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叶家军震乾坤之Chapter 2

2021/6/11 20:50:40 作者:白马嘟嘟 来源:17K小说网
叶家军震乾坤
叶家军震乾坤
作者:白马嘟嘟来源:17K小说网
他是特种兵的队长,一朝穿越成了叶家的独子,叶家军曾今是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军队,却惨遭奸人相害而落败!这是一个破碎的山河,内有奸人,外有倭寇,他背着祖传的大剑,离家入世,誓要出人头地!他相救兄弟,和兄弟在聚义堂里结拜!用现代人的思维带领古代的军队!他要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他要重整叶家军的威名!且看少年叶玄如何重拾旧山河?

时夜眼前一黑,差点背过去。

自一年多前,刑事局的头搞到他的联络方式,请他做刑事罪案调查的高级顾问,时夜两个字就像是在阳光城头顶上敲下一记旱天雷。

政局要员,城中富豪,明星名人,有的明着邀,有的暗着请,他很快就成了这些人物结交名单的头一号。这些人表面光鲜,暗藏污垢,谁没点鸡鸣狗盗见不得光的事,谁不想知道点敌人或情人背地里搞过几手?

时夜连续破了几个悬案,立刻被吹的神乎其技,最近的版本已经发展成只要他看一眼,就能预测过去未来。

谁能想到,被誉为能看破所有谎言的时夜,这会儿竟憋屈的被一个女人呼来喝去?

时夜再抬眼时,微微撅起的唇已经闭拢,倔强的抿成一道缝,这样的武装在瞥见被樊小余扔在一旁的白衬衫时,又有了极其细微的波动。

那样的剪裁,那样的设计,很难再有第二件了。

樊小余却没闲心关心这个男孩,她一边擦手,一边环顾四周,准备开始清理现场。

但首先要先让这个碍事的小家伙让让位。

可当樊小余的目光不经意的瞄见时夜尾骨上的纹身时,所有清理工作就都被抛诸脑后了。

时夜蹲下身刚抱起没有被血渍染指过的西装,后背上倏地压下一股重力,质感黏黏答答的,是樊小余沾过各种污血的防护手套。

时夜倒吸一口气,就听樊小余问:“纹身怎么来的?”

菱形的条形码,和她的形状、排列方式都不一样,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它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樊小余抚过纹身,为了看的更清楚,还将碍事的内裤边往下扒拉。

而被迫低头哈腰,以屈辱的姿态趴跪在地的时夜,已经快要脑充血了,却还要憋着气说:“姐姐,你轻点。”

这真的真的是黑历史啊。

虽然这个假造的纹身原本就准备让樊小余看见,可时夜从没想过是以这种姿势!

等他做完要做的事,找到要找的人,一定要和这个女人清算旧账,还得做两份永远消除记忆的药剂。

他的人生决不允许有污点……

……

樊小余松了手,站起身时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俯视时夜,心里有了一番计较。

这男孩不是酒窖主人的孩子,是的话也不会被一个人扔在这里。

而且四周都脏兮兮的,只有他一尘不染,趴在地上装洋蒜也不走心,鬼心眼太多但演技太烂,好歹也要在血泊里滚两圈才像话。尤其看他小心宝贝那身衣服的样子,真像是个洁癖龟毛的小少爷。

至于那条形码……

相隔多年,没想到那个研究还在继续。

樊小余的目光对上时夜的脑瓜顶。

这男孩默默眨着眼,睫毛忽闪,不知道想什么,但既然是那里出来的,就得先放在身边,还得防着。

樊小余的语气放轻了几分:“外面有辆货车,车厢里有个受伤的哥哥,你帮我照顾他,我完事就出来,然后再带你回家,好么?”

原来这个女人会好好说话啊?

