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赛尔号--生命能源之事突变蒙人救性命

2021/7/23 6:00:23 作者:小仪 来源:飞卢小说网
赛尔号--生命能源
赛尔号--生命能源
作者:小仪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只拥有着神秘的身世和过去的精灵,无意间被赛尔先鋒小队,赛小息所捕所,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呢...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五年级学生一个,文笔渣,更新慢,最好不要看)*一个月更新一次(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虽然这女子出现的时候并不适宜,但她看上去弱质纤纤,对南星构不成威胁,南星也没有感到杀气,可能这只是一名碰巧路过的人吧。

那女子也不动弹,南星觉得这么一直盯着那女子看,未免有些唐突,毕竟自己还是一身男儿打扮。

这时候下面传来伍玄衡急切的声音:“南星,南星?你没事儿吧?你一个人能应付过来吗?”

南星刚要低头回复他,突然觉察到面前一股阴森森的寒气。

她抬起头来,刚刚还有一段距离的女子现在竟然近在咫尺,她白色的冒帘猛地出现在南星眼前,南星被这突如其来的白色占据了整个视线,惊得寒毛全都立起来了。

若在平时被这么一吓。肯定会忍不住放声喊出来,但是南星此刻却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她当然不至于这么胆小,能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此刻,她的喉咙,被面前这个白衣女子狠狠掐住了。

自己的声音也像被全然禁锢住了,根本呼救不得。南星吃力的瞟向洞口,她听见伍玄衡因为自己久久不答话而着急上来,开始往上攀爬。

白衣女的力气大得惊人,南星根本无法牵制和摆脱,只觉得脖子快被掐断了,气也喘不上来,两只手只能凭空胡摆,双脚慢慢凌空。

她发觉,四周的树木景物在极快速地往后倒退,也不知道这个白衣女子要将她拖到哪去。

她感觉自己就要被掐死了。

可是自己明明还有很多心事未了。

她还没有回到烨京,报恩寻仇两件大事,哪一件都没有眉目,还有那个两番救助自己性命的人,她也……还没有见到,怎么能够就这么死了?

小命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断送在这里,以后再也听不见扶光的骂声了,这怎么能行?那场大火在她心里足足烧了五年之久,而她一只脚都尚未踏回烨京的土地,所有的所有都还未了结,自己怎么能够就这么死了?

哦,对了,她还没有将栗子糖糕酥酪麻花等种种点心吃个够,怎么能够就这么死了?

这他妈死得也太怨了。

要是能哭,南星此时必定哇哇大哭起来了,其实她往日算是很要面子的,从不肯示弱,更别提掉眼泪了,所以年纪比她长一岁、性情耿直热心的伍玄衡多谦让她。

想起伍玄衡,就更想哭了。

小时候每次小伍来探望自己,总会捎几包糖糕点心、几只香罗荷包、几个风筝摇鼓或是别的小玩意儿,别的还罢,南星最心仪的就是甜甜的糕饼吃食。

为表谢意,南星会回赠给他自己抓来的小蛇、泥鳅或者青蛙,让他充作灵宠养着,但是伍玄衡总是一溜烟跑到离得南星老远的地方,满面惊恐又相当坚持的回绝这些谢礼,南星当时还甚为不解。

多好的小伍啊,她小时候还经常为这个笑话他。她现在简直太想哭了。

所有的事像车轱辘一样在南星脑海里飞速滚了一遍,她想着想着,发觉脖颈上的手突然卸了力。

一直掐着她的手竟然有些慌张地松了开,紧接着她就跪坐在地上,开始不停剧烈地咳嗽和喘气。

然后,她好像听到一声叹息。

有个人说道:“回去罢。”声音清越又缥缈,却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南星抬头看时,却什么人也没有。

白衣女子也不见了。

不对!什么白衣女子?!应该是只白衣女鬼吧!那架势,就是想要掐死自己的样子!

这可真是活见鬼了。

这“白衣女鬼”行动如同鬼魅,竟然一点声响也没有,无论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掐着脖子拖着自己跑,那脚都似乎不沾地一般,不是鬼又是什么!

