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一爱定情:高冷男神求节制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7/22 22:50:45 作者:素小颜 来源:掌阅小说网
一爱定情:高冷男神求节制
一爱定情:高冷男神求节制
作者:素小颜来源:掌阅小说网
一封遗书,一份合约,把她送到他的床上。却被她当成是特殊职业的男公关,留下封口费潇洒走人。再相遇,他是帝国最尊贵的男人,掌握她的生死大权。作为一个十八线,她有护身法宝在手,冷笑一声:“儿子是我的!”“你偷走我的心,养着我的娃,还想跑?”“你不会带孩子,还会阻碍我事业发展的脚步,要你何用!”她一脸嫌弃。“我的用处多了,马上就能证明给你看!”

齐尘两只纤细的胳膊使着劲儿,用力抱着萧以山,把整张脸埋在他胸口上。她的两只手在萧以山背后费力的紧紧扣在一起,指节都泛了白。

萧以山身子一僵,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天知道,他长到二十二岁,从来没有和一个姑娘家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尘、尘、尘儿,你先松、松、松开!咱们有话好好说!”萧以山有生以来第一次结巴了,他的耳朵微不可见的泛了红。

他觉得由着一个姑娘家这么满怀抱着他,他自己倒是没所谓,但是对姑娘家的名声不好。虽然这姑娘家细胳膊细腿的,除了脸长得漂亮,个头矮了点,其他地方也没看出哪里像个姑娘家,但是他就是觉得不能这么抱着。

萧以山尝试着伸手扯了扯齐尘的胳膊,可是齐尘就像跟他较着劲儿,死活不肯放手,反而加大了力气就那么紧紧地抱着。

“以山哥,谢谢你!”许久,齐尘趴在萧以山怀里,闷声闷气地说。

“啊!不、不要紧,你不用客气。”萧以山觉得这炉子今天是不是放多了柴火,他怎么滴这么热呢。这才多大一会儿,他满脑门都是汗了。

萧以山一个壮硕魁梧的粗糙汉子,面对王春花母子三人时的从容和镇定再也不复存在,一脸的尴尬和不知所措。

但是他又不敢伸手用力把齐尘扯开,只能伸着两只胳膊像个木头人一样,就那么站着。

“以山哥,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我会一心一意地和你好好过日子!”齐尘把头抬起来,仰着头看着萧以山,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说,但是手却还是没撒开。

“尘、尘、尘儿!我那是说给你继母听的,当不得真!”

萧以山活了二十多岁,从来不知道自己他妈的原来竟然是个结巴。一个漂亮的姑娘跟他说着情话的时候,他的嘴竟然瓢了!他觉得挺丢脸的,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

听了这话,齐尘微微蹙眉。

“但是我说护着你,那是真的。”萧以山看着齐尘的神情变幻,赶紧澄清。

“我知道!但是我想嫁给你!以山哥,你能现在娶了我吗?”齐尘眨着有些雾气的眼睛,再次开口。通过今天的事,她越发肯定萧以山是个可靠的人。她觉得她必须和萧以山确定关系,才能和他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

更何况,今日她那继母王春花回去,肯定是少不了四处宣扬,她和萧以山只怕是再也撇不清了。她没钱没势,除了嫁给萧以山,怕是再没了出路。若是萧以山不肯要她,那她该当如何。

萧以山低头看着才到他胸口的瘦弱的小人儿,轻轻叹口气,最终还是伸手把她从怀里给拉起来,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到凳子上坐好。

他走去灶间,掀开水缸盖,拿瓢舀了半瓢冰冷的水,就那么咕嘟咕嘟灌下去,才算觉得没那么热了。他拿着水瓢在水缸旁边站了半天,随即放下水瓢,走回里间。

齐尘靠着炉子坐着,两只手绞在一起,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萧以山在齐尘身边坐好,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清了一下嗓子:“尘儿,不是我不想娶你。只是,你这是被迫从家里出来,我算是帮你解了围,你一时感恩,想着要报答我,才想着要嫁给我。”萧以山给齐尘分析着。

