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超品仙农在线阅读第6章

2021/7/23 1:07:50 作者:一筒江湖 来源:纵横中文网
超品仙农
超品仙农
作者:一筒江湖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学生去种地,你可能想过,但你做过吗?柴军不仅想了,也去做了,而他不仅种出了非一般的农作物,还种出了颜如玉,还种出了黄金屋。这些可都是真事,不信来看。仙农读者群:111091200,验证文中女人名字。

春风中学开学第二周,年级里有两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迅速不胫而走。

三班来了个超级学霸叫林磊儿,据说高高瘦瘦戴着眼镜,标准的书生气质,副属性却是天然呆。

而比上一个消息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学霸竟然是终极学渣方一凡的表弟。

这家人的基因怎么回事哦,一点也不平均。

作为五班成绩担当的阮妧在课间来到三班打探敌情,她站在班级前门张望就见被簇拥着高高站在椅子上转圈享受众人朝拜的方一凡张开双臂。

大言不惭道:“我代表我家表弟磊儿接受各位的祈福,保佑大家月考一定出好成绩!来来来,都拜我啊,微信二维码在这,投点香火钱更真诚啊!”

人群讨伐方一凡的声音很热烈,想必乔英子和陶子也在其中,阮妧便四处搜寻季杨杨的身影。

奇怪了,怎么不见人呢,以他的性格想必不会凑热闹啊。

季杨杨在走廊不远处瞧见阮妧探头的侧影,脚步轻快地悄然走到她身后拍肩:“妧妧!”

阮妧吓了一跳,回过头见是季杨杨松了口气,作势捶他:“吓死我了。原来你没在教室啊。”

力道轻得小猫挠人没区别,话却听得季杨杨格外舒畅,他勾起嘴角:“你找我啊?”

“嗯?额,其实我…”

“阮妧!”居高临下的方一凡终于发现班级门口的阮妧,他利落地跳下椅子跑过来,像是忘了什么,又倒回去把人群中的表弟林磊儿也拉过来。

“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天才表弟林磊儿。磊儿,这是五班的阮妧,跟我、英子、陶子关系也都不错。”

林磊儿先是腼腆地向阮妧问好,随后又反驳了方一凡喊他天才的说法。阮妧心想传言竟然没错,还真是个呆萌属性的学霸。

英子和陶子也来凑热闹,询问阮妧来做什么。

“我是代表五班来打探敌情瞻仰学霸的呀,顺便嘛…兼职打假。”阮妧上下打量方一凡,“啧啧啧,你说说你怎么好意思借表弟的名气赚外快?”

“噗。方猴可不就这点出息。”英子笑着嫌弃自家竹马。

季杨杨靠在门上眉心一跳,打断几人的交流:“合着你不是来找我的?”

方一凡似乎才发现季杨杨也在这,夸张地道:“哟?这话说的,阮妧跟你有啥关系啊,干嘛要来找你?哦我想起来了,你把人家的手给砸伤了。阮妧,你是来上门讨债要医疗费报销的吧?”

季杨杨暗自咬牙直起身,吓得几人以为他又要动手。阮妧连忙给他顺背:“等等等等,有话好好说。”

这举动又把方一凡乔英子和黄芷陶给惊到了,方一凡诧异道:“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阮妧见季杨杨翻了个白眼没有要理睬方一凡的意思,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何不对付,但胳膊肘极其擅长内拐的她故意答道:“跟你和英子一样的关系。”

方一凡和乔英子下意识对视一眼,同时道:“你们也是青梅竹…”

“你们是兄弟?!”

“……”乔英子面不改色地狠狠踩了方一凡一脚。

“嗷嗷嗷嗷!姑奶奶我的新鞋啊!”

也就林磊儿老实地扶着疼得跳脚的方一凡关心“你没事吧表哥?”,季杨杨和阮妧都笑出声,乔英子和黄芷陶则是一脸意外。

陶子疑惑问:“怎么从前没听你和杨杨提过?”

