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全娱乐圈就你最高调亲我

2021/6/11 20:02:29 作者:西子一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娱乐圈就你最高调
全娱乐圈就你最高调
作者:西子一笑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开《我没准备离婚》更新中哦。娱记们怀疑私生活不检点的流量小花夏时沐跟高冷禁.欲娱乐大亨陆时昇有一腿,无奈两个人,一个对镜高调调.情,一个压根不理会他们这些不着边际的传闻。娱记们因此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什么抓拍证据,怀疑也只归怀疑。直到某天,夏时沐在家直播节目。娱乐大亨陆时昇身着平角泳裤从游泳池上来胡乱入镜,倒三角的身材一览无遗。大饱眼福的粉丝个个咋舌!!“巧合、纯属巧合。”夏时沐调了下镜头呵呵解释,并对陆时昇挤眉弄眼。“老婆……”陆时昇压根不接招,还使坏的喊了声。夏时沐灵机一动,含苞待放的

祁帆初中的时候成绩很好,各科都能考第一的那种,一点都不偏科,深得初中各科老师的喜欢。

小学的时候父母离婚,父亲娶了小三,祁帆是想争口气,才拼命学习,结果哪怕考了全校第一,在他爸和周围人的眼里,那都是后妈教得好,照顾得好。

祁帆不喜欢小三后妈,不过这不是他自甘堕落的原因。

恶心的事发生在他初二的时候,就像现在流行的宫斗剧一样,颠覆他的三观。

备孕多年的后妈流产导致终身不孕,污蔑是他推的,他爸信了,差点把他打得半死。

其实不过是因为祁帆无意间看到那女人偷情,那女人心虚,又怕他说出去,才自己摔没了孩子,污蔑给他。

那时祁帆本来是想告诉他爸的,谁知他爸根本不想听他解释,直接怒打了他一顿,还让他这辈子赎罪孝敬后妈。

后来祁帆就想,行吧,既然如此,让他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去吧,爱戴绿帽就戴一辈子,他还偏就不说了,关他鸟事。

再后来,祁帆再也不愿意听自己成绩好的时候,亲戚邻居对那女人和他爸的夸赞和羡慕,渐渐地不愿意学习了。

反倒是在学校胡天作地,成绩一塌糊涂,看到老师经常打电话家访,又看到亲戚说他们的时候,那女人和他爹臭脸的样子,简直浑身舒畅。

这样的报复,一直持续到现在。

今天是祁帆这么多年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去审视一道题目,也是第一次有这种“我怎么真的不会做”的莫名烦躁的感觉。

沈绉看了他一会儿,敏感地察觉到祁帆情绪不高,伸手过去摸了摸那张卷子。

“慢慢来,不要着急呀。”沈绉小声宽慰。

祁帆闻言,抬眼看了看他,回了神,轻笑了一下,一把把卷子揉成球,一个抛物线,稳准狠地扔到了前面储藏室的大垃圾桶里。

可笑,他怎么还真中了易书昀的计了?

不会做就不会做呗,傻子答不出来就答不出来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沈绉看着那个抛物线,一脸惊艳。

看着纸球掉进垃圾桶里,激动地拍起了手。

“好厉害!”

祁帆又笑了,他忽然觉得傻子傻乎乎也挺好的,无忧无虑。

至少,淋雨了有人煮姜汤,上学还给他准备小毯子午睡,多好。

“厉害吧!晚上去看我打球,更厉害!”

“好~”

沈绉开心死了,觉得祁帆对他真好,还带他去看打球呢!跟上午凶巴巴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啦!变得好好咧!

傻子,快乐的点都这么低,祁帆撇嘴。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沈绉绉。”

沈绉一边说,一边拿出草稿本,一笔一划很认真地写了“沈绉”二字。

他的字写得真的非常好看,祁帆觉得跟自己的狗爬字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的字不配出现在沈绉字的边上。

不过傻子既然很期待地问了,他还是接过了笔,龙飞凤舞地写了“祁帆”二字。

一边写,一边还解释:“祁帆,这个祁,帆船的帆。”

沈绉看了一会儿,接过笔把这两个字重写了一遍,比祁帆写得好看多了。

但是他嘴里却道:“这个祁,帆船的船,我认识了!”

祁帆:……

“帆船的帆……”

沈绉忙点头,“对!帆船的帆!”