时夜“唔”了一声,抱着西装转身要走。

没两步,就被樊小余揪了回来,将西装抽走:“沾上痕迹了,得扔这。”

樊小余又拿出一对防护套,张开套口,半蹲下身:“抬脚。”

时夜静了一秒,抬起一只,伸进去,然后是第二只,心里咯噔咯噔的,有点不适应。

樊小余露出笑容,将化妆箱盖好推到时夜跟前,竟然显得很亲切:“出了门就脱,别把痕迹带上车。哦,还有,这个先帮我拿上去。”

时夜心里又是一惊,不由自主的就点头,不由自主的就接过樊小余递过来的化妆箱,有点恍惚的迎向风口。

雪花蒙在脸上,他忍了忍,到底是没忍住,清脆的打了个喷嚏。

***

天色低沉,一时半刻晴不了,雪花比之前绵密许多,徐徐飘进小货车里。

秦小楼虚弱的陷在椅座里,车门大敞,整个车厢都暖腾腾的,但车子却熄了火。

这时,几步外传来细微动静,是塑料防护套踩在地上的“刷刷”声。

秦小楼看过去,是一个只穿内裤,冻得嘴唇发紫的男孩,手里还拎着硕大的化妆箱。

秦小楼很是诧异,他想不到那个冰库里还有活口,也不知道这个男孩是什么时候藏在冰库里的。

他连续守了几天的大门,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男孩立在车边,仰着头,声音稚嫩:“哥哥,里面的姐姐说让我上车,来照顾你。”

见男孩的上下牙齿嘚嘚的碰撞,秦小楼暂时把疑心放在一边,伸出没有受伤的手臂,将男孩和化妆箱一起拉上车,又从旁边捡起一张毛毯扔给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

既然樊小余都让这个男孩上车,应该是经过初步盘问的。

男孩说:“时夜”

秦小楼又问:“你从哪儿来?一个人?”

回答秦小楼的是一个结实的喷嚏。

时夜揉了揉鼻子,觉得自己一定是冻坏了。

秦小楼看着时夜低头发抖,鼻头和眼睛都通红的模样,一时间悲从心中来。

虽然秦小楼因为这个温吞善良的性子没少吃亏,可乍一见到时夜的模样,又瞬间没了防人之心,敞开身上的毛毯,就要将这孩子收拢进来。

时夜身体一僵,下意识想躲,转念又想,他现在是个落单的熊孩子,无论是被女人扒光衣服,还是被男人搂搂抱抱,他都得表现得很逆来顺受才行。

反倒是秦小楼,刚向时夜打开怀抱,又突然收了回去,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倒是忘了,你不能离我太近。”

时夜困惑的歪着头,一脸懵懂无知,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时夜在这个冰库里已经藏了好几天了,对秦小楼多少有些了解。

这个秦小楼做什么都是慢吞吞的,工作就是看守冰库,平时除了看书听轻音乐没什么消遣。

直到那天,时夜亲眼见到秦小楼不甚割破了手,血滴到书上,瞬间烧起来,时夜便对秦小楼的体质有了判断。

今天那批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目标明确,抓着秦小楼就要带走。

秦小楼反抗,却被毒打。

只是打他的人也没讨到好,秦小楼情绪激动,体温过高,抓他的人好几个被烫伤。

直到秦小楼情急之下抢过一个人的军刀,砍掉手臂。

血液迸射,引起大爆炸。

若非时夜躲在角落里,身上还穿着高防护的定制西装,这会儿恐怕也成了碎尸。

时夜低头看了眼脚下的地毯,秦小楼的血滴上去,被烧出几个洞,至今还心有余悸。

***

一时半刻,男人和男孩都没说话,各有心事。

直到樊小余迅速从冰库中跑出来,就听一声巨响,冰库爆炸了。

两人一起望过去。

大火熊熊燃烧,嚣张的吞噬着雪片。

背对着小货车的樊小余,双手环胸的仰望着那火焰,好似出了神,也不知在想什么。

几人都没注意到,这时从车厢侧面闪过的一道影子。

秦小楼也没注意,时夜倒是听着点动静。

但他刚看过去,根本来不及防备,脚边的化妆箱就像是长了脚,迅速跌出车厢。

时夜立刻叫道:“姐姐!”

