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越之农田喜事第七章

2021/6/12 0:21:52 作者:困成熊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之农田喜事
穿越之农田喜事
作者:困成熊猫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乘凉因一项研究成果被害身亡,一朝穿越到古代,被一粗壮糙汉子拾回家。后发现这家里不光穷得叮当响,家主还有点憨厚过了头,更有个久病在身的老母每天都要吃药!好在这男人对他还挺好,所以这日子,过得!只是怎么回事?刚刚说好到白头,这男人却偷偷开溜?!原来糙本不糙,那不过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可是感情既已付出,又如何收回?且看小人物如何与糙汉(大雾)攻发家致富,干倒一票极品成为大富户!我们的口号是:相爱相守到白头!这次谁也不开溜!虎背熊腰痴(糙?)汉攻X吃苦能干技术受!受是个不(闷)鸣(不)则(吭)已(声),

“这样啊... ...”第二天一大早就发现房子里多了两个客人的管家并没有显得多意外,在听了杨承楼解释他们大概也是除灵师后,只是略一思考,就同意了宁奚和莫柯留下来的请求。

“那杨先生,你们昨晚有什么发现吗?”管家问。

“... ...没有。”杨承楼摇摇头。

他们已经来了好几天了,却并未发现任何恶灵的踪迹,更没有见到任何这家主人陈先生描述过的现象。

无疑他们这支除灵队伍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

宁奚吹了声口哨,问管家道:“那现在和我们说说情况?”

管家点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几个月,每到深夜的时候,走廊里有时会有些奇怪的响声,开始我们以为是什么猫半夜爬进来了,但到走廊上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难声音不大,我们虽然奇怪,但也觉得没有什么... ...后来就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房子里挂的所有画全都突然变黑了... ...”管家越说越慢,有些难以启齿,“... ...最后,最后就是先生的房间里开始冒血... ...”他艰难地说完了,一家主人房间里奇怪冒血这样的事,再怎么听都不像一件好事... ...

“那陈先生呢?他去哪了?”莫柯无视管家的艰难,直接问道。

“先生回老家了。”管家答道,“近期是他父亲的祭辰,过两天他应该就会回来了。”

“这房子里现在都住了什么人?以前呢?”

“现在就住了我们一些仆人,杨先生他们,和你们了。以前的话... ...还住了卡斯先生、林小姐、还有陈先生。”

“卡斯先生和林小姐?”莫柯问。

“卡斯先生是这座房子原先的主人。”管家解释道,“是他建了这座房子,我们也一直都是他的仆人。林小姐是他的女儿,陈先生是他的女婿,林小姐一年前去世了,卡斯先生身体本就不好,又悲伤过度,很快也去世了,陈先生就成了这座房子现在的主人。”

“听起来这位卡斯先生似乎是西方人?喜欢东方文化?“宁奚好奇地猜测,停也不停道,“娶了东方人?林小姐?”

管家颔首:“对,卡斯先生非常喜欢东方文化,这座房子的摆设也都是按照林太太的喜好摆来的。”

莫柯沉思,既然这座房子没有什么历史,那就说明是卡斯一家发生过些什么了... ...

宁奚提出来要去那间往外冒血的房间看看。

管家点头说好,带他们上楼。

“我们都已经仔细检查过了,那间房除了擦了又冒的血,没有一丝恶灵的气息。”杨承楼摆摆手,对宁奚道,“你们上去看吧,我们就不上去了... ...”

林鹏像是想到了之前看过的景象,表情活像是生吞了一支苍蝇。

不过莫柯和宁奚完全不在意除灵队众人一言难尽的表情,很快随着管家上楼了。管家把他们带到房门口,停了下来,并没有开门的意思。

莫柯疑惑地看向管家,而管家正一脸愁色,连连摇头:“一开始只是一点血,我让仆人擦掉后,接着又冒出了更多血... ...这样几次后,血越来越多,而且擦不掉了... ...现在,已经整个房间都是了。”管家咽了咽口水,“直接打开门看的话,场面还是有些骇人的... ...”

所以指望他开门还是别想了。

宁奚无所谓地撇了下嘴,直接上手一下把门打开。

饶是知道了门后是什么,没有任何防备地,他在打开门抬眼看的那一刻,还是有瞬间的怔忡和停顿。

一双带着温度的手碰了碰他。

这场景... ...宁奚恍惚地回头,却被莫柯充满探究意味的凝视吓了一跳。

“怎... ...怎么了?”宁奚莫名有些心虚。

“... ...我总在想,你到底是怎么通过进入玛奇朵的考核的... ...”莫柯的声音听起来满是怀疑和沉思。不知为什么,他感觉那一瞬间宁奚好像有点... ...害怕?他提高语调猜测问道,“晕血?”

... ...还能不能好了?