但是在画本的描述里,鬼应该怕日光,所以它们都昼伏夜出,大白天跑出来必定会被日头灼烧得魂飞魄散。可是这“女鬼”只头顶帷帽,根本不忌惮日光,难道现实里的鬼和画本上的鬼有出入吗?

如果这只“女鬼”是为吸人精血,那她怎么只拖走了自己?小伍在下面发出了声音,她势必能听见,但她根本不在意,那她完全是冲自己来的了。

可这纷纷尘世上,除了扶光,还有小伍姊弟,还有哪个会认识我?除了他们三个,自己根本就是无亲无友了。

南星余惊未了,依旧愣愣的,细颈上还残存着被掐的痛楚,她摸了摸被掐的地方,发觉脖子上似乎粘了一些粉尘。

她摊开手心细看,指腹上是一种铅灰色的粉末,粉末中还掺着晶亮的颗粒,不同于平常的细砂。

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她凑近闻一闻,这粉末竟透出一股子恶臭,她不防备,被呛得连连倒腹。

原以为会有女儿的胭脂香气,没想到这么臭,貌似是……是死尸的气味!

南星自我宽慰,这粉末应该没毒吧,还没听说过“女鬼”会用毒杀人呢。

怕留现淤青,她将领子往上拉了拉,发现袖子还被划破了一个大洞,应该是白衣女鬼拖她疾行时剐蹭到两旁的枝子了。

她又接着回味起那个声音,觉得貌似还有些熟悉,但是自己根本无从忆起。

声音应该不是来自那个白衣女鬼的,那是声音的主人驱走了白衣女鬼吗?他为何不现身呢?

他,让自己回去?他为什么要让我回去?他莫非认识我?他知道我要去哪儿,去干什么吗?

想不通,想不通。

……

南星原本还有些犹夷,到底能不能对伍玄衡简单叙述一下在林中发生的事,可是她又思量一番,觉得还是不说为妙。

又是匪徒,又是“女鬼”,还有个“神秘人”,这些人目的各异,且有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伍玄衡要是知道这些经历,一定二话不说拉着她马上返回问仙坡。

她只能暂时将一团疑云和三分忐忑,全权搁置在腹中。

三人将鹿车栓绑好,伴着任知无休止的唠叨继续前行。

日光式微,伏占放缓速度。说话间伏占已拉着车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入了城。

到底天家气象,城门城墙都更雄伟威严,这般恢弘气势,不是他处可比。只是暮色降临,愈显沉郁肃穆。

夕阳的余晖渐渐撑不动即将垂下的夜色,日光临终前的绝盛悲悯让无数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尽浴在瑰丽的金绯色中。

随着灵鹿的徐徐前行,华楼高墙,层台累榭,一切一切都慢慢后退,无声的暗淡在南星的眼角。

“既然已经进城了,那我们就此拜别。”南星道。

“小南兄弟,小伍兄弟,咱们此番游历烨城都原是为着凑花朝节的热闹,咱们何不作伴一同赏玩?你们在此地又没有亲友,何不妨随在下住进亲戚家中,在下的叔父婶母为人最为慈和,这般较客栈旅舍更为便宜,你们看如何?”

“嗯,好,多谢。”南星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啊……”对面的任知以为南星能领悟自己的逢场客套,会有所推辞,未曾料到南星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他惜别之辞尚在腹中盘桓,只得嗯嗯啊啊个不停,最后憋了句甚好甚好。

伍玄衡笑道:“多谢你美意,不过还是不用了,我们俩准备另寻住处。”

南星抬了抬眸子,嗔怪道:“我们又不是常住,只今晚留宿,明天即离开另寻住处,难道人家任知兄会介意吗?何况人家好心主动提出收留你我,你却这么不领情,岂不是辜负了任知兄的一番美意吗?”

