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独步昆仑在线阅读第7章

2021/7/22 6:38:26 作者:真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独步昆仑
独步昆仑
作者:真雨来源:纵横中文网
新书《截教真仙》以发,本书已签约请放心收藏。

常青宫内,白若兰亲自给女儿黎回心梳头。

这些天母女俩好吃好喝,日子过的甚是悠哉,从不会主动出门惹人闲话,反倒是落太后脸面。

皇太后待皇后很冷漠,对黎回心却还是不错的。后宫统共那么几个人,皇帝黎孜念和德妃欧阳韵是太后娘娘眼前第一红人,其次是三胖子,然后便是她了。

最初皇祖母对黎回心是很同情的,可惜后来皇帝回心转意,对白若兰母女当亲娘似的供着,那么父皇的亲娘肯定就不乐意了。

白若兰给闺女梳了个单螺发髻,正面镶了一大块蝴蝶发叉,露出了一张白净脸颊。眉眼处的墨色痕迹被白若兰贴了个粉色贴花发饰。

“心心真好看!”白若兰满意的点了点头。

黎回心撇了撇唇角,望着母亲眼眸深处自个的影子,心里微微酸涩起来。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单螺的冲天揪发饰好像顶了一坨屎。o(╯□╰)o

她本来是要梳元宝髻的,但是娘亲喜欢那个大蝴蝶发饰,于是就成了开了花的粑粑。

“春花苑的宫人在院外侯着。”李嬷嬷上前平静道。

白若兰微微一怔,映入眼帘的是三皇子有些发福的身段。没有欧阳韵,她心头好受几分。

“母后、姐姐!”三皇子黎定宁兴奋的又跑又跳,抱住了姐姐的腿脚,说:“那边来了好多人,我嫌乱,就跑出来了!”

黎回心哦了一声,德妃娘娘欧阳韵是欧阳穆嫡亲弟弟欧阳岑的嫡长女,皇帝接见欧阳穆,自然要给德妃脸面喽?

“姐姐姐姐……”小胖子蹭了蹭呢黎回心的腿,仰起头道:“抱抱么。”

……

黎回心觉得这胖子好可爱,弯下腰用力一拎,小东西纹丝不动的站的可稳了。

她还抱个啥?根本抱不动!

黎定宁很忧伤的感慨道:“姐姐,弟弟貌似又胖了。”

……

黎回心无语,白若兰却始终面无表情。孩子再逗趣,一想到他是谁和谁生的,便忍不住厌弃。偏偏她闺女心地善良,对两个弟弟都特别疼爱,很有长姐之风。

黎定宁小心偷偷瞄了一眼皇后娘娘,本能的躲在黎回心身后了。虽然他是在常青宫长大的,但是谁喜欢他,谁烦他,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感觉得出。

“远征侯夫人到了。”宫人笑着开口道。

白若兰坐不住了的站起来,往外面迎去。黎回心想起娘亲方才一瞬间孩子般雀跃的目光,心头五味具杂。

梁希宜同她情分再深,那也是欧阳家的儿媳妇呀!她三个儿子,还不都是姓了欧阳。

黎回心扬起下巴,伸手扶了扶自个的冲天揪,左手拎着弟弟,跟着往前走了两步。寒冷的冬日,干枯的院子里,母后和一位妇人拥在一起,哭了起来。

哎……

黎回心抬脚走了过去,甜声道:“母后,梁姨,外面冷,进屋聊吧。”

梁希宜擦了下眼角,这才注意到白若兰身后的小女孩,怔怔的看过去,感慨道:“这么大了。”

“是呀,一转眼的功夫,我都觉得快留不住她了。”

黎回心满头黑线,对于她的姻缘,娘亲能别这么明显的恨嫁吗?

她才八岁……八岁啊啊啊啊!

白若兰难得露出了几分真心实意的笑容,她挽住梁希宜的胳臂,小女孩似的说:“梁姐姐,你看起来和以前一样,还是那般貌美。”

梁希宜笑了,道:“谁不说我凉薄沉稳,就若兰说我长得好看。”她性子冷,没什么闺中密友,早年随祖父居住在山里,嫁给欧阳穆以后更是懒得应付,好在她夫君也是那狗性子,谁都不敢惹,倒是成全了夫妻俩的清净。

黎回心打量着梁希宜,她长得是挺好看的,而且特别显年轻,一点都不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是神色冷清,言辞寡淡,怕是并不好相处。

她扭过身往回走,觉得身后特别重,怎么走不动了?

“喂,你踩住我姐姐的裙摆了!”小胖子眉头紧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黎回心愣住,她回过身,这才发现哪里冒出了个小男孩?