阮妧道:“我们是小时候的玩伴,后来有段时间没来往。最近发现杨杨哥哥搬家离得近了,才又想起来。”

方一凡已经缓过来,闻言痛心疾首地盯着阮妧:“杨杨哥哥?!”

季杨杨迅速接道:“诶。”

“……滚。”方一凡一脸“你竟然占我便宜要不要脸”的表情,恨铁不成钢地对阮妧道,“咱们这么多年打嘴/炮的交情,你怎么能认贼为兄!还有你季杨杨,脾气这么差,好意思让人漂亮姑娘喊哥哥吗!”

“要你管。擦擦你的鞋,羡慕去吧。”季杨杨反手拉着阮妧走出三班,“咱们上体锻课。”

方一凡难以置信地盯着二人背影:“他、他竟然拉着阮妧逃课?!阮妧都要被他带坏了!”

乔英子淡定地泼冷水:“醒醒。妧妧的班主任是潘帅,什么时候阻止过五班上体锻课?至于季杨杨,他逃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是不是陶子?”

陶子有些愣神,听到英子的话默默点头。

方一凡持续难以置信:“你说阮妧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折在季杨杨身上了?他们……”

乔英子又踩了脚方一凡,给他凑个左右对称。她扬起笑脸:“他们怎么了?”

“他们、他们哪比得上我们!”方一凡求生欲爆棚,硬生生话语折了个弯,揽着英子回座位,“你才是我世上第一好哥们。你看,我连乐高都给你藏了对不对?季杨杨能帮阮妧干什么啊,咱不生气不羡慕哈。”

乔英子瞥他:“明明是你在羡慕吧。”

“胡说!阮妧哪比得过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人家做主持人还是在地球上,你可了不得,未来是要上火星的!小的哪敢羡慕别人啊~”方一凡完美继承方圆的嘴皮功夫,哄得乔英子心满意足。

几人回到座位上,李萌走进教室,难得道:“高三非常关键,不仅学习上要刻苦努力,身体健康也不能掉链子。这节课先不自习了,你们去操场上放松放松吧。”

方一凡顿时来劲了,高兴地第一个冲出教室,像只活泼的猴子。

-----------------

操场上,季杨杨正面无表情地陪阮妧闲逛。

若是换其他人来,肯定难以察觉季杨杨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不笑是常态。但阮妧直觉季杨杨心情不好,似乎隐隐有在生气。

比如,她走在季杨杨身边手肘不经意碰碰他:“杨杨哥哥?”季杨杨不像平时偏过头来问她怎么了,只是冷淡地督一眼。

嗯,果然是生气了。

阮妧立刻赔笑:“杨杨哥哥,咱们这周再去舅舅的赛车场吧,我还想玩。”

“不行,我妈说不能总带你出去玩,学习要紧。”季杨杨冷冰冰地道。

“那…出去吃饭?找个安静的咖啡厅吧,我给你补习呀。”阮妧拉着季杨杨的手晃晃,“好不好啊?明年暑假能不能出国玩就看你啦。”

季杨杨迅速瞥一眼周围,克制住伸手戳她脑袋的冲动:“瞧你那点出息,舅舅几句话就给打发了。这么盯着我学习,你以为你是我妈啊?”

“我才没有你这么叛逆的儿子呢!”

“你…”盯着自己被甩开的手,季杨杨装凶的表情有一丝裂缝,不过他迅速调整好状态,一脸“不太情愿但拿你没办法”的无奈,“看在你要帮我补习的份上。周末我来接你去Souvenir,那儿的甜品好吃,你应该喜欢。”

“好,一言为定!”

日常给竹马顺毛完毕,还没享受几分钟悠闲,便被典型的方一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给打破:“季杨杨!我们来决一死战!”

