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春桃记夜进闺房

2021/7/23 0:15:44 作者:年宸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桃记
春桃记
作者:年宸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茹春桃被嫡母带到了名义上的外家——京城顾府身份卑微,嫡母不喜,长姐刁难这一桩桩,都煎熬着茹春桃的心但,却独独有一个人顾家五少爷,叫她小春桃的表哥,顾璞煜唯有他,从始至终,善待她,珍惜她,疼爱她从此,白首不相离——————————1:甜宠HE2:双洁、1V1

5.夜进闺房

刀疤脸浪笑一声,对那靓女说:

“简单得很,证明一下,这小子有没有你这么个老婆。”

“哦,是这样?简单。”姑娘干脆利落,“你们听着,我是他的女朋友,一年了。”

“口说不算,”是另一个大个头在说,“拿行动证明。”

姑娘顿了顿,一声不吭,转身搂住霍小宝的脖子,就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回头说:

“怎么样,够不够,不够我还可以不停地亲。”

“不行,你不能动,”一个家伙说,“要那小子证明。”

霍小宝身上的血似乎都往眼睛里涌,看外面的景物一瞬时全成了带血的红色,他的半张脸和受伤的嘴唇也如火烧一般疼痛起来,一种复仇和赎罪的念头猛然如火山爆发了。

“滚开!”

他大肆咆哮一声,“哗”地一下扔掉马桶包,手握水果刀;恶狼一般挥舞着扑过去。

“你才给老子滚开!”

刀疤脸怒喝着,挥起一拳,霍小宝只觉得眼冒金星。这一拳正好打在他受伤的左脸上。一刹那,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他脑子里一片轰鸣,什么也顾不上,狠狠一刀划下去,只听“噗”地一下,紧跟着“哎哟”一声惨叫,刀疤脸踉踉跄跄直往后退。

“小子动家伙了!”有人惊叫,“他妈也有刀!”

“上,给老子捅穿!”有人狂喊。

姑娘在一旁给霍小宝助威:

“别怕,捅,给我使劲捅!好样的,这才叫男子汉,捅!”

霍小宝拼命乱挥水果刀,一个劲嘶叫:

“滚,滚开!快滚!滚!老子杀了你们!”

寂静的深夜里,声音听起来格外毛骨悚然。,

“这小子疯了!”有人恐惧地喊。

“快走快走,”另有人说,“警察听见了。”

只见刀疤脸什么话也不讲,一转身,捂住左臂,闪进那条岔巷,几个人立刻跟随而去。

霍小宝还呆呆地站着,瞪起一双血丝密布的眼睛,喘着粗气。姑娘却提起地上的马桶包,又一次拉起他飞跑。

巷道里已经有窗口射出了灯光,开门的声音也纷纷传来。姑娘和霍小宝跑完了几条小巷,再拐进一条更深更窄的巷子,终于在一扇双扇木门边停下来。

霍小宝的鼻子里闻进一股腥味,他觉得是那种淤泥充滞的河道特有的气息。难道是在枫河边吗?

姑娘迅速开了门,推着霍小宝跨进门槛,然后一把将门关上。她靠在门框喘了一会气,见霍小宝直直地立着,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出气急促地声音,便走过去,摸摸他的胸口,笑一笑,安慰说:

“没事了,走,进屋去。”

这里寂静无声,一片黑暗,抬头一看发现了一块星空,原来是一方天井。天井两边可隐隐辨认出是两堵砖墙,迎面才是一道门和一扇窗户。霍小宝跟着她摸黑走到门边,姑娘开了门先进去,拉亮了灯,霍小宝才进屋。

“坐吧。”姑娘说。

霍小宝没有立刻坐下,仍旧站着,打量这间房子。房子还算大,虽只一间,却有大约二十多个平方,是旧房,四壁漆着好看的天蓝色。墙上贴了许多时装女模特儿的彩色图画,大的小的都有。

最宽的一堵墙面并排立着两个三开门的大衣橱。靠门边放了一架单独的穿衣镜,一旁是梳妆台,上面的化妆品琳琅满目。最漂亮最高级的是那张床,红木家俱,亮锃锃的,粉红色的床罩盖在上面,极其富丽。

他一眼发现白色的床头柜上,放有一只黑色的手机。

“对不起,”姑娘走过来,“没开水,马上烧。”

“没关系。”霍小宝客气地说,“你先歇一会儿,别管我。”

“那怎么像话。你坐。”

姑娘已经脱了牛仔衣,黑色圆领衫紧裹住她丰满的上身,她肩头平实圆滑,身材算得上高大,体型柔韧健美。霍小宝看看墙壁,猜想他大概是时装模特儿,不过,做时装模特儿她又不够高度,而且也嫌丰腴了点。也许是业余的吧。

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就问:

“你家就一间屋?”