南星这个人,确实是很要脸皮的,只不过太要脸皮了,所以脸皮渐渐变得非常厚实。

任知只能随着道:“啊呀呀,小南兄弟说得不错,小伍兄弟也快别这么见外了!”他接着引路,二人去往任知的亲戚家中。

天色将晚,不少府邸门口两边早已悬起烛火明亮的灯笼,穿坊过市,任知对着一户不起眼的房屋,笑道:“这就是了。”

任知下车去拍门,屋里却迟迟没有人回应。

“会不会出门了?”伍玄衡问道。

任知摇摇头,继续拍着门,开口喊道:“婶婶,开一开门,是我。”

他喊了两遍,门便吱呀一声,慢慢开了一条缝,开门的动作貌似稍一停顿然后才得以继续。

开门的是一个妇人,她仔细端详任知及身后的南星、伍玄衡几眼,且目光停留在任知手上的时间,倒比在脸上还长。

那妇人终于认出来了,嗓音沙哑道:“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然后虚拉住任知的胳膊,任知笑道:“叔父婶婶近来安好。”那妇人忙回道:“好,好,好。”任知介绍了南星及伍玄衡,二人行礼,表明来意,任知的婶婶忙招呼他们进屋去。

进屋后发觉屋里同屋外一样光线晦暗,任知的婶婶道:“老头子,侄儿带着友人来家里做客,你还不快去掌灯备茶。”

她话音刚落,角落便燃起了一支烛火,然后烛火从角落被挪到面前的桌子上,而端来烛火的人也不同他们会面,背过身匆匆退开了。

任知婶母笑道:“客人们别见怪,这是任知的叔父,他见生,不爱说话。”

借着微亮的烛光,南星及伍玄衡看清楚屋里的形容,这房舍打外面看虽不怎么起眼,甚至比起周围的府邸寒酸不少,但里面空间却很大,房间也应该不少。

伍玄衡笑道:“承蒙二位收留,很是叨扰了。”

任知的婶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包着头巾,面容和蔼。她道:“这后生,客气什么!只管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你们走了一路,应该还没吃饭吧?我马上准备酒食,给你们接风洗尘!”

饭毕,几人寒暄两句,任知笑道:“二位小兄弟,房间收备妥当还有段时间,反正现下清闲,夜市将兴,不若咱们三人去逛他一逛?”

南星内心雀跃,不由笑道:“那太好了!”

三人便出门去。

春风裹挟着胭脂水粉的馥郁气味和醉人的酒香,扑面而来;城河两岸灯火通明,港口上船舟停泊,街巷间雕车驰行,香楼前宝辇堆滞。

勾栏茶室红袖知己的亲昵之声、歌伶弹唱朱弦玉磬之声、摊贩临街叫卖之声、围观杂耍喝彩之声,声声入耳,喧嚣交杂,直通蟾宫。

满目浮华,南星眼前渐渐迷离。

现下街道两边林立的酒馆茶肆,满城弦乐喧天还依稀是梦中的景象,但说不清这到底是梦还是过去残存的记忆。

只隐约辨得情境中小小的自己被一人抱在怀里,那人的动作很轻很轻,身上的气味很好闻很好闻,胳臂骨骼也很……硌得慌,那人应该是个很清瘦的人。

也是如此喧嚷的夜市,自己好像迷迷糊糊要睡过去,费力半睁开惺忪的眼睛,只望到那人清隽的下颌。

他好像在问自己:困了吗?再忍耐些,我们就快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画屏幽在线阅读第9章

    嗡!叶辰腰间的玉佩不断的震动。“师尊救我!”金刚的声音从玉佩传了出来,叶辰的双眼猛地睁开。在叶辰跨出院子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候着了,他们早就得到了消息,只是不敢打扰魔尊,便在这里等候。叶辰随意扫了一眼,心里一阵狂跳。三大公子中的血公子和玉公子为首,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两名修罗。“吾王的车撵已经备好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

  • 都市之黑金帝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宿主触发隐藏任务,‘拥李联的挑衅’!”“宿主需要在六个时辰内,挫败拥李联的挑衅,让自己名震襄阳。任务成功,奖励中级抽奖一次。任务失败,随机扣除三项技能。”苏羽虽然击败了梅花五恶,占了他们的根基之地。但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其交给周三堂处理。他心里清楚,这种掠夺来的势力,其实并不可靠。他清楚,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