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春秋杂纪之梦鸳相救(4)

2021/7/22 18:50:46 作者:熙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春秋杂纪
春秋杂纪
作者:熙予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多年前一场春秋战,天上人间暗流涌起,江湖上有人立潮头被雨打风吹散,民间有战火不断从此不聊生,一场盖世豪赌从天上自人间,从此春秋有杂纪,记天下王朝分久而合,人间有侠抽刀问天,好一段春秋杂事。

李铭宣眼中一道亮光闪过,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虽然不清楚他们是谁,但是可以确定他们是一群绑架犯,旨在要钱,短时间内他生命还不会有危险。

只要他快点想办法逃出去,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一个蹒跚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李铭宣听脚步声停在门口,立刻重新闭上眼睛。

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不出他所料,房门“吱丫”一声打开。

绑匪见李铭宣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回头说道,“还晕着呢,这小子真不经用,竟然晕到现在,哈哈。”

“晕着就好,来,喝酒。”

绑匪们放下心来,外间不断传来喝酒和大笑的声音。

李铭宣静静地听着,直到听到外间又想起了打呼噜的声音,才开始挣扎绑住手腕的绳锁。

可没挣扎一会儿,又一个细碎的脚步声出现在他的耳中,打开房门,朝着他躺倒的地方走来。

李铭宣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

他闭着眼睛,感觉到那人靠近。他正想要不要在那人松懈下反击,然后逃路,却不想身体被人推了推,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你醒醒?”

不是绑匪?李铭宣睁开眼睛,好不容易背光看清女子的容貌,不由吃了一惊,“怎么是你?”

陈梦鸢嘘了嘘,垂下眼悄声道,“我先前被你拒绝,交不了今天的费额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在外面乱走。谁知酒店突然有枪响,我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就看到你被一群黑衣服的人带走,我就一直跟在后面直到来到这里。”

李铭宣一时不知应该说什么好,看这个只有一面之缘还被他冷冷拒绝的女子给他松了绑,不由低声道,“这种事情太危险了,你以后再遇到别跟上来,被发现了怎么办……”

“天啊。”陈梦鸢低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你流了好多血。”

“你害怕吗?”李铭宣声音沉沉的。

陈梦鸢沉默地摇摇头。

李铭宣微微一笑,“我的伤不要紧,我们先离开这里。”

“好。”

陈梦鸢吃力地架起李铭宣,绕开那些醉得不成样子的绑匪,一步步地走出房间,两人迅速的远离绑匪的巢穴。

多哈这个棚户区是个很大的地方,里面生活着这座城市里城市外的贫苦大众,也许因为贫困的经济状况导致这一地区的治安并不良好,尽管一路上也曾遇到几个本地居民,但没有一个对两人的现状表现出惊慌、好奇的神态,想是见多不怪了吧!

李铭宣在陈梦鸢的搀扶下,一边走一边查看周围,经过很长一段路,才发现一个不起眼的无人居住的小屋子,“我们到那里去。”

陈梦鸢点点头,扶着他往小屋子走去。

刚一进屋子,还在努力支撑的李铭宣松懈下来,脑袋又是一黑,人不由倒了下来,倒下前还听到了那个女子动听的呼唤。

陈梦鸢看着李铭宣倒地,不知怎么想到了她那长有脑瘤的弟弟,他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倒下,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陈梦鸢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屋子,一张床以及两个板凳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她连忙把李铭宣搀扶到屋子里相对比较干净的床上躺好,见他应该只是昏迷,没什么太大危险,才匆匆出门跑回酒店,找到绷带和萧炎药物,返回到那个小屋子。

黑暗的小屋子没通电,男人依旧沉睡,陈梦鸢借着屋外的月光,架起屋内的一个还能使用的小火炉,放在床边,用以给他取暖。虽然身处多哈,但一月深夜的天气也见凉意,尤其是对于失血过多受了伤的人,保持体温是十分要紧的。

