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龙之谷之诸神之战兴师问罪【二】

2021/7/23 6:09:04 作者:无聊的贱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龙之谷之诸神之战
龙之谷之诸神之战
作者:无聊的贱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龙之谷破晓奇兵后续(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身后冷不丁地冒出了个人来,笛澜被吓了一大跳。再加上她刚才明明看到欧扬走进了电梯,也看到电梯下降了,怎么会……就算那张脸长得再怎么好看,那个人从头到脚的魅力再怎么引人注目,她现在只觉得这一幕好诡异好惊悚啊!

“你……你不是……”笛澜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又往后面看了看,说起话来也是结结巴巴的。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上来的?”看到笛澜那副称得上惊恐万状的表情欧扬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笑场。笛澜没有说话,却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的确很好奇啊。

欧扬微笑,转身走到会议室门口,推门而入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迷你型的遥控器。那上面布满了按钮,最显眼的是一红一黑的两个。

只见欧扬按了一下红色的那个按钮,会议室的后门就豁然一下开了。而此时,跟着走进来的笛澜则是惊讶地捂住了嘴巴,望望欧扬又望望那扇打开了的“门”——

这间会议室是专门供董事们开会用的,像她这种普通的小职员自然没进来过。这一次算是她偷偷潜伏进来的。所以她当然不知道那看上去像是门的东西其实是电梯。

然而,惊讶、诧异过后,笛澜又唏嘘不已地摇了摇头,心想着当初她还真是没有感慨错,这些资本家果然是变态!电梯外面就有,为什么非得在里面再弄一个呢?董事们就尊贵到不能多走几步路了?还有,电梯就电梯吧,还做成后门的样子,真是……害得她刚才想从后门出去却一直打不开,好囧。没想到原来是这样。

笛澜在心里腹诽得十分起劲,完全没注意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她的处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不仅见到了“艾星”新上任的总裁,眼下还跟她孤男寡女共处在一间房间。更重要的是欧大总裁还不知出于何意地把会议室的门给关上了不说,连原本卷起在玻璃墙上方的壁帘也被他通过那个迷你遥控给放下了下来。

等到笛澜发现周围的光线变暗了点,氛围也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欧扬已经几乎与她零距离了。要是有人这个时候进来看到,肯定会以为是她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

“你……你要做什么?”意识到自己可能有危险,笛澜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警觉地看着欧扬,问到。她本来是想气势如虹地掩饰自己的慌乱的,可话一出口还是将她紧张的心情完全出卖了。

“是你主动上来找我的。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看着笛澜慌张无措的言行还有那绯红的双颊,欧扬心情大好。慢慢地一步一步BI近,心里就像猎人快要得到自己的猎物一样,抑制不住得兴奋不已。

听了这话笛澜才想起了自己的初衷:对啊,她可是债主!即是又一下子理直气壮了起来,用了质问的口吻问道:“是不是你让布主任扣我工资的?”

“我也是按公司的规矩吩咐手下人办事。有什么问题吗?”在距笛澜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欧扬停了下来——猎人在将猎物收入囊中之前,都会有兴味与之周旋一下的不是吗?

“我……”一句话让笛澜无言以对。的确啊,貌似是这样没错,可是……可是又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承认上个月是我有错在先,可这个月呢?你什么时候、哪只耳朵听见我骂你了?”笛澜灵光一闪:啊哈对了,重点在这里,上个月的钱肯定是没希望了,至少得保住这个月的才行。

“如果我说那天在电梯里我两只耳朵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你还想抵赖吗?”欧扬双眉一挑,颇有点“我都人赃并获了,你还能怎么狡辩”的意思在里面。

“是吗?我怎么记得那天我只是感慨了一句有实力的资本家更变态呢?这没指名没道姓的,你怎么就自动对号入座了呢?请问你是资本家还是变态啊?”笛澜觉得形势一片大好啊:

她就猜到欧扬会那样回答,她早就想好了对策。这一次她不仅仅是要拿回自己的钱,还可以小小地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家伙——之所以是“小小地”,是因为人家毕竟是总裁,总不好太得罪了,否则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法子过了。

笛澜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啦啪啦响,完全没有预料到欧扬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把她打入了谷底:“不管我是什么,这家公司是我的,这里面的钱也都是我的。我心情好了,想给谁就给谁,反之,我也可以谁都不给!”

欧扬觉得要真的是两军对垒的话,笛澜怕是早就死了不下千百回了——她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明眼人一看就能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也不知道她是太没有城府还是太白目。不过这不重要,只要他玩得开心就行了。

笛澜没想到欧扬居然会这么说。她认为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这,这根本就是耍无赖嘛。可就是这么明显的耍无赖她却无计可施了。只好抱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最后一线希望说道:“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只手遮天吗?你别忘了我们国家还有《劳动法》这个东西!”