说着,纸上却写了“祁船”。

祁帆:……

“帆船的帆!帆!帆!夫~安~帆!”

沈绉懵了,看看自己写的字,又看了看皱眉的祁帆,怕他生气,忙点头重复。

“帆船的帆,帆船的帆,帆船的帆……”盯着草稿本上的名字,无数次重复。

祁帆看着他又傻又认真的样子,就觉得心里有点软,想笑,感觉他又傻又好玩的。

结果就听他说着说着,开始糊涂了。

“帆船的帆,帆船的船,帆船的船……”

祁帆:……

这时,上课铃响了,沈绉对祁帆挥了挥手拜拜,乖乖在自己位置上坐好,准备上课。

不是英语课,祁帆更放肆,掏出手机玩。

老师刚进来,沈绉忽然“咻”地一下转过头,很快地对祁帆道:“我记住了!祁帆,帆船的船!你叫小船吗?”

祁帆:……

这……这怎么就绕不过弯来了呢???

没待祁帆反驳,沈绉已经自顾自高兴地回过头去了。

祁帆就见他又开始在草稿本上写写写。

玩了会儿手机,没什么好玩的,有点无聊,祁帆找到了这节课在讲评的卷子,拿出来百无聊赖地前前后后看了一眼。

想着这张卷子没有选择题,数学老师也从来不叫那傻子回答问题,应该不会出洋相了。

这么想啊想,盯着卷子看啊看,听着老师讲啊讲。

不知不觉,下课铃就响了。

祁帆有些意外地发现,他居然就这么无聊地听了一整节课……

正茫然着,前面的傻子又转过来了,拿了写了整整几页的名字给他看。

“小船!我写对了吗?”

祁帆就见,草稿本上满页满页的“祁船”,嘴角抽搐,却说不出话来。

傻子脑袋偏偏就在这个字上转不过弯来,他能怎么办?

“你高兴就好。”祁帆弯了一下嘴角,假笑。

“我会写你的名字,我可高兴了。”沈绉高兴地笑。

祁帆:……

不,你不会写……

下课沈绉都会转过身去和祁帆说话,有点想逗他的同学们都不敢过来,他们这个小角落安静了一下午。

晚上吃饭时间,祁帆特意注意了一下,沈绉是由易书昀亲自带着去吃饭的,他放心了,易书昀这个老狐狸,爱还是有的。

晚上第一节课是英语课,祁帆没有逃课,还是和下午一样,没事干,懒懒地听着,倒也听进去了。

下课的时候,小胖发来了微信,问他今晚去不去打球。

祁帆看着微信,再看看自己桌上平平整整摊开的讲义,整个人都震惊了!

瞧瞧他这一下午都在干嘛?居然真的在听课吗?

不,这不是帆哥的本色,帆哥要逃课了。

有点受不了自己突然听了课的事实,祁帆回了小胖一句,立马起身走人。

和小胖几人在高三教学楼下会合,一起往校门口去。

下课时间,死皮赖脸一会儿,门卫大叔还是会通融一下,放学生们出去学校对面买点吃的什么的。

几人到了校门口,小胖负责去门卫室死皮赖脸求出去买吃的。

往常,小胖都能得逞,毕竟他胖,一看就需要多吃,晚自习饿了可以理解。

但是今天,他失败了。

匆匆跑回来,小胖一脸惊恐:“帆哥!门卫换人了!换了个冷酷脸痞子小哥!一点都不通融!”

“怎么突然换人了?早上不还是张大叔吗?”

祁帆一边奇怪,一边走去了门卫室,在窗口往里看了一眼。

门卫室坐着一个一脸痞气的帅哥,看到祁帆过来,一句话没说,直接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滚回去上课。

虽然只是个手势,但祁帆就是觉得他想说的话里有个“滚”字。

“大哥哥,我看你的形象,也是过来人,上学时没少逃课出去玩吧?咱们都是一类人,通融通融,就当回忆青春了,行不?”

祁帆挤出笑脸,对那痞痞的门卫小哥油嘴滑舌。

门卫小哥挑了一下眉,起身出了门卫室走了过来,歪了两下头,捏了两下拳头,均发出格拉格拉的声音,硬核得要命。

“要出去?”声音也低沉冷酷。

祁帆:……

祁帆自认个子挺高了,180,这门卫小哥还足足比他高一个头,身材高大,一身痞气,站在他面前颇有压迫感。

门卫不就是看看学校大门吗?!怎么还想打架呢?!