“以山哥,我不是,我就是诚心诚意地想嫁给你!”齐尘抬起头来,面露焦急,急急地分辨着。她知道萧以山不信,但是她就是真心想嫁给他。

“尘儿,你别着急!你先听我说!”萧以山下意识伸手握住齐尘的胳膊,沉声说,安抚着她。

他二十多岁了,是个正常的男人,无数孤独的夜里,他也时常想着娶个能够知冷知热的女人,至少漫漫长夜不会那么难捱。

但是这么多年他却一直不曾动过成亲的念头,村里有人家姑娘看上他,家里拖了媒人来试探过,他都不曾松口。

不是他萧以山眼界多高,主要是他觉得成亲是一辈子的事,两个人要日夜相对,还是要找个自己喜欢的才好。

刚刚相处这么一天多,他还说不上有多喜欢齐尘,但是最起码对齐尘不反感,可以说有些许喜欢,看着她受委屈心里会心疼。

齐尘长得好,别说在村子里,估摸就是到县城也是数一数二的相貌。

但是萧以山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他不想挟恩图报,不想让齐尘心里有一丁点儿的为难。

再就是他觉得齐尘还小,虽说她有十六岁了,但是估计是原先在齐家吃得不好,浑身上下瘦瘦弱弱的。他昨天把她从门口抱进屋里的时候,觉得她根本没重量,实在是太轻了。

哪怕就算他们真的成亲了,估计他也狠不下心,下不去手。

萧以山想到这,瞟了一眼齐尘的胸前,又想到帮她脚上擦冻伤膏时看到的那一截肤若凝脂的小腿,他那刚刚因为灌了凉水而恢复本色的耳朵,又微微红了。

他轻轻咳嗽了一下,转过脸去。

半晌,他转回来,再次说:“尘儿,你先听我说!”

齐尘抬头看着萧以山那棱角分明的脸,听话的点点头。但是她在心里却打定主意,不管他说什么,反正她就是要嫁给他,一定要嫁给他。

“尘儿,这样,你就住在我这里,住多久都行。但是嫁给我的事情,咱暂时就不提了。算下来,我们两个正式认识也就才一天不到,说到嫁不嫁的为时尚早。不是以山哥不想娶你,而是这婚姻大事是一辈子的事,我不想你日后想起来后悔。如果日后、日后,天长日久的,你当真还愿意嫁给我,咱们再商量,你看这样成吗?”

萧以山想尽量委婉地把话说清楚,但是又怕伤到齐尘,只能把语气尽量放柔。

齐尘不知道萧以山那许多的想法,她只知道以萧以山现在不想娶她,她不能让萧以山为难;何况她也不能把人给逼急了,万一他生气,把她赶出去那她就真的没地方可去了。

“好!”齐尘抬头看着萧以山,嘴角扯出一抹微笑,乖乖巧巧地说着好,可是她在心里却暗暗做了决定。

“哎,好!”见齐尘不再坚持现在就嫁给他,他松了一口气,却又莫名的有点说不上的小小的失望。

“那尘儿,你坐着,我去张罗午饭。”萧以山起身往灶间走。

王春花那母子三人上门的时候就晌午了,这会儿日头都偏西了,等他们做好饭,估计是晌午饭连着晚上饭一起吃了。

“以山哥,你歇着,我来做。”齐尘连忙站起身来,一把拉住萧以山的大手,把他往回扯。没道理她在这白吃白住的,还让萧以山伺候她。

既然她打定主意让萧以山娶了她,那她就得让萧以山知道娶她的好处,比如说每天有现成可口的饭菜等着他。

萧以山低头看着攥着自己的小手,觉得半边胳膊怎么这么软,他连忙不动声色的慢慢把手扯出来,他怕齐尘再动手,把手背到身后,连忙答应:“那行,你做,我帮你烧火。”

“好!”齐尘对着萧以山笑了笑,抬脚走去了灶间。

齐尘非常主动地问了萧以山什么东西都放在哪,萧以山一一给她介绍着,齐尘弄明白了随即手脚麻利地干起活来。

家里有土豆,白菜,青萝卜,胡萝卜,这都是秋天存下的。天寒地冻的,别的菜留不住,只有这些存得住的菜,在灶间的墙角堆了不小的一堆。

墙角还摆着一个大菜缸,里面有满满的一缸酸菜,齐尘掀开看了看,酸菜独有的味道扑鼻而来,很是开胃。

“以山哥,我们做个酸菜?再炖个土豆?”齐尘征询着萧以山的意见。

“行,你怎么做都行!”萧以山很好说话。他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对吃的不怎么挑,主要是也没得挑,平时他一个人做饭能填饱肚子就行。

“对了,外面还有冻着的兔子肉,和野鸡肉,你等着啊,我去拿一些进来。”萧以山说着起身开门出去拿肉,这是他前些天去山上打的,杀好了收拾干净都放在外面冻着。

平时一个人做饭他也懒得麻烦,都还没动过。

没一会儿,萧以山提着冻得邦邦硬的一只兔子,和一只野鸡进来,递给齐尘。

齐尘接过来,有些犹豫地说道:“以山哥,一顿吃这么多吗?是不是有点儿太多了?”