方一凡火箭似的直冲二人跑来,身后跟着乔英子、黄芷陶和乖巧表弟林磊儿。方一凡准确地刹车在距离阮妧和季杨杨一步之遥的位置,趾高气昂对着季杨杨下战书:“篮球,一对一。”

“可以。”

阮妧觉得男生们处理关系的方式还真是简单粗暴,不能动手打架,就用篮球解决。

方一凡伸出手指:“好,你就在此地不要动。我去买几斤橘…呸、我去拿一个篮球。”

见他神龙摆尾地走了,季杨杨还不说话,阮妧急得猛晃他:“季杨杨!叫你多读书多看报,吃了没文化的亏吧!他占你便宜你怎么都没反应的啊!”

“……别生气,看我一会虐他。”

然而阮妧没看,她和乔英子、黄芷陶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聊天。

虽然不清楚季杨杨为什么在三班存在感很低,以方一凡为首的同学似乎都与他不太对付,阮妧只能秉承着洗脑一个算一个的心态,给竹马大力刷好感。

乔英子心软听得连连点头,陶子更是为季杨杨说话:“我就说嘛,杨杨其实性格不坏,成绩不好也是因为他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阮妧感动地握住陶子的手:“这位同志,觉悟很高啊!不愧是方一凡的女神,和方一凡完全不一样!”

“噗,去你的!”

乔英子笑起来,随即又向姐妹们倒苦水,宋倩管得太严,她现在不仅玩不了乐高,连天文馆的志愿者也去不了。阮妧和陶子爱莫能助,只能语言上鼓励支持她。

隔壁长椅上的两人亦是聊得热火朝天,自来熟的王一迪夺走了林磊儿的手机,告诫他要劳逸结合,好好放松。林磊儿生怕手机有半点闪失,连忙乖乖点头,跟着她站起来给方一凡喊加油。

三三两两带起一大片场外加油声,阮妧等人也迅速合流,英子自然是帮方一凡加油。那积极迫切的喊声,让阮妧觉得刚才十分钟为季杨杨说的好话都白说了。

“季杨杨加油!”

场上唯二的季杨杨加油,是阮妧和黄芷陶异口同声喊出来的。两人惊诧地对望一眼,都有些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季杨杨三步上篮起跳时被方一凡勾住了腰,篮球不受控制地从他手中向场外飞去,直直击中了林磊儿。

他猛地摔倒在地上,距离最近的王一迪立刻弯腰去扶他,可被砸飞了眼镜的磊儿趴在地上急得哭喊:“我手机呢!手机在哪儿!”

方一凡连忙驱散人群,遭受接连后退的脚步踩踏的手机屏幕电池板皆有损坏,林磊儿捧着手机六神无主地失声痛哭,方一凡只得安慰他:“别哭别哭,表哥会想办法修好的,别难过磊儿。”

事态转变始料未及,季杨杨虽感到抱歉,但他觉得这意外不单是自己造成的,方一凡也有责任。更何况他不理解只是坏了手机而已,林磊儿何必伤心成这样。

于是,季杨杨走过去安慰他:“不就是一破安卓吗?赔你个新的不就完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虫族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那个女孩子看到陆旬哭了,愣了一下,女孩子显然有些慌乱,他没有想到陆旬竟然会直接哭了出来,她以为是给吓哭了,她刚准备跟陆旬解释,陆旬摆了摆手,打断了那个女孩要说的话。那两个修士回头看了看陆旬,见陆旬往这边看,脸上也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因为这是我们雪月谷的地盘儿,我说收多少灵石就收多少灵石,如果拿

  • 汉魂之三生缘第4章在线阅读

    深红领,灰熊公国,黑荆棘山谷都位于世界的北方,所以也被称为北地三领。这里虽然气候恶劣,但是却十分富饶。茂森的森林中蕴藏着财富,矿脉里出产的矿石沿着水路,销往全世界的各个地方。商人们总是这样咒骂:天知道神上神卡耶在创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稀有的矿物都集中在北境,那些北地佬已经富得流油了。当然,他们

