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网王入侵黑篮之夜色封喉

2021/6/12 1:15:26 作者:我叫说书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王入侵黑篮
网王入侵黑篮
作者:我叫说书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球王子们入侵黑子的篮球的世界!纳*!居然穿越到黑子篮球的世界,但是为什么穿越到了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学校!东热学园!这是什么破学校?更可怕的是在这个不曾在黑篮世界里出现过的学校里,我居然遇到了网球王子世界里面的杀人网球的王子们!什么?要我带着这些本来国中打网球的家伙去打篮球?这有什么悬念?杀人网球来打篮球就不杀人了吗?(简介无力,就是网王里的高手们去黑篮打篮球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一章夜色封喉

二月宵风冷,金陵的春夜,倒是清寒里流转多情。十里秦淮,画舫相连,盏盏花灯化作河面波光,影似悬天银河。

幽香轻浮间,却有一处灯火昏暗——秦淮河心,一叶小舟随波飘荡,寂然阒然。可巧的是,今夜河面上所有游船画舫,俱是以之为中心停靠。

皆因名满天下的画圣百里丹青在里面——江湖之大,评比甚多,其间三大排行,莫过于风云榜、兵甲榜、美人榜。这之中,江湖美人榜,历来由百里一族的画师评选。

春色潋滟的夜,天下风流客齐聚于此,为的便是百里丹青公布江湖美人榜那刻。

最靠近河心小舟的那条画舫上,七八个人或坐或卧。倾杯斗酒时分,其中一人下颌一扬,冲斜对面的某人道:“江十二,你对天下美人最有研究,且预测一番,今次公布的江湖美人榜,会有哪些人?”

被点名的江十二饮尽杯中酒,闭着眼一番摇头晃脑后,道:“赵五,你这话就问对人了。金银台霜如夜仙子,以剑舞名动天下,衣袂旋转间,端的是勾人心魂;沉香亭白飞絮,传言她不笑倾人城,笑时倾人国……当然,我最喜欢的,要数……”

赵五翻了个白眼,打断江十二,并提脚踹过去:“我没问你喜欢谁!”

江十二笑嘻嘻躲过,这时听得一人提议:“能上榜的人太多,不若咱们来赌一赌,哪个能夺得今次美人榜榜首?”

登时有人附和:“这个提议好,我赌白飞絮!”

“沉香亭白飞絮妩媚无双,扶风城林溪风最是脱俗,我选长歌楼沈明画!”

“……”

众人纷纷丢出筹码,轮到角落里的那人时,却是倏然一静。那人手腕上本佩戴着六枚铜钱,方才众人下注时,他取下铜钱、算了一卦。

夜风掀动窗畔轻纱,勾勒远山如黛,他默然凝视几息,抬手遥指,问:“你们看,那是何处?”

所指之处,位于金陵城东,巍巍院落,肃肃灯火,其上笼罩结界,光华日夜流转,百年不破。

那是金陵城最有权势的一族居住之地。若说百年前,这个家族不过陈朝一名门望族而已,盛是盛,但与其实力相当的,不在少数;而如今,他们已成国之一擘,其地位,在整个陈朝,举足轻重。

“……是金陵阮家。”有人回答他,但神色古怪,一副“这个时候你提它作何”的表情。

那人缓慢将铜钱串回手串上:“你们可知,阮家曾出过一位公子,在江湖美人榜榜首这个位置上,整整坐了十年。”

“谁啊?”有人傻眼了,“阮家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物?还是公子!”

这些人都很年轻,年岁约莫二十,素日里干的都是吃喝玩乐的事,说起百年前,自然不清楚。

一阵茫然对视,江十二犹豫着道:“莫不成,是阮家那位春山刀?我爷爷曾远远见过他一面,说他天人之姿,当时无人能出其右。”

此言一出,登时有人恍然大悟:“春山刀阮雪归?我听说过这人,在春山一战成名,后来领兵攻打梁国,一人独身入皇城,迫使当时的梁国国主臣服我们大陈王朝。”

那个押沈明画的人不解:“我也听人说起过,他不是刺客出身,怎么还上江湖美人榜了?”

赵五一脸理所当然:“上美人榜自然是因为长得美啊!”

有人震惊得跳起来:“真当了十年的美人榜榜首啊?那得是何种模样!有他画像吗?如今市面上还能买到吗?”

风流纨绔们登时起了心思,却是听得一人道:

“可是,就算曾经上过又如何?那位阮雪归,隐居亦有百年之久,就算修行者容颜永驻,但江湖三大评选,向来不涉及隐退之人!”

