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椒是甜椒之国战(9)

2021/6/12 1:24:04 作者:贵人龙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青椒是甜椒
青椒是甜椒
作者:贵人龙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神小甜妞青椒VS绝色老处男天王,双初恋,甜宠喜剧,无虐!存稿充足放心入!秦颜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在她最近的梦里,绝色天王武臣总会造访,然后为她露出美好的胸肌……秦颜觉得这样不行。毕竟她还要为人师表。作为顶级大学的青年教师,她需要提高思想觉悟,加强作风建设。然而邪门的是:她的梦,正在一天天变成现实?????……秦颜:“分手吧,你影响我学习了。”武臣:“不行。”秦颜:“那你走开点,我想看文献。”武臣:“不行。”秦颜:“我要独处,要备课,要写论文。”武臣:“不行。”秦颜:“你怎

我过去甩了他一耳光。那一巴掌清脆响亮。他愣了,李星河也愣了。

“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就那么想把我送走吗!当初不择手段把我留在身边的是谁!死缠烂打的又是谁!让我坚持活下去的是谁!说给我一个家的是谁!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怎么可以把我推给别人!”我撕心裂肺的哭着,捶打着他的胸口。

宇文阳抱住我。“我想看你好好活着。”

我趴在他怀里摇头,猛烈的摇头,一个劲的哭。“我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心里真的好疼,真的好疼,这个人我曾经做梦都想让他死,可如今我做梦都想跟他在一起。我紧紧抱着他哭的泣不成声,我好怕,好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

如果他也不在了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该怎么活下去。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份感情变的如此强烈,

“小舞。”李星河沉下目光。“你不恨他了吗?你难道不记得是谁害死了王上和王后吗?”

我把脸埋在宇文阳胸前,哭着摇头。

阿爹阿娘的死如果真的恨,小哥哥也该恨,我要一起恨他们吗?

我做不到。

“好。”听我声嘶力竭的哭。宇文阳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我们一起死,这辈子都不会再放开你。”

“小舞。跟我走!”李星河拉我的胳膊。

宇文阳眯起眼睛。“这里是北重王宫,楼兰王是不要命了吗?我虽放你进来但不代表就会放你离开。”

“我不走。”我坚定的甩开李星河的手,死死搂着宇文阳的腰。“我要留在这里。”

“你确定要跟他一起死是吗?”李星河第一次用这么森然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不再爱我了?”

“是。”我坚定的挡在宇文阳前面。

他失笑后退了两步,把颈间的红绸扯下。“这个虽不是给我,可我戴了这么多年。”他红着眼眶,红绸飘落在地上。“你说你此生只爱我一个人。我一直在等你,如今你反悔了,我也不用再等了。”

我闭上眼睛,当初他已经做了选择,如今我也做了选择。

“我不会让你死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扔过来,森冷道:“宇文阳,我让你多活几日又何妨。”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流泪。

我明白,他孤身一人来这北重皇宫,大概是想,万一宇文阳不救我……

宇文阳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后悔。”

他用力抱住我。“刚才还来得及,现在来不及了。”

我瞪了他一眼,小哥哥和李星河都曾为王位放弃我,而这个人,为我放弃来之不易的王位。

宇文阳解了蛊。可我却开心不起来。

南伽,西秦,楼兰要合力攻打北重的消息很快传来,理由竟是我。

大臣们纷纷上奏,要宇文阳把我交出去,或者是拿我要挟作为人质。

宇文阳通通驳回,不仅如此,还在此时不顾众人反对立我为后。

大战在即,没有奢华铺张的典礼,过宗祠天地,宇文阳带我去了高台上,他拿了轻蛊坐在台边。

“上次我丢了你的红绸,你的舞也不是为我而跳,这次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我笑着说好。足尖点在银盘上,开始起舞。

这次我没有刻意跳的很快,宇文阳的目光一直停在我身上。

一舞罢,我把红绸自腰间解下,挂在宇文阳的颈间,顺势勾过他的脖子亲了一下。

他揽着我的腰。“小凤凰,能遇到你是我此生之幸。”

一个知道他真实身份后丝毫不嫌弃,在他作恶无数后还能真心爱他,不贪图荣华权势,能陪他同生共死的人。

我笑了,搂着他的脖子道:“你说,如果一开始,你去南伽求婚,我就答应了,会不会就没有后来的波折。”

宇文阳道:“那萧晨清要后悔死。”他将我横抱起来,“现在他也后悔,这么好的妹妹被我带走。”

我问:“你当时是不是故意的?”