“你也别忘了,我在机场被你弄脏的那套衣服的价钱。而且你也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用《劳动法》保护好自己的权益。”欧扬当然没有被吓唬住,不以为然地反击到。

哐当!笛澜彻底绝望了,心碎了。而她的肺却快要气炸了:好啊,明摆着仗势欺人是不是?就是不愿意还钱是不是?她脱口而出道:“你你你……你是总裁了不起啊?有钱了不起啊?”

“过奖了。有什么意见吗?”笛澜越生气,欧扬的情绪反倒是越平静。以不变应万变可是他的强项。

“我意见大了去了我。还!我!钱!”欧扬漫不经心地态度更加刺激了笛澜,她竟然浑然不觉地主动往前跨了一步,气势汹汹地伸出了右手,手心朝上做出了要钱的手势。

欧扬嘴角微微一勾起,邪魅笑容随即出现,缓缓说道:“要钱没有,但如果你做我的女人,我可以给考虑你一张长期饭票。”

这话听得笛澜一阵恶寒,这才发现自己跟欧扬的距离不知道怎么地又靠近了。她本能地想要往后退的同时又不由自主地问道:“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好像很爱你。”欧扬却一把拽住了笛澜。说完这句话后,更是不由分说地大力将她揽进了怀中,右手死死地扣在她的腰上,左手则用了更大的力道按住了她的肩膀。紧接着他的唇就用力地、狠狠地覆压住了笛澜的薄唇,吮吸力一股强过一股,似乎是不想让她有一丝一毫可以呼吸的空隙。

这个吻来得出其不意又极为霸道,笛澜的心绪刚才又处于极为混乱的状态。此时此刻,她浑身就像被电击中了一般,从头到脚都是麻木了,任由欧扬在她的领域长驱直入,为所欲为。

而与此同时,欧扬扣在她腰上的手臂也不自觉地越收越紧,并且随着唇舌的深入他的左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不停摩挲着她的后背。

一阵阵燥热袭来,弄得笛澜的心里像是同时被千万只蚂蚁啃噬一样,也让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开始反抗,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想要挣脱开,无奈两只手臂与她整个身体一样被欧扬箍得死死地,根本动弹不得。而她的抗争似乎给了欧扬更大的诱惑力,激发了他更大的野心,让他的情欲一发不可收拾——

他开始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唇舌相交,渐渐将战地扩张到了她的耳垂,颈脖及至各处。得空的左手也慢慢探进了笛澜的衣服里,与她的润滑肌肤接触了,并慢慢往下移去。

而笛澜虽然得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却因为两个人身体的极度靠近,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下身抵在对方的某个部位上。整个人只觉得一阵恶心,再加上她知道除非欧扬主动放弃,否则她今天是肯定逃不掉了,便是难受、害怕地哭了起来,大脑也渐渐变得更为眩晕了。

听到笛澜的哭声,欧扬的侵占速度才明显有了放慢的趋势,各处的力道也减小了不少,但他并没有急着放开笛澜她。

过了许久,笛澜才终于是恢复了一点意识。这时,她才听到了欧扬在自己耳边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声。与此同时,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松开了那么一点,便是把握住时机一把推开了欧扬,随即便赏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力度大到她自己的手掌心都剧烈地发痛了。之后便要冲出会议室,却再一次被欧扬抓住。

“混蛋,放开我!”笛澜厌恶地怒瞪着欧扬,挣扎着警告到。

“我既然做了就会负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欧扬没怎么用力,却也让笛澜挣脱不开。其实他也很诧异自己刚才怎么会那么急着就做那些。

欧扬原先的计划明明就是循序渐进啊。但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很心急想要更进一步地接近她,甚至占有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想法挥之不去,让他有点心烦气躁起来,最终酿成了那一幕。而吻她的那一切他记忆犹新,他必须承认,眼前这个女人的味道真的很好。而自己对她的印象也不坏。既然她是最好的安慰,那么就把她留在身边也不错吧?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有几个臭钱每个女人都得任你摆布受你凌辱吗?放开我!”笛澜很生气也更后悔,后悔不该什么预防都没做就跑上来兴师问罪。这下钱没要到还被人占了便宜。

“这是你的荣幸!”笛澜的态度让心绪还未完全平复下来的欧扬也不爽了起来。他猛地一拽,笛澜又差点跌进他怀里。

“混蛋,你……放开我……”欧扬那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让笛澜更是火冒三丈。她吃痛地皱起眉头,挣扎得更为厉害了。

“嘶……”欧扬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松开了笛澜。而他原本攥着她手腕的那只手上几个带血的牙印清晰可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混沌灭世录嗜血的狂欢

    “恩...如果遇到高等吸血鬼的话,最好把自己打扮成丑八怪或者浓妆艳抹的妓女。”“为什么啊?维瑟米尔叔叔。”“因为他可能就不会对你感兴趣了,他们从不差人血喝,所以口味会挑剔一些。”希里合上了手里那本《吸血鬼图鉴》,撅着小嘴,冲维瑟米尔摆了一个鬼脸。“可是我不打算那么干!我想打败他们!”“哈哈哈哈哈!我