说这话的人故作停顿,继而将盛放筹码的托盘往算卦之人面前推了推,拖长语调催促道:“所以——别信你那几个铜板拼凑出来的卦象。来来来,裴三,快押一个,就剩你了!”

裴三神色淡淡,从腰间取下一枚玉佩丢到托盘里,眉梢一挑:“我押春山刀阮雪归。”

嬉笑声立时响彻画舫,他置若罔闻,偏转视线,平静眺望夜色下的金陵阮家。

华光缥缈的结界,深深宅院依山而建,数顷灯火明如昼,却并非照彻到了每个角落。院落尽头的湖泊,唯映二三星辰,沉默幽暗色。

不远处白梅林间有风拂过,飞花纷扬似雪,起起跌跌前行,掠过初发浅草的湖畔,打着旋儿坠入湖面的涟漪中。

正是微风起微涟之时,兀然而然,竟见湖水往两侧分去,露出一条向下的石阶。

有个青衣人拎着酒壶缓步而来,熟稔自然地踏进湖泊、踩上阶梯。

若有阮家的人在此,定能认出,此人乃是家族十大高手之一,专程坐镇于此的守湖人。

此湖乃阮家禁地,传闻底下囚禁着残忍至极的凶兽。但真相如何,守湖人再清楚不过。

他沿着石阶向下,周遭灵气愈发充沛,至湖底光线幽微处,几经折转,行入某个洞穴,灵气浓郁程度更是到达顶峰。

洞穴正中央,一个白衣人垂首跪坐,周身华光流转,仿若置于天上云霞间——灵气便是自他体内流溢而出。但他双手双足皆为嵌入洞壁的铁链锁束缚,身下,乃一银芒流转的阵法,符咒、图腾倒转其间,幽幽骇人。

若是有意查探,不难发现充溢整个金陵阮氏的灵气,皆是源流于此。

此地灵气过于充裕,守湖人默念三次口诀,静心凝神,方才不至于头脑眩晕。他在阵法三尺外席地而坐,酒壶置于身前,酒杯摆了两个。

“你可还记得,你母亲在时,曾为你定过一门亲事。”

守湖人斟了两杯酒,执起其一,与对面的相碰过后,边饮,边对阵法中的白衣人低声说道。

——但对方没有半点回应。

守湖人早已习惯于此,毕竟这人三魂已散,五感尽失,形如木偶。但他仍是不忍,是以百年来,总会提着酒来这湖底,告诉这人近日里金陵城中发生的事。

毕竟这人是阮雪归,那位受千万人敬仰的春山刀。

当年高祖皇帝山陵崩时,还不忘起身南望,盼着“隐退疗伤”的春山刀能够快些痊愈,归来辅佐其子孙安定天下。

“今日,你那位未婚夫又一次上门拜访,说你因伤隐退江湖百年之久,如今仍无半点好转,是以想带你去越州,拜访某位隐世名医,看他能否寻出医治你的方法……”

话到此处,守湖人垂眸长叹,语气极其复杂,而就在这时,跪坐在他对面的白衣人,眼睫倏地颤了颤。

并非因了守湖人的话语,而是他脑子里响起一个欢脱着尖叫的声音:

“主人!劳烦您清醒!我是您忠诚的伙伴天字七号!失落的天魂已捕捉,与主魂的融合即将开始,预计在十息内完成!百年了,我们苦苦等待百年,终于有机会离开这破地方……”

这声音刺得脑仁疼,识海中,他投去凉丝丝一瞥,打断不断叭叭叭的天字七号,冷淡问:“地魂呢?”

天字七号的语气顿时失落:“无法感知状态,无法获得具体方位,可能是被封起来了。”

换来的是平平一“嗯”。

但天字七号丝毫没被自家主人的冷淡打击,它开始蹦跶。小小的一团光芒,在白衣人识海里左右摇摆:“主人,没想到哦,那个牧溪云对你真是有情有义。你被关了百年,这是他第十次上门求见了吧?分明你们连面都没见过……”

天字七号的是声音恰巧与山洞中守湖人的话语重叠,道的都是那位未婚夫痴心一片感天动地。白衣人勾了勾唇角,发出一个单音“啧”。

于是天字七号开始倒计时。

对面的守湖人饮完一杯,倾身拎起酒壶,为自己再度斟满。这一连串动作皆被白衣人收于余光中,和着响在脑海里的倒计时,待到“零”字落地,他猛地撩起眼皮,反手成掌,凌厉往守湖人击出!

