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秦时+天行]之素骨凝冰之第三章(3)

2021/6/12 1:55:42 作者:拂孤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时+天行]之素骨凝冰
[秦时+天行]之素骨凝冰
作者:拂孤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货少女忽而觉醒,想要逆天追求梦想,结果却被一群坏人给强行聚堆的故事。别想太多,这是□□。作者没带脑子,小说也不会有脑子,资深秦时粉可能不适合看这个,看了觉得被侮辱了请不要揍我T_T因秦6未上映,作者无思路,这里暂停更新,有兴趣的可以转头去隔壁,还是秦时同人。┐(─__─)┌希望还能再见到你们,这里不会坑的

研究院众科研大佬和学校师长们心头的大熊猫,也就是颜药,想要换个班级,那自然是没什么不可以的。

事实上,在大佬们的眼里,颜药只要能在这个时代平平安安地活下来,不生病不夭折,就是他们求神拜佛烧高香也不一定能求到的事了。

这会儿颜药气红了眼睛,背着书包默默往外走,连白腻的脸颊都涨得通红,一看就受了很大的委屈。

姚曼曼有心拦住他,又被吴峥按着坐了回去,急得想骂人,恼怒地说:“你干嘛?戚越太幼稚了!”

她和吴峥距离近,自然看到了戚越抢糖的经过。

吴峥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说:“你昨天还说戚校草天下第一,长得高成绩好脸又帅身材又好又会打架,我都倒背如流了,今天就移情别恋转学生,说戚越幼稚,这样合适吗?”

姚曼曼被噎了一下,脸红了一瞬,又很快理直气壮地说:“照顾生病的同学是我们应该做的,就算是校草,也不能欺负颜药。”

“谁欺负的谁去道歉嘛,他们旷课没事,你一个班干部跟着去像话吗?”吴峥叹气,手往后指了指,示意了一下。

姚曼曼有些疑惑地看过去,却只看到了戚越高挑的背影,对方正大步往教室外走。

她一时有些错愕,回过神后才歇了追出去的心思,也不生气了,只是抱怨道:

“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男的,把颜药欺负哭了再哄回来,是能白捡一百万吗?什么恶趣味!”

“……”吴峥一听这话,根本不敢解释,只埋头做题。

而他们口中“被欺负哭了”的颜药,出了门后就怒气冲冲地往校长室走,精致的脸上分明干干净净的,连泪痕都没有。

他不过是皮肤比别人白腻了些,脸皮薄了些,激动的时候,眼睛周围那一圈会迅速涨红,有时候甚至整张脸都红得跟熟透的番茄一样。

可这不代表他会在外人面前哭得稀里哗啦。

但是,生气还是要生气的。

校长室在另外一栋楼。颜药一路蹙着眉下了楼梯,穿过长长的、栽满樱花树的校道。

他脊背挺直,绷着张漂亮得过分的脸,只闷头气鼓鼓地走路,乍看之下那行动力比平时飙升了九十九个百分点,一点也看不出他原来专业养生、体力为负的真实人设。

而这,全是因为某个塑料爹。

不姓颜,就算了。

把他拎来拎去,也能原谅。

凶他,也没什么。

可是不认识自己儿子,欺负儿子,这是人干的事吗?

颜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气到最后走路都仿佛呼呼带着风。

这副模样唬得刚刚从附近餐厅出来的校长差点以为他被人打了,要不然这么急匆匆地往校长室赶,可不是要去找自己么?

陈穆本是想直接把颜药拦下来,奈何他这会儿正陪着领导视察学校,实在不方便出声,只好目送着少年一路下了坡,走进行政楼。

谁知他正觉得稍稍放了点心,又看见另一道熟悉的身影远远跟在颜药后面,步履闲适地同样进了行政楼。

这可就不太妙了。

陈穆不着痕迹地皱起眉,决定待会儿完事了,先折回去看看。研究院如今的命根子可就这一个孩子,还容易生病,要是有个好歹,能不能救回来都两说。

而被跟踪的颜药毫无所觉,到底身体太差,他强撑着走到行政楼,就累了,索性停了下来,任性地决定在这休息一会儿,再去告状。

他扭头四处看了一圈,见行政楼一楼花坛边的樱花树下有一套石桌石椅,就默默过去坐下。

上辈子坐了十几年轮椅,这辈子被研究院保护得太好,学会走路也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偏偏去哪都有人接送,今天突然自己走了这么远,颜药就有些顶不住。