陈梦鸢仔细地解开他身上被鲜血染红的绷带,换上新的,撤去旧的,一次,两次,渐渐熟练起来。

生怕他重伤引起高烧,火炉上烧着热水,时而在他呼唤口渴时喂上一勺。

绷带换了又换,血污洗了又洗,在这样换换洗洗中,一晚过去了。

陈梦鸢耐住疲累坐在男人身边沉沉睡了。

――

陈梦鸳疲累的沉沉睡去没多久,李铭宣渐渐转醒。

刚睁眼就看到一张温柔的睡颜,外面已经天亮,耀眼的阳光照射到小屋子的地面上。他才看清她还穿着昨晚那身暴露的纱丽,只是漂亮的橙色被血污染脏。

长长的眼睑下透着一晚疲惫的深青色,李铭宣不由心生怜惜。

我该把她抱到床上,让她能好好睡一觉,而自己则到外面找吃的,顺便打探那些匪徒的情况,李铭宣想到。

只身出来钱和手机都没有,怎么通知家人也是个问题。

酒店也不能回,不只有绑匪会盯着酒店,想毕昨晚的枪战会引起记者关注。

LS集团的未来掌门人狼狈受伤,与枪战深受牵连,这件事被传出去对集团的声誉也不是件好事,何况LS集团这样的大型财团看似风光,实则危机重重,就好似大海李逆水而行的孤舟,不进则退,流言蜚语更是胜过海中的暴风骤雨。

――

李铭宣外出转了一圈回来,见那个身穿橙色莎莉的女子还在熟睡中,便放柔了脚步声,轻轻走到床边。看她安静美丽的睡颜,原本什么情况也没查到的焦虑心情渐渐平缓下来,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随后是她娇嫩的面庞。

可爱的脸蛋在他的手中格外娇小,指腹下的感觉柔滑细腻,李铭宣手中的力道不由轻了点,更柔了些……

床上的人儿突然嘤咛一声,头微微一动,随后缓缓睁开眼。

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景色,过了好一会儿,陈梦鸢才意识到自己怎么躺在了床上,而原本应该在床上的病人却坐在床边。

想到此处,陈梦鸢不由脸红了起来。

李铭宣低低一笑,“醒了?”

“嗯……”她的脸更加红了。

李铭宣发现她容易害羞,身处危机四伏的险地也无心逗弄,起身站远了。

陈梦鸢从床上坐起来,发现屋子空空如也,跟本没有地方坐,让伤员站着总归不好,不由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问道,“你要不要坐过来?”

站了开来又坐回去吗?李铭宣微微一笑,“好。”

陈梦鸢感觉到有身体热源靠近,不习惯与男子接触的她不禁僵了僵。虽说昨天她架着他,二人身体接触着就没分开过,可昨晚是逃命,是紧急情况,现在却不一样……

李铭宣也感觉出她的尴尬,主动打破沉默,把身上唯一剩余的值钱的手表从手腕上脱下。

“你去把这个卖了,换成钱,买些面包矿泉水,日常用品,恐怕我们需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与梓酱的旅行在线阅读第3节

    三那一天的傍晚时分,辛龙子看见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站在远处看着他们。辛龙子是一个牧人的养子,他长像奇异,不象是汉人,也不象是当地的牧民,他是在草原上被人发现的,那时候,他还只是襁褓中的孩子。现在他长大了,奇异的长相也越来越显露了出来,他的一只眼睛是黑色的,另一个眼睛却是奇异的蓝褐色,这是波斯胡人眼睛的

  • 大唐之从说相声开始~10章 一周,两百万到账!微讯公司正式建立!