樊小余一下子惊醒,迅速跑向小货车,却只看到一个男人骑着摩托车疾驰而去的背影,化妆箱就揣在他怀里。

那里面还有秦小楼的断手。

妈的!

樊小余咒骂一声,冲进驾驶座,将碍事的时夜挤到旁边,发动引擎,瞬间踩实油门。

小货车拔地而去,拐出大门时,时夜差点被甩出去。

樊小余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将他拽在腿上,也不知按了哪里,车门就自动弹上,“碰”的一声正撞到时夜的鼻子。

时夜闷哼一声,双手捂着鼻子,眼泪喷出。

但车内另外两人显然没功夫管他。

樊小余冷冷的瞪着前方目标,车速已经飙到三百,同时还不忘对旁边的秦小楼说:“小楼,你先稳住。我一定能追上这孙子!”

夹在樊小余和方向盘之间的时夜,扭头一看才发现,秦小楼整个人都通红通红的,稍微靠近他都觉得异常灼热。

“姐姐,哥哥要着了!”时夜抓起手边的水杯,就向秦小楼泼去。

可那点水根本不够浇的,秦小楼身上已经开始冒烟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但他却不停的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

距离摩托车还有几十米,可是秦小楼已经坚持不到了。

樊小余一拳打中车顶,立刻从上面弹开一个暗格,掉出几个针管,落在时夜怀里。

是近期黑市流行的冷冻剂。

樊小余说:“扎他!”

时夜立刻扎过去。

针头刺中秦小楼的肩膀,冒起白烟。

没过几秒,戳着针头的皮肤就渐渐恢复正常颜色,而且迅速向四周扩散。

秦小楼的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喘着大气对时夜说:“谢……谢……”

樊小余立刻打断:“抓稳我!”

时夜一惊,瞬间做出最明智的决定,扭头回身,一头扎进樊小余的怀里,双手逮哪揪哪。

就听“duang”的一声,车身颠簸,车头撞上重物。

原本还在前面疾驰的男人,已经连车带人飞了,化妆箱掉在公路上,擦着地面转了几个圈。

樊小余一脚踩下刹车,不等停稳,就扯开胸前的障碍物,跳下车冲着那个瘸着腿还往前跑的孙子就去了。

秦小楼经过一连串的折腾,早就晕过去了。

时夜也是一阵头晕脑胀,眼前还阵阵发黑,捂着额头陷在驾驶座里,半天回不过神。

小孩子的身体到底太脆弱,不经碰,不经冻。

他微微伸头,就见樊小余正揪住那个男的一阵暴打,捡起化妆箱后觉得不解气,又冲上去踢的他满地乱滚。

“啊啾”一声,时夜又打了个喷嚏。

鼻涕喷出来,落在手心里,鲜红鲜红的。

他,流鼻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离冢在线阅读第五节

    随着实力的增长,修士可以渐渐抛弃睡眠、饮食等习惯,改用其它的方式来补充能量,但宿淼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生活规律,或者说,享受着这样的规律。晚上,她正睡得安稳,忽然觉得手心一阵痒意,还有湿漉漉的舔舐感,宿淼豁然睁开眼,往下望去。浑身雪白、只有耳朵里面一簇粉红的小雪狼正睡得四叉八仰,爪子向上翻,露出黑色的

  • 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之第六章

    清浅是被身后撕裂般的疼痛拉到现实的,沉重的木棍打在她的屁股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背部以下仿佛被人用大火灼烧,体内好像有千万只蚁虫啃噬着她的五脏六腑。身体的痛苦让她的意识迅速清醒,在脑海中打开任务面板,本次任务的资料瞬间传入她的脑海。难度a级。清浅皱了皱眉,暗骂了声。穿来的时间不早不晚,偏偏是原主陷害女主

