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我的洪荒渡劫群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7/22 20:55:55 作者:我是盗墓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洪荒渡劫群
我的洪荒渡劫群
作者:我是盗墓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的林远发现自己穿越了,来到了未来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异兽入侵,人类开始了新的纪元,而想要在这个世界中生存下去,那么就要让自己变强。但是林远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脑海里竟然绑定了一个洪荒渡劫**!女娲:什么?渡劫要给**主捏一个女朋友吗?这这这....**主喜欢啥类型的呀?伏羲:咳咳,听说渡劫要唱rap,**我这琴弹不出来啊!怎么办,打篮球行不行啊!两年半的实习生啊!在线等......急啊!老子:**主啊!我这落地圣人难道也要渡劫吗?你行行好,给我过了呗,我给你烧一筐滋补健肾的丹药怎么样?比玛

白罪醒过来时人已经在医院了,他眼神还带着刚睁眼的迷茫。

陈禀正好提着粥走进来,看见白罪醒来连忙加快步伐,他将饭盒放在床头柜,关切的问道:“有哪里还不舒服的,我叫医生看看?”

“还好……”白罪已经想起昏迷前的事情了,他瞥了一眼自己正在输液的手,“舅舅,我是怎么被送来医院的?”

陈禀帮忙扶着白罪坐起来,他搬了凳子坐在床边,拿碗一边盛粥一边说:“不是你在昏迷前给我打了电话吗?我当时听到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就觉得不对劲,手里头有备用钥匙就过来看看,结果你就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吓人啊……”

陈禀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他观察白罪的脸色,小心翼翼开口,“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爸灵堂我会重新布置。”

白罪接过碗,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他眼睑微垂:“不用管了。”

“什么?”陈禀没明白意思。

白罪嘴角勾了勾,像是嘲讽又像是带着深的含义:“现在尸体也算是被火化了,买个骨灰盒放安息堂去。”

“也是啊,都被烧的一干二净……”陈禀想了想应了下来,见白罪半天端着碗不吃催促道:“快吃了,你舅妈煮的,可好吃了。”

白罪已经打算介入祁烊的剧情线,那么白成到底死没死一定要查清楚,他吃了一口粥才问道:“舅舅,我当初没问你,我爸是怎么死的?”

陈禀一听脸色就有点发白,整个人也坐立不安:“你爸……死得古怪。”

白罪倒也不意外,他眯了眯眼:“怎么个古怪法。”

“是我第一个发现人没了,”陈禀回头看了一眼周围,刻意压低了声音,“倒在那里瞪着眼死透了,法医鉴定煤气中毒,可我当时在那里时候窗户开着,家里煤气都没漏,邻居更是没有一个人闻到煤气味。”

白罪:“那有没可能是犯人在别的地方把我爸杀了再把尸体搬回我家。”

陈禀摆摆手直接否认了:“当初警方也这么想,调了监控看,确认你爸回家后没有踏出房门一步,也没有人来过,直到我来发现尸体。”

白罪听到这也基本可以确认不是人为,梦中那个挟持白成的怪物,他伸手摸向后背,并没有受伤。

陈禀也不想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他伸手拍了拍白罪的肩:“你这次失血过多,回头我让你舅妈给你弄点东西补补。”

白罪这一听手颤了颤,碗差点打翻,他诧异不已:“你说什么?我失血过多?”

“是啊,你被送来医院,医生说你失血过多才晕倒,不过奇了怪,愣是没找到你哪伤了。”陈禀上下打量白罪。

白罪这时心里才真正凝重起来,后背明明没有受伤,可是梦中经历的痛苦已经印在自己脑海里。无论作为人还是系统,他不希望自己再次体验那种感觉。

他绝对不要,父债子偿。

陈禀待了一会,看白罪并没有大碍才离开。也在同一时间祁烊也晃晃悠悠从门口飘进来。

白罪也望着他,金色的双眸仿佛带着阳光一般的暖光,看得祁烊心都化了。

“是我救了你。”祁烊凑前开门见山说道,他没打算当一个默默守护的人,何况救命之恩可是最能涨好感度了。

白罪听陈禀说的时候就明白是祁烊帮他打了电话,不过他看着祁烊一副“求抚摸求奖励”的模样也是感到好笑。病床都有人他也不好讲话,只是眉眼柔和下来,露出了一道浅笑。

“攻略目标好感度+10,目前好感度为10。”

祁烊看见笑容怔住,半天没有回过神。

白罪没有注意到祁烊异样,他拿出手机打字:谢谢,有一件事我想问你,鬼魂可以进入别人梦里吗?