“还有间厨房。”她指了指,说,“哦,对了,你一会儿自己烧开水,我先洗个澡,跑了一身臭汗。”

他才发现还有一道门,在屋角处,而傍那道门的后墙上,开着一扇老式木板窗。

“我先洗,没意见吧,”她在衣橱里取衣服,笑着说,“汗巴巴的,我一分钟也受不了,我洗了你再洗,有热水器,方便。”

“哦哦,没什么。”

他连声答应,但心里的怀疑使他按捺不住:

“你家没人?”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他吃惊了,那么他今晚住哪儿?莫非和她在一个屋里?或者,她到邻居家住?不过他没有问出来,现在还不好问。

“你抽烟吧,床头柜抽屉里有,自己拿。”

说完她进了那道厨房门。

霍小宝走过去拉开抽屉,里面是几包“健牌”。

他踱到后墙那道窗边,木板向外斜撑着,他好奇地瞥了一眼。心里恍然大悟,先前在屋外时的预感证实了,原来这里果然紧挨枫河,窗外是石堤,眼光一扫,石堤外边就是暗沉沉的河面,漆黑里,什么也看不见,全隐在混沌一团的冥冥之中。他们来时的那座枫桥当然也没有一毫踪影,那是古代书生的枫桥,也是大半个世纪前书生的枫桥。

蓦然间,林姨讲的书生与浣纱女子的故事浮上心头,他浑身一激凌,赶紧甩甩头,把一丝不着边际的想法立刻驱开。

他回到屋中,抽着烟,靠在沙发上,感到身上软得厉害。脸和嘴皮又痛起来。他不由起身走到镜子跟前,凑得很近,仔细观看。真是惨不忍睹,左脸微肿,而嘴却肿得厉害,简直像妖怪,要不是他的额头和眼睛漂亮,那就丑不堪言了。

姑娘的声音很大地从厨房里传出来:

“喂,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霍小宝停了停,走到厨房门边问:

“你在问我吗?”

“还能有谁?”

“我叫霍小宝。”

“好俗的名字,霍小宝,你自己进来烧开水吧。”

他走了进去,厨房不宽,简单,但收拾得井井有条。从一扇关着的窄门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那显然就是卫生间了。

“在家里干没有干过活?会不会开天然气灶?”姑娘在里边指挥。

“大概会吧。”他回答,“拿什么烧?”

“水壶,看见没有?”

他提起水壶,接好水,放在灶上,打燃火,正要出去,姑娘换了个话题:

“没打过架?”

“头一次。”他说的是实话。

“头一次就上刀子,有种。”

“别提了,我现在手还在发抖。”

姑娘继续说:

“告诉你,我喜欢你这种敢说敢做敢当的男人!”

“多谢你夸奖……”他实在说不出口,终于笑起来,“你哟……”

门里又是一串清脆的笑声。

见姑娘不说话了,霍小宝便回到屋里,再次打量这屋,还是无法判断女主人的身份。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悠悠地抽着烟,思绪不由自主地又飘到了原先自己的初恋姑娘身上,那是一个很美很可爱的姑娘,可惜被父母棒打鸳鸯,生生折散了。

一堆愁云再次塞满他的胸膛。

一个月前,那个可怕的电话到底出现了;

“小宝,我结婚了,祝我,幸福……”

他俩高中同学,他师专毕业后,共同的音乐爱好又把他们连在一起,他吹萨克斯,她弹电子琴,两人常在她服务的宾馆歌舞厅里获得客人们的喝彩和掌声。

他们相爱了半年,但怎么也不能融化父母大人冰冷的心。父母的态度是明确而又坚定的,他们的儿媳妇只能是一个学有专长的大学毕业生,至于什么高中毕业的宾馆服务员,简直提都别在两老面前提。

他迟迟不敢与父母抗争,而她又是一个性情高傲的女孩,既无法忍受他父母的傲慢,又对他的懦弱恨铁不成钢,拖到最后,她终于愤然而又伤心地离他而去。

“……别想我,小宝,没有缘份的爱情,就让它顺水东流吧……”

他感到眼睛发热,鼻腔酸酸的。

门“吱”地一响,姑娘出来了,一手提了暖瓶:

“水开了。”她说,“你没听见?”

“我来泡茶。”他悚然一惊,从艰涩的回忆之洞钻出:赶紧站起来接过水瓶。

“哟,”她很关心地看着他的眼睛,“想妈妈了?”

“嘴皮痛。”他掩饰地皱皱眉。

她轻叹一声,瞥了他一眼,眼光好温柔。

泡了茶,霍小宝把水瓶放回厨房,回来时,姑娘坐在沙发上,拿毛巾揩脚。她穿一件花的真丝睡衣,脸蛋白里透红,如同朝霞映红了白雪;皮肤闪着水嫩嫩的光泽,头发湿漉漉的,漆黑发亮,在后脑顶上挽了个大大的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

  • 都市之黑金帝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宿主触发隐藏任务,‘拥李联的挑衅’!”“宿主需要在六个时辰内,挫败拥李联的挑衅,让自己名震襄阳。任务成功,奖励中级抽奖一次。任务失败,随机扣除三项技能。”苏羽虽然击败了梅花五恶,占了他们的根基之地。但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其交给周三堂处理。他心里清楚,这种掠夺来的势力,其实并不可靠。他清楚,自

  •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巫国墓

    这次由我打头阵,向前进发,众多棺材摆放有序,很明显,这是一个八卦阵,可惜的是。已经被人破解了,所以棺材才会全部打开,粽子跳了出来。我们按照之前胖子等人留下的痕迹,很快就走到了墓室的另一头,这里也有一座石门,已经被打开了,手电光照射进去才发现,石门后面不是墓室,而是一条墓道,墓道两边有很多浮雕。我们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