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剑泣震三界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1:58:52 作者:离羽琴 来源:17K小说网
剑泣震三界
剑泣震三界
作者:离羽琴来源:17K小说网
人间界一道剑气洞穿云霄,南天门照妖镜应声陨落,千年剑主破印重生,九天诸神应劫下狱,他却弃三十三重天宫入了人间界。剑奴恋主不续仙根,舍弃九尾金身做妖精;传道人间,红尘五百年,主仆二人生死相依;狐生十尾,执念入骨,万古堕情诀,无情剑斩不断相思意。忘川河边,彼岸花开。我愿投入其中千年,只为换你归来。

叶煻,当红流量小花旦,关烟知道。最近几年出了不少这种爆红的流量新人,名字时有耳闻,但因为没有关注,名字跟脸对不上号。

不等关烟开口,叶煻畏畏缩缩地申诉:“关、关烟姐,我只是来约个炮的,我不知道她有女朋友啊。”

边上的贺澜瞟一眼叶煻,没吱声。关烟同样没接这话,淡淡地看向贺澜,贺澜抬头看过来,眼里的内疚清晰可见。

那眼神刺痛了关烟,她气得甩手又给了贺澜一棒子,贺澜嘶了一声,没敢躲。边上的叶煻被关烟的暴躁吓到了,瑟索着不敢再出声。

房间里陷入长久的沉默。

关烟气到说不出话来,她万万没想到贺澜会出轨,她以为她们之间足够默契也足够忠诚,现在看来是她太高看自己了。

和贺澜从相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浮现眼前,一幕又一幕,依旧记忆犹新,曾经那些甜蜜的画面在此刻想起来却让她咬牙切齿。

一想到自己相信的一切都是笑话,关烟就气得想揍死贺澜。无数的情绪都在心头涌动,但此刻占据主导地位的是愤怒,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关、关姐……”带着惶恐的声音打破了屋里的沉默。沉浸在情绪中的关烟将视线投向缩着身子的叶煻,叶煻瑟索着看她,战战兢兢地吐出一个字:“冷。”

刚才扔完衣服后窗户也就那么开着了,此刻窗帘正被寒风吹得飘飘荡荡,那风从窗帘之下冲出来,将开着暖气的屋里吹得冰凉。

今天有多冷关烟自然知道,她在机场就被冻得不行,那会儿她身上还穿了一身春装,就更别说此刻几乎赤身裸体的二人了。

被愤怒冲昏了头,根本没有余力去管其它的关烟被叶煻这么一说才察觉到屋里的寒冷,她自己的手也是冰凉的,但她这会儿穿了厚衣服,不至于有多冷。

关烟面无表情,并没有要关上窗户的意思,冷?那正好。她轻嘲道:“冷吗?今天好几度呢。”

叶煻委屈地看一眼关烟,不敢再说话,身子被寒风吹得直发颤,跪了这么久不仅膝盖疼,连腿都麻了,但是关烟不说起,她哪里敢动一下?

瞟了一眼边上同样被冻得瑟瑟发抖却一声不敢吭的贺澜,叶煻心想这女人也是够有恃无恐的,有了关烟居然还出来拈花惹草。

见自己胳膊上被卷发棒打到的地方已经红肿起来,叶煻心想关烟可真没手下留情啊。前半夜她还在高兴能跟贺澜约上,后半夜就只剩下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这还不知道要跪到什么时候。

她只是约个炮而已,这一不小心背了个小三的名头不说,居然冒出个关烟来。关烟啊,在娱乐圈里也是女神级别的人物,自己约炮居然约到关烟的女朋友头上了,这以后要是在圈里遇上关烟可怎么办啊?她会被关烟撕了吧?

话说贺澜和关烟这组合可够劲爆的,两个都是电影电视两栖的一线演员,红透整边天的人,名气和实力已经跟粉丝的多少没有关系了,她们往那儿一站,那就是口碑和票房。

这俩人可都是她们这辈人的偶像加前辈啊,自己这是作了什么孽,招惹上这么两个祖宗。关键是这俩祖宗人设反差也太大了吧?说好的温柔似水呢?说好的高冷内敛呢?一个到处拈花惹草根本是个渣,一个进门抄起卷发棒就一顿抽,以后谁再跟她说这俩祖宗温雅贤良她跟谁急!

叶煻正为可怜的自己默默抹泪,便听关烟语气冷漠地问道:“这是第几次了?”

“第一次!”叶煻想都没想,下意识开口为自己辩解,关烟肯开口就好,她就怕关烟一句话不说只拿根棒子守着她们。

关烟将视线冷冷地转向叶煻,抬手就是一棒子:“问你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叶煻缩起脖子,胳膊挡住自己的脸,拼命道歉,一边道歉一边暗骂自己嘴贱,想也知道这问的不是她,她多什么嘴。

只穿了吊带和内裤的叶煻胳膊腿全露在外面,肌肤紧致滑嫩,就算是跪着,也能看出她姣好的身段,这样年轻的□□展露眼前,让关烟越看越生气。

她看向抖成筛子的贺澜,冷冷地嘲讽道:“你还老牛吃嫩草,这种小姑娘你也下得去手?”

