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贪宝僵尸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7/22 9:04:54 作者:黔驴技穷 来源:纵横中文网
贪宝僵尸
贪宝僵尸
作者:黔驴技穷来源:纵横中文网
...半晌后,战不归微微拂袖,破开的坟墓重新合拢,恢复旧样。他的身形也渐渐的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个声音道:“护其百年,任何危害到他的性命之人,杀无赦。”...小僵尸勾着脑袋摆弄着那十个光秃秃的指头,对于和她做朋友,显然没有和她脖子做朋友那么有兴趣。...她的脖子,最终有一天,自己一定要咬上一口,尝尝她的鲜血是不是也那么与众不同呢?...一个绝代尸王的成长,有爱有恨有不平,更重要的是有宝物!(求评,求收藏,任何求....完本保证!僵尸普通群:45487620)↓↓↓↓↓↓↓点击

小琪楞了一下,古怪地看了一眼穆璃说:“是三国共同出兵攻打蛮夷的时候故意放异邦军队进了清风峡,后来又丢了风清池,……”

“这些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穆璃继续追问。

“只听说是边关来的消息,说慕容将军与蛮夷首领在清风峡密谋造反,被紫星国的黑甲军撞破……”

“后来呢?”

“后来,其余两国派兵围剿,咱们皇上也派兵了,慕容将军与蛮夷首领被堵截在清风峡……双方展开殊死拼杀……”小琪喃喃地说道,似乎是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还有呢?”穆璃知道小琪并未说完。

“……,少将军惊怒之下,率领部下前去搭救,却……三万人马,全部战死,无一生还……”小琪喃喃地说道。

“无一生还……”穆璃低沉着声音重复着,心头涌上一股悲哀。

“那你知不知道,我爹和那个什么蛮夷首领被人发现的时候,身边各自带了多少人?”

小琪摇摇头,“这个倒没听说,不过清风峡以险和隐蔽著称,面积却不大,至多能容两百人。”

穆璃目光灼灼,忍不住嗤笑,“两百人?”

这就是所谓的通敌叛国?就因为别国的什么黑甲军传出的话,一个护国将军就这么成了叛贼,被自己的同盟国甚至自己国家派兵围剿,然后客死沙场?

有见过只带两百军队去投敌的吗?

若真是密谋被人揭露,那么蛮夷的大部队呢?他们就任由自己的首领被害吗?

他们风云国的皇帝,甚至都不问缘由,不给解释的机会,直接就地诛杀吗?

这里面的疑点太多了,她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来,她就不相信朝廷里面那些以此为业的大臣们会看不懂?

是那些人害怕被牵连,还是这根本就是当权者的一个阴谋?

自古以来,功高盖主就是大忌,爹爹领兵多年又岂会不懂?又怎么会给旁人机会让他们有机可乘呢?

慕容珺瑶想得头疼,她揉揉脑袋,忽然眼神一转,严肃的盯着小琪:“你一个女孩家,这些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小琪抬起头看着穆璃,脏兮兮的脸上写满了欲言又止。

“说吧小琪,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有着怀疑的,反正闲着也是无事,不如我们敞开心扉聊聊天。”穆璃撕掉一块鱼肉,又香又嫩,小琪技术还不错,“既然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好姐妹,我就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什么隔阂。”

“是,小姐!”小琪先是低头答是,然后又坚定地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说:“请恕小琪不恭,实在是小琪对小姐的身份有着太多怀疑!”

“哦?那你说说看,看我能不能给你答疑解惑?”看着小琪一本正经的样子,穆璃反而笑了。

小琪似乎不好意思了,低着头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才抬起头看着穆璃说话。

“首先,整个风云国的人都知道,小姐在出嫁那天就已经……可是现在又……”小琪吞吞吐吐地说着,随手又撕下一条兔腿递给穆璃。

“就是为什么我死了现在又活了对吗?”接过香喷喷的兔腿,穆璃一语中的,“还有呢?”