  • 从西游开始捡宝箱在线阅读第四节

    车内散发着浓烈的酒味,刺激到安稞敏感嗅觉,睁开沉重的眼皮将窗户打开了条缝。夜晚的风很凉爽,抚过发丝,到烧糊糊的脸颊上,曲畅好受了许多,蹭了蹭旁边熟悉的肩膀,嗲了一声:“回你家吗?”“你家我家都可以,你想回哪?”安稞轻声细语问。曲畅抬了下眼皮,冷冽的目光瞪回了瞄着后视镜浮想联翩的司机,呼出口酒味,望向

  • 迢迢夜 皎皎星驰得尘俗之肩

    ‘风帘翠幕阁’是个精雕玉制的避暑纳凉的好去处,当初建这里的时候,是红老宗主发的话,为得是红鸢夏日贪凉用了冰,热不出体,每日哭哭闹闹饭也不吃。谁知道正好逢上宗主夫人——百合姬来,老宗主气得说她不容人,骂的极其难听,四处下绊子。百合姬也很冤枉,红家的人都是身体康健的,老红宗主都六十多了,三五盆冰放着也没

  • 幽冥少年传说在线阅读第十章

    [炭治郎]从后山回到蝶屋时,炭治郎三人组已经跟炼狱离开了。[善逸]抓住[炭治郎]的袖子,“哇啊啊,怎么办?怎么办?”[炭治郎]拍拍[善逸]的脑袋,“冷静点,[善逸]。既然[香奈惠]没有阻止,那说明情况还可控。”“那我们要追上去嘛?”[善逸]送了口气。[炭治郎]看向通知他们,炭治郎离开消息的[香奈惠]

  • 魅影之鬼王在线阅读初到天云山

    十一岁就已修仙,相传在萧鹤年十七岁的时候,万妖之王宗越趁萧晋文和大公子萧明熙外出,带兵攻打天云山,想要夺取天云山镇压的黑晶石,面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妖王宗越完全没放在心上,没想却被萧鹤年打成重伤。要知道妖王宗越的修为极高,能胜过他的屈指可数啊!”讲到这里众人连连惊叹,有很多人在相互议论“这个我也听说

  •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在线阅读第7节

    终于,张若雪实在太困了,也就煤追究太多直接回到自己房间里去睡了,要真是发生什么不和谐的事自己还是可以报警的嘛。抱着这个想法,张若雪度过可无话的一夜。也让王晟安全度过了无话的一夜。第二天,王晟从床上醒来……没错他是从床上,按照他的说法他不管怎么说也是这个屋子主人,也就理所当然睡再床上了。至于欣雨,却也

  • 猫妖男友正来袭[玄学]之绑匪是少女(6)

    “我的妈哟!还有会飞的?”李三顾大叫。白鹿回头看去,有几只特大号虫子,背上张开了双翼,径自飞了过来,发出了凄厉的呼啸声。白鹿李三顾二人叫苦不迭,这下可麻烦了。本指望这虫子自相残杀把自己消灭殆尽,谁曾料想,这咬一咬又不咬了,竟直扑他俩。两人一路跑,虫群一路追,幸好俩人颠沛流离的承义军岁月极大地锻炼了他

  • 都市:从恶搞僵尸电影开始在线阅读奇虫山采药

    碧水村,碧水河东岸。屋前暴雨飞泻,打在地上溅起片片水花,远望天幕雨水像是凭空垂吊的珠帘,将屋里屋外隔成两个世界。“这雨一下就是十几天,地里的草药今年是全废了”纱帘卷起,身穿湖蓝粗裳的妇人轻步进入,依窗而坐,妇人样貌不是很美,胜在温柔声甜。木岩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给母亲斟了杯茶,“今年雨水来的蹊跷,丘上

  • 我是个封妖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常陆坤应付完蓝枫的询问之后,就急匆匆的赶到丁坤的病房。丁坤用了三年的时间从一级灵将修炼到五级灵将。常陆坤却是花了五年的时间,才从一级灵将修炼到二级灵将。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丁坤修炼灵力的秘诀。常陆坤进入丁坤病房后,李奇和孙浩就自觉的离开了。他们明白丁坤之前做的所有布置应该都是在等待常陆坤的回来。当病房

  • 斗鱼直播之无限败家第十章

    她的患得患失邰飒理解,所以默默收回了手机。此时梁安安需要的是一个倾听者,她能做的就是倾听。两个人几乎聊了一整夜,早晨山风呼啸的从窗前而过的时候,她们睡得还很安稳。中午她们是被客房服务生叫醒的,打开门服务生送来了她们的午餐。看着十分丰盛的午餐,邰飒有些疑惑:“安安,你叫了午餐吗?”“没有啊,我还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