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仙屠志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0:40:02 作者:青狸寒狐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仙屠志
仙屠志
作者:青狸寒狐来源:纵横中文网
因为一次邂逅,张少胥得到一颗修炼万年的老鳌内丹,老鳌赠给他一把很有脾气的剑,也告知了他这个世界的真相。冥冥之中,神灵将自身的意志投射到张少胥的身上,让他经历一场又一场的诡秘之局,然后把他一步步推向这天下最高的舞台。

“留着你的命,还有未完成的事,不是吗?”冥泷冷哼一声,望向牛头的妖灵继续沉声道:“这些妖灵能力绝非我等所能抵挡,就连炼器仙翁一代天纵奇才也重伤而归,就你那微薄之力,能有胜算?”

宁笙暗暗发誓,等日后学艺有成,定要与这些妖灵至死方休。

“妖灵肆意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所到之处,哀鸿遍野,血流成河,世人对他们的仇恨与畏惧已持续几百年之久,你说,它们该不该杀?”冥泷突然饶有兴趣地问宁笙道。

“该杀!”宁笙声音铿锵有力,却又蓦然间想到什么,神色黯淡下来,说道:“除了她……”

“愚不可及。”冥泷讥笑道。

这时,一道怒喝声从半空传来:“孽畜,受死!”

一道凌厉的剑气破空而来,二人循声望去,只见半空处一位中年男子,一袭湛蓝色道袍,他凌空踏出几步,暗念法决,背负的长剑赫然出鞘,化作一道极速的流光,朝牛头怪直射而来。

牛头怪反应极其迅速,脚猛地踩踏地面,朝那把剑怒吼一声,妖气顿时从体内迸发而出,黑色的妖气直冲而上,强烈的冲击撞向那把破空之剑。

宁笙二人紧紧地盯着半空,只见那黑色妖气竟以摧枯拉朽之势压迫着那柄剑,中年男子显然未料到这妖灵如此难以对付,顷刻间,妖气漫过长剑,直击中年男子胸口。

“噗!”

中年人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身体狠狠地撞在一棵树干上,而后摔落下去,他脸色痛苦地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撑地,单膝跪倒在地,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

冥泷早已料到结局会是如此,冷笑道:“这玄天道的人真是不自量力,恐怕就连他们掌门也对这牛妖束手无策。”

宁笙一脸难以置信,若说妖灵真如此强大,那梓瑶为何不敌冥泷?

宁笙原以为近日所学之术足以对抗妖灵,现在却暗暗庆幸之前没有冲上前去,否则下场就像那些眼神流露着恐惧的村民一样,倒在血泊中,只剩一具皮包骨,他不由打了个寒颤。

“怕了?”冥泷似是看穿他此刻所想,嘲讽似地问道。

宁笙怔了怔,暗骂自己没用,宁笙啊宁笙,你如此胆怯,贪生怕死,还信誓旦旦说要找回梓瑶。

宁笙真想给自己个耳光,不过每当目光望向村民尸骨分离,穿肠破肚的场面,不禁一阵干呕,委实难以生出半点勇气。

冥泷暗自冷笑一声,等将你炼成妖奴后,你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场内,牛妖一步步逼近中年人,犹如一尊死神,收割一个又一个脆弱的生命。

“渺小的凡人能力终究有限,除去当年的炼器仙翁和沐凌宇,众生皆为蝼蚁。”牛妖森然地说着,还未干涸的鲜血顺着獠牙,不断滑落。

“你们妄想残害生灵,仙器传承者持仙翁所铸仙器,定会斩妖邪,断妖源,驱逐妖灵,守护世间。”中年人咳出一口鲜血,染红了道袍,他身体靠着树干,面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说着。

“待我咬断你的喉咙,吸食的你的鲜血,你就会明白痛不欲生,后悔莫及是什么感受。”牛妖阴森地笑了笑,一把扼住他的喉咙,眼看獠牙就要刺入他的喉咙。

这时,一道稚嫩的哭喊声响起,牛妖骤然停下动作,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约摸六七岁上下,扎着两个马尾辫的女童,哭喊着从一间草屋中跌跌撞撞地跑出,趴在一位妇女的尸体旁啼哭不已。