他笑了笑。“他们既敢算计我,我也该在他心口划一刀。”这才是他宇文阳。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我问他。

宇文阳道:“因为你烤肉好吃。”

我撇嘴:“那你怎么不喜欢御膳房的厨子。”

“他们没你烤肉好吃。”

我不想跟他说话了。

他把我抱回寝殿,轻柔的放在床上,那一夜我们都十分珍惜,因为那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们的洞房花烛。

第二日清晨,宇文阳还在睡着,我起身穿戴好,写了信放在床边。

“宇文阳,对不起。”我小声道歉。

他防千万人可唯独不会防我,作夜的酒水里我下了迷药,中午之前他不会醒来。

我要去找小哥哥,我要阻止这场战争。

楼兰,南伽,西秦攻来,北重又跟东陵结盟,整片神州大陆所有的城池都无法避免的卷入纷争。

我不愿意再看到黄沙埋骨,姑娘等不到心爱人归来的场景。

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在小哥哥手里。

我牵了马,以我现在王后身份畅通无阻,一路飞奔出城。

半路上,我遇到了南伽大军。

那些勇士们还认识我,都唤我“小公主”。

我在王帐里见了如今的南伽王,我的小哥哥。他依旧那么风华。

“小舞。你怎么来了?”小哥哥看到我很惊讶,见我一身风尘仆仆立刻让奴婢服侍我梳洗。

“小哥哥。”我换了以前常穿的红裙,出来后这样唤他。他明显一怔。

“不要打了,停战吧。我喜欢宇文阳,他没有为难我,我过得很好。”

我知道,我的哥哥虽选了王位,但也爱我。不然在我离开南伽时不会露出那么悲哀的神情。

小哥哥道:“你不要为他说话,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

“我没有。”我跪坐在桌案前,小哥哥拿了一块点心给我。“看你瘦了不少,先吃东西。”

我接下点心。“宇文阳对我真的很好,求你停战吧,你要是想送我去楼兰,我去就是了,求你不要再攻打北重。”

“不。”小哥哥道:“我想明白了,你哪里都不用去,我想把你留在身边,等战事一过我就带你回南伽。你依旧是南伽最传奇的小公主。”

“可是我现在已经有想去的地方了,我喜欢宇文阳,我想跟他在一起。”

小哥哥拍桌:“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你送到他身边。”

“为什么?”我很不明白。“你当初想和亲就让我去和亲,想送我去楼兰我也答应了,为什么现在又要把我留在身边,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小哥哥看着我,我发现他跟宇文阳看我的目光好像。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你别说了,北重我一定要打,你,我也不会让你再回去。”

“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们别想打起来。”我扔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王帐。

我被他安排侍卫看管起来,每天都被困在军营无法出去。

过了两天,李星河来了。

他远远看见我便走过来,迟疑开口:“你还好吗?”

我说:“挺好的。”

他看着我的红裙,温柔的笑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就像是月牙泉边的格桑花。”

我笑,一切早就变了,红裙也不是以前的那条了。

“为什么要攻打北重?”

他的笑容明显变的僵硬。“为何不打?”

“你不是不喜欢战争吗?你忘了当年……”

“我没忘。”李星河打断我的话:“我很后悔。”他深情的看着我。“如果不是我放不下王位,你怎么会被送去北重,怎么会爱上宇文阳。”

我摇了摇头。“你做的没错,楼兰卷入也是徒增伤亡,早知如此,从北重第一次求亲我就该答应,让你们没有出兵的借口。在命运的漩涡中再怎么挣扎,终究还是要随波逐流。”

“小舞。”李星河目光微动。“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好吗?”

我笑了。“楼兰王。我现在是北重的王后,你觉得说这些话合适吗?”

李星河道:“北重即将要覆灭了。”

我说:“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们打起来。”

“你阻止不了我的,也阻止不了萧晨清,他跟我一样痛恨宇文阳。”

我道:“我不知道小哥哥为什么那么恨他,他是我的爱人。”

李星河苦笑:“就因为他是你的爱人。”

我不明白。

李星河揉了揉我的头发。“小舞,只要你能好好的,我并非一定要得到你,在哪里都一样。”

我说:“那你退兵吧,我想呆在北重,跟宇文阳在一起。”

“不可能。”李星河道:“别怪我,我会亲手杀了宇文阳。”

“你们国战真的是因为我吗?既然为了我开始,为什么不能为了我停下?”我不是天真,只是想要一个回答。

李星河松开手。“别多想了。”

我偷跑了几次,都被侍卫拦了回来。

大战在即,南伽和楼兰的大军停在北重边境。我知道,小哥哥和李星河已经在前线跟宇文阳对阵了。

我在王帐中坐立难安,我需要逃出去,需要阻止他们。

正在我心急如焚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梅斯来了,她知道我在这里,从南伽策马一路奔来。

“不用多说的公主,梅斯明白。”

梅斯是来帮我的,她跟我互换了衣服,临出门时握着我的手哭了。

“梅斯从小跟公主一起长大,公主就是梅斯的亲人,公主一定要幸福。”

我说好。等阻止了大战,我想把梅斯也带回北重。

她帮我引开了守卫,我穿着她的衣服,骑马飞奔至前线。

他们还没有打起来,我冲开南伽军队挡在两军之间。

宇文阳翻身下马,跑过来一把抱住我。“你去哪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胆子大了,都敢给我下药了!”

