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气存万古在线阅读第8章

2021/7/22 21:21:36 作者:迁泽 来源:飞卢小说网
气存万古
气存万古
作者:迁泽来源:飞卢小说网
广袤大地,妖魔并起。大地的北面,有面如朱砂,口漏獠牙,人形残暴的修罗族。大地的东面,有身形滔天,恐怖无比的妖兽。大地的南面,住着不死不灭的死尸,存活了千年。大地的西面,有众多得道的高僧,万法不侵。......人,魔,妖,尸,猛兽......频繁开战,死伤无数。各各种族在大地深深扎根,都具有自己的领域;大地被这些种族划分,被称为十地。在人类生存的领域,三千州的东面。有一处庙观,收留着一些无父无母的孩子。一天夜里,来了众多来路不明的人,毁了这里。孩子们又该何去何从......复仇之路又从何开始...

粉荷新露,草色葱青。

九歌醒醒睡睡将养了许久,已是入了夏。

那日快至晚膳时分,壑渊过来瞧她,拿了她手里的轻薄纨扇,道:“不是说怕冷,拿扇子做什么。”

她恹恹:“没什么好玩的,正好这扇面精致,便看了些时日。”

“你若是喜欢,教内务府多做些花样,”壑渊像是为她的身体回转感到高兴,微微带了笑,“你确实要闷坏了,下月带你去猎场可好。”

“除了我,还要带谁?”

壑渊轻笑一声:“你就知道拿话挤兑我,这宫里有谁,我自然就带谁。”

西郊围猎本是列祖列宗传下来的,一年一度,算得上朝中盛事。上至皇族亲眷,下至权贵大臣,只要身体无恙,都需出席感知上苍念顾之恩。

九歌心知在这上面做不起文章,只得冷哼一声:“你宫中的人那样多,那便都带上,我就不去了。”

“才开心几日,你又要闹,”壑渊伸手揽过她,“你好歹气量大些,前些日子那长孙璎不明不白的,原是她在犯浑玩闹呢。”

“你这样为她说好话,是安的什么心。”

“你也不瞧瞧我是为着谁才说起她,”壑渊俯身在她面上一吻,“乖,让我过几天舒坦日子。”

九歌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猎场之行已是盛夏。

九歌自那日起便命人紧锁宫门,再未与壑渊说过话,原曾想壑渊不会带她出宫,却未料到出行前日,内务府送来三套纤羽细纱的宫装,以及数十把花样精致的绫罗纨扇来。

合欢见她神色泛凉,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倒是九歌开口道:“只留那套玉色的,其余的赏下去。”

那玉色几近纯白,犹如素缟,合欢犹疑:“猎场是个热闹地方,这身会不会太素……”

“我穿给谁看?”九歌拾起一把纨扇细细看了看,“这些我倒是喜欢,且先留着。”

却是围猎那日骄阳似火,众人皆是酷热难耐苦不堪言,壑渊倒端直身子坐于上首,神情舒展,好整以暇看着今年新一批的围猎队,那队人马正是以淮瑾之为首,不乏朝中的贵胄子弟。

宸妃坐于他右手边,通身是描金边猩红宫袍,遮的严严实实,那步摇金钗沉沉欲坠,额发尽数被汗濡湿,下颌不时滴落一两颗莹亮的汗来。

在席的满朝官员皆是出汗如牛,但碍于帝上未动,只能忍住热意,狼狈不堪。

唯有九歌一袭素色淡然坐着,玉色的容颜如画,淡粉的双唇如樱,眉若远山翦水秋瞳,只是看上一眼,便顿生清凉之感,合欢立于她身后,手执纨扇不时摇动两次。

围猎之行沿自前朝,因大宗朝卿鸿帝爱好骑射,自建朝起便设了围猎的规矩,壑渊帝即位在外人看来只是顺位而袭改朝换代,故前朝习俗也一并沿用下来。

沿袭至今,正好是第二十个年头。

长孙璎面容娇俏,合欢不由多看了几眼,那厢长孙璎拿了绢帕半掩面,娇声道:“帝上,帝姬身边的姑姑怎么总朝臣妾盯着,怪难为情的。”

壑渊闻言心中一动,顺势朝九歌望去,她眉眼淡漠,似又清减了些许,他虽目光胶着,她却并未理会,似乎觉察不出,只是时不时与合欢耳语几声,间或笑笑。

淮瑾之一队已是整装待发,擂鼓阵阵,九歌听着鼓声震耳,心中激荡,不由得多看了淮瑾之几眼。

却是他身边的一位年轻子弟俊朗非常,九歌向合欢附耳过去,合欢便退下了。

不多时,合欢上前悄声道:“殿下,说来也巧,那年轻男子正是长孙璎的嫡兄,单名一个钰字。”

九歌挑眉一笑:“哦?竟有这样巧。”

“更巧的是,”合欢压低声音,“长孙家的北清王爵位,就要袭给他了。”

九歌望向交谈甚欢的淮瑾之与长孙钰,若有所思点点头:“恩,如此甚好。”话毕半晌,忽而又道:“只可惜了一件事。”

“何事?”