沛然气劲以破竹之势在山洞内扫开,乱石飞沙之间,守湖人防不胜防。杯中酒倾泼,落地点点斑驳,而他自身,竟是如草芥般被这一掌从地上掀起,一退再退,撞上洞顶,撞碎青石,飞出湖面。

一切皆在刹那发生,四野震荡瞬起,一湖如墨被搅得破碎支离。守湖人在半空中勉强稳住身形,这一刻,他已了然情形。

一袭青衫沉重落地,滴水的衣袂垂坠在阵阵宵风中,他暗自咽下涌上喉头的鲜血,右手收于腰侧、紧握成拳,一双眸紧盯湖泊某处,沉声说道:

“没想到,你竟有清醒的一刻。”

回应他的,却只有平平一“哦”。那声音清寒无比,犹如月光下的刀锋,又漫不经心。

守湖人无心顾及此,他瞬也不瞬凝视湖面,眉心皱紧:“你想逃?”

对方一声嗤笑:“百年了,你真是废话一日多过一日,换你被这破阵法镇压百年,得了机会,你不逃?”

“你说得在理。但——这是你的宿命。”守湖人又是一叹,神情微松,手中招式却是更为警惕,“阮雪归,放弃吧,你能出湖底的阵法,但不可能离开此地。”

“莫说束缚住你的锁链乃玄铁所制,凭你三魂不全的状态,根本挣脱不开。更何况,除我之外的其余九人,已在赶来的路上。”

那个来自湖底的声音又是一“哦”,平且淡,倏尔话锋一转,上挑音调,道:“那又如何?”

守门人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却是来不及思考应对之言,因为他看见沉夜下,渐趋沉寂的湖面上,一道华光炸起,明明光辉中,一人白衣白发,踏浪而出。

这人发丝倾散脸侧,微微垂首,不太辨得清容貌,双腕与双踝皆被铁链束缚,每走一步,便响起当啷撞击声。

听上去甚是悦耳,诚如守湖人所言,此锁链乃玄铁而制,看似极细,轻折即断,实则是这个世上至为坚硬之物。

更甚者,为了束缚住他,上面密密麻麻刻满咒文。被困之人越是挣扎动弹,体内功体消耗得越快。

可白衣人混不在意,不仅将守湖人从湖底打飞出湖面,还缓步走上来。

他从湖底捡了把锈刀,松松握在手心,刀锋掠过初春夜的风,上下一点,便在手上挽出朵漂亮的花。

目睹着他步步逼近,守湖人抿过唇后,神色渐渐冷漠:“你被关押在此一百年,家族便兴盛一百年。这一百年来,家族从未苛待过你母亲,更处处维护你‘春山刀’的名声,已是无上优待。为了家族大义,阮雪归,请回到阵法中去,这是独属于你的荣光。”

湖面上的人手中锈刀又折转过一次,上头的水珠随之抖落些许,滴入湖面,还于湖水。

风犹自吹拂,纷落一地白梅,白衣人抬眼望向梅林,沉默半晌,凉幽幽道:“荣光,死后哀荣的荣吗?”

这话令守湖人哑口无言:“你——”

旋即重复方才的说辞:“这是你生而背负的命运!”

白衣人将手里的刀左右轻晃,做出一个反对的动作,淡淡道:“可我向来不信命。”

话到此处,他声音微微一顿,手里的锈刀刀尖向上一挑,在沉夜里拉出一道不甚明亮的光弧。

这是一个讯号,站在湖畔的守湖人立刻做出反应,不待对方动手,已然化拳为掌,隔空打出一击。

刹那间,金光乍亮山野,龙首悍然而出,长啸一声,盘旋于掌气之上,直袭湖心凌空踏浪之人!

光芒刺眼,劲风凛人,此一击势极磅礴,所经之处碎石断水,眼见着就要触及白衣人起落于风的衣袂,他却仅仅抬了下手。

五指抻直,微张着,并不并拢,随后往底处一压,做了个止的动作。

俄顷,龙啸声戛然而止,金芒如潮退远,一路掀起的风澜,无一不化作虚无。

“一百年,你终于将降龙掌练到了第九重。”白衣人语调依旧缓慢,声音质地端的是清冷,如寒山玉石相撞。

下一瞬,竟见被压制的降龙掌上金光再起,陡然转向,朝着守湖人回攻而去!

