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红警之梦幻大陆失财老爸的傻儿(1)

2021/7/22 21:45:47 作者:风斩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红警之梦幻大陆
红警之梦幻大陆
作者:风斩云来源:飞卢小说网
被怪异的声音引到了山洞,又被一道红光吸了进去,竟来到了天帝之尊开创的“梦幻大陆”,像仙境又像是进了游戏里面,又歪打正着拥有了红警系统,从此飞卢在这个奇异的大陆,升级、打宝、美女成**、收小弟上位、开始了开挂的人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对哦,妖怪能给人做儿子?妖怪要吃人的呢!做爹都委屈了它!”

徐玉嘟哝了一句,洗洗睡了。

少时的梦境或鲜亮或荒诞,发现儿子的缺陷后,她的梦境就变成了望不到尽头的漆黑。现在呢,她的梦光怪陆离,乍喜乍忧大起大落。

晚上睡得不安稳,又得一梦,其实也不算是梦,只是往日真实情景的呈现。

她梦见自己把那个又呆又傻的儿子抱在怀里,给他剥橘子吃,儿子软软的身体靠在怀里,嘴里吞下去了会张嘴“啊啊”的叫唤,像一只巢中的幼鸟。

孩子的眼睛是乌黑的,但是不怎么亮,像蒙了一层尘,怎么也擦不掉,偶尔望向她时,会透出一点欢欣与依赖。

孩子的眼神经常是呆滞的,但是听到妈妈熟悉的脚步声,会转过来看她,那一瞬间,她能看到儿子眼中的灵动。

她心情阴郁的时候,这孩子有时会主动往她怀里钻,软软的靠在她的怀里,大小眼两双一起发呆。

她翻身坐起来,惺忪的眼睛睁开,眼角有泪痕。

对!就是这种感觉,母子相依,眼神通电,这才是她的儿子,是呆是哑,已经不重要了。

而那个老成早熟的小大人,那个“福慧双全”的萌娃,都不是她的儿子!

可是,她的亲儿子已经被她丢掉了,她再也找不回来了。

早上徐妈妈打开女儿的门,发现人还在床上,捂着脸抽泣。

“这…这是怎么啦?做噩梦了吗?”

不是噩梦是美梦,美梦比噩梦更令人忧伤。

徐玉抬起脸:“我想儿子,想我那个亲亲的傻儿子。”

徐妈妈一脸惊惶与担忧。

徐玉用手把眼泪狠狠的一抹,眼神里突然透出坚决:“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徐妈妈结结巴巴:“你你…你要了断啥?”

那天晚上,张大师与徐玉离开以后。

金贵卿几步跨下楼梯,大笑着把金言搂在怀里,揉揉捏捏,保姆张嫂与陈姐也跑出来笑眯眯的围着金言:“来,小言言,卖个萌!”

金言打着哈欠,浑身软绵绵的靠在爸爸怀里,随他揉成个什么形状,他可是累死了,没想到卖萌会这么累呀,十二岁扮演三岁,装嫩可真要命。

金贵卿抱着他上楼,放到卧室的小床上,盖被子,哼儿歌,快乐刺激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得知玄学大师就在楼下客厅坐着时,金言立即告知了系统,他以为系统会瑟瑟发抖。

系统淡定的告诉他:“他看不见我。”金言放了心。

“不过,接下来要出场的是你,不是我。”

金言有点不理解了,系统PK玄学,都是玄之又玄的存在,这才叫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他会为他的系统加油打气的,要他一个三岁半的娃娃出场干什么?

他听话的去了,扮演一个三岁半的小奶娃,十分成功。

爸爸哼了几首儿歌退出房间,轻轻的合上门。

系统出现了,表扬金言:“做得很好,你知道什么是演员吗?”

金言撑着沉重的眼皮:“知道,电视上演戏的那些人。”

“你也是,刚刚的表演很精彩。”

是吗?可是他很别扭,再也不想演第二次了。

“以后就不需要这种表演了吧?”

系统:“不一定哦。”

平板的声音,金言听出了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轻轻翻了半个白眼,眼一闭,沉沉的睡过去,养精蓄锐。

早上七点半,金言穿戴整齐,背着小书包,金贵卿牵起他的手准备出门。

“爸爸,我不想上幼儿园了!”金言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开口。

金贵卿惊讶的低头,看着这个上月还强烈要求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怎么啦?有小朋友欺负你吗?”

“没有,”金言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一会儿决定老实回答:“他们…同学们太幼稚了!”

当初去幼儿园是为了他的发音,他现在的发音完全没有问题,几乎畅所欲言。

金贵卿哈哈笑了几声,蹲下身来与他平视:“那你想什么呢?”

