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银(网王)之幻想大道与《道德经》(二更,求收藏,鲜花)

2021/7/22 8:51:30 作者:风清潋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银(网王)
银(网王)
作者:风清潋滟来源:晋江文学城
百年圣战的最后,重伤的加西亚被伙伴传送到了陌生的世界……这里没有神,也没有魔法、魔兽,更没有弱肉强食的争斗,只有一群为梦想而努力的少年。故事也由此展开。一句话概括——一头西方巨龙的网王之旅。好吧,我承认,俺邪恶的心理一直在惦记着养成、人兽等等‘黑暗’亢奋的事情,于是就产生了这个故事。觉得还不错请留言,觉得有继续看下去的价值请收藏。谢过。每日一更,中午12点。拒绝侮辱性词汇和人身攻击。另注:想看哪位王子和大概情节的请在楔子那章后留言。喜欢奇幻多一点还是现实多一点?也请留言首章。文很慢热……另外,亲

九州星,飞洲城,此刻整座城邦都在震荡,那是飞洲城【永明钟】的震荡!

永明钟,那是飞洲城镇守本城的至宝之一,它响起声音的原因只有几点,要么是飞洲城被外敌入侵,要么是在每年十六岁少年,觉醒命格时,有传说中真正的天才出世!!!

浑天仪检测常人天赋,仙根为测算道法天赋,根骨测算肉身,资质则为测算一个人的寿元天赋,也就是测算其可能蕴含的寿命!

不过如果按照苏白的理解,这就跟自己玩儿单机仙侠类游戏时的,红黄蓝三管儿气一样!血值;体力值;还有法力值……

这里的天赋按照天地玄黄划分,仙根是天级,根骨是地级……这在这小小的飞洲城,已经可以算是几百年不出一个的天才!!!

此刻整个飞洲城震荡……

无数的民众涌上街头,万人空巷!

“我……我没听错吧!永明钟一共响了七声??三个月前的全城邦评比,萧家的那个修炼天火大道的天才不也才响了三声吗?”

“看着吧!估计城主府那里要震荡了!我记得所有能引动永明钟的天才都会被城主府直接引荐到御灵门!那可是修真联盟政府管辖下,最大的修真宗门啊!”

与此同时,飞洲城邦,修真联盟下属飞洲城政府大楼,数道长虹飞出,所有人看见了那从城邦里忽然飞出的飞梭……

他们向着城邦处的教育厅飞去!

但还没等那几道长虹接近教育厅!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忽然从教育厅那里响起!

巨大的震荡下,整个教育厅忽然被撕裂,火光熊熊燃起,甚至直接升腾起一朵不大不小的蘑菇云!

紧接着,之前响起七声钟鸣的永明钟忽然震荡,甚至频率有些错乱,轰轰的声音接连炸响!

在半空飞去的长虹似乎被这忽然发生的一幕弄得楞了一下,但随后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向着教育大厅那里飞速飞去!

而此刻,原本如摩天大厦一样的飞洲城教育大厅,此刻已经是一片废墟和瓦砾!!

不过还好,那些工作人员一个个在刚刚听见浑天仪说要启动自毁程序时,就飞速的撤退了出去!

此刻,虽然大厦坍塌,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但哪怕没有人员伤亡,此刻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一幕,也太过让人震惊……

浑天仪测算检验修者天赋,是教育大厅的检验仪器,但更是飞洲城的法器之一!

可此刻,他就这么自毁了,这让其他的工作人员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更无法接受的是【浑天仪】自毁时播报出的声音……

寿元无法估算??

这个少年的寿命潜力有多大?

刚刚浑天仪最后的预估好像是三百万年?这时什么概念??

那个少年未来至少是1000000到9999999年的仙神级修者!

那种级别的修真已然是一方霸主……

此刻那几百个教育厅的职工,看着那浩大的废墟上,一个拨开瓦砾,身体摇摇晃晃的缓缓爬出的身影,他们目光一个个都带着骇人与惊恐!

尤其是最开始为难苏白和祝一宁的那个张方强,更是腿脚有些发软!

而就在这时,数道长虹飞来,长虹停顿在那浩大的片废土和瓦砾之前,数个人影慢慢显出身形!

那是飞卢城城政府的数得上名的强者!都是1000到9999级的地仙级修真者!

甚至还有一个身上散出的气息已经接近10000到99999级的天仙级修真者!

他们是修真联邦下,飞洲城真正的主导者!

修真联邦,九万年义务修真教育下,政府高层全部由修真者担任,但有些嘲讽的是,这帮人之所以会莫名的担当政府的公务人员……

原因是因为他们自己还没有完成九万年义务修真的教育……

而此刻,那些人中,其中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身影,目光闪烁的扫视了一圈儿后,落在了苏白身上!

“我是飞洲城的联邦委仍城主,萧开元!刚刚就是你引发了永明钟七次钟响,甚至由于某些原因引爆了【浑天仪】?“

“能做到这一点的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飞洲城有何目的?如果是星域里其他大世家的公子,又何必来我飞洲城找麻烦?”

而就在这时,苏白抬起头,目光冷峻的和那个萧开元对视!

“真是不好意思啊!城主大人……我也想自己是联邦星域里的富家子弟呢!但是我的户口就落在这里,我在飞洲城的孤儿院里长大!”

“我叫苏白,城政府中心的记录里应该有我的名字和信息!至于引爆这所谓的浑天仪……那可真是抱歉!只能怪他太脆了!!!”

“您现在不应该把我送到御灵门接受九万年义务修真教育,让我为飞洲城争光吗?”

萧开元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对苏白的出现忽然有些拿不定什么主意,他怀疑对方是其他星域来的大家族公子,但有对他的来历持怀疑态度,他怕对方给飞洲城带来麻烦!