他穿着一身湛蓝色的衣裳,发髻束于脑后,表情平静,目光灼灼的盯着自个,整个人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似的,傻站着一句话不说。

“你哑巴啊!”黎定宁见他一个劲的看着姐姐,然后……姐姐也盯着他看,居然视他为无物……他伤心了,一个劲的刷存在感,道:“居然敢冒犯我的姐姐,来人啊,把他给抓起来!”

黎回心扫了一眼个子不如人家高,却浑然长成人家两倍宽度的胖团子三皇子殿下,此时他正高昂着头,垫着脚尖发号施令呢,实在是无语。

“宁哥儿别闹!”黎回心喊了停。皇宫戒备森严,孩子能出现在这里,岂是一般人物。

黎定宁瞪大眼睛,顿时有些委屈。

他哪里闹了……这是他姐姐,他的!

难得二哥正病着,他自个独占姐姐正高兴着,怎么突然冒出个唇红齿白的柔弱小童,还用痴痴的眼神盯着他姐姐看呢!他本能不喜欢眼前的漂亮男孩,尤其是他那毫不隐晦的目光,莫非是为姐姐的“美貌”惊为天人?偏偏他身体单薄,怎么看怎么像是二哥做派,再搭配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包不起会引起慈悲心肠的姐姐怜悯之心。

真不是个好东西!

“公主殿下,这是远征侯府的小少爷!”旁边嬷嬷急忙开口介绍道,生怕闹出矛盾。梁希宜和白若兰多年不见,都有些激动,连带着将先彼此介绍孩子都忘了。

“哦。那……”

黎回心蹙眉想了一会,远征侯确实有三个儿子,其中长子和次子是在京城露过面的。唯独这位小少爷据说命硬克爹娘,从小便被养在外面。理论上来说是个小可怜,可是为何,她却觉得古怪,这目光坚定的样子,无所畏惧的气度,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传闻中所言吧?

欧阳家的小少爷叫什么来的?黎回心自从知道远征侯夫妇进京,便提前做了好多功课。此时她记得欧阳穆的长子叫欧阳鸿,次子叫欧阳源,至于小儿子,不是说养在外面吗?怎么就进京了!

黎回心望向宫女墨香,后者仿若是主子肚子里的蛔虫似的用口型说了一句:欧阳夜。

黎回心愣了片刻,不对吧,欧阳家这一代连同长房都是水字旁的字,难道说,这孩子受排挤到连名字都没人取吗?

黎回心犹豫着如何开口,欧阳夜却也是呆愣不动,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走不动,太激动了……

黎回心,真的是……活着的长公主殿下啊。

欧阳夜闭了下眼睛,眼前的一切仿佛回到了前世她和他的诀别之地,西凉国边境处的天水城。他的西山军第二营因二哥之故被敌军围困,撑了三天三夜没有任何援兵,反倒是等来西凉国三皇子宇文鹰的重兵。原来乌孙国趁西凉国和大黎打仗的时候生事,父亲和兄长已经转战漠北边境,而关于同西凉国的这场战役,居然决定议和!

多么可笑,四万大军的损失惨重,三千西山军的无辜牺牲,都是因二哥而起。父亲在公与私,他和二哥之间做出决断,一手遮天掩盖住大军惨败真相,决定用他的死,成全远征侯府的忠义。连亲生儿子都已经为国捐躯,同战士共存亡,又有谁敢质疑远征侯府对于此次战役没鞠躬尽瘁?

二哥名声依旧如常,还是那个年纪轻轻,就有其父勇猛之风,继承远征侯意志、英俊潇洒、高风亮节的骠骑小将军!

呵呵……真没想到,最终逼他入绝境的居然是亲生父亲。

欧阳穆可曾想过,他也是他的儿子!

不闻、不问、不管、不养也就算了,他自从进驻隋家西山军后便主攻西凉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同时何尝不是得罪死了西凉国宇文家族!

西凉国皇室对他恨之入骨,若是落在宇文家手里,谁会留他全尸?

果然,皇子宇文鹰亲自率军前来,就是为了在议和文书定下前焚城,势必要亲眼看他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难道对于当时的父亲来说,他不轮回转世,尸骨无存,更是好事儿?

省的来生再投胎做他的儿女,命硬克爹娘。

欧阳夜心如刀割,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悲痛之情,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反正他现在是个尚未满七岁的孩童,索性像个真正的小孩一般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又如何。

更何况,他见到她了,他前世偷偷爱慕了一辈子的女人,黎回心!

她活着呢,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把整个冬日都温暖了。

欧阳夜毫无形象的痛哭流涕不要紧,倒是把刚要炸毛的三皇子给吓住了。

小胖子甚是疑惑,他还没惩治他呢这家伙哭什么呀!

