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疯魔灭在线阅读黑发不知勤学早①

2021/7/23 0:42:51 作者:魔目 来源:纵横中文网
疯魔灭
疯魔灭
作者:魔目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苍苍…野茫茫…万物邪恶在生长…在生长啊在生长!黄泉路上斩仙神!待我灭世东归时…洗却世间铅华尽!——《灭世歌》魔域圣歌!灭世!灭世!疯魔的执念!群魔乱舞,天地崩坍…诸神灭,残魂浮沉!谁的过错?…造旧了魔念。谁能阻止这一切?……谁!!人之初性本善…善灭!怨起!魔然!!

九月是开学的日子,七岁半的如来该入学了,爸爸是老师,收入虽微薄,但一个小孩的学费还是供得起,可是妈妈死活都不同意,甚至威胁爸爸,若是如来一定要上学,那就离婚.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到爸爸脸色突然就变了,我想,这一定是很严重的事,于是拉着妈妈的手说,她要是不让如来上学,那我长大后也不去上学,我怕到时候没有哥哥的保护别人会欺负我.

爸爸突然恶狠狠地对妈妈说:“如来若是上不了学,那就谁都别想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就一甩袖子准备去学校,妈妈看了看我,只好妥协,最后如来就跟着爸爸去报了名.

很快如来就捧着几本新书回来,宝贝的跟什么似的,一开始连碰都不让我碰,我软磨硬泡了好久才勉强答应让我翻一翻,但是必须先去洗手,并且答应不会弄脏弄破.

那天,我和如来对着那几本书盯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爸爸下课回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爸爸要妈妈给如来做个书包,妈妈一口回绝了,“要做你自己做去,我没空."

爸爸很生气,怪妈妈不该一直这样对如来,再怎么说我们一样都是钟离家的孩子,可妈妈压根就不搭理他了,吃完饭碗也不洗,拉着我去洗澡.

如来默默的收拾着碗筷,忧伤和落寞霸占了他的身心,他好看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看的我心疼,于是恳求妈妈给他做个书包,妈妈最终还是答应了,说这大概是上辈子欠他的.

两天后,如来背着他的新书包跟着爸爸去了学校念书,妈妈出去干活,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院子里,也不和其他小朋友玩,我只粘着如来.

就这样过了近一个月,我变得越来越沉默,妈妈发现我不对劲,于是给我买来一只雪白的小狗陪伴我,我给它取名叫小乖,天天围着它转,有时候连如来放学回家了我也不在意,好像只要有小乖就足够了.

小乖真的是狗如其名,特别乖,它从来都不会乱跑,一直跟着在我身后,我也就更乐意和它玩了.我伸出手它只会舔,不会像别人家的狗一样下口咬,我给它喂食,给它洗澡给它抓虱子和跳蚤.

如来看我有了小乖就不怎么理他,于是也就很少理我,只是偶尔和小乖玩玩,奇怪的是,小乖很喜欢他,一看到他就把尾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一年后,如来上了二年级,我只有六岁,本来是不够年龄入学的,可是爸爸在那一年升为村小学的校长了,于是我就拖着小小的书包混迹到了一年级的班级里,从此开始了和如来一起上下学的生活.

小乖每天早上都把我们送到校门口,等我们进去后就回家,放学的时候它又会在校门口等着,一看到我们就会摇着尾巴跑过来,然后在我们裤子上印上它独有的小梅花印记.

我虽然是班里最小最矮的女生,但由于爸爸是校长,而且还有一个高年级的哥哥,所以几乎没有人会欺负我,除了曲阳.

曲阳是落雁村大书记的儿子,他喜欢扯女孩子的衣服裙子和羊角辫,我经常是顶着乱糟糟鸡窝似的头发回家的,但是我只哭过一次.

那是二年级期末的时候,我第一次得了奖状,可是曲阳却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把我的奖状撕掉了,还说以我的成绩根本就没资格拿奖状,只是因为我爸爸是校长才得到了这张纸.

如来每年都拿奖状,而我的第一张奖状却这样被他撕掉了,而且他还诽谤我,于是我二话不说的就和他扭打了起来.

曲阳扯住我的辫子,骂我,“又矮又难看的死丫头,学习还不好."

我气不过张开嘴狠狠的在他小手臂上印上了我的牙痕,他终于放开了我,并且哇的一声就哭了.

后来有人去报告老师,也有人去告诉如来,只是等他们来的时候我已经哭着跑回家了.

那时候小乖正趴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闭目养神,一听见我回来了立刻爬起来,伸出前两个爪子升了个长长的懒腰,然后才摇着尾巴在我裤管上印上他的梅花记.

“小乖."我抱着它的脖子呜呜的痛哭,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这大概是我记忆中的第一次受冤枉.小乖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脸,我的眼睛,舔去我的泪珠,留下它的口水,我感觉自己现在只剩下它了.

没多久爸爸就和如来回来了,不由分说的给我我两个耳光,然后拽着我去给曲阳道歉.

我不肯,大声的抗议说:“我没有错,凭什么还要去道歉?我就不去."说着还准备带着小乖离家出走去那座经常和如来放牛的大山里.

可是他压根就不听,硬是把我拖到了曲阳家,一点要我给他道了歉,不听话就直接冲我扇巴掌.

从此,我恨死了曲阳,也恨爸爸,恨他宁愿帮着外人也不帮我.