贺澜还没开口,边上的叶煻小声的抗议道:“我不小了。”话说老牛吃嫩草是什么鬼,贺澜和关烟都还没到能用‘老’来形容的年纪吧?不就比她大个十来岁吗?还不到一轮呢。

关烟一怔,无语地顿了顿,抬手又是两下:“有你什么事儿?!”

“啊!”叶煻轻声惨叫,缩起脖子来慌张狡辩:“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不小了,你们也不老啊。”

叶煻越说关烟就越生气,刚停下的手忍不住又扬了起来。叶煻没敢躲,扭着身子让卷发棒落在自己背上,嘴上机关炮一般求饶:“关姐!别打脸别打胳膊,我后面有戏,不能留伤!”

关烟打完叶煻接着打贺澜,一边打一边问:“想分手为什么不直说?!玩这种把戏让你很兴奋是不是?耍着我玩儿让你很高兴是不是?”

“不是……”贺澜也没敢躲,跟叶煻一样让卷发棒落在背上,以此来保护自己的脸和胳膊,她后面也是有戏的。“我没想分手,更没有耍你的意思。”

“那这是什么?!”关烟停了手,指着叶煻问贺澜:“这难道是个成人玩具吗?!”

叶煻:“……”成人玩具?

贺澜哆嗦着,小心翼翼地瞟着关烟,硬着头皮道:“你经常不在,我也会寂寞啊,你就把她当成个成人玩具呗。”

“哈?”叶煻一怔,不可置信地看向贺澜,十分不满道:“姐你这就不厚道了,我陪着你挨了顿揍,你这样侮辱我不好吧?”

贺澜偷偷给叶煻使了个眼色,让她闭嘴,但她眼色还没落地,关烟先表了态:“抱歉,我口味没你这么重。分手。”说完便起身往外走。

贺澜怔了怔,忙起身去追:“关烟!”跪得久了,站起身的时候腿一软还差点摔了。

关烟走到门口,拉了下门没拉开,这才想起自己进门的时候把门反锁了,没来得及把锁打开,贺澜追上来一把按住门锁不让她开门。

“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贺澜说得很诚恳,眼里满满都是愧疚和懊恼。

被寒风吹了许久,贺澜的手冰凉的,握着门把的关烟甚至分不清楚金属制的门锁和贺澜的手哪个更凉,但再凉也比不过她此刻的心凉。她扭过头,冷冷地看着贺澜:“不可能。”

“关烟……”

“我不可能再相信你。”关烟说得坚定,目光里没有赌气,只有冰凉的失望。

贺澜怔怔地看着关烟,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能缓缓放开手。

关烟拉开门,踏出一步去后又停住了脚步,转身把口袋里的钥匙掏出来递给贺澜:“你家的钥匙还给你,我家的钥匙也麻烦你还给我。”

贺澜接下关烟递出的钥匙,无力地轻应一声:“嗯。”

这回,关烟是真的走了。

趁着关烟和贺澜说话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时候,叶煻早就坐倒在地上,揉着发疼的膝盖龇牙咧嘴还不敢喊出声,生怕关烟会回来再揍她一顿。等到关烟真的走了,她才一溜烟地爬起来,把窗户关好,然后飞快蹦上床用被子裹住自己。

“姐啊……”叶煻缩在被子里都还在抖个不停,体温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她牙齿打着颤小心翼翼地喊贺澜:“虽然这会儿你可能很伤心,但是……能不能去帮我捡下衣服?我觉得我该走了。”

站在门边的贺澜回过身来,烦躁地瞟她一眼,走向衣柜,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来穿上,这才下楼去捡衣服。

叶煻很无语,已经失了去跟贺澜计较的心思,她满脑子都是惹毛了关烟的恐惧。这下是真的玩大发了,关烟会怎么整死她她都不敢想,而且这事要是让乔柔知道,估计她要伤上加伤。

在屋里暖了好一会儿身体才不至于再颤抖,叶煻看着跟没事人一样点了烟郁闷抽着的贺澜好奇道:“姐你不冷吗?我看你刚才也冻得不行。”

贺澜没回话,看她那神情就知道她这会儿有多郁闷。不过叶煻一点也不同情她,自作自受,活该。

身子暖得差不多了后,叶煻一边穿衣服一边跟贺澜感叹:“不是我说你,有个关烟姐那样的女朋友你还出去拈花惹草,确实有点不知所谓了。我要是有个关烟姐那样的女朋友,别说出去约炮,我连戏都不拍了,我天天陪着她,宠着她,哄着她,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关烟是多少人的女神啊,贺澜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贺澜一个眼刀甩过来,叶煻赶紧闭了嘴。

穿完衣服,叶煻人模人样地往外走,笑笑地跟贺澜道别:“那我就先走了,你和关烟姐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的,贺澜姐放心。再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锁斩龙之第九章

