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我邻居是女神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7/22 20:30:51 作者:周先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我邻居是女神
都市之我邻居是女神
作者:周先生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裴青娥一面拥紧了身上的青衫斗篷,一面玩心起来伸出手去接那硕大的雪花。

官员念完典册了,太监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春赐——”

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旁边有人说:“汴京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大雪了,今天的红包肯定是我拿到!”

一人嗤笑一声,“你作甚白日大梦呢,拢共就九个,咋就偏偏轮到你?”

裴青娥好奇去问什么红包,那几人见她容颜姣好,说话轻柔,就耐心跟她解释了一番。

“原是这样。”裴青娥挠挠头,“我刚上京来,所以不太清楚。”

一人听她刚来京城,急着道:“姑娘,新人一般手气都很好呀!”

他说:“我家有个亲戚,刚上京那年也抢到了先帝的红包。”

这人如此说,很多人都附和起来,纷纷说起或亲身经历或道听途说的逸事。

“真,真的假的?” 说得裴青娥都信了,“难道新人手气都会比较好吗!”

喃喃自语时,头上的雪花突然变成了铜色,原来城门楼上约有百个小太监,拿着金簸箕将满斛的铜钱往下撒来!

地下的百姓欢呼声震天响,每见到一枚铜钱,都感谢一声“陛下万岁!”“陛下万福!”

一时间,整条御道,宣德门外,乃至半个汴京城都是此起彼伏的“万岁,万福”之语,从皇城激荡而去,绵延四方。

裴青娥也被这激烈热闹的气氛带动,左右扑抓那些铜钱。照那些有十来年抢春赐的大叔大娘所说,那红包是由上好的丝缎所致。

不过她自认运气不怎么好,对那大红包没有兴趣,只盼望能拣点碎钱,挣够今天的本。

可她眼见着脚边有几块铜钱,连忙去抢时被个大妈箭步夺去,抄手拾起。

裴青娥记得那个大妈,方才还在她身旁不停咳嗽,看起来身体不太好。

没成想,到了这会,跟年轻人抢春赐,身手矫健,丝毫不在话下。

一而再,再而三,到手的铜钱都被捷足先登,裴青娥看着人家盆满钵满,自己个儿还两手空空,心凉了一半。

算了,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回家睡觉吧。

正当她往回走时,一块东西啪唧一声,掉在她头上。

“……”

是谁的手帕么

裴青娥满脸黑线,伸手去摸,但触到那东西的一瞬间。

福至心灵!

这,

这是,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红色的上好的绸缎吗?!

欣喜之情,不可言表,裴青娥拿着那红包,眼中闪着精光。

身旁有人看她捡到了红包纷纷跑过来,裴青娥却对周围的人浑然不觉,已经高兴坏了。

礼部的人就在城门下置下书案登记,裴青娥喜滋滋跑过去,在她身后有不少眼馋的人,想要拉住她。

却不想,一道影子闪过,将那帮人统统拦在方圆之外,凌风身材高大,眼神凌厉,一眼扫过去,不是平常人能受得了的。

裴青娥啥呵呵笑着去兑奖,对凌风的保护丝毫没有察觉,走到书案前,礼部的小吏询问她的姓名。

裴青娥实诚回答:姑苏裴氏青娥。

小吏写下她的名字,正好是第九个,而后转交给身后的太监,太监蹭蹭登上门楼。

宋祯与裴青娥相隔不过上下,却并不知道,直至礼部将今年的名单呈上来,拿给幔帐后的太后看。

不过是行例,太后并未看,让给皇帝。宋祯本也不想看的,但不经意间瞄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裴青娥…裴青娥…

他将这个名字,在口中念了几遍,嘴角牵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缘分如此,绕宋祯是天子也未曾料到。

楼下裴青娥搓着手,翘首以待,心里想着天下赏赐的大礼应该是黄金百两。

但百两黄金怕是得用马车来拉,太过张扬。说不定是金棵子,又或是玉如意之类的,总之肯定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约莫一盏茶后,太监拿着一个红色托盘下来,交给礼部的小吏。

裴青娥踮起脚尖,看那托盘上的红绸布袋子,心尖一颤:居然这么小,这么薄?