“小友莫开玩笑,能引动这么大的动静,小友想必本身就是修真者,不知小友修的是什么道?”

另一边,苏白默默翻了个白眼儿,他不过是想安安静静的完成系统的第一个任务,吧九万年义务修真的那九万年寿元给缴了,怎么这么难!

他瞥了肖开元一眼,随口说道!

“幻想大道!”

肖开元在一旁愣了一下……

“幻想大道?那是什么道!”

苏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常无,欲观其妙;常有,欲观其缴……”

苏白被对面儿搞得不耐烦了,随便开始胡诌八咧自己曾经看过的《道德经》!

但就在这时,天地……忽然开始震荡……天地法则在这时开始现行……言出法随?

苏白愣了一下,连忙闭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十二名幸运者楔子 甲骨—殷墟

    第一节陈龟版光绪二十五年的春天,身为国子监祭酒的王懿荣王大人出现在了北京城鹤年堂药铺的门口。鹤年堂掌柜的看到王大人的身影后连忙起身迎接,恭恭敬敬地把王大人让到药铺侧厅,同时让伙计奉上一盏香茗。要说在北京这个遛弯都能碰上二品大员的地方,一个从四品的京官实在算不得什么,曾经有一句笑话说:城头掉下一块砖,

  • 重生成Omega后所有人争着要娶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灌灌是种什么样的山海妖兽呢?山海经记载:“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意思很明显,就是灌灌这种鸟类长相肖鸠鸟,声音并不好听,有如人类斥责叫骂声,但它的皮毛却是一种宝物,可解千忧百惑。陆遥听过凡人相怼时的互骂声,咄咄逼人,一句接着一句,唯恐落了下风,那声音饶是平时如何动听悦耳,在

  • 人生的抉择在线阅读第2节

    这时我的父亲。已经大概地看出了胜负。于是便把大伯找来。俩人在商量着事情。而年少的我。虽然。不能参加战斗但还是有一种冲动。说话间,我的爷爷。又立刻快速。上去和王段海继续战斗。而这个时候,王断海带来的三个人之中的两个也动手了。父亲和大伯正在商量事情,但看到那两个人来了之后也纷纷运用身法。来和他们决斗。这

  • 巴甫洛夫式追星[末世]在线阅读第四节

    百族之地,群山连绵不绝,此处为百族的上古族地。恒古时期,大陆模块归一,世界万族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大家族。时至中古时期,大陆模块分崩离析,四大家族就此离散,主要族地分散成数个零碎之地。此地便是众多零碎之地之一,具体是族地的哪个分支尚且不知!山岭间,数道身影疾步行驰,其中领头的为星辰族白皓,罗刹族十七,紧

  • 戏精女主穿越了步步生情思

    第二天,顾楠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刘丹从床上拽起来。两人胡乱吃了个面包,就风驰电掣的往何之桓办公室跑。桌上的几盆绿萝养得极好,原本放在窗台,何之桓搬进来没两天,就发现它叶子已经被晒得些微发黄,只好给挪到办公桌上,没想到,长势却越发好了。何之桓端着杯清茶,听坐在身侧的钟杨介绍课题。今天没有排课,就胡乱套

  • 自从我,满级大佬穿成金闪闪以后之第三章(3)

    沈砚看着他咬牙切齿,目眦尽裂一副想要扑上来杀死自己的样子,心里有些疑惑,这人认识他?不,应该是认识赵昙?并且赵昙还得罪了他?沈砚对赵昙并不了解,对眼前这人更是连名字都不知道,只是见他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一次次失败的样子,颇有几分物伤其类之感。“需要帮忙吗?”沈砚站在门口问道。“滚。”男人低

  • 全能天后[古穿今]第8章在线阅读

    阿仁看着娘:娘你别哭,阿仁摘到果果了,阿仁给你吃果果。雨嫂看着阿仁手中的果子就知道阿仁一定去了远处的林子,因为近点的小林子根本就没这么大的绿浆树果,要有也早就被村里的孩子摘来吃了。雨嫂对着阿仁的屁股就是两巴掌:娘和大伯们怎么跟你说的,那大林子是你这么小的孩子进的吗。万一迷路了或者遇到老虎豹子什么的怎

  • 我在古代当迷弟[穿书]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一节

    晚风吹散了落叶,路灯还在闪烁,可四周已经一片寂静。忽然,一辆银色小车一个漂移向着前方飞速行驶。“叮叮叮……”,车内女人的手机铃声响起,女人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迅速地从口袋捞出手机,对着手机吼道:“珍妮特,别催,东西我都给你带来了,现在还在路上。”说完不听对方回话,立马把电话挂断。在进入一座公寓的停车

  • [综]目标是:喜当爹帝国新生(上)

    第一章帝国新生(上)高高耸立的城池,足有十几米高。黑褐色的砖墙上坑坑洼洼,远远看去像是一张皱褶的麻子脸,不复往日光鲜。数百年的的坚守,留下的唯有战争与岁月的创伤。长安城看着略显陈旧、萧条。唯有站立在城墙之下,方能感受其巍峨、雄浑,一国之都的气势便突显出来,让人敬畏。城池内外负责守卫的士兵穿着厚重的铠

  • [HP]父亲在线阅读第五章

    两人跨过搭讪者们横躺一地的“尸体”,正打算离开这里,突然前面有说有笑的走过去三个人,灵幻新隆脚步一顿,立刻转身背对巷口做沉思状。“怎么啦。”迪莉雅凑过去看了一眼,刚才走过去的那孩子叫影山茂夫,昨天也一起去森林送材料的,她印象很深刻。“那不是你事务所里的小鬼头吗,吵架了?”“怎么可能,龙套迟早会发现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