宁奚尴尬否认,又有些心虚道:“没有没有... ...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

开门那一瞬间,和多年前的景象有一刹那的重合,确实让他有些意外。

莫柯微微挑眉,看向门内,似乎不打算再提。

管家站在门外,示意自己不打算进去。这间房里,天花板上、墙壁、窗户、书柜、床、还有地板上,全是暗红色的血液,整个房间都浸在狰狞血色里,显得阴森又诡异。除了一片暗红让人生理排斥,头昏脑涨,更让人反胃呕吐的是,一进去,就闻得到一股像浸在血缸里一样的血腥味,还有屠戮场化不开的难闻铁锈味。

“像不像地狱?”宁奚一边在房间里四处乱走随意地查看情况,一边笑着和莫柯开玩笑,看上去一点也没有被房间影响,无比轻松。

“地狱里怎么会什么都没有。”莫柯冷漠回应。

虽然他们看得随意,但这间房里除了狰狞可怖的血以外,确实没有什么线索,他们大致看了看就出来了。

一下楼,就听见李因阴阳怪气地声音:“怎么样?捉鬼师发现了什么没有?”

莫柯完全漠视无动于衷,宁奚白了一眼懒得理他,拉着莫柯道:“我们去走廊看看。”

走廊就是一楼昨天他们出现的地方,现在仔细去看,整条走廊里大概挂了七八幅画,只是现在全部都变成了阴沉的黑色。鹅黄色的墙壁上一个个黑色的方块陈列,看上去压抑又古怪。

管家已经说过,画框是当时建造房子的时候就镶在墙上了,取不下来,所以就算诡异可怕,他们也无可奈何。

莫柯走到昨天他们出来的那个画框前面,仔细打量。

木制画框被刷过一层朱漆,红色勾勒出黑色画布的边纹,像某种神秘禁制。直觉里,莫柯觉得这块画布似乎有什么微弱不同。

【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 ...

系统机械的声音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莫柯发现了,这块画布上的黑色浅了一点。

“宁奚“,莫柯冲已经顺着画框走到走廊另一边,正歪头思考着什么的宁奚示意,让他过来。

莫柯用手指点点画框中间,对他道:“颜色。”

宁奚马上注意到画布的颜色浅了一点。

“黑色... ...”宁奚沉吟,托着腮思考道,“你说... ...乌鸦到底是好... ...还是坏?”

令宁奚意外的是,这次莫柯没有沉默,反而回答道,“乌鸦本身并无好坏,关键在于人们怎么看它。”

有人认为乌鸦反哺,是吉鸟,也有人认为乌鸦全身漆黑叫声难听,代表黑暗和灾难。说到底,乌鸦从来没有自主权,一切全取决于人们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它。

回到客厅里,李因轻蔑地瞥了他们一眼,满是不信任地打量他们,什么也没有说。管家正在吩咐人端上早餐,除灵队的人也都在餐桌上。宁奚径直拉着莫柯也在餐桌旁坐下,心里的算盘飞速转起来。

管家让人把咖啡端上来,宁奚状似不经意地撇了正在倒咖啡的女仆一眼,又看到桌上没有方糖,只有洒在馅饼上的细糖,就一把拿过糖罐,直接在自己的咖啡里倒了一大半,动作行云流水。

女仆有点怔住了,只来得及说两个字:“那是... ...”这句话就被宁奚麻溜的动作终止在嘴巴里。

莫柯对于宁奚这位极度嗜糖人士的一贯做法是,听之任之。他抿了一口咖啡,问女仆道:“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仆还没缓过来,再一次看着宁奚尝了一口后似乎觉得不够甜,又把另外半罐糖全倒了进去... ...

正在吃馅饼等着拿糖的林鹏嘴角一抽。

女仆大概是没见过这样一杯咖啡能把一罐糖全倒进去的,呐呐回答莫柯道:“艾丽... ...我叫艾丽。”

莫柯问:“艾丽,能不能再拿一罐糖来?”

“好... ...好的。”艾丽回过神,马上跑去厨房里拿糖。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发现桌上的果酱和沙拉酱也快吃完了... ...

除灵队的人都是一脸复杂地看着把果酱在土司上抹了又抹的宁奚,在他毫无心理压力地把面包塞进嘴里时终于相信他不是故意找茬了。只是,这是个什么癖好啊... ...

艾丽把糖罐放在桌子上,自觉转身又去了厨房。

早饭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到仆人们把餐桌收拾干净,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雪。管家一边吩咐着日常安排,一边让人再把炉火烧旺些。

宁奚盯着落地窗看了好大一会儿,在管家正安排说着什么的时候,头也不回地突兀开口:“现在几点了?”