“长孙家的兵符,怕早已随着长孙璎嫁到宫里来了。”

合欢面露惋惜:“那不若知会一声淮将军……”

“急什么,”九歌莞尔一笑,“我与姑姑打个赌,长孙璎总有一日,会将兵符偷回来,还给她长孙家。”

二人说话间,擂鼓大作,围猎队分为两拨,由淮瑾之与长孙钰分别牵头,齐齐奔进山中。

山野鸟雀扑棱而起,青灰幽蓝,一时间眼花缭乱。

已有宫侍小声下注:“淮将军可是上过战场的人,我看啊,这次肯定是他拔头筹!”

另有人不甘示弱:“你懂个屁,淮将军已有多年不在京中,现在最风生水起的,可是北清王府的小郡王!”

“你别不信,我赌五两碎银子!”

“别以为就你钱多,我赌十两碎银子!”

九歌听了只是好笑,淮瑾之已封骠骑大将军,此次围猎,他不过是略尽心意罢了,况且要卖个面子给长孙钰,少不了谦让二三,这头筹之名,只怕是拿不到。

却是听见远处马蹄由远及近,众人喝彩声已如潮水推波而来,九歌定神一看,不由得心里砰砰直跳。

竟是淮瑾之单手握缰,拎了一只雪白幼虎回来。

方才下注十两碎银的宫侍,失声叫了出来:“淮、淮将军竟英勇至此!”

九歌暗自失笑,淮瑾之已是行得近了,却是身后又有快马加鞭之声,是长孙钰两手空空而回。

不曾想,长孙璎竟失态叫出声道:“淮瑾之定然使诈,我家兄长断不会连只野兔都拿不到!”

壑渊瞥她一眼,沉声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淮瑾之已是翻身下马,那雪白的幼虎被他截在怀中,竟乖顺无比。

他与长孙钰一前一后行礼,壑渊开口道:“瑾之,你把这幼虎挟来,过会只怕会有猛虎寻来。”

淮瑾之朗声笑道:“臣正要禀明帝上,今年围猎头筹,非长孙公子莫属。那猛虎,正是被长孙公子射伤,原想将虎皮剥下呈给您,哪想一行人围过去,那大虎竟投崖死了。”

众人闻言,或惊叹或恻然,却是长孙钰抬头答道:“臣不敢争这头筹之名,淮将军心念宽广,不忍幼虎失母流落荒郊,特寻之带回,臣争功好胜,实在惭愧。”

九歌缓缓饮着淡茶,凝神看向银盔加身的长孙钰,朱唇玉面,英气夺人。

他说完话,与淮瑾之相视一笑,二人竟各有各的丰神俊朗。

九歌忽而道:“长孙公子,你站近些。”

长孙钰没提防被人叫住,怔然一瞬,随即看过来,九歌迎上他目光,颔首浅浅一笑,他躲闪不及,慌忙垂眼下去行礼,耳根似有些泛红。

她低头去抿茶,不露声色勾了勾唇:“皇兄,不知我有无记错,这位长孙公子似乎有些面熟。”

壑渊含笑道:“是了,你这样一说朕倒是记起来,你十四岁那年,差点误伤了长孙公子。”

她接道:“后来母皇还亲自接他进宫赔礼道歉,现下倒与从前长得不太一样,怪道方才没认出来。”

长孙钰埋下的脸更红了。

却是长孙璎笑得娇俏:“当年帝姬是多厉害的人啊,那样多的人物里,只有您连中十发,就连帝上当时也是中了九发呢。”

九歌知她所言何意,不欲深究,只是瞧着她盈盈一笑:“那是皇兄让着我。”

那是宗兴十五年,卿鸿帝有意要考教九歌与壑渊,便命礼部挑出京中达官显贵的适龄子嗣,于围猎那日与他二人一同比试。

因年纪尚小,山中围猎便改作绕场骑射。

她的骑射是大宗朝最好的,壑渊总这样说,面对一干说不上名字的俊朗子弟,她便也不怵,笑着上马拉弓,连中十发。

到第十一发时,那弓拉的极满,她怕自己兴致过高误伤了人,有意松了些,瞄准了靶心正要放手时,却是听得前头一声小姑娘的惊叫声,她一瞬失神,箭已离弦。

有人跃出人群,抽剑砍断了那支箭,那箭犹带余力,那人堪堪侧首,箭头在他耳后划了一道血印子。

九歌慌忙下马要去看,却是长孙家老将陡然跪下,道孙女儿被野狐惊扰冲撞帝姬,求卿鸿帝恕罪。

他挥剑斩箭,救的是他的胞妹长孙璎。

卿鸿帝自然一番嘉赏,先派了太医为他止血,回宫后又召他长孙一家亲自面圣,封地千倾,赐北清王爵位。

那时他跪在人群里,九歌只是远远扫视过人群,倒并未记在心间。

此刻这位北清王府的小郡王近在眼前,九歌含笑思忖,终于看了一眼壑渊,道:“皇兄,他们二人相互谦让,不若今年不分魁首,只多加封赏罢。”

壑渊见她一身素衣,明眸皓齿,宛如画中之人,心下不及多想,即刻便笑道:“便依你的。”

正在此时,淮瑾之将幼虎举起来,笑道:“不知帝姬怕不怕它,若是喜欢,把它关到笼子里养起来,也有十分趣味。”

不献帝上与帝妃,先献九歌帝姬,在座大臣皆是满腹狐疑面面相觑。

九歌看向壑渊:“皇兄许我养么?”