夜色之下,被金光照亮的湖水翻涌滔天,夜风凛寒,犹胜三九严冬。

守湖人来不及惊讶,在泰山压顶般至烈至沉的一击下,只能够依靠本能收掌成拳,激荡周身元力,格挡属于自己的招式。

可说时迟那时快,那四条束缚住白衣人的铁链竟猛地一下从地底连根拔起,在半空中激然晃荡,穿破湖面浪涛,紧随掌风之后。

根本避无可避,守湖人赤着双目抬起左手,翻转成掌,与这骇然一击相撞。

——却是被铁链撞得步步后退,直至撞上青黑山石,嵌入山壁。退无可退。

再看玄铁,冷光暗淌,毫发无损。

白衣人一眼瞥过,凉丝丝地“啧”了一声。

他继续朝湖畔而行。

守湖人咬牙提起一口气,反掌击上山石,将自己从山壁凹陷内拔出。落地,勉强稳住身形,擦去唇角血迹,厉声发问:“阮雪归,你不顾家族大义也罢,但连你母亲,也不顾了吗?”

被问之人没有回答,反而道:“你们的所谓大义,与我何干?我只知道,我想要活下去,你们却不肯给我活路,所以——”

说着,他手中锈刀乍起。

这是一柄短刀,刀身长不过数寸,用来削果皮最合适不过,但由他拿着,却是无端冷冽。

电光火石之间,素白如雪的衣袂偏转过长夜,在幽弥中拉出如错觉般的光弧,但下一瞬,人已落地于守湖人面前,身法快得犹如鬼魅。

“所以,不给别人活路的人,要时时刻刻做好自己被断绝生路的准备。”

说完,白衣人不给守湖人任何反应时机,刀起刀落,不带任何花哨动作,寒光折射当空,封喉于对视一眼间。

夜重归寂静,锈刀在瘦长手指间幽幽一转,接着被抛回湖泊。

尔后,白衣人偏首瞥了拖在身后的铁链一眼,又看向近旁山石,霎时之间,只见他荡开体内元力,震起玄铁铁链,将之狠狠砸回湖底。

湖底青石訇然炸裂,连带依靠的山都震动起来,层林簌簌沙沙,夜鸟惊飞离巢。一股奇异的力量于此一瞬波动,湖水翻腾搅动之中,那困了他百年的阵法光芒亮得惊人,但片刻后,便暗灭下去。

——至于,束缚住他的铁链,在这一刹那,尽数碎作齑粉。

见此情形,他笑了一声。

白梅纷落,风吹起散乱在脸侧的发,天穹稀微星光,勾勒出一双狭长眸眼。

那眸光清冽,犹寒风之中乍现寒月,照一春如荒。

*

来自金陵城东的震荡自然波及到了秦淮河,但软红十丈的清歌酒香中,游人只当是寻常风起造成了船只摇晃。

时间点滴流逝,终于,沉寂在河心的那一叶小舟亮起灯火。

影绰绰,雾蒙蒙,烛火照轻纱,半遮半现中,去岁的江湖美人评选终于落定尘埃。

画舫上的纨绔们一个个正襟危坐,神情比聆听族中长辈教训更为认真专注。

美人榜的名次是倒着放的,共计十二名,待到只剩最后一个名字时,所有人胸中都在打鼓。

这个时候,小舟里的画圣竟吹了一首曲。

曲罢,慢吞吞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春山荒》,而我选出的江湖美人榜榜首,便是——春山刀阮雪归。”

“百余年前,我在白梅纷飞的春山远远见过他一眼。那时他衣如雪,刀如雪,纷落肩头的梅花如雪,于皓白天地中一线封喉,最为惊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浪子楚笑天之再次相遇(1)

    A市。旋转的魔球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舞娘隔着薄纱若隐若现的体,将夜总会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台下的男人眼冒绿光的盯着舞娘雪白的身躯,齐齐呐喊道,“脱,脱,脱……”舞娘媚眼一勾,柔软的身躯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更是将那些男人勾的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能跑到台上将舞娘摁在地上吃光抹净。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等

  • 巅峰游戏剑(五)

    “城内就这样完了?三殿下那么英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的,城内完了!”北宫云对战马上的儿子说完后便转过了身。“北宫将士们,现在我以北宫铁骑主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听到北宫云的话,绝大部分士兵下了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北宫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曾经赏识自己的那个三殿下已经不在了,便也放下

  • 小甜吻(gl)在线阅读第二章

    聂维芙大学学的油画,毕业后没过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通过正规考试进南城美术馆。方才在路边等车顺便八卦她私生活的三个女同事,一个展览部的,另两个是媒体部的,三人与她的关系平平,平时除了工作甚少有别的交集。她们之前八卦到她头上的流言,这段时间她隐隐也有听说过,无非是说她关系户走后门进来,因为她曾被同事目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