  • 我是婆婆的心腹在线阅读第1节

    “你个龟儿子,让你别去偷东西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一声声愤怒的咆哮充斥着少年的脑海.只见少年无动于衷,这可让身为父亲的壮汉更加气不过!愤怒地一脚使劲踹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身上,少年瘦小的身体如同风筝般的飞了出去.一股剧烈的疼痛由胸口传来,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咽气,剧烈的咳嗽过后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气息,一

  • 下班去抓鬼在线阅读第2节

    杭州一隅,一处豪门巨宅赫然而立。雕镂挂画,朱门耸立,不失百年传承世家的气派。这一天,两个人影从远处渐渐走进。一老一少,看衣衫装扮,像是两个乞丐。老年的乞丐眯着眼,看着大门之上“吕府”两个字,指了指笑道:“念儿,看到那个牌匾了吗?“吕府”!多响亮的的招牌啊。”“爷爷,你又想搞什么鬼?你这次无论你说什么

  • 微光盛世在线阅读贪财

    “向南,我们明天晚上去看电影吧”“又去什么野鸡影院?”“哎呀月底了,没钱了,凑合凑合吧,休班闲着也是闲着,走了看个恐怖片去,听说很有意思”“好吧”王向南是一个应届毕业生,​约她看电影得叫张西顾,两个人收入低微,但是也从没放弃过娱乐。张西顾常说“玩嘛,好好玩得了,养家糊口那是男人得事,你管着嫁出去就好

  • 明末极品无赖之真可爱(6)

    在明淼身上晏烽突然找到了做长辈的乐趣,熟练的忽视掉明淼言语中的拒绝,开始计划起要布置的阵法。明淼狐疑地看着他。这人怎么突然不吭声了?难道又在打什么主意?看在颜峰的眼里就像是第一次离开了家的小猫儿,故作淡定,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让人忍不住想要叼回家。别说,晏烽就这么一想,还真有了这么一个打算

  • 灵狐契在线阅读第四章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雪女雪丽带着夜兮赶到了奴良组的总部。在这三个月的路程中,不管再苦再累,夜兮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这让原本只是有着与总大将一样容貌的夜兮而让雪女有一些好感的话,现在就是真正的喜欢上夜兮了,毕竟他现在只有两岁啊,这样大的赶路,就算是妖怪,也与普通人类无异啊!雪丽抬头看着奴良组总部的大

  • 聊斋鬼故事重生

    第一章重生周围的寒意让苏慕锦下意识的环住自己的双臂,虫蚂爬过身上的感觉似乎还尤为的清晰。走开,放过我。苏慕锦在心里不断的怒吼呐喊着,耳边似乎还能听到苏祈的笑声,渐远渐近,尤为的刺耳。“啊。”猛然间,苏慕锦整个人像失去水分的鱼儿一样猛的弹起,额头上豆大的汗水还在不断的流淌着,而身上的单薄的睡衣早就被汗

  • 炁破天下在线阅读第七节

    两人用过午饭,又安安静静歇了一会,紫心和林珏一起去了前殿拜了菩萨,林珏跪在蒲团上虔心许愿,“求菩萨保佑,信女一愿家人平安喜乐,二愿父母长命无忧,三愿薛家公子是我良人。”默念之后给菩萨磕了头,回头见尹紫心还闭着眼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太小,没有听清,神情却少有的严肃。林珏站起来出了殿,门口站了个慈眉

  • 妖尾之彼岸残光在线阅读第8节

    那人推开酒馆的门,带进了一阵风,风里卷着鹅毛一般大小的雪。风里带来阵阵寒气,可是那人不为所动。李樵褰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可是昏黑的烛火下,根本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只能借助大漠中的孤月,勉强看到如刀刻一般的容颜。李樵褰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是谁?”那人没有说话,沈憬韬打开依小瓶子酒,向那人丢去。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