“你喜欢便养,”壑渊道:“将幼虎牙齿拔了,养的安生些。”

九歌眼角余光瞥到长孙璎面上,盈盈一笑:“多谢皇兄。”

这朝中的风,变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逆凰之车祸救援【求收藏鲜花】(7)

    “从现在起,你们就不是清北商学院的学生了,就算花再多的钱,你们也进不了。”连晶晶冷冷的道。“什么?怎么可能!你不过是清北招生办的负责人,你有什么权利,管得了商学院的事情!”文宇豪道。“豪哥,你给伯父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别被他们给骗了。”张菲菲急忙道。“好!”文宇豪说。然而,不等文宇豪打电话,他的手机就

  • 无限之大秦黑龙在线阅读第1章

    我不算正人君子,也不是卑鄙小人。我不是一切开始缘由,我只不过是一个引子。我有很多名字,望月松,白落尘,梓桓,草堂始祖。我将揭开这个世界序幕,但我本身就只是个引子。

  • 最强法道第5章在线阅读

    容珏从山荫房出来后,竟发了高烧。这场毫无来由的病,连随驾太医都没了招,不敢随意开药,保守开些聊胜于无的汤水。一天一夜,九儿在旁不停歇地侍奉,却是毫无起色。到了第二日下午,容珏高烧不醒。凌彻急到拿了条鞭子就去找方了之。“混账东西,你对皇上做了什么?”山荫房的门被凌彻用力推开,方了之躺在榻上,正在喝粥水

  • 家有小忠犬[重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距离开关最近的人看到寝室的人虽然没有回来完,但还是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把灯关了。睡在赵小满另一侧的于圆圆还是没有回来,但已经躺在床上的她,刚开始还有些担心,没一会就无力去想这个问题了,睡意已经渐渐的袭来。赵小满已经睡熟了,但耳边突然听到‘砰’的一声,一下子把她吓醒了,她有些不知所措,感到睡在自己另一

  • 超凡小博士在线阅读第8章

    501的防盗门并没有锁,门缝露出雾黄色的灯光,原本黑暗的楼道也染上人间烟火,青椒炒肉丝的呛辣味弥漫楼道,傅庄几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唐妈妈听见动静,热情的招呼傅庄进屋,她手脚利落,槐花鸡蛋饼在电饼档里滋滋作响,青椒肉丝马上就能出锅,稍微准备一下,他们就能开饭了。老式的木门稍微一推就开,先是少女娇软的笑声

  • 重生回末世在线阅读第三节

    巫拿着巫杖,看着虎和启。“如何?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伤口已经结疤,已经无碍,多谢巫!”启感谢道。“无妨,这是我的责任”。“就是就是,启你怎么变得磨磨唧唧的了”,虎大大咧咧的说。玉将药材翻整收拾好后也走到跟前道“启,看你这气色好多了啊!”“嗯,我想再有几天,伤口也就痊愈了,你们不用担心了!”启道。

  • 我师傅是林正英在线阅读第一节

    “野有蔓草,零露传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答应我,不要在没有我的地方受伤,不要让我找不到你好吗。”……“你认为事到如今,他能做些什么,除了接受。”“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你还有我。”……“一入宫门深似海,你想清楚了吗?”“心死了的人,在哪都一样的。”……“寒倾,

  • 网游道具商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榕树做出讨好的动作之后,其他大树也悄摸摸地往前一点点挪过来,再次将她包围在其中。但这次大树们没有再攻击,而是纷纷将枝叶垂下来往她面前递,似乎想让她摸一摸。连画有些分不清楚,这些树木究竟有没有开启灵智了。或者它们现在的行为只是出于植物对于更强大植物的本能臣服和畏惧。但植物之间向来没有这种等级压制,只

  • 都市狂王之呵,女人(求收藏,第二更)

    李安回头,看到了两个女人,一个站在自己面前的赵桂芳,一个是站在门口,靠着门口的墙壁站着的黄菲菲。黄菲菲则是一脸的坏笑的看着李安,意思似乎很明显,这是她做的。赵桂芳很生气,但是一部分原因是生气自身,她生气自己很废物,为什么被这家伙吻了,自己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这个男人离开了,自己还没明白回来。黄菲菲则

  • 安山之薯片一样干脆

    (三个月后)俗话说得好,宅男在家靠电脑,闷骚出门靠基友。作为一个新时代的职业闷骚宅,我如今唯一的工作,就是在好兄弟褚剑开的酒吧中做晚上——十点到三点的调酒师二号。而另一个和我相依为命的生死之交欧阳,则是酒吧负责出菜和厨房管理的厨师长。两人上班回来,给浴室里的欧阳送了浴巾去,我将游戏连接器(人脑对接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