可又一想,天家物件定是精致精巧的,不可能是俗陋大个的蠢物,说不定是金叶子呢。

恩,一定是金叶子。

光想想,就够让人兴奋的了。

小吏将绸布锦囊双手递给九人,那九人先跪地磕头三下,才能接过。

裴青娥头一个将锦囊拿起来,掂量着重量。

怎么?!这重量不对劲啊。

她将束口的金线绳索打开,从里面倒出——三枚铜钱。

“……”

一摸袋子,里面还有一张纸,是一张腊梅压花的信笺,上书一个福字。

虽是礼部誊写,但也是陛下御赐,有激动者高兴地手舞足蹈,大有中举娶亲般的疯癫之意,跪下大呼万岁。

凌风撑开一把伞,走近裴青娥,道:“姑娘,莫要着凉了。”

裴青娥心里,此时此刻,万马奔腾。

三枚铜钱…

堂堂官家,春赐百姓,只有三枚铜钱…

并一张纸…

此时,头顶有数百多烟花炸开,伴着瑞雪,照亮运河边上的大周汴京,顺世国都。

人人都沉浸在欢乐祥和之中,怡然自得。

只有裴青娥将手中的东西一摔,恨道:“这值几个钱!”

到了初五,街上开市,丁家的下人们把水红嫁衣并一盒首饰、胭脂水粉送到了裴青娥手上。裴老爹看着那一堆东西,头发都愁白了一圈,他道:“姑娘,你打算怎么办啊?”

怎么办?

裴青娥坐在窗下嗑瓜子,心想是王爷要我进宫探查什么宸妃之死,他都不急,我急什么,左右他不可能真把我让给姓丁的。

果真,一碰瓜子还没磕完,凌风从门外进来,让裴青娥移步石板桥。

石板桥就在会仙楼附近,众商家后门小河边上,一座小小的石头桥,平常少有人走过。

裴青娥吐吐瓜子皮,斜着眼懒懒道:“怎么,王爷现在急了,今天又是哪一出啊?”

她明显是看凌风好脾气,才敢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若是秦王来,她断然不敢的。

凌风果然拿她没辙,涨红了脸,道:“王爷吩咐,今天那位出宫了,正往这边来。”

“哟。”裴青娥拢拢头发,“那我得好好梳洗打扮一番——啊——你放我下来——”

凌风耽搁不起裴青娥耗时间作妖,说话人就到了,只得横下心,弯腰扛起裴青娥,走到院中,纵身一跃,飞出了巷街。

嘴角边还有没擦干净的瓜子皮,裴青娥趴在凌风背上,一脸生无可恋,内心毫无波澜。

凌风把人放在桥墩上坐着,裴老爹跑步赶来,撑着膝盖喘粗气,凌风粗略交代几句,匆匆退下。

不消半刻,宋祯白衣玉带,翩翩从南边过来。

裴青娥深吸一口气,从腰间抽出一张帕子,呜呼哀哉起了个头,试了试嗓子,等人走近了,裴老爹跪地喊一句,

“女儿,别做傻事啊!”

裴青娥瞬间入戏,泪珠儿哗啦啦往下掉,瑟瑟道:“爹爹,我是没脸见人了。”

此情此景,凌风在暗处窥视,不禁深深的佩服。

哪怕是汴京最好的戏班子,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唱得好的,没姑娘长得好,戏本好的,比不上现在的场景真。

就不信这位宋公子不上钩。

这位宋公子,他还真不上钩。

宋祯瞧瞧那河水,最深那块就刚没头,脚一蹬人还能起来,跳河权当洗澡。

看看装扮,裴老爹衣襟上还有饭粒,有谁刚吃了午饭出来寻死的。

再想想常理,真有这心,比跳河快的方法多的是。

于是,他抱着手,驻足盯着。

看这出戏若没人搭腔,裴家父女两个还能唱多久。

裴青娥嚎了半日,拢共两个宋祯和方若君两个看官,还不带动窝的。

裴老爹扑在宋祯脚下,求公子爷救救那被恶霸霸占的苦命女儿。

裴青娥泣道:“爹爹,你别劝我,若要我给别人做小,我宁愿死了。”说着,就要跳下去。

方若君有些沉不住气了,那裴青娥哭起来确实太像妹妹了,就算知道不可能是本尊,他还是硬不下心来,转身对宋祯说:“公子,你看…”