莫柯闻言转头看向管家。

管家没有作答,只是停顿了一瞬间,然后像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和身旁的仆人说话。除灵队的人也没有回答。

莫柯微眯起眼睛。

准确的来说,不是管家没听到或者没人回答,而是在宁奚问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停顿了一秒,就连窗外飘的雪花,也在那一刻凝住了。

宁奚转过身,冲莫柯勾嘴笑着,用口型一字一句对他道:“游戏开始。”

一开始便摆出了时间限制,说明玛奇朵肯定会在时间上动手脚,只是不知道它要如何计时,不过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他们总要开始抓牌了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千金以心相许第四章

    其实在伤害过她的人中,尹希声最不憎恨尹羽。说到底,这家伙就是个没长大的熊孩子,是马前卒,是跟风派,拿着自己可笑的正义感去保护尹初雪,最终带着母亲的遗物来到荒芜星,死在了她面前。“对不起。”曾经张扬肆意的少年说:“不要原谅我。”尹希声觉得他脸大,做过的事怎么可能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不过看在他送来母亲遗物

  • 都市之我家的双胞胎女儿再操蛋的人生 也要活下去(1)

    周六清晨,物美大卖场例行早市减价日。尽管时间尚早,但是商场内部早已是剑拔弩张杀声震天了。提着菜篮的中年妇女,喷着京腔怒吼的板拖大爷,还有拿着小蒲扇拎着小音箱显然刚刚才在广场尽情热舞完的奶奶辈大妈,大家交织在柜台前你推我攘,为几根芹菜的斤两争论不休。阳皓辉感觉自己被挤的就像是个被关在罐头里的沙丁鱼,不

  • TFBOYS王俊凯同人-未名未满在线阅读为师心苦

    苏美丽回过头来,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恶狠狠的死盯着通天教主。“你给他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古来第二神功,道中第一法门。”通天教主摇头晃脑的说。“九转元功!”苏美丽从牙缝里挤出来四个字。“神功九转,方能通天摄地,夺世间之造化。”通天教主依旧是摇头晃脑的说到。“据我所知,只有一人修的此功,就是玉帝的外甥杨戬

  • 娇妻撩人:傅先生请自重在线阅读第5章

    苏木并未等待多久,门便再次打开。依旧是那头发花白的老人,但这次却是奉命将苏木带入。入门是宽敞的前院,不少的佣人正在打扫地面,亦或照料盆栽。这些佣人对苏木的到来并未太过在意,这说明席府应该经常有各色客人来访,佣人们早已习惯。两人没走几步便到了客厅,客厅的大门是开着的。嗯?苏木朝前望去,就见有人正站在客

  • 快使用魔法之大魔导师:博肯(求花求评价求收藏)(10)

    一听到这个声音可不得了,那位魔法师立马就放开了奈才和小露的衣领。同时,大厅里所有人的眼光一同看向了大厅的里边。一寸有余的白胡长在腮下,岁月的痕迹爬满了他的脸庞,面目比较沧桑。看他一身白色魔法袍的穿着,应该也是名魔法师,而且来头不小。只见他动动了容,朝奈才走来,路过一旁的魔法师都向他鞠躬,很恭敬的样子

  • 乱世双骄之试炼开启

    “啊?什么鬼!?怎么会只有两位这么少?”周圣刚听完前半句时,还得意了没过两秒钟,就被后半句话给噎得半死。【的确如此,龙魂族如果想要繁衍出新的后代,那么就必须牺牲掉那位雄性龙魂族,】【通过仪式,他将自己的生命本源,和龙魂精华都转化成超维基因能量,然后传承到胚胎时期的幼生体生命本源里,以确保,新的龙魂族

  • 王牌男友在线阅读第六节

    在烈把垃圾袋扔到楼下,坐在台阶上抽了一根烟,最近天气变得越来越怪,天亮的格外晚,黑的也格外早,但是自己的国家尚且离两极很远,现在也不是冬季,怎么看都不对劲。但这两天的新闻并没有播报全球气候的问题,只有一些外交事宜,米国仍在大力宣扬阴谋论,某某领导人因为批判体制而被免职等等。有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传出

  • 漫威之我的孩子是无限宝石第一章在线阅读

    苍鹰昭鸣遏蓝水,伏龙出伸啸青天。云收帝京千秋梦,风凌明州万和船。宝船如大楼,千人乃能容。它承载着大明王朝的梦想,正领着船队浩浩荡荡的向南航行。船头上,一人负手伫立。高大魁梧,盖宇不凡。面含傲意,征海云帆济沧浪之心皆示于暗然一笑。淡黄的锦衣,一条五爪金龙镶嵌其中,峥嵘霸张,雄扩天方。而一袭玄色的披风,

  • 洪荒:开局就抢圣位在线阅读第五章

    “姐,你第一次玩!”凌晨左右座位上两个小伙子都是高中生来的,右边是周军,左边是林若白,凌晨看着林若白这么斯文,白白净净的人,一看就是公子哥,性格温顺,估计也是周军带坏的。凌晨撇撇嘴,回周军的话:“嗯,第一次!”“哈哈,别怕,有小弟罩的你!”周军刚说完,游戏游戏已经开始。凌晨刚想选寒冰射手,这样她才不

  • 异界传说散人之路,必不孤单

    喂!喂!天使姐姐,你别走啊再过一会儿也好啊,哎,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奖励啊,我的抽奖啊你就这吗跑了,我还玩个毛线球啊。默凡看到天使彦突然毫无征兆的飞走了,顿时懵逼了,大姐你就这么走了,我的抽奖也跟你一起飞走了,你陪我啊。“叮!恭喜宿主完成隐藏任务:使彦对正义秩序产生怀疑,发放隐藏奖励抽奖三次”默凡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