几个小弟都觉得这个门卫小哥太刚了,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小胖小声道:“帆哥,我看他不是看门,就是想找茬打架,可能手痒了。”

祁帆:……

祁帆没少打过架,自从那次差点被他爸打得半死后,后面他爸再想打他,他能躲则躲,躲不过直接刚,对谁都从来没在怕的。

不过为了逃个课打一架,有点亏吧?

大门不让走,他们翻墙还不行吗?

“啧啧!大哥哥,太可惜了,今天你不能回忆青春了,我替你感到惋惜,唉!”

说着,祁帆转身,招呼上小弟们,走人。

“麻蛋!学校太毒了吧,门卫找这样的?”

“别说,这小哥还挺有社会大哥的气势,帆哥怕是打不过。”

“怎么说话呢?胖某认为帆哥无敌!他都跑来当门卫了,能有什么能耐?!”

小胖的舔狗能力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祁帆嘴角一抽,“看来以后还是直接翻墙吧。”

众小弟连连点头。

几人要穿过操场的时候,忽见操场边上的树旁,有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在笑闹什么。

小胖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十分灵活地蹿了过去听了一耳朵。

“帆哥!你班傻子又被围观了!”看到情况的小胖立马追上祁帆汇报。

祁帆闻言,脚步一顿。

大晚上的,晚自习课间,那傻子出来干什么?又想回家?怎么又被欺负了?

“我去看看。”

祁帆皱着眉,走了过去。

刚靠近,就听有女生逗弄道:“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篮球场在哪里。”

“噗哈哈!别太过分啊!不过我也不介意小哥哥的亲亲!”

祁帆:……

“亲什么?教导主任来查早恋了!”祁帆扬声道。

围着的人群立马散开了些,看到祁帆带着一群小弟,也不知来意,一个个闭嘴不说话了。

小胖感觉帆哥还挺护着这个傻子的,见状冲了过来,“干嘛呢?!不知道这人我们帆哥罩的吗?”

祁帆:……

我没有吧……

那群人看看祁帆,又看看沈绉,一脸懵逼。

恰好此时预备铃响起,大家要上课,打着哈哈一个个都走了。

沈绉看那些人走了,松了口气,看到祁帆又高兴了起来。

“小船!你要去打球吗?”

祁帆一愣,才想起今天说要带沈绉看打球,随口一说就忘了,没想到这傻子居然记着。

看到他走了,以为去打球了,所以来找?

“你能不能凶一点?以后还有人欺负你,你就凶起来,懂吗?!”祁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沈绉懵了一下,懵懵地点头,也不知究竟听没听进去。

祁帆微微皱眉,想起刚才那些女生居然见这傻子傻,忽悠他亲亲,简直无语!

他瞪着这个呆呼呼的傻子,猛地把人推到了后面的树上,树咚,忽然也起了逗弄的兴致。

“不会凶啊?那你亲我一下,以后我罩你?”

他不过是学着那些女生的样子逗他,想看看他的反应。

谁知,沈绉眨了眨眼睛,居然乖乖点了点头,随后吧唧一下就亲在了祁帆脸上。

祁帆完全没想到这傻子会真亲,整个人当场石化。

周围的小弟也跟着一起石化。

只有沈绉这个傻子,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小船居然不说话了,边上的人也不说话。

他看看这边看看那边,懵了一下,以为自己亲错了地方,试探地在祁帆另一边脸上又吧唧了一口。

祁帆:……

夭寿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诛天在线阅读第3章

    修仙者共分为九大境界,分别是引气入体、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人仙、地仙、神仙、天仙、金仙。合道之后有雷劫降落,渡过,则晋升为人仙。若渡不过,只有两种结果,一是兵解成散,沦为鬼仙。二是魂飞魄散,一切成空。鬼仙与人仙虽只有一字之差,其中分别却不可以道计。并且徐风此时来思量这些还太过遥远,故而他没

  • 大唐房地产大佬在线阅读第八节

    夏天的特征愈发明显,甜品店外的树留下一片片阴凉,烈阳照在树叶上,看起来就像抹了层橄榄油,橘子汽水的味道混合着冰淇淋的味道构成了人们所熟悉的夏天。“店长,怎么啦?”甜品店内,松雪伊上看着同样被喊到一旁的清水奈奈不禁有些疑惑。坂本衫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右手推了推反光的眼睛,一脸严肃:“明天.......

