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丑颜农家女之第十章

2021/6/12 1:06:17 作者:芋圆丸子 来源:17K小说网
丑颜农家女
丑颜农家女
作者:芋圆丸子来源:17K小说网
第一次见面,南川在前面跑,锦夏在后面追。南川:“难道这深山里真有鬼不成,刚才那女鬼吓死我了”。分别半年之久,再见时,锦夏在前面跑,南川在后面追。南川:“锦夏等等我”锦夏:“苏南川,你个颜狗。给我滚远点”南川:“我才不是,要是的话,我只做你的颜狗”锦夏:滚……

尺离点头,轻声道:“好看。”

苏洛洛顿时笑颜如花,脑袋轻轻撞在他胸膛上,埋首其中,撒娇般小声哼哼:“嘴巴真甜!”

这丫头,夸她不行,贬她不行。尺离摇头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动作轻柔小心,抬头和廖真道:“廖兄,这支发钗要多少灵石,我买下来好了。”

廖真勉强收回在苏洛洛身上的目光,僵硬道:“不,不用灵石了,说好送给洛洛妹妹做见面礼。”

“萍水相逢,怎么好意思?”尺离非常坚决,“还是说个价吧。”

廖真这人修为高,城府深,身份神秘,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人。

他送的礼物,如果不值几个钱,收了也就收了。可是他既然送出了如此贵重的青鸟发钗,可见所图不小。

总之,尺离不打算给他机会。

廖真却不肯收下灵石,一直说着给苏洛洛的礼物,怎么好意思收回来。

尺离眼微眯,仔细观察他,发现他时不时盯着苏洛洛发呆,心里更加烦躁了:“廖兄如果不收下灵石,这发钗我们也不好意思收。洛洛,摘下来还给他!”

苏洛洛一听,二话不说抬手要拔下来。

廖真脸色难看,抬手拦下,沉声道:“别拔,我说价格。”

苏洛洛放下手,又缩回尺离怀里,仰头看着廖真,睁着黑白分明的水眸,静静等他开口。

廖真一时间有点迷惑,迟迟没有说话。

尺离皱眉,不耐烦地催问:“多少灵石?”

廖真瞥了他一眼,又望向苏洛洛,开口道:“二十枚中品灵石。”

苏洛洛睁大眼,抬头看尺离,尺离点了点头,她立刻从储物袋里拿灵石出来,语气轻快道:“诺,给你!”

看着苏洛洛衣袖滑落,露出玉白的皓腕,廖真眼神一暗,沉默不语地接过:“那就谢谢客人了。”

此件事了,苏洛洛松了口气,没再搭理廖真。

这货一看就是个小色胚,老是盯着她不说话,呸,讨厌!

她将帷帽放下来,隔绝了廖真的视线,靠着尺离胸膛上,闭上眼,开始吸收灵气。

常人修炼,需要入定打坐,她却不用,只需要闭上眼,就有源源不断的灵气进入她体内,还会自己流转,吸引更多的灵气,为苏洛洛的丹田壮大而努力。

可以说,灵气比苏洛洛本人还要操心她的修为,恨不得她一夜筑基,一个月金丹,一年立地飞升。

如此情况下,就算苏洛洛身为五行灵根,总是偷懒不努力,修为还是不断上涨。

只是,闭目养神期间,总能感觉到有人在窥探自己?

苏洛洛皱了皱眉,附在尺离耳边,小声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尺离脸色难看:“这顶帷帽的等级很低,只能隔绝练气期修士的窥探,筑基期以上就能用神识直接看到里面。你感觉到了窥探,应该是有人在看你。”

而这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尺离扫了眼骑着一匹三角马,并驾齐驱的廖真,眼底闪过警告。

廖真依旧笑眯眯,镇定得好像压根没有这回事儿。

可是,用神识窥探别人的伪装,本就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苏洛洛的帷帽戴了这么久,只有这一次被人窥探。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除了刚刚认识,并且一起同行的廖真,没有第二个选项。