看字刚落音,桥对面来了终于来了第三个路人。

这个推车的老头,见有女子要轻身跳河,突然大叫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要把人拉下来,哪知道冲的太过,把裴青娥从桥墩上顶了下去。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裴青娥顺利地得偿所愿地,跳河了。

裴老爹急地汗如雨下,喉咙里嗝一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宋祯快步走到河边,往下探头,只见一个美人在水里扑腾,心想:啧啧,这女子对自己可真恨啊。

暗处的凌风打心底里怕裴青娥旧病复发,他还记得裴青娥抱着头泪水涟涟的痛苦样子,若不是宋祯下令,方若君即刻下去救人。

他可能真的忍不住了。

寒冬腊月的河水啊,裴青娥倍感熟悉,在很深很深的记忆里,她好似也曾坠河过,冰冷的水如刀子割在身上。

有人把她从水里捞出来,放进一个极其温软的被窝里,再也不冷了,再也不用随水飘零了。

裴青娥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瞧见宋祯坐在床沿,执着她的手细细地看,眼中神色晦暗难辨。

呔!

方才这样冷漠,晕倒了就趁人之危?

心里这样想,面上哪敢说出来,看周围熟悉的陈设,应该已经回到会仙楼了。

裴青娥准备说些温柔软语,道谢的话,作低眉顺眼的可人怜。

哪知刚张开嘴,一把调羹塞进她嘴巴里。

“…唔…”

宋祯让开,招酒小娘子一张秀脸出现在眼前,她端着药,愁眉道:“姑娘怎么这样不小心呢,快些喝药,别受寒了。”

等,等等。

裴青娥看着宋祯远去的背影,在心里大喊:等等,说些怜香惜玉的话再走啊。

她又要张口,小娘子的调羹适时塞了进来。

完了。

裴青娥眼角流下悔恨的泪水,不中用了,我的秦王殿下,这个皇帝真的油盐不进啊。

宋祯慢慢踱出房门,回想起裴青娥手腕上,那几道触目惊心的划痕,被河水冻得通红的伤口,看不出新旧,但应该是割腕的伤痕。

这是到了何种绝境,才会想到割腕自杀?

他回头,堂屋桌上那一堆水红色的贺礼,这般刺眼。

宋祯袖子下的手微微握紧,方若君换了衣服近身回禀,“公子,都打听到了,丁允定了明日就抬人进门。”

闻言,宋祯冷哼了一声,扭头出门,方若君以为他打算回宫了。

可出宫是作甚的呢,不就是想再听听那巴山夜雨的真本吗?

方若君摸不清,又不敢问,走到巷口,回宫的马车在等候,路旁树下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提着七八个捧盒往里面走。

宋祯默不作声上了车,不一会儿,终于开口。

“吩咐下去,明日让仙韶院请裴氏进宫。”

从宫外纳一个女子,虽不是大事,但对于宋祯来说,已经很稀奇了。

裴青娥被丁允逼得走投无路,除了皇宫,恐怕上天入地都会被丁允翻出来。

方若君本没指望宋祯能动心,哪知他还是动了念头。

宋祯没有听到方若君的回答,在车里淡淡道:“很稀奇吗?古有公孙大娘进宫舞剑,裴氏也可御前献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主持人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此时上界已经是月上中天,整个庄园里安静的只剩下草木间的虫鸣,和微风拂过的沙沙声。虽然上界的人已经没有睡眠的必要,但是夜晚依旧是一个令人放松警惕的时刻。白依山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所需的所有材料,开始动手了!而另一边,离这里没多远的厢房里,正在打坐的叶沉舟忽然睁开眼睛。他感觉放在白依山身上的定位法术瞬间消失

  • 画屏幽在线阅读第9章

    嗡!叶辰腰间的玉佩不断的震动。“师尊救我!”金刚的声音从玉佩传了出来,叶辰的双眼猛地睁开。在叶辰跨出院子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候着了,他们早就得到了消息,只是不敢打扰魔尊,便在这里等候。叶辰随意扫了一眼,心里一阵狂跳。三大公子中的血公子和玉公子为首,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两名修罗。“吾王的车撵已经备好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