祁烊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手机回答:“一般鬼魂做不到的,不然我白天跟着你,夜晚入你梦,那该多幸福啊……”

如果鬼魂可以进入自己的梦境,那正如祁烊说的,进入梦中攻略事半功倍,所以白罪相信祁烊没有骗他。不过他也捕捉到了关键点:你说了一般鬼魂做不到,那什么鬼魂能做到?

祁烊说道:“梦魇,那是一种进入别人梦境,制造出幻觉吸取别人恐惧为生的怪物。”

白罪觉得那个怪物是梦魇的可能性极高,这种怪物在梦中对他的伤害是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这点足以让白罪不安。攻略者自然会保护他,可昨晚祁烊在身旁都没有发现他遇到危险,万一死了,这场考核就麻烦了。

这个世界既然设定有鬼魂……白罪眼神一凌,他瞥了祁烊一眼,金色的眸子沉淀着一抹暗沉。

白罪输液完后就直接换了衣服离开医院,他身上披着外套,脸上还有一丝病态的苍白,刚走出大门就有一个青年驾车等候着他。

“白哥。”

“恩……”白罪应了一声钻进车里,他垂着脑袋,金色的头发在昏暗的车内暗沉下来,刘海形成的阴影遮住了脸,只有发白的嘴唇紧抿成一道凌厉的弧度。

青年也知道白罪家里出了事,看见他脸色难看也不敢多说什么,车内一直保持安静,直到白罪沙哑的声音响起。

“小秦,帮我找一个做法事的大师,我家里最近不太干净。”

祁烊一听以为白罪口中的不干净是他,撇嘴扭头看向窗外。

被唤作小秦的青年有点诧异,他失笑道:“白哥,那些所谓大师的都不靠谱。”

白罪点了一根烟,挑眉不耐道:“哪来那么多废话!”

“是是是,我等会立刻找,”小秦打着方向盘,像是想到什么,咦了一声,“不过我还真听说过一个挺神的大师,收费很贵,不过我从来不相信有鬼,都是假的。”

白罪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祁烊,默然不语。

倒是祁烊有点好奇所谓的大师,他忘记了刚才的不高兴,飘到小秦身边转圈圈:“大师厉不厉害?会把我灭了吗?”

小秦忽然打了一个寒碜,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

白罪笑了笑,他想起作为系统初见祁烊时,祁烊也是没对自己的枉死而悲愤激动,反而不停得问着问题。攻略方式孩子气十足,有点闹,却无法令人讨厌。

“攻略目标好感度10+,目前好感度为20。”

祁烊疑惑地转过头,只看到白罪平静的望着车窗,树木的影子飞快掠过他的脸,只有暖光一直停留住没有褪去。

白罪一到家就感觉饿了,冰箱里有一些虾肉鱿鱼干,他洗了米打算煮海鲜粥。人设上写明了白罪年少离家出走独自生活,久而久之学会了做饭。

粥弥漫出浓浓的香味,白罪作为系统可没机会吃饭,他心里期待,连凌厉的眉眼也柔和下来。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祁烊眼巴巴看着,他自然是吃不到,又被白罪的表情电到。这种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让他再一次痛恨自己是个鬼魂。

白罪看着一旁哀怨的祁烊,好奇的问:“鬼是不是不用吃东西?”

祁烊没好气的说:“当然不是,一日三餐都需要进食的!”

没想到鬼的设定这么有意思,白罪勺了一碗粥递过去:“吃吗?”

祁烊看着色香味俱全的海鲜粥,咽了咽口水,硬气地撇过头:“拒绝!”