他垂着头,自己揪着袖子胡乱擦了擦汗,也不管额头都被自己擦得通红,就自顾自地放下手,把书包抱进怀里。

此时外面的雨早就停了,地面上到处湿漉漉的,天却还有点灰,看不见太阳。

颜药侧头看了一会儿天空中缓缓移动的乌云,就收回了视线,长长的睫毛垂了下去,遮住乌黑的眼睛,可落寞的神色还是控制不住显了出来。

他原本气势汹汹的,现在出了汗,反而冷静了。

从远处看,少年白嫩的额头上顶着一大片红印,懵懵地坐在那里,看起来有些可怜。

戚越站在樱花树后,沉默地盯着少年看了一会儿,冷沉沉的目光停在那泛红的眼圈上,不知为何嗤笑了一声,挪开视线。

爱哭的憨批小崽子。

然而过了一会儿,那仿佛极为不屑的沁寒目光又不由自主地挪了回去,扫过颜药被擦得通红的额头,移不开眼了。

也不知道是谁家养出来这么个爱耍脾气的崽子,擦个汗都搞得那么狼狈,可怜巴巴的。

神色沉静的18岁校草、理论上来说刚刚脱离“崽”这个行列的戚越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没再坚持,抬脚朝颜药走了过去。

“不上课,跑出来做什么?”熟悉的低哑嗓音在头顶响起。

颜药迟疑地抬起头,一看是戚越,就抿紧唇,侧过了脸,假装没听见。

戚越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抬手捏住少年的下巴,轻轻晃了晃,语带威胁地说:“问你呢,不就吃了颗糖,跑什么跑?”

什么叫不,就,吃,了,颗,糖?那是简单的糖吗?那是一个合格的老父亲应该有的父爱。

颜药想反驳,可憋了半天都没成功发出声音来,只好一把拍开眼前的手,抬头气呼呼地瞪着对方,桃花眼睁得溜圆。

那生气勃勃的样子,看起来少了些秀气漂亮,反而多了点孩子气的执拗。

戚越也冷着脸看他,正想软的不行来硬的,哪知冰凉的目光一对上少年圆乎乎的眼睛,就莫名泄了气,喉结动了几下,干巴巴地说:“生气就说话,瞪我有用?”

他不提说话还好,一提就戳中了颜药的伤心事,本来生着气的少年突然委屈地蹙起了眉,扁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

玩完。

小崽子不耍脾气了,决定哭给爹看。

戚越一时间脸色冷得都能掉冰渣,放在兜里的手攥得死紧,只觉得头大如斗。

但要是让他就这么走人,潜意识里又实在舍不得,总有种走了就会后悔的感觉。

眼看着小崽子真的要哭了,戚越实在气得不行,只好把兜里最后那颗橙子味的奶糖摸了出来,蹲到颜药面前,伸手递了过去,臭着脸说:

“我赔你一颗行了吧,拿着。你都几岁了还哭。”

儿子在自己爹面前哭还管几岁?他就是一百岁都能在颜青城面前哭。

颜药默默地反驳,就是不接。

戚越第一次讨好人还被拒绝,差点被气死。但是从第一眼见到,颜药在他眼里就是个脆弱的小崽子,跟小孩子没什么两样,还真是下不了手。

论理他们年龄只差了一岁,说是同龄人更适合,不应该有把对方当崽的这种奇怪的心理,可有时候……“父子连心”就是这么奇妙的存在。

可惜只有18岁的戚大校草想不到这么神奇的地方去,只以为自己是因为颜药跟他长得太像了,看起来像他弟弟。哪怕他其实没有过弟弟。

僵持了半天,戚越默默地抹了把脸,伸手拉过颜药纤细的手,把糖塞了进去,然后斟酌了一下,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这事怪我,不应该欺负你。你忍了半天也累了,别哭了。”

颜药确实没有哭,他在他爹面前一直都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各种“被宠坏的傻儿子”经典操作,这种要哭不哭的样子还是他小时候经常用的把戏,只不过他爹每一次都吃这招就是了。

虽然他这次确实委屈,但也没想掉眼泪吓唬人。

可等到戚越真的妥协了,他又怔怔地看着对方,乌黑柔软的桃花眼里抑制不住地……露出了难过的神色。

似乎无论几岁,他爹面对他的时候,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

戚越对着这样的颜药,却有些不知所措了。拧着眉想了想,他终于会过意,问:“你还是不能说话?”