    刘海见叶青回了宿舍,也知是吃了闭门羹,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内心还是非常兴奋的。因为不论是从叶青不多的话中,还是他的表现中,显然都对自己的微讯有着清晰的认识,而只有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走到最后。甚至,他觉得叶青说初步五个亿的估值,也并不是狂妄,而是谦逊。是的,没错,谦逊。一个预见未来的小伙子,值得这样的

  • [娱乐圈]厉害了我的奶包在线阅读第五节

    “是吗?以后不可以随便碰我,知道吗?哼”“好好,先别想别的,咱们是不是先想下食物的事情,我带的干粮不多,不足够支持两个人人,所以我提议每天一顿”。刚说完就后悔啦!“不行,你给我打猎去,每天必须3顿,要不你就别想出森林”。“可是我不了解这森林的地形,出去打猎是白白送死的行为,除非.....”“除非什么

  • 我是个正经总裁[娱乐圈] [参赛作品]之我穿越了有点慌

    “我这是在哪里?”“特么的,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猛?竟然被开了瓢,不就是开挂吃个鸡,至于?”林东捂着疼痛欲裂的头坐了起来,想着网咖里的遭遇,心里不禁一横,得了,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这事儿没完。不用上班,十万八万也能够在网咖泡几年了,岂不是美滋滋。一边谋划着未来几年的花销,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林东懵逼了

  • 宙影之第六章(6)

    四下鸦雀无声。大家不约而同想起刑野的传闻之一。据说他刚出道那年,就在片场因为一个副导演无故欺负群演而发过火。那时他不过十八岁的新人,就能为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发声。如今人家贵为影帝……导演见势不妙急中生智,讪笑着否定:“哪里哪里,都是误会。我把知知叫过去,只是想再跟她讲讲戏。”他为了拉近与裴初知的关系,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在线阅读第四章

    今年上元节的灯会在城南举行,去年的是在城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京城比较近的缘故,搬到这里三年来总是能听到各种皇子中意城中平民女子的传闻,主角在变,故事的种类也不尽相同,不可否认的是故事的数目真的是非常多,大约是传着传着走了形状。小声在入府前本是住在念奴娇城外离十里堡南城不算太远的一个村庄里,年末回

  • 末世之魔临天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嘿嘿,师傅,我们云府的菜色不错吧?”我望着吃完饭的冷冽说。“师傅,一会我们要去哪里啊?”我没等他说话接着又问。“待会你就知道了。”他回答我说。我纠结,卖什么关子嘛……“咚咚……小姐,饭吃完了吗?”是萱草,师傅“唰”一下子又飞到了房梁上,我坐在冷冽刚才坐的板凳上说:“恩,进来吧。”她走过来,边收拾碗

  • 零号游戏之羸弱的少年(1)

    “大荒之大,无边际,昼夜行万里千载不见头,古籍记载大荒有三十六方天地一千多个小世界,末端处西南天地八百万大山小世界。”“土司府统御西南天地三十六方天地百万万生灵,守卫大荒西南门户,镇压勾邙群山亿万妖众。”“土司府慕容氏是有虞皇朝的后裔,脱蟒袍,立土司府,镇压西南勾邙群山的蛮族才落于西南。”宽敞的石室

  • 有一只狐狸第7章在线阅读

    打发掉白浚,顾锦斓扯过被子蒙住头,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昨晚他不过是看白浚爹不顺眼,随手教训那人,谁知竟意外发现放火凶手,更得知白浚的爹与幕后势力有关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看白浚昨晚的反应,对此也是毫不知情。如此一切便说得通:原书中,白浚起初并不知道他爹是来放火,放人进了王府;等到事发,他才后知后觉;

  • 心底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庆之在走进军帐的那一刹那便觉得耳侧一凛,一股杀气弥漫的恐惧从心头升起。一刀从头顶劈下,刹那的光芒,笼罩了身体前后左右五步的距离。伴随的,还有一声轻叱:“狗官,去死!”刀势凌厉,但是比起鱼天愍的狗皮膏药一样的攻击,显然还欠了火候。陈庆之去势不变,往前一扑,刀便在自己身后数步之远。同时,一颗石子从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