我摸着他冰冷的铠甲。“对不起。”

“小舞,回来!”小哥哥呵斥,从马背跳下来。

“别闹了小舞。”李星河看着我,伸出手又放下。

我送开宇文阳,面对小哥哥问他。“究竟如何才肯退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最强老爹第一章

    回归空间,阿北第一时间将手中由法则碎片逐渐汇集成的书打开,急切的翻找一遍,在发现里面已经没有自己要找的名字后,才终于松了口气!平复了紧张的呼吸后,才有力气将这本名为《重生之奋斗不止》的书,按照顺序放进了靠墙放置的白色书架上。摸着书脊的手良久没有放下,这本小说所演化的世界里,他找到了能够永远陪伴自己的

  • 争夺主角第七章在线阅读

    “小炎?你怎么样了?”苏回见那些人撤退赶快上前来扶住摇摇欲坠的左锡炎,担心地问。“没...没什么事...回家去吧...”苏回将左锡炎扶进自家的车,就开始翻看剧情,原剧情只是粗略的讲了一下左锡炎爸爸的公司有一个股东弄出来的,目的是让左父没有继承人,见到自己来了就撤退了大概是不想牵连进什么来,要是普通学

  • 眷恋之孤女

    阿米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儿,明明前一刻还在家里上网更新小说,下一刻不过是一个打盹,居然就到了这个四面漏风的屋子里,晃一晃有些混沌的脑袋,阿米很用心的回想,想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没等她多想,就又是一阵眼黑,恍惚中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十年的人生轨迹。同样叫阿米,不过是不是原本三十五岁的

  • 我能复制技能第8章在线阅读

    最终在PD的强制要求之下,李孝利也是暂时收敛起了自己的暴脾气,并且和刘再石一起开始介绍RunningMan的相关规则。“这样抓住,撕掉对方的名牌之后,这样他就无法再继续参加比赛了。”说到了这里,刘再石也是感受到了李孝利对李成义那恶狠狠的眼神,心中顿时一笑,外表则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哦?!是吗

  • [日娱]如果犬系少女从世界消失的话第10章在线阅读

    浅田织依拉着鸟宫春咲在街上狂跑了好几十米,等确定回头看不见家庭餐厅后,才停下一直飞奔的脚步,弯着腰杵着膝盖大喘气。她体育成绩其实还不错,每次体能考核都能达到优秀线,只是相比运动健将还是不够看。比如,身旁沉迷于射击类游戏的好友。鸟宫春咲因身高出众,是校女子篮球队的一员,所以,相比浅田织依的气喘吁吁,她

  • 我,做梦可以成真在线阅读第6章

    皆说美人相轻,不过无论是松月还是狐不微,都是修士,并不会如此肤浅。但当狐不微见到松月时,心中的不悦还是忍不住滋生出来了。她自己都说不清这点不悦究竟所为何来。风格迥异的两位美人相互打量了几眼,只是松月是带着些好奇,而狐不微则带了一丝敌意。“公良道友,不知这位是?”狐不微朝着松月点了点头,十分温柔平静的

  • 混沌线条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不明物体“报!”一个急报打断了徐福和李剑的谈话。一名军士沿着海边急急跑来,半跪在徐福面前,望着徐福道“大人前面发现不明物体,什长(秦国军队的一种基层官职)特命小人前来告诉大人。”徐福和李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凝重,也许这一次他们就能找到神仙求得仙药。“走!”徐福道,声音中带着激动,毕

  • 将军只想搬砖不想读书之获得娜塔莎的喜欢!

    看到黑寡妇娜塔莎,古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娜塔莎确实太美太性感了,一身紧身衣勾勒出傲人身材,她留起了长发,头发的尾端还特地染了黄发,显得更加妩媚。一想到杜兰特在推特上说想喝斯嘉丽的洗澡水,古天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现在娜塔莎醉的很厉害,对很多男人来说,是一个可乘之机。但古天不会冒这个险,娜塔莎可是在前苏

  • 君自风中缓缓归之德青社

    2005年,本就是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对于治安比较混乱的年代,学校几乎没有停止争斗。我们这个年代,最为流行的就是古惑仔时代,他影响着每一个学子,更加成为很多学生的噩梦。疯狂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瑞林中学也没有丝毫意外,他的动荡不亚于任何一所学校,成为模仿古惑仔的“乐园”。恶霸横行,学校也分很多派系,各

  • 末世之我有一个红警基地之生气(8)

    严小茉想知道烧卷子这事自己有没有参与,但不想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太被动。她很了解许若盈,这人特别没有安全感。如果一直跟她关系好也罢,可要是严小茉这种胆敢跟她“绝交”的昔日好友,手里不拿捏两三个把柄她是不会放心的。本着这种心思,对于对方发出的邀约,她并不打算正面迎敌,而是想悄悄潜过去暗中观察。只是没想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