之前在教室里的时候,戚越就敏锐地发现了颜药发不出声音的事实。

从班主任和颜药交谈的样子来看,颜药应该是会说话的,那么那个时候少年要么是不想开口,要么是没法开口。戚越观察之后觉得更像是后一种,所以帮着掩盖了一下,可他没想到颜药到现在还发不出声音。

“你第一次这样?不能说话?”戚越问。

颜药慢吞吞地摇了下头,又点了点头,漆黑的桃花眼褪去了恼怒的神色,看起来非常乖巧。

小崽子不闹脾气,戚校草同样有压力,只好说:“带你看医生去?”

颜药摇头。他低头拉开书包,拿出作业本,写了两句话。

【暂时性的失声,会自己好。】

【不要告诉别人。】

“你才几岁就讳疾忌医?”戚越看了一眼作业本,脸色一冷就开始训人。

颜药根本不怕他,一笔一划地写:【你刚说,你都几岁了还哭。那我是大还是小?】

“你还顶嘴?”戚越冷冷地瞪着少年,说:“好好治病是会要你命?”

颜药安安静静地写了几个字,举起来对准戚越,就看着他。

戚越瞥了一眼。

【你凶我。】

【欺负我。】

“……”戚越捏了捏眉心,感觉一天之内自己就老了好几岁,但还是冷酷地说:“你跟我差不多大,我怎么不能凶你?没揍你就是爱护你了,小朋友。”

颜药闻言,不写字了,拒绝跟只有18岁的爹说话。

戚越见他又闹脾气,正要说话,身后却传来了校长的声音。

“戚越,颜药,你们两个同学不上课,跑这来做什么?”

颜药一看见校长就把作业本塞到了戚越怀里,然后默默站了起来。

陈穆来得匆忙,也没能注意到他们在做什么,只是大步走过来,细细看了看颜药的脸色,见只是有些苍白,没什么大碍,才松了口气,说:“我刚看到你往这边跑,是来找我?”

颜药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他性子软和,还有轻微的孤独症,平时在研究院里也不爱说话,所以陈穆倒是没觉得奇怪,也不会要求颜药一定要回答问题。

但是颜药上课之前跑了出来,不可能没有原因。

陈穆想了想,下了决定,问:“既然你都出来了,看起来脸色也不是很好,要不然就先让我送你回去?”

颜药犹豫地看了一眼戚越,正纠结着,陈穆就跟傅云一样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额头上残留的汗,又说:“你都出汗了,钟老教授上次说你出去逛了一圈,回来一身汗,晚上就发烧了。今天就别勉强了,先回去吧。”

校长提到了钟老教授,颜药就不再拒绝,轻轻点了点脑袋。

陈穆这才放心,看向戚越,说:“戚老爷子今天才打电话过来问了你的情况,戚同学回去上课吧,可以的话早点回去看看,如果你一直不回家,学校也没法坐视不管。还有……你成绩再好,也不是无故旷课的理由……”

话音未落,陈穆的袖子就被人轻轻扯了扯。

他低头看过去,就对上了颜药乌黑的眼睛。

陈穆顿时柔和了神色,后面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再往下说了,只换了个说法,叮嘱道:“高考在即,学校老师和家里长辈都很担心你,戚越,不要辜负了你的天分,以你的成绩,没必要再读一年高二了。”

戚越听完,依旧神色漠然,但他明显还是尊敬着校长的,所以出于礼貌,他还是应了一声,说:“我知道了,谢谢陈校长。”

颜药看出了他的口不对心,却不方便问,被陈穆领着离开了。

天空中的乌云不知何时散去了,日光从遥远的高空倾泻而下,亮得有些晃眼。

戚越双手插着兜,神色不明地看着日光下专门为颜药撑起了伞的校长,看着颜药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看着陈穆替颜药开了车门,送少年上车,关怀备至……终于无声无息地冷了脸,抿直了淡薄的唇线。

这时候的他,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桀骜不驯,带着生涩躁动的少年意气。相反,他整个人的气息在一瞬间沉淀了下来,冷静克制得不像个刚刚成年的学生。

但戚越显然对自己这样的变化习以为常,只慢条斯理地伸手把敞开的校服扣子一个一个扣好,最终整齐妥帖得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处。

他将刚刚卷起的作业本摊开,平静地翻看着上面独属于陌生小崽子的稚嫩笔迹,然后看向了颜药离开的方向。

再怎么身娇体弱,也不至于让身边的所有师长当独苗一样时时刻刻呵护备至,何况是研究院的院长、堪称外科圣手的钟长生。

除非,那小崽子有特殊的价值,或者,他已经病到随时都可能夭折。

这不是什么好的发现。戚越收了作业本,转身离开了学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买下了全世界第2章在线阅读