“呜呜呜,娘亲你快醒醒……你说陪萱儿玩藏人儿……叫我躲在屋里别出来,呜呜呜,娘亲你骗人,你快醒醒……”女孩抽泣不已,轻摇着妇女已干瘪的尸体,眼睛揉得通红。

“遭了!”躲在树上的宁笙只觉心猛然一跳,为那女孩担忧不已。

果然,牛妖丢下中年人,眼神贪婪地走至女孩身前,鼻子嗅了嗅,一脸陶醉之色。

“好新鲜的血液!”牛妖兴奋不已,女孩转眼瞧见这牛头人身的怪物,惊叫一声,吓得瘫在地上,小脸煞白。

宁笙大急,汗水不知不觉已浸湿了他的衣衫,心中催促着自己,去救她!奈何只觉双腿如此之重。恐惧,让他再一次放弃救人的念头。

冥泷不觉奇怪,宁笙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何况是一位处世未深的少年,如何能不畏惧?恐怕那些所谓德高望重的修行之士,也唯恐避之不及。

只是,这次是他猜错了。

冥泷只觉身边一道凉风划过,一道身影极速一跃而去,场中那倔强的少年右脚朝那牛妖的脑袋狠狠踢去!

冥泷骇然失色。

“宁笙!”

宁笙右腿横扫而至,牛妖轻蔑扫视一眼,不去躲避。

只是与预想中不同,牛妖未伤及丝毫,宁笙却犹如踢中一块巨石,腿上“嘎嘣”作响。

牛妖自然不会将毫无修为的凡人放在眼里,宁笙一时间强忍剧痛,顺势一个翻滚,将女孩护在怀中,与牛妖拉开两丈距离。

只是宁笙右腿不可察觉地颤抖着。

暗中冥泷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你没事吧?”宁笙不顾疼痛,反而低头问向怀中受惊吓的女孩。

“没,没事。”女孩揉了揉通红的双眼,抬头怯生生地答道。

宁笙只觉情况极为棘手,牛妖绝非自己所能撼动,以冥泷的性格自是不会出手相助。

“小妹妹,待会你找到机会便尽力逃走,这牛妖我来拖住。”宁笙暗自对苏梓瑶一阵愧疚,或许今天就要命丧于此,梓瑶,对不起,不过有些事必须去做。

“好精纯的鲜血!”牛妖上下打量着宁笙,眼光徒然一亮,他搓了搓手,好似一口就欲吞掉的样子。

牛妖急不可耐,垂涎三尺,腿上蓄力,朝宁笙一跃而来!

旋即,宁笙将女孩一把推向一侧,目光死死地盯着一跃而来的牛妖,他深呼吸口气,稳了稳心神,暗自提醒,不能慌乱,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他终于找到体内那条特殊的气息。

邪恶,狠辣,狂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探传奇之我是一颗白菜精

    第一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在滴滴如同钻石般的露水的折射下熠熠光辉。清风裹挟着野花的清香轻柔地抚摸着大地。蝴蝶,微风,鲜花,阳光,还有一个栽着白菜的园子。一位头上绑着湛蓝色头巾,手上挽着柳条编制的篮子的少妇来到这里挖取着水嫩嫩的白菜做中午的菜。她伸出那一双带着老茧的手把根须牢牢抓住土壤的白菜给土里挖出来。

  • 天道的女人冥府残境

    如意衣庒,中年美妇把玩着手中的金钗,笑眯眯的看着叶寒秋“小子,看不懂这是什么吧?”确实,叶寒秋回来的路上就检查了三样东西,一只金钗,一只玉箫,一个玉盒,别的什么信息都没有,把叶寒秋郁闷个喵喵的。“其实这是灵物,难得的宝物,就像你拿着的那把大剑,也只是初级宝兵,宝兵上有灵兵,仙兵、还有神兵,当然还有些