原先在齐家,平时吃点肉那就是借个味儿,除了逢年过节,平日里从来没有这么奢侈地拿整只鸡一顿做了都吃了的,更何况还加了一只兔子。

她看萧以山屋里的摆设,知道他过得也不够富裕,更何况他今天还替她出了十两银子给王春花,何况以后还加了她多了一个人吃饭,齐尘想着帮他省着点。

“不多,外面还有四只兔子,三只鸡,可劲儿吃,吃完了我再去打就是了。”萧以山憨憨地笑笑,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着说:“再说,咱们从今天开始一起过日子,吃顿好的,算是庆祝一下。”

“行,以山哥,那就听你的!”

齐尘想着晚上要做的事,觉得就算纪念今日了,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她把肉放在木盆里,再舀了几瓢冷水浇在上面化着冰,没一会儿,鸡肉和兔子肉上面就结了一层冰壳。

她去拿了两个土豆,打算做个土豆炖鸡,再从菜缸里捞了一颗酸菜,准备做酸菜炖兔子肉。她手脚利索,很快就把这些都备好了。

萧以山看着兔子和鸡都化得差不多了,拿起菜刀,嗙嗙嗙一阵剁,没一会儿就把肉给剁好了。

齐尘站在旁边崇拜地看着他,要知道她以前剁个鸡那得费好大的劲儿,可是这活儿在萧以山这就跟她切土豆一样毫不费力。

“以山哥,你真厉害!”齐尘真心称赞着。

萧以山嘴角抽了抽,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把菜板给收拾了,这尘儿当真可爱,他剁只鸡剁只兔子就厉害了,要是告诉她他打过老虎,那她得怎么说。

菜都备齐了,小锅的米饭也煮得差不多了,齐尘开始在大锅做土豆炖鸡,等这边翻炒好,加了汤盖了锅盖开始炖,她又把小锅里煮好的米饭盛出来,在小锅里炖兔子肉。

萧以山做饭不怎么样,但是烧火是把好手,齐尘把菜下锅后,萧以山就拿个小板凳,坐在灶坑前烧火。

柴火都是他从山上砍得好烧的松木柈子,火烧得很旺,两口锅里咕嘟咕嘟翻开着,没一会儿就飘出肉的香味。

锅里钻出来的蒸汽慢慢的把整个灶间都填满了,飘在房顶上,齐尘站在那里,觉得好像仙境,她伸手一下一下挥着蒸汽,感觉自己像个仙子,脸上慢慢绽出笑容。

萧以山看着齐尘在那玩着蒸汽,嘴角也上扬着。他觉得差不多了,把两口锅的锅盖都掀开看了看,嗯,汤都快没了。

“以山哥,好了吗?”齐尘听到动静,弯下腰来问着萧以山。

“好了,尘儿,你去摆桌子,拿碗筷,我把菜盛出来!”萧以山很高兴,他很久没吃过这么正式的菜了,今天要好好吃一顿。

“哎!”齐尘欢快地应着,去房间里把炕桌搬上炕摆好,随即去拿了碗筷,把装饭的盆子也端了进来。

萧以山动作也很快,等齐尘这边收拾好,他就把两盆菜端了进来。

“上炕,上炕!”萧以山看齐尘还在地上站着,连忙把她往炕头上让。

“哎!”齐尘脱了鞋爬上炕,在炕桌前坐好。

“以山哥,你有酒吗?”齐尘看着正往炕上坐的萧以山开口问。

“酒?有啊!尘儿你要喝吗?”萧以山有些惊讶。

“我想喝一点,行吗?”齐尘眼巴巴看着萧以山,有些羞赧。

她也顾不上萧以山对她一个姑娘家喝酒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

她必须喝一点儿,哪怕一口也行,她需要拿酒来壮壮胆子。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想让萧以山喝一点儿,也许不止喝一点儿,最好喝醉了才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仙学院在线阅读第3章

    这日,苏川在后殿中巩固修为,太子敖光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父王,大事不好了,蛟魔王百万大军已来到东海上空。”苏川这才睁开双眼,喝道:“排兵布阵,我倒要去会会这蛟魔王。”东海海面,突然巨浪滔天,几百万东海水兵相继从海中冒出,结成几百个战斗方阵。而蛟魔王也带着数百万水军浩浩荡荡的往东海水晶宫上空开来。一