白罪也不勉强,他把粥放在自己面前慢悠悠吃着,专注美食一万年的他没注意祁烊身上弥漫着黑气。

白罪吃饭的时候很专注,等他吃完时抬眼就看见祁烊懒洋洋的倒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洗好了碗坐过去,祁烊的身体十分冰冷,他不小心碰到对方时就感觉碰到冰块一样。

白罪忽然好奇祁烊这个人设是怎么死的:“你是怎么死的?”

祁烊面色如常,没有因为白罪的唐突露出异样,只是平静回答:“自杀的。”

白罪望着他狰狞伤口,这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割开,平常人真的做得到对自己这么狠吗?

“为什么自杀?你说过要找我爸,是不是你被他骗过?”白罪想来想去觉得这个原因可能性最大。

祁烊立刻否认:“当然不是,被他骗光钱自杀?这么低级的理由才不是我自杀的原因!”

白罪:“那……你为什么自杀?”

祁烊叹了一口气,惆怅道:“怀疑人生。”

白罪“……”这理由就高级了?

入夜白罪准备睡觉,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虽然对于昨晚的事心有余悸,但是他总不可能因为梦魇的出现而不睡觉。

祁烊也想到了梦魇的存在,他飘在床边说道:“放心睡吧,我守着你。”

白罪心里对于祁烊的守护表示毫无波澜,他淡淡瞥了祁烊一眼:“昨晚你不就在我床上?”

祁烊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他转过身背对着白罪,只有声音透着信誓旦旦的决心:“昨晚没有防备,今晚梦魇来我一定抓住他!”

祁烊孩子气的举止注定无法让人有安全感,白罪心里暗叹,盖好被子直接闭上眼。

祁烊看见白罪没回答话,转过身才发现白罪已经睡下,心里有种失落感。

sss级的攻略目标好难打动啊……

“我要找大师做法只是为了解决梦魇,并不是为了赶走你。”寂静的房间响起了白罪沙哑的声音,话刚说完就听见白罪传来轻微的呼噜声。

那句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梦话,却让祁烊整个人愣住,回过神来摸了摸上扬的嘴角,笑容弧度愈发不受控制的扩大。

窗户透着微亮的光,白罪猛地睁开眼,发鬓已经被冷汗浸湿。

梦魇果然又来了……他眼眸幽深,看了看四周不见祁烊人影。

他起身下床去浴室冲澡,冷水让他混乱的头脑冷静下来。梦魇不出意外的来了,这次梦境依然有白成,只是场景变成了自己正参加白成葬礼。

白成则在最后结束时忽然从棺材里跳出来划伤了自己脸颊。白罪摸了摸脸,没有伤口和任何痛楚,梦里那个伤也不重,就算流血也不会失血过多。

但……那一幕真是吓死人了。

“阿罪你醒了啊。”祁烊直接穿墙进来,他睁着大大的血眸,直接从上到下打量白罪。

白罪在祁烊如此炽热视线下也洗不下去,他关了水围上浴衣。

祁烊念念不舍的收回目光,他看着白罪忽然“咦”了一声,指着白罪头发:“你头发这里怎么怪怪的。”

白罪不解地望着镜子,金色的发丝有一处短了一些,看上去整体变化并不大,他瞳孔微缩。

梦里白成刺过来时他记得被刀割断了一小段发丝,再加上之前的失血过多......

白罪脸色阴沉,他拿起手机给小秦打了电话,一接通就说道:“把昨天你说的大师居住地址发给我,我今天亲自去一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虫族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那个女孩子看到陆旬哭了,愣了一下,女孩子显然有些慌乱,他没有想到陆旬竟然会直接哭了出来,她以为是给吓哭了,她刚准备跟陆旬解释,陆旬摆了摆手,打断了那个女孩要说的话。那两个修士回头看了看陆旬,见陆旬往这边看,脸上也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因为这是我们雪月谷的地盘儿,我说收多少灵石就收多少灵石,如果拿