金言认真的回答:“上小学…六年级。”

餐厅里收拾碗筷,擦洗桌椅的两个保姆笑得前仰后合。

金贵卿也笑了,然后为难的挠头:“这个啊…爸爸考虑一下啊…”

金言还是被爸爸牵着去了幼儿园,交到老师手中,这个学期还剩一个多月,怎么也要上完了再说。

晚上放学回来,金言跟爸爸交流一天的见闻:“曲老师说我稳重懂事,让我当班长,做老师的小助手,帮忙管那些跑来跑去尖叫哭闹的调皮鬼。”

“调皮鬼多吗?”

“全都是。”

“有成就感吗?”

金言摇头:“并没有。”

金贵卿想起头天晚上儿子欢脱的样子,不免怀念起来:“来,儿砸,给爸爸卖个萌。”

金言为难的挠头,想了一会:“爸爸,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好鸭!”

“今天早上,王萌萌上学迟到了,曲老师问她,她哭着说,早上妈妈给她梳头发,妈妈低着头,长头发掉下来,妈妈不小心把两个人的头发绑到一起去了……”

金言仰头看着爸爸笑的生动的脸:“爸爸,有那么好笑吗?班上同学都笑得打嗝,我就没有笑。”

金贵卿笑意不歇,伸手摸他的头:“没事,儿子,你笑点高。”

金言接着讲故事:“后来她妈妈先把自己的长头发绑好了,再给她梳的辫子。”

“可是,这也耽误不了几分钟啊?”

“因为王萌萌哭了,吵着要她的妈妈剪头发,在家里哄了好久。”金言的小脸严肃起来:“她这样是不对的,我批评她了。”

第二天是周六,晚饭后,金贵卿翻看本市景点图,计划带儿子出去放飞一天。然后手机收到几条信息,是前妻徐玉发来的。

“贵卿,明天有没有事?”

“带儿子出来玩吧!”

“东郊荷湾。”

金贵卿把手机拿到儿子跟前,金言看了一眼,小手在手机上按了三个字母:“h-a-o”

“好”字出现在屏幕上,金贵卿拇指一按,发送。

父子击掌:“耶!”

耶完了,金言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爸爸,明天出去玩,妈妈会带爷爷来吗?”

“爷爷?是外公吗?他可能有点忙。”

“不是,是晚上到咱们家的那个长胡子爷爷。”

“不会吧,要是他还过来把你看来看去,爸爸立马带你掉头。”

金言放了心。

晚上躺在床上敲系统:“系统系统,明天妈妈要跟我一起玩,我要怎么做?”

“哦,她约你玩,那天晚上的表现她应该是满意了?”

“不知道。”金言回忆那天晚上她离去的表情,好像并不开心。

金言瞪着天花板,愁的睡不着:“我明天还要接着表演吗?”

系统冷静的答道:“你能表演一辈子?”

金言叹气,翻身,挠了挠后脑勺。

系统:“做你自己。”

金言觉得系统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然而做他自己,妈妈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真的不容乐观。

早上,金言洗漱好了下楼吃早饭,餐桌上依旧是满满的一桌,他却没什么胃口。

“怎么啦?儿子。多吃点,不然没劲玩哦!”

金言点头,勉强吃下一碗燕窝,半个鸡蛋,把蛋黄放到爸爸的碗里。

金贵卿把出游必备的食物、小帐篷、驱虫液放进后备箱,把儿子抱到后排座上,系好安全带。

金言突然问:“爸爸,你看看我的头发,有没有变少一点?”

金贵卿一愣:“什么?头发?”大手在他头上随便一扒,又软又顺,手感非常好。

金言苦恼的望着爸爸:“早上,我看见枕头上掉了好多头发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每天都想装弱偏离轨迹的开始

    陆天一缓缓走到冰茶前取了一盏,欲哭无泪。不知自己是怎么得罪了她,应该不是在这自己在这二十余天里,吃光了凌峰师兄送给她的花果,亦或是每次她泡的苦茶,自己只喝了一口便没动了这等碎事才是。真当是大难临头,思绪万千。但见场上仙子们个个明眸皓齿,肤如凝脂,此刻她们嘴角尽是淡然微笑,目光却微烈,全然不知生起气来

  • 都市逆凰之车祸救援【求收藏鲜花】(7)

    “从现在起,你们就不是清北商学院的学生了,就算花再多的钱,你们也进不了。”连晶晶冷冷的道。“什么?怎么可能!你不过是清北招生办的负责人,你有什么权利,管得了商学院的事情!”文宇豪道。“豪哥,你给伯父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别被他们给骗了。”张菲菲急忙道。“好!”文宇豪说。然而,不等文宇豪打电话,他的手机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