  • [综]学校里的恶人脸看上我啦活着

    一早我就起来了,没有表,也不知道时间。手机也没带,放在包里了,当时还不如装在口袋里,起码能看看时间,不过这里没有电,带了手机也没用。林子他们还没有起,我蹑手蹑脚的拿了盆子到院子里洗脸。天还没有大亮,天边的朝霞很美,淡淡的红,也不是一种红,是那种渐变的,从最接近地面的地方开始,越来越淡,最边缘的部分就

  • 离婚前我失忆了在线阅读第4节

    瘦削年轻人羡慕的语气都要溢出来了,越说声音越小,最终发出一声复杂的感叹。这里面既有普通人看到主角的羡慕嫉妒,也有对自己夺舍神功的佩服,最后夹杂着一些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感叹完毕,瘦削年轻人抬手一招,插入比蒙巨兽脑袋里的制式长剑就重新飞回手中。不是瘦削年轻人会御剑术,而是他将气力凝成线黏在剑柄上,通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之第二章(2)

    第二章秋荀是个孤儿,年幼时双亲遭遇事故撒手人寰,靠着奶奶把他拉扯长大,没过几年,老人家也不在了,好在秋荀自己够争气,考上了科班。秋荀的皮相好看,演技也不错,在毕业之前就成功签了公司。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电影演员,可现在是流量明星当道的时代,秋荀一无背景二无人脉,从起跑线上就比别人落后了许多,演员多剧组

  • 养孩子的我好心累之不是一个好东西

    楚子岩大概在门前站了几十秒,哼了一声,大声喊道:“看我还给不给你钱!”说完,乍呼呼的离开了。楚子岩离开后,房间内的楚淼淼收回慵懒的姿态,打坐在沙发上。明亮的房间里,只见一道紫光一闪,悠的一下,又灭了下去。少女纤细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镶嵌着古朴的花纹,指尖一闪,凭空从戒指里取出了两样东西。小茶几上正

  • 逃婚进行时在线阅读第1章

    宇宙冰冷又寂静,无人知道在那星空的深处隐藏着什么。只见一颗流星打破长久的寂寞,飞速的朝向地球飞去。华夏航天局总局半夜3点叮玲玲~~叮铃铃~“什么事”“局长大事不好了,请您来观察室一趟”不过一怀,一位长得燕颔虎颈的男子走了进来,严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局长我们观察到在距地球一光年处有一颗巨大的陨石

  • 〔综主花千骨〕若相惜在线阅读第二章

    “你是谁?为什么躲在这里?”简朔压低声音。简朔坐在地上,打量着桌子底下的小女孩。她头发蓬乱,脸上身上都很脏,身量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一双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你......”简朔迟疑,她这么小,能听明白他说什么吗?好一会儿,小女孩见简朔只是坐在她面前,没有动,便大着胆子看过去。她的目光越过简朔

  • 重生成名太容易第2章在线阅读

    张副导犹豫着要不要叫救护车,但他的视线却迟迟不能从水面上移开,一种奇诡的美感攫住了他的注意力。这是他今天看过最安静最单调的试镜,但是却不无聊。因为池水时不时的波动,偶尔溅起的一朵水花,以及水池里经过光线扭曲的纤长身影,均给人一种头皮发麻战栗感。似乎有什么危险而神秘的东西潜在池底。一直盯着镜头看得摄影

  • 玄幻:我开了一间杂货铺之动手与不动手

    回去馄饨面在,没见到施杰人,郁小龙问正给他煎蛋的赵菲他人呢。“不是找你去了吗?”“……”“半路给我打了个电话,面还是我给你打包回来的。”赵菲说。郁小龙担心他好死不死地再碰上菜杆他们,赶紧拿出手机来,上面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他给他打过去,让他回来的时候注意点,别走原路,万一菜杆心不死,再在哪个路口蹲上

  • [综]野晒在线阅读第六节

    另一方小赵已经把情况如实汇报,洛潇雨让心腹前去支援,自己却是拿着一卷书,依旧躺着看着。唯有小赵一人担心,惶恐不安,焦躁的站着。…………银甲战士颤颤巍巍的,用银枪当拐杖站起来,汗滴与血液交杂看起来模糊地给他画了一个丑装。他全身生疼不得已,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滴答””滴答“伤口再次裂开血液,又流出来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