  • 汉魂之三生缘第4章在线阅读

    深红领,灰熊公国,黑荆棘山谷都位于世界的北方,所以也被称为北地三领。这里虽然气候恶劣,但是却十分富饶。茂森的森林中蕴藏着财富,矿脉里出产的矿石沿着水路,销往全世界的各个地方。商人们总是这样咒骂:天知道神上神卡耶在创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稀有的矿物都集中在北境,那些北地佬已经富得流油了。当然,他们

  • 我是婆婆的心腹在线阅读第1节

    “你个龟儿子,让你别去偷东西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一声声愤怒的咆哮充斥着少年的脑海.只见少年无动于衷,这可让身为父亲的壮汉更加气不过!愤怒地一脚使劲踹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身上,少年瘦小的身体如同风筝般的飞了出去.一股剧烈的疼痛由胸口传来,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咽气,剧烈的咳嗽过后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气息,一

  • 下班去抓鬼在线阅读第2节

    杭州一隅,一处豪门巨宅赫然而立。雕镂挂画,朱门耸立,不失百年传承世家的气派。这一天,两个人影从远处渐渐走进。一老一少,看衣衫装扮,像是两个乞丐。老年的乞丐眯着眼,看着大门之上“吕府”两个字,指了指笑道:“念儿,看到那个牌匾了吗?“吕府”!多响亮的的招牌啊。”“爷爷,你又想搞什么鬼?你这次无论你说什么

  • 微光盛世在线阅读贪财

    “向南,我们明天晚上去看电影吧”“又去什么野鸡影院?”“哎呀月底了,没钱了,凑合凑合吧,休班闲着也是闲着,走了看个恐怖片去,听说很有意思”“好吧”王向南是一个应届毕业生,​约她看电影得叫张西顾,两个人收入低微,但是也从没放弃过娱乐。张西顾常说“玩嘛,好好玩得了,养家糊口那是男人得事,你管着嫁出去就好

  • 明末极品无赖之真可爱(6)

    在明淼身上晏烽突然找到了做长辈的乐趣,熟练的忽视掉明淼言语中的拒绝,开始计划起要布置的阵法。明淼狐疑地看着他。这人怎么突然不吭声了?难道又在打什么主意?看在颜峰的眼里就像是第一次离开了家的小猫儿,故作淡定,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让人忍不住想要叼回家。别说,晏烽就这么一想,还真有了这么一个打算

  • 灵狐契在线阅读第四章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雪女雪丽带着夜兮赶到了奴良组的总部。在这三个月的路程中,不管再苦再累,夜兮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这让原本只是有着与总大将一样容貌的夜兮而让雪女有一些好感的话,现在就是真正的喜欢上夜兮了,毕竟他现在只有两岁啊,这样大的赶路,就算是妖怪,也与普通人类无异啊!雪丽抬头看着奴良组总部的大

  • 聊斋鬼故事重生

    第一章重生周围的寒意让苏慕锦下意识的环住自己的双臂,虫蚂爬过身上的感觉似乎还尤为的清晰。走开,放过我。苏慕锦在心里不断的怒吼呐喊着,耳边似乎还能听到苏祈的笑声,渐远渐近,尤为的刺耳。“啊。”猛然间,苏慕锦整个人像失去水分的鱼儿一样猛的弹起,额头上豆大的汗水还在不断的流淌着,而身上的单薄的睡衣早就被汗

  • 炁破天下在线阅读第七节

    两人用过午饭,又安安静静歇了一会,紫心和林珏一起去了前殿拜了菩萨,林珏跪在蒲团上虔心许愿,“求菩萨保佑,信女一愿家人平安喜乐,二愿父母长命无忧,三愿薛家公子是我良人。”默念之后给菩萨磕了头,回头见尹紫心还闭着眼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太小,没有听清,神情却少有的严肃。林珏站起来出了殿,门口站了个慈眉

  • 妖尾之彼岸残光在线阅读第8节

    那人推开酒馆的门,带进了一阵风,风里卷着鹅毛一般大小的雪。风里带来阵阵寒气,可是那人不为所动。李樵褰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可是昏黑的烛火下,根本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只能借助大漠中的孤月,勉强看到如刀刻一般的容颜。李樵褰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是谁?”那人没有说话,沈憬韬打开依小瓶子酒,向那人丢去。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