而他的厨艺虽算不得如何了不起,但在这饮食十分落后的异界,也算的一绝了。

木伯本以为杨天行在一道粥上花费如此多功夫,有玩物丧志之嫌,心中很不喜。如今突然品尝了生平从未吃过的粥,顿时想通了:“他丹田已毁,武道之上再无希望。若能有这么一手厨艺,得人赏识,也未必不是安身立命之道。”

不知不觉间,他已吃下两大碗粥。饭毕,他将碗筷放下,过了半晌,方才缓缓点头道:“好!”

杨天行知他不喜多言,能说出这一个字,实已给予极高的评价了,心下十分高兴。

木伯目光穿过大门,飘向无尽的花野,沉吟半晌,忽然道:“我走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来?”

杨天行一边将碗筷收拾下去,一边道:“没有啊!”

木伯不再说话,迟缓的拿起墙壁上的剪刀和篮筐,踱出门外。

杨天行收拾干净,跟出去一看,只见木伯正在花圃中转悠,对着花花草草进行修剪。四野群花摇曳,簌簌涛涛,香气弥漫,如梦如幻,宛似传说中的仙境。

杨天行感叹一声,在这样美好的地方安度余生,还有什么遗憾?只怕神仙也不过如此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纵横傲世狂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唐果在卫生间里的时候想了很久。没有证据,随便说人家是杀人凶手,警察叔叔根本不会信,打一百个110都没用。可是不把她抓起来自己就很危险。今天她不杀自己,那明天呢?后天呢?巴普洛夫说梦产生于白日里的刺激,可是自己受什么刺激能让梦里的凶手跳出来?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满足,自己脑子里是多么有坑才觉得人生愿望

  • 大神求投食在线阅读第三章

    蔡陨选择了跟纳斯走,他对于死界的一切完全不知晓,跟他们走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一路上,不断有火种生物和一些类似赤尾乌鸦的存在与纳斯一行人汇合。这些骷髅大多赤级,只有两个是橙级的,显然,这些人都以纳斯为首。经过一路上的观察,蔡陨也渐渐明白了他们在干什么。这些人赫然是在收集火种!跟蔡陨一样的火种!蔡陨不禁

  • 西游:最强司法天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将老者安葬之后,潼渊却在布满浓雾的森林里迷了路。正当潼渊无计可施之时,一小队人从远处的林间经过,那是一支小型佣兵队伍。喂,等等,等等!”潼渊边跑边摇晃着小手。佣兵小队队长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大叔,满脸的大胡子,脖子上还有一道伤疤。似乎是听到了潼渊的呼唤,那佣兵小队的成员都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潼渊。“队长

  • 都市神话之超神系统早说嘛,我下面给你吃。

    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时常给漆墨一种时间停滞不前的错觉。每天睁开眼醒来,面对的依旧是同样的生活,起床、吃饭、上学,睡觉。以前他倒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好,日子波澜不惊地过着,校园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高二的课程并不轻松,有时他学习累了转头看看窗外,也知道自己为之努力的原因和想要走向的路。其实他和漆

  • 系统被玩坏了在线阅读第9节

    离契的怀抱有力坚固,充满安全感。辛缓缓用脸蹭啊蹭,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醒来后,发现已经到宿舍了。头顶传来一声叹息。她还在离契怀里!身子一缩,辛缓缓滑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下。从地上爬起来,冲男人讪讪地笑。肯定是自己扒着人家不放的……离契出门前就做好了午饭,加热一下马上就能吃。吃饱喝足的辛缓

  • 速度与激情:我是车神之第八章(8)

    雨珠坠落在伞面上,拍打出动响。撑伞的男人神色沉冷,握着伞柄的手骨节分明,青涩的血管蜿蜒出瑰丽的纹路,落在骆梓白的眼里,多了几分情/色。“谢谢。”骆梓白礼貌的道谢,同他一起行走在雨幕里。“你有车吗,我送你过去?”江孟霖偏头看着骆梓白,等着他的回答。“没有,江总能送我一程吗?”骆梓白摇了摇头,面上带笑的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之第八章(8)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

  • 我靠国漫成仙第八章在线阅读

    “精神百倍啊!”萧勿邪,吃了那一株草之后整个人都好了,一个晚上没有睡觉,眼睛瞪得像灯笼。就这样一夜未眠,天亮了,第二天来了。实在是躺着腰疼,萧勿邪站了起来,思考自己的处境。首先第一大问题,语言不同,这就十分的尴尬,十分的难受,就好比一个完全不会英文的人被丢到了英国去,简直就是傻子逛大街。第二大问题,

  • 人性乐园在线阅读第4章

    “刚才我依旧梦到了那把完好的绿檀木梳。”井秧挑了根青菜,放在大白饭上。井秧回忆着梦里的情景,她这次仔细的看了看那把梳子,梳子的第三根齿子上有个小缺口,与今天何厉掏出的那把断梳一模一样,那把第三根齿上也有个小缺口。所以不是她的梦有问题,而是那把绿檀木梳有问题。“怀疑是梳子的问题?”肖南问。她薄唇微张,

  • 武侠:从神雕开始浪迹天涯在线阅读第6节

    “没想到居然是他!”少女明显很意外,李道神看到了她眼中的担忧。“血和尚花无道,这人什么来路?”他一头雾水。“没人知道他是来自哪个宗门,我在宫里听父亲偶然谈起过,只知道这人五年前突然崛起,一身佛法精深无比,偏偏嗜血如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少女盯着还在对峙的沈叔和花无道,她的嘴唇抿着,眉头凑到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