小琪一愣,似是没有料到穆璃会这么直截了当,“……是!还有,小姐似乎跟我娘跟我提起的不太一样。”小琪像是回想着什么。

“那你先说说看,你娘口中的我是什么样?”穆璃来了精神,肉也不吃了,瞪着两只勾人的大眼睛望着小琪。

“我娘说,小姐自小熟读兵书,能文善武,对父兄极为敬重,而且还不苟言笑,军中将士都称小姐是冰美人……”

“哈哈,是吗?原来你是觉得我的话太多了啊!”穆璃笑着说,原来从前的慕容珺璃是这个样子的啊。

小琪轻笑着摇头,接着说:“先是在茶楼的时候,小姐听到别人侮辱慕容将军和少将军的名声,竟然那么平静,当然——”小琪话题一转,“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小姐就是小姐……”

小琪说着说着顿住了,像是也觉出了自己话中的拗口。

“哈哈!小姐不是小姐,那我是谁呢?”穆璃故意打趣。

“我……”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事,小琪显得常熟老练不少,可毕竟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这样被穆璃一打趣,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好了好了不打断你了,再说说吧,还有吗?”

“小姐似乎对这个朝代一无所知,而且,小姐从茶楼逃跑的时候曾经抓过我的手,我能感觉到小姐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内力,世人都知道,小姐的武功一直是不让须眉的……”小琪不解皱着眉头,话题一转,“但是,我娘对你很熟悉,她不可能会认错人,所以……”小琪纠结着。

“好了!你也别猜了!”穆璃扔掉手中的骨头,拍拍手,“我把真相告诉你,不过你可别害怕啊!”

她已经想好怎么跟小琪摊牌了,当然,她穿越而来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其实我是已经死了,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反正我又活了!”穆璃绕着舌说道,“你听懂了吧?”

小琪在一旁眨巴着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表示没听懂。

“怎么说呢,就是……你知道我是从哪里逃出来的吗?”

看到小琪摇摇头,穆璃将嘴巴凑到小琪耳边,神秘兮兮的说:“告诉你把,我是从墓室里逃出来的!哦,就是葬我的墓室!”

故意无视于小琪长大的嘴巴,和瞪得圆圆的大眼睛,穆璃索性站了起来。

“反正是我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在墓室了,还有,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也是在茶楼听别人说起,又联系到自己出来的地方,才知道自己就是慕容珺璃的。死过一次的人了,武功记忆什么的,在我看来也没那么重要了,不是吗?”穆璃一股脑儿的全抖了出来,至于墓室里面听到的莫名其妙的对话,她却有意略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小姐,小琪不该怀疑小姐。”原本坐着的小琪又跪了下来。

穆璃叹口气,深蒂固的尊卑思想!她已经对改造小琪不抱希望了。

“快点起来吧!你小姐我都被你盘根究底地审完了,是不是你也该说点什么了?”穆璃故意没好气地说道。

“小琪遵命!其实也没什么,请小姐仔细听来……”小琪站了起来,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对着穆璃轻轻地说着。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好像还起了风,刮得庙里面的火堆一晃一晃的。

原来,小琪的父亲陈冲原是父亲手下的左翼先锋,因为在战场上失去了左臂,便拜别了父亲辞官回了老家经商。

因为慕容珺璃从小没了母亲,而陈冲的夫人王氏因为常年随着丈夫在军中,所以对她很是照顾,常常教她一些跟着那些男人们学不到的东西。同时慕容珺璃也当她是伯母婶娘般的尊敬着,就算是后来陈冲离开了军中,王氏和慕容珺璃却一直有着书信来往。

再后来因为父亲被指认叛国,他原有的旧部,不论在职的还是不在职的,几乎所有跟父亲关系密切的人都被抄了家,入了狱,最后都死在了狱中。

王氏带着小琪从家里逃了出来,听说慕容珺璃与清王大婚,所以辗转来到了清水城,不曾想刚到清水城,还没来得及见到慕容珺璃,就传出了她大婚之日身亡的消息,小琪母女万念俱灰,便隐姓埋名扮作乞丐流落破庙,却还是没逃过追杀。