还哭的这般伤心……还抬起手撕心裂肺的捶着胸膛,嗷嗷嗷的放声大哭。这逼真的演技简直虐他二哥哥两条街呀!

就连黎回心都有些发懵,本能的开口宽慰道:“我的衣裳你踩就踩了,那个、先别哭了……”

来者是客人,包不起明日就有胡说欧阳家小公子被她的“面目可憎”吓哭了……

黎回心突然觉得,这黑锅貌似背定了!

据说欧阳家的小儿子从小养在庄子上,处境并不好,眼下看根本是脑子有病吧。

欧阳夜一边放声大哭,一边又强迫自己冷静,他怎么可以在黎回心面前这般丢脸?好像个笨笨傻傻的呆小子,黎回心岂不会还像从前般当他是弟弟?

当时,天水城被破在即,突然而至的一拨军队居然是二皇子在封地培养的侍卫队!当然不是为了救他而来,只是因为黎回心意外出现在天水城。

他们二人重逢,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释然了,生出一股就这般一起去了也挺好的感觉,那些情感在胸口处压抑多年,他同她相见恨晚,没有赶在大哥娶她之前,那么就默默的陪她去死。

说起黎回心和大哥的渊源,其中更多是身不由己。当初白皇后去世,先皇痛不欲生,欲随其后。先皇立欧阳氏所出皇子为太子的前提便是要让欧阳家善待长公主,并且逼他的祖父立下重誓。

祖父为了保太子登基,什么都应了,可是一心被父亲祖父培养的大哥尚了公主,仕途再无意义,还不能再碰军权,着实逼得大哥消沉许久。

看着大哥的颓废,即便是起初怜悯长公主的父亲后来也变了心思,大嫂却从来没多言什么,主动去了庄子隐世。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与她多了交集,渐渐生出令人不齿的心思。他不停的压抑着自己,将这份感情藏在心里,可是不曾想,临死之前,还能相遇。

这是缘分吗?

他有千言万语想倾诉,却像个哑巴似的说话都犯着结巴。大嫂始终如记忆中沉稳良顺,利用二皇子的兵马助他出城。她总是那么聪明,懂的特别多,任何事情到了她的眼前,都变得轻而易举了。他是真的喜欢她,从此眼里再也看看不下去任何其他女子……

即便她是他的大嫂,他们终生没有可能。

她劝他快走,还约好了在天水城南城门的官路十字路口处见面,可是当他抵达之后,映入眼帘的却是熊熊烈火,将天际染成血红色一片。

城灭了,无一生还。

那一刻,他特别后悔活下来,他心头的那些话都来不及和她倾诉,她便舍他而去了吗?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泪珠轻轻落下,他才意识到,她于他,比想象中还要重要。

他上一次落泪是什么时候?

六岁那年,母亲生病,他不过是咳嗽了一声便被父亲当众踹了出去。偏说是因他命硬,导致母亲突染风寒。于是尚无人给他诊治胸口的伤,他就像个臭老鼠似的被扔到庄子上。

寒冬腊月的天气,身子很冷,心却也是寒了。他哭了一整夜,便再不愿意开口同父亲说话。父子如他们,已然是仇人。

他后悔了,特别后悔,即便她是他嫂子又怎么了?他爱慕她,喜欢她的心是真,那么便和她长相厮守吧。夺兄之妻就能如何!反正他父亲都要杀了他,难道还怕和家族撕破脸吗?他前世军功都是靠着性命相博,不像兄长般有父亲照看,不也杀出一条血路!

可惜啊可惜,他一时犹豫栽在骨肉亲情上,干嘛来给二哥收拾天水城的烂摊子?赔上自己的性命倒无所谓,却是害了大嫂。若没有他,二皇子的人马未必不能救下黎回心啊。

欧阳夜恨、恨自己、恨欧阳家。

或许是心头怨念太深,明明死了却又是活了,还回到了小时候……

莫非阎王殿不敢收了他?