  • 贴身王座在线阅读第1章

    群山环绕的丛林深处,一个满头雪白长发随风飘扬的老者正坐在湖边垂钓,纵观周围绿树成荫,使人感觉深处世外桃源一般。突然,一股劲风一呼而过,老者回头望向不远处的茅草屋,只见此时整个茅草屋已经被乳白色的浓雾包裹在里面,哪还有茅草屋的影子,看到这里老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再次回头闭目静待鱼儿上钩。不多时,茅草屋

  • 我可能是假的玛丽苏[综]求助

    风琉听着门外几人谈论。“师姐,官兵为何要搜村子呢?”“恩,我听爹说起过,这般装扮是大麟银甲卫的,大麟银甲卫,归当朝皇后的母族宋家来管。银甲卫出,自然是有要犯了。师弟,咱们过一会儿去问问那领头的,要不要帮忙,若是江洋大盗或者是飞天盗贼,咱们就帮帮他们。”“我们村子又小又穷,除了你们,根本没有陌生人进出

  • 大唐第一男神在线阅读第十节

    赵家:在家在X市北方,赵家没有林氏、华氏、叶氏这么深厚的底蕴,但是赵家黑白两道都沾,各行各业都有涉及!赵家是近代的新兴家族,能够强势的与其他三家氏族并列,可见一斑!诸葛氏:诸葛家其实并不在X市中间的位置,中诸葛只是说明诸葛家处于领导的位置,诸葛家在X市一直是地位超然!就算比起京城的大家族也是毫不逊色

  • 异类长安第7章在线阅读

    经过一番挣扎前往,最后两虫总算站在了巨大的石椁之前。石椁的颤抖更加激烈,砰砰之声大作,而后棺椁上的阵纹彻底消失,石椁中渗出的黑气突然加大,直接将棺椁全部覆盖,放眼望去,棺椁处只见一团巨大的黑雾,看不见棺椁的样子了。益跟汤圆两虫彼此对看了一眼,然后陈益猛地下定决心将手中的黑棍祭出,一棍砸向了那团漆黑的

  • [海贼王]死生花第十章

    第十章关城城按照这个思路做了一套攻略,早上让元衡睡个懒觉,大概10点到12点起床吧,要是一觉睡到了下午也行。起床后,早餐提拉米苏蛋糕、抹茶慕斯蛋糕、布朗尼蛋糕、芝士蛋糕都准备一份,看他喜欢哪种口味,从中选一份。吃完蛋糕后,来一场游戏的厮杀,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玩一场游戏后,去健身房跑步,室外跑太热了

  • 钢铁城之末日狂潮第4章在线阅读

    在来这里的头三天,康涂几乎每天晕一次。虽然他的意志力确实不坚强,但也没有脆弱到这个程度,就这些屁事,真是不值得他晕,为什么真的变成当代林黛玉,主要是因为他被置入了404的监控系统,这个系统自动监测大脑皮质状态,只要宿主一处于兴奋状态就马上采取措施。鲁班教给了康涂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可以有效地避免这个反

  • 穿越归来成男神在线阅读第3节

    过了几日,殷莲终于探知完了周围的环境,也熟悉了每一处守卫的防守情况。经过不断的推演、策划,在没有十全的把握干翻所有拐子和守卫们的情况下,善于谋后而动的殷莲只能选择按兵不动。那么是不是该找个帮手呢!当这个想法浮现心头时,殷莲随即很果决的就将这个想法给否决了。殷莲承认有帮手帮忙的话、估计能更加顺利的解决

  • 染指芳华在线阅读哥们儿,别在地上蹭了

    深夜,阳城山顶公园。正在一座石雕上坐着的林逸身形一顿,随即皱着眉望向了不远处突然出现的几道光点。“这大半夜的,竟然还有人上这儿来?闲疯了吧。”迟疑间,林逸翻身一跃。在落入地面之时,他的身躯却宛如千钧巨石一般,硬生生的在地面中砸出数道裂纹,泥土四溅!“力量还是控制的不够好。”林逸无奈的摇了摇头,“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