    那指腹触感温暖干燥,抵着梁月冰凉的脸颊摩挲。初冬时分,山顶的风已经冷得透骨,此刻的梁月,唯独觉得脸颊上的那一点是温暖的,叫她恍惚舍不得离开。“行了行了!我服了!”汪释咋咋呼呼地,从那辆橙黄色宝马里钻出来,狠狠一甩车门。梁月被这一声喊得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往后躲开蒋泊舟的手指,偏过头去,抬手擦去泪痕,右

  • 混沌灭世录嗜血的狂欢

    “恩...如果遇到高等吸血鬼的话,最好把自己打扮成丑八怪或者浓妆艳抹的妓女。”“为什么啊?维瑟米尔叔叔。”“因为他可能就不会对你感兴趣了,他们从不差人血喝,所以口味会挑剔一些。”希里合上了手里那本《吸血鬼图鉴》,撅着小嘴,冲维瑟米尔摆了一个鬼脸。“可是我不打算那么干!我想打败他们!”“哈哈哈哈哈!我

  • 从西游开始捡宝箱在线阅读第四节

    车内散发着浓烈的酒味,刺激到安稞敏感嗅觉,睁开沉重的眼皮将窗户打开了条缝。夜晚的风很凉爽,抚过发丝,到烧糊糊的脸颊上,曲畅好受了许多,蹭了蹭旁边熟悉的肩膀,嗲了一声:“回你家吗?”“你家我家都可以,你想回哪?”安稞轻声细语问。曲畅抬了下眼皮,冷冽的目光瞪回了瞄着后视镜浮想联翩的司机,呼出口酒味,望向

  • 迢迢夜 皎皎星驰得尘俗之肩

    ‘风帘翠幕阁’是个精雕玉制的避暑纳凉的好去处,当初建这里的时候,是红老宗主发的话,为得是红鸢夏日贪凉用了冰,热不出体,每日哭哭闹闹饭也不吃。谁知道正好逢上宗主夫人——百合姬来,老宗主气得说她不容人,骂的极其难听,四处下绊子。百合姬也很冤枉,红家的人都是身体康健的,老红宗主都六十多了,三五盆冰放着也没

  • 幽冥少年传说在线阅读第十章

    [炭治郎]从后山回到蝶屋时,炭治郎三人组已经跟炼狱离开了。[善逸]抓住[炭治郎]的袖子,“哇啊啊,怎么办?怎么办?”[炭治郎]拍拍[善逸]的脑袋,“冷静点,[善逸]。既然[香奈惠]没有阻止,那说明情况还可控。”“那我们要追上去嘛?”[善逸]送了口气。[炭治郎]看向通知他们,炭治郎离开消息的[香奈惠]

  • 魅影之鬼王在线阅读初到天云山

    十一岁就已修仙,相传在萧鹤年十七岁的时候,万妖之王宗越趁萧晋文和大公子萧明熙外出,带兵攻打天云山,想要夺取天云山镇压的黑晶石,面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妖王宗越完全没放在心上,没想却被萧鹤年打成重伤。要知道妖王宗越的修为极高,能胜过他的屈指可数啊!”讲到这里众人连连惊叹,有很多人在相互议论“这个我也听说

  •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在线阅读第7节

    终于,张若雪实在太困了,也就煤追究太多直接回到自己房间里去睡了,要真是发生什么不和谐的事自己还是可以报警的嘛。抱着这个想法,张若雪度过可无话的一夜。也让王晟安全度过了无话的一夜。第二天,王晟从床上醒来……没错他是从床上,按照他的说法他不管怎么说也是这个屋子主人,也就理所当然睡再床上了。至于欣雨,却也

  • 猫妖男友正来袭[玄学]之绑匪是少女(6)

    “我的妈哟!还有会飞的?”李三顾大叫。白鹿回头看去,有几只特大号虫子,背上张开了双翼,径自飞了过来,发出了凄厉的呼啸声。白鹿李三顾二人叫苦不迭,这下可麻烦了。本指望这虫子自相残杀把自己消灭殆尽,谁曾料想,这咬一咬又不咬了,竟直扑他俩。两人一路跑,虫群一路追,幸好俩人颠沛流离的承义军岁月极大地锻炼了他

  • 都市:从恶搞僵尸电影开始在线阅读奇虫山采药

    碧水村,碧水河东岸。屋前暴雨飞泻,打在地上溅起片片水花,远望天幕雨水像是凭空垂吊的珠帘,将屋里屋外隔成两个世界。“这雨一下就是十几天,地里的草药今年是全废了”纱帘卷起,身穿湖蓝粗裳的妇人轻步进入,依窗而坐,妇人样貌不是很美,胜在温柔声甜。木岩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给母亲斟了杯茶,“今年雨水来的蹊跷,丘上

  • 我是个封妖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常陆坤应付完蓝枫的询问之后,就急匆匆的赶到丁坤的病房。丁坤用了三年的时间从一级灵将修炼到五级灵将。常陆坤却是花了五年的时间,才从一级灵将修炼到二级灵将。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丁坤修炼灵力的秘诀。常陆坤进入丁坤病房后,李奇和孙浩就自觉的离开了。他们明白丁坤之前做的所有布置应该都是在等待常陆坤的回来。当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