“再后来的事,小姐你都知道了。”小琪缓缓地说完,看着穆璃,眼睛里闪着泪花。

穆璃知道小琪是想念父母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不知道那个世界的父母知道自己遇难的消息是怎样的悲痛欲绝,想着想着,穆璃竟然哭了起来。

她哭的后果就是惹得小琪也呜呜地哭了,一时间整个庙里都是俩人伤心的哭声。

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还是小琪先止住了哭声,回过头安慰穆璃。

“小姐别哭了,将军一定是被冤枉的,你要振作起来,把真相调查清楚,还老将军清白才是!”

“对!爹爹和哥哥一定是被冤枉的!我不会让他们白死的!我一定要查出真相!”穆璃攥着拳头,信誓旦旦地说道,忽然间发现说出爹爹和哥哥这两个词并不是那么困难,自己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的这个新的身份。

“对了小琪,既然你说你娘一直随着你爹在军中,那你是不是也应该见过我?为什么没认出我呢?”穆璃不解的问道,她也是刚知道原来这个朝代军中是允许出现女人的,以前她还以为慕容珺璃是因为将军女儿身份的原因才可以待在军中的。

“我从出生就被父母送回了祖母身边,大概十岁那年父亲辞官回乡才接了我在身边照顾,小姐写给我娘的书信我倒是见过的,小姐的字写得真好,娘常常数落我字体差劲!”小琪脸上带着笑。

穆璃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年多大?”

“这个我知道,小姐长我四岁,今年十九了。”小琪肯定地回到。

“哦!还是同岁呢……”穆璃指的是跟自己那个世界的年龄相同。

“什么同岁啊小姐?”小琪不解。

“呵呵,没什么,早点睡吧,明天回客栈拿行李,顺便给你置办身行头,那些人说不定还会再来,还是换回女装安全!”

“是!谢谢小姐,您快早点睡吧,我守着你。”小琪为穆璃拉过一条旧铺盖。

“真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哪儿来的那么好的精力!”穆璃很是不服气。

“您还不知道吧小姐,我会功夫的!是爹爹教的!”小琪说着,起身拾了把柴火加了点火,火势旺了起来,穆璃顿时觉得暖和许多。雨渐渐停了。

漆黑的夜里,有“呼呼”的衣袂声从半空中飘过,向着清水城方向飞去。

“有人!好厉害的轻功!”坐在火堆旁的小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剑,半蹲着挡在睡着的穆璃身前,眼睛警惕的盯着门口方向,右手紧紧地握住了剑柄。

直到衣袂声渐渐远去,她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没过多久,那个声音又折返了过来,一个黑影在经过破庙的时候似乎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马上离开了。

虚惊一场的小琪收回了剑,低头为穆璃拉了拉滑下的被子,又重新坐了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

  • 都市之黑金帝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宿主触发隐藏任务,‘拥李联的挑衅’!”“宿主需要在六个时辰内,挫败拥李联的挑衅,让自己名震襄阳。任务成功,奖励中级抽奖一次。任务失败,随机扣除三项技能。”苏羽虽然击败了梅花五恶,占了他们的根基之地。但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其交给周三堂处理。他心里清楚,这种掠夺来的势力,其实并不可靠。他清楚,自

  •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巫国墓

    这次由我打头阵,向前进发,众多棺材摆放有序,很明显,这是一个八卦阵,可惜的是。已经被人破解了,所以棺材才会全部打开,粽子跳了出来。我们按照之前胖子等人留下的痕迹,很快就走到了墓室的另一头,这里也有一座石门,已经被打开了,手电光照射进去才发现,石门后面不是墓室,而是一条墓道,墓道两边有很多浮雕。我们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