我以为妈妈会帮我伸冤,结果她却让我很失望,她唉声叹气的说什么曲阳的老爸是村干部,而爸爸虽然是个校长,却是插队在这个村子,我们不能得罪曲阳他爹的,否则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八岁半那年,我上了三年级下学期,性情大变,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要么,和男同学打架被老师带到办公室批评,要么,欺负女同学,被人家的父母带来我家讨说法,总之,我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坏女孩.

妈妈每天都对着我叹气,爸爸对我非打即骂,但我毫不在意.而如来呢,虽然还是会遭到妈妈的毒打,可是我已经会很仗义的挺身而出,挡在他前面,让妈妈打我.但是妈妈很多时候都是会及时的停手,然后对着我无端端的掉眼泪,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委屈.

而卧却在想,既然注定无法成为天使,那我就做一个最混蛋的恶魔吧,让我来保护天使般的如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上情之情在线阅读第六章

    在婚假期间,王杰希和陆语嫄完全处理完了陆爸爸的丧事以及根据陆爸爸生前遗嘱完成财产分割。陆语嫄继承了其中的大部分财产,继母也分到了两处房产和一大笔钱用作以后的生活费。之前说了,陆语嫄对她这个继母的感官不好不坏,不厌恶,也没有什么感情。签完合同之后,她就直截了当的对继母说了:“你现在才40不到,拿了钱再

  • 火影:光头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六章

    千里之外,帝君收到白浅的传信,知她已搞定了凤九,便脚踏着七彩祥云,施施然地飘来了昆仑墟。意料之中,小凤九就躺在那玉床之上,迷迷糊糊地做着什么美梦。再见那石桌上,还有一封被镇纸压住的信笺,想必是白家的什么人留下来的,于是,拆开了信封,一行娟秀小篆映入眼帘,上面写着:帝君,我们几个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这时

  • 玩游戏伤心之第二章(8)

    食人花显然是被砸晕了。花蕾铺在地面上像一块不平整的短地毯,根须朝上,其中有几根仍然坚持的拽着泡泡剪,口水糊了一地。从花蕾里流出的口水似乎密度不低,向地面下浸透的速度很慢,反而逐渐漫向王波利脚边。“……”我居然被这么个玩意儿吓到了?/这TM什么鬼玩意儿!一身冷汗,目光呆滞,如临大敌,心跳如擂鼓——的王

  • 重复十万次当女婿在线阅读第5节

    蔓兮来到这个世界已近一月,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蔓兮也逐渐融入了这个环境,少了之前格格不入的违和感。这天,蔓兮刚用星网采买了一批新鲜的蔬菜,准备做一些爽口小菜,却见柏思从书房走出,神情严肃,像有话要说。“正巧有些刚摘的荷叶,晚上我蒸荷香饭,再搭个肉饼豆腐,风白鱼、鸡丝汤,蔬菜的话做个乌荠菜心,点心想吃

  • 恋上痞子男友在线阅读第3章

    贾赦见了,只是一笑,这丫头原是贾赦前头那位身边的,许是跟着主子的时间久了,这行事说话也随了几分前头那位的摸样儿。贾赦这人虽是个不务正业,但对前头那位却很有几分看重,不说别的,单看贾琏的能耐也知道,前头那位的手腕何在。要说,凭贾赦为谋石呆子的扇子就能把贾琏打个半死这事来看,贾赦和他兄弟贾政是一母同胞没

  • 短篇小说集之第三章(3)

    秦加加推着电动车艰难地往门口挤,结果被堵在保安室前的小门口,出不去也退不了,当真是进退维谷。旁边两个保安站在保安室门口说话。年轻一点的保安说:“你不知道,刚才秦星影帝就站在这小门口,别人都没发现,就我眼尖,一眼就认出他,结果一个激动,‘嗷呜’一嗓子,就把其他人招来了。”原来制造混乱场面的罪魁祸首不是

  • 重口味Alice[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七节

    虽然这个村庄很大,但毛小方认为只要守卫靠近有僵尸出没的树林的那部分村子就可以了。所以一行人就合力将法台摆在村门口,将朱砂什么的一一摆好。不过姜玄不这样想,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次僵尸事件的大boss可以是有智慧的,而且一般来说一个故事世界总不可能就他一个试炼者,姜玄认为很有可能有敌对的试炼者,

  • 末世重活第五章

    吴招娣的耳边一概嗡嗡作响,刘年之后说的什么,她再也没听进去。她紧紧拽着这辈子都不敢想象过的四百块钱,连手都是抖的。从失望,到怀疑,到被钱砸中后的不可置信,心情起伏巨大。之后一连好几日,吴招娣都是恍恍惚惚的,有时烧着烧着火,火钳一丢,就急匆匆跑回屋里里去了。接着屋里就会传来铁盒子的声音,吴招娣啪嗒一声

  • 重生之绝不再做乖乖女之进击的天龙

    【宿主:周天】【模板:混沌天龙】【修为:太乙金仙初期】(修炼境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人仙,地仙,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混元金仙),圣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天道,大道......)(每个境界都分为初、中、后、圆满)【属性:灾难与毁灭之龙】【当前解锁度

  • 一世不够再来三生可好之天禁战凯(求收藏)

    猛然出现的塌陷,让龙北溟坠落了下去,也不知道自己摔落了多久,甚至在落地的瞬间,最后一面盾牌也破碎开来。“不许跟小伙伴玩耍!不许总跟别人说话!你必须要学会自己一个人独处!”龙北溟看见自己上初中之时父亲严厉的呵斥,曾经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每次忙里抽闲才能回家一次的父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来!把这只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