令人心情更加不愉快的是,三人都要去千秋山秘境,这条路是必经之路,他们想要甩开廖真也不行。

尺离十分后悔一开始答应了和廖真同行。

如果不是他给了廖真机会,廖真也不会接近苏洛洛,看见了她的容貌。

他心里有一个谁也没告诉的猜测:苏洛洛的体质特殊,除了吸引灵兽灵花,还吸引修士。或者说,凡是身具灵气的生物,都对她有一种强烈的好感。

在人间界的时候,她只是容貌出众,还算好,虽然引人瞩目,但是并不招惹是非。

到了修真界,到处都是靠灵气生活的活物,苏洛洛就像是一个大磁场,只要露出容貌,再加上她那特殊的体质,就能吸引无数依靠灵气而存活的存在,灵兽、灵花、灵草、修士……全都蜂拥而来。

也就是尺离如今经脉俱断,聚不起灵气,不然他此刻大约也深深地沉迷于苏洛洛。

猜到这个可能之后,尺离一直隔离苏洛洛和外来人的接触,廖真冒出来,他也没打算深交,故此态度疏离。

廖真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让他发现了不对劲。

他也是心大,想看看廖真的目的,没想到请神容易送神难,招来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

这下可好,怎么才能甩掉廖真?

苏洛洛看尺离沉默不语,有些不忍,扯了扯他的袖子:“算了,暂时忍着吧,你警告过他之后,他已经收敛了。”

廖真也只在一开始忍不住,用神识看了苏洛洛几眼。后来苏洛洛和尺离小声抱怨,他听见了,怕唐突美人,也怕在美人心里没有好印象,已经收敛。

只要他不做什么出格的动作,这一路不算难捱。

尺离闻言,扫了廖真一眼,见廖真笑眯眯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冷笑道:“忍什么忍!下个城镇,我们甩掉他再上路!”

那倒也行,反正千秋山秘境还有一个月才开启。苏洛洛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安静下来靠着尺离,开始玩自己的帷帽。

廖真却脸色不太好看,好像听到了他的话,接下来的一路,除了偶尔看一眼苏洛洛的身影,没有再贸贸然上来刷存在感。

不过,尺离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就放弃甩开他的念头。

晚上歇在某个小镇上,一群人找了客栈休息。午夜,尺离推醒了苏洛洛:“起来,我们继续赶路。”

苏洛洛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皮,看清是尺离,生气地躲进被子里耍赖:“我不想起来。”

尺离:“快点,再不起来我要动手了!”

苏洛洛委屈,嘤咛一声,从被子里钻出来,惨兮兮地瞪着他:“起来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尺离冷笑:“傍晚的时候不是早就让你休息了吗,为什么这么困?”

苏洛洛顿时没了气势,坐起来:“我那时候又不困,睡不着。”

尺离冷漠脸:“我说了要甩开廖真,起来吧,我们现在上路。”

苏洛洛:“……”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幼稚啊,就为了白天的气话,硬生生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扣出来。

苏洛洛决定和他冷战,今天不和他说话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

  • 真三国之妻乃大将军在线阅读第7节

    “呃,好饿,那个臭陈云天,都不肯多给我一点钱。”王晓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拿着一叠刚从老板那里接下的小广告,开始他日常的工作。钱都花光了,他又不太好意思再找陈云天要钱,就只能干回自己的老本行。他想起昨天晚上陈云天跟自己说的话。“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知道你去参加卡特兰生化试验的事情?”陈云天盯着满脸都是

  • 攻略大反派们[末世]关谷神奇的选择

    次日早晨的酒吧,因为是早上的缘故,酒吧里的人很少,荆专正坐在酒吧的吧台上愁眉苦脸的,旁边是子乔带领着的曾小贤,赵海棠还有张伟四人。吕子乔拍了拍荆专的肩膀说:专哥,我小姨妈一生的幸福都靠你了,我已经和关谷越好在酒吧见面,一会儿我们打通电话,你想点办法套他话,然后把他撵走。荆专呼了口气说:好吧,我尽力。

  • 少主不虞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刘协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派了个太医来,随意帮伏寿看了看,留了个药方便走了。毕竟,伏寿只不过是个女官,而如今雒阳城中栾城一团,何太后崴了脚,又受了惊,小皇帝刘辩更是生了风寒受了惊吓满口都是胡话。太医们全部的主意都放在救治太后和皇帝身上,哪里有空去管这个小小的,不得权势,就连个母家都没有的陈留王?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