  • 罪妾第2章在线阅读

    事情发生在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的休战期,双方大家长达成共识,本着和平共处合作愉快的原则(个屁),在处理某些容易引发争议的事件时,两个组织各派一人,组成两人小队,互相监视互相帮助。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被迫凑对。因为被太宰钦定为[新双黑],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被迫凑对。在[新双黑]频频

  • 吟游诗人之帝道抽奖 秦高?赵高! 【求鲜花 求收藏 求养肥】

    姓名:秦臻【赢臻】年龄:16根骨:6【中上之资,泯然众人】悟性:9【过目不忘,触类旁通】身份:嬴政不得宠的庶出子境界:未入武道抽奖次数:3【武道传承抽奖:1新手无限制抽奖:1新手抽奖:1】“想不到啊,我死了之后竟然来到了这样一个世界,这身份还真是…”,回想耳边的声音赢臻淡淡的想到,随手掀开被子,被子

  • 灵异系统是个小崽崽之没想到是我吧

    小念看着面前疯狂的母亲,淡定的对着电话“爸爸,妈妈让你带着小雅阿姨过来,不然就会对我不利”“小念”“小念”嘟嘟嘟。。。。。。“我已经听你的吩咐了,你可以把我松开给我一点水吗?”小柔看着眼前过分冷静的女儿,沉思了几秒就命人把绳子打开了,并让守在屋里的人都出去了。小念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难受的抱着自己蹲

  • 人间流云拂柳依之手雷的威力(求收藏评论鲜花)

    秦天站起身来,不动声色地消耗了2点经验值,兑换到一枚手雷。环顾四周:只见来人有的手上浮现火球,有的身边旋转着冰锥,有的人居然召唤出了异兽......“至于这么大的阵仗吗?”说话的同时,李牧原手中出现一面巨大的盾牌,背靠大树,将秦天护在了身边。“我们也是没办法呀,两个人就能杀死狂化风刃狼,还端了一群啸

  • 葬神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大婚族祭!就这样,一晃,时间便是来到了大婚的那一天。这一天,无论是新郎夜麟玄还是新娘子旃檀璃洛,都是穿着打扮的分外喜庆,看上去,当真是郎才女貌。夜麟宫的百余人分别站立在廊腰两旁,迎接着二人,而夜麟玄也是牵着旃檀璃洛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了夜麟宫巨大的夜麟广场之上。因为在那广场之上,夜麟古皇与无痕真皇

  • 冷面杀手双重奏在线阅读第八章

    此后,岳梓乘的精神日益见好,也开始同以前一般和久澜开玩笑了。但久澜却从他的眼眸里看见了愈渐深沉的漆黑,再不如以往那般明朗,添了些她看不透的东西。他到底还是回不到从前了。枝上的花苞又多了两个。岳梓乘透过窗牖望着那枝头出了会儿神,又低下头去继续执笔写了起来。他受伤昏迷了好几日,也一直没个消息递回去,如今

  • 萦梦牵秦在线阅读第六章

    话说这顺平侯枪乃是三国时蜀汉大将赵子龙教习兵士的枪法,一共九招,招招只求一击必杀,精巧绝伦,力沉势大。当年赵爷爷正是使的这一手枪法,在那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好不威风!后赵爷爷西辞,蜀汉皇帝赐了个顺平侯的美谥,这枪法也就命为顺平侯枪,一代代在军中传了下来。萧全北地边军重将,自是使的出神入化。那骑士见

  • 请别屏息等待我第七章

    时间一晃过去,转眼到了七月中旬。炙热的太阳火辣辣,仿佛要把大地水分蒸发掉最后一滴,田野的水稻黄澄澄一片,金黄饱满的谷穗沉甸甸垂向大地。三大队的村民聚集在村中心的晒谷坪,大队长桃建军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话。“同志们,秋收在即,胜利就在眼前!为了丰收和粮食,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现在我正式宣布,小清河公社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