  • 开局我和团子有个娃!第10章在线阅读

    客厅,沙发边。秦书给妲己输送着阳气,双手不知该安放在哪里。捧着妲己的脸,好像有点不太合适,这快两天下来,秦书心里也明白,人家只不过是需要阳气才让他占了个小便宜。环抱着妲己吗?那更不合适了。所以此时的画面是,秦书低着头嘴对嘴输送着阳气,又不太敢用力,而双手只能不断的搓着衣摆。妲己是看出秦书的尴尬了,脸

  • 异界闲逛日记在线阅读第七节

    不知道为何,刘雪云听到张鱼夸赞陈晓晓,内心竟然隐隐有些吃醋。张鱼见刘雪云不开口,只得说道:“雪云啊,要不说些什么,这样多尴尬啊,要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不如说说你小妈,你小妈是不是和传言一样漂亮?”刘雪云歪头朝张鱼看去,说道:“张鱼,你说你现在轻薄我,却和我打听另外一个女人的样貌,这样合适么?”张鱼嘿嘿

  • 十年之三个女人一台戏

    牛弘辞别太傅回到了皇宫,心里很是得意。与太傅这一回合的交锋,不尽使两人的关系从松散型的君臣、师生关系变成紧密型主从关系,而且更重要的是,构成这种关系的基础是太傅对牛弘的内心臣服。太傅陈蕃可是大汉帝国中的重量级人物。眼下还不是策划铲除窦家势力的时机,风险大不说,既使成功了,牛弘也会失去道德上的制高点。

  • 医妃撩将军大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谈论起孟沂的童年,那就不可离开一个叫徐予淮的少年,他长得要比一般人好看,学习成绩很好但游戏打得很烂,性格偏冷不太合群,有时像个小大人一般但其实内心极其孩子气。还有,他总是被她的同桌欺负。他们做了三年的同桌,期间徐予淮多次产生换同桌的念头,但最终都是不了了之。那么,后来呢?四年级的时候,他们分班了

  • 穿越之一见钟情小孕夫之我的灵根22厘米(更新规则)

    新书上传,求各位读者大佬多多支持,给点鲜花评价票,让我多多码字。在此承诺,每天至少五更!每三千花加一更。打赏满五人加一更。500评价加一更。20月票加一更。200楼评论加一更。最后,跪求鲜花,评价,打赏,月票各种求。22厘米灵根的投一投。

  • 从暴打熊孩子开始!在线阅读第九节

    游子云回到了自己处所,不过他没打算在这里空等邵燕的消息,因为他知道有邵燕出马,这事必然没有问题。于是他请霜儿把自己出门时带的跟班阿福给叫来。「少爷,你找小的有什么事。若是按排晚上节目,就请少爷先忍忍。邵夫人不久前有交代,说是你大病初愈,这段时日不准有这些活动,否则就要把小的我这双腿给打断,还请少爷见

  • 综琼瑶之凤鸾之江家(3)

    后来寒亭还是跟着这个男人回了家。那男人说,“婴”是他故人之子,还说“婴”应是叫做魏婴的。寒亭也没心思细想他说的是否属实,她逃不过跑不得,也只能如此了。进了江家之后,她才知晓那个男人的身份,江家之主江枫眠。江家她要有耳闻,江枫眠定不会说谎,说魏婴是他故人之子那就是他故人之子。所以她也就告诉了他,她名寒

  • 清穿之我是万人迷女主在线阅读第四章

    圆形的两米深坑,直接让沈岩两人冷静了下来!看着那微微冒黑烟的坑洞,背后一阵白毛汗,感觉好像和死神擦肩而过。“这是...什么东西?”在沈岩陷入懵逼状态的时候,沈七夜和拉菲走了出来。拉菲小巧的手腕上,绑着一个缩小版,大约三个拳头大小,迷你版的,双联100mm98式高射炮!高射炮口上海有轻微的火药味,银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