真是上天怜他命运坎坷,让他回到了父母进京之前,否则岂不是又错过了。欧阳夜的视线变得越发清明,眼底那张记忆深处永远忘怀的容颜越来越清晰,占据了全部心头。

他要占有她,在大哥以前,占有她……他迈开腿,跳……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

耳边,传来一声杀猪般似的惨叫,是三胖子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来我是前任天道在线阅读第七章

    已经使出去的超能力,就像泼出去的水。暂时无法解除。既然这样,赤司君,就拜托你替我打一架了。上吧!赤司喵!赤司有点愣神。他只是来请齐木归还剪刀,却没料到刚踏入庭院,眼前便闪过一道强光,随之身体就麻痹了,连意识都消散。难道是不良的跟踪报复?这是他最后的念头。等到再次恢复知觉,他刚松了口气,有惊无险。紧接

  • 天地逍遥战神第5章在线阅读

    花花绿绿的女人们集体回头看她,那场面,要不是许唯脸皮够厚早就跑了。可许唯偏偏是那种成熟稳重,哦不,是厚颜无耻,敌不动我不动。表面淡定,心里却想的是:好啊,没想到这个凶男人院里养了这么多美人!“哟,这新来的美人长得跟个丹顶鹤似的。”尴尬的局面被一个嚣张的声音打破,众花花绿绿的女人听完笑了起来,许唯心想

  • 捡到一只小奶狗之包裹

    这么一顿饭下来,味道好不好是其次,小孩们的心情倒是一下子敞亮了,吃了饭后都不哭了,在院子跑跑闹闹的活泼的很。隔壁家的大人听见她家孩子笑声,一边说小孩子就是不记事,一边也放下心来。看样子保林婆娘是不会跑的。傍晚,大队长和她丈夫的大伯一起来了董馥梅家,大队长和她说:“你家和你大伯家本来是分了家的,但是现

  • 神狱行者之贵妃(5)

    琅嬅倚在案上翻阅着内务府送来的账册,宫中用的白蜡足有茶杯粗,可照明效果还是比不得上世纪初常见的白炽灯,昏暗的烛光照在密密麻麻的账目上,再加上烛火上扬起若有似无的青烟,搞得她头昏脑胀。正想着如何推广下阿拉伯数字和企事业单位常用的复式记账法,昏暗的烛光忽然抖了一下,是莲心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见光线昏暗,莲

  • 最强军神在线阅读第十章

    万剑一深吐一口气,全力催动气运宝术。一时,天地变色,气运涌动。“天运昭然!”“为吾所用!”一道道浩瀚气运如怒龙一般,自万剑一身上飞出。嗤!嗤!嗤!全都钻入死士体内。顿时,众死士气运昭然,精气神都变得不再一样,像换了一个人。气运,乃天地总纲,甚至有时候超越天资。他们现在都身具气运,以后无论修炼,还是探

  • [黑篮]今天的伙食费也在哭泣之计收坚城(8)

    凌据率着断后的五千铁骑来到了霄景城外,段潜蛟迎了出来。“段将军,城内有一万将士,我再给你三千铁骑,你一定要守住霄景城,不能让虞盛维夺回去。等我攻灭了岑亮芷,还会再回来。”凌据言道。段潜蛟跪了下来,抱拳说道:“请大将军放心,末将必效死命!”凌据扶起了段潜蛟,上马离开了。刺史府的前厅内,虞盛维正在与众人

  • 网游之纵横傲世狂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唐果在卫生间里的时候想了很久。没有证据,随便说人家是杀人凶手,警察叔叔根本不会信,打一百个110都没用。可是不把她抓起来自己就很危险。今天她不杀自己,那明天呢?后天呢?巴普洛夫说梦产生于白日里的刺激,可是自己受什么刺激能让梦里的凶手跳出来?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满足,自己脑子里是多么有坑才觉得人生愿望

  • 大神求投食在线阅读第三章

    蔡陨选择了跟纳斯走,他对于死界的一切完全不知晓,跟他们走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一路上,不断有火种生物和一些类似赤尾乌鸦的存在与纳斯一行人汇合。这些骷髅大多赤级,只有两个是橙级的,显然,这些人都以纳斯为首。经过一路上的观察,蔡陨也渐渐明白了他们在干什么。这些人赫然是在收集火种!跟蔡陨一样的火种!蔡陨不禁

  • 西游:最强司法天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将老者安葬之后,潼渊却在布满浓雾的森林里迷了路。正当潼渊无计可施之时,一小队人从远处的林间经过,那是一支小型佣兵队伍。喂,等等,等等!”潼渊边跑边摇晃着小手。佣兵小队队长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大叔,满脸的大胡子,脖子上还有一道伤疤。似乎是听到了潼渊的呼唤,那佣兵小队的成员都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潼渊。“队长

  • 都市神话之超神系统早说嘛,我下面给你吃。

    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时常给漆墨一种时间停滞不前的错觉。每天睁开眼醒来,面对的依旧是同样的生活,起床、吃饭、上学,睡觉。以前他倒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好,日子波澜不惊地过着,校园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高二的课程并不轻松,有时他学习累了转头看看窗外,也知道自己为之努力的原因和想要走向的路。其实他和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