    洛影帝的绯闻事件哄闹了一整天,整个娱乐圈都知道了,第二天洛笙歌才发表声明。“博主说的古典美女是一个小姑娘,刚刚考上大学,因为经纪人觉得潜力很大想签下来被拒绝了,后来的相遇纯属巧合,我目前单身,和小姑娘还不是情侣。”此话一出微博又炸了,一开始众粉丝还不明所以的纷纷点赞说:#老公澄清就好,都怪成老鸨!#

  • 剑侠之眉间雪第四章在线阅读

    此时,评论区已经爆炸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在抖音看3D电影!”“你太牛逼了!我看别做游戏了,去拍电影吧!”“就是!这么牛逼的特效,拍出来的电影,票房肯定碾压《阿凡达》!”不断有人将这则视频的链接转发到各种群里。“让你们看看这个视频的特效,我见过牛的,没有见过这么牛的!”“脚踩张某某,秒杀卡梅陇,

  • 绝地求生之超神主播在线阅读第8章

    时间的转速就如分变秒般,一跑就是一夜而过,这已经是早上八点。这一夜对于林可来说是个不眠之夜,他一直没有睡去,一直看着手背上那张手机照片,那个对他来说,这是他爱的一个女人,也是爱他的女人,现在人却为自己而死,自己却活着,他是多么希望她能活着,活得好好的,活着嫁个爱的人,结婚生子,忘记自己这个前任呀。可

  • 恶人谷在线阅读第九章

    这一觉,飞坦睡得很舒服。自从没了浮云这个人肉抱枕,他还没睡过一次好觉,而匆匆忙忙找她的这几天,飞坦可以说是没怎么睡,再加上和西索打了一架,体力更是消耗殆尽。飞坦慵懒地睁开眼,一旁的浮云睡得正香。这女人,睡着的时候和醒着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捏。他用手掰开浮云拦在自己腰上的手,“嗯哼。”浮云哼唧着扭了一下

  • 盲仙在线阅读第八节

    李青云和李蔓芊呆滞当场,然后,是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的爆笑。李青云能好一些,毕竟活了那么长时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这么蠢萌的孩子还是第一次见,不过,他要真只是一个孩子,可做不到杀掉吴良。“零月,这个方法,太低效了。”老人最先克制住自己的笑意,正色道。“黑龙城中少说也要有40万人,而且生活在不同的区域

  • 恒古神魔帝之瞬移技能

    天使又报出了一些属性资料,都是各种历史资料,从头听到尾没什么好的,后来,烈影干脆不听了。过了许久,天使的声音变得机械化了许多:“请准备好进入游戏,5、4、3、2、1!进入,祝您游戏愉快。”终于报完了,这天使还真是啰嗦啊!蓝色光晕笼罩在全身,这就是传送了么?刷的一声,烈影还没反应过来呢,他的视角就已经

  • 成为攻略之神后之轮回洪荒(1)

    鸿蒙时期,混沌未开,天地相连。茫茫宇宙漆黑一片。一日,霹雳巨响,混沌裂开。清气,冉冉上升,为天。浊气,沉沉下降,为地。太阴太阳。日为阳,月为阴。诞生之初,天地之间,日月交替。……六道轮回,生生不息。世人有再生人即灵魂转世之说。天地初开,洪荒内飞禽走兽借此成灵。在太阴星的正中央之处,一株光华璀璨的神木

  • 末世:神级沾沾卡之什么情况?

    当代陈烨是一个一线都市的普通青年,正常工作,正常没有女朋友。每天正常上班下班、被自愿强制性加班,这就是陈烨的生活,看书是陈烨唯一的爱好,所以同事和领导到嘲笑陈烨一身书生气息。这个陌生有熟悉的城市,难道唯一的爱好也是一种罪,就好像被被人审判,指责呼吸也是种罪。也许这就是生活,大都市的生活没有那么容易,

  • 渣攻出轨后绝不原谅(重生)第六章在线阅读

    明明是一样的东西,城里硬是比乡下贵了百分之二十,一分钱可以买一粒粽子糖,小女儿最喜欢吃糖果……男孩的父亲皱起了眉头:“这么贵,乡下也有卖棒冰的,赤豆棒冰只卖五分,奶油雪糕一角。”中年男人回道:“城里都是这个价,我不会卖贵的!”男孩非常想吃,他的父亲有些犹豫,而他的母亲满脸不舍,用哄骗的语气说道:“毛

  • 神级选择:我全都要在线阅读封神纪

    元始站在某处山巅,眸光清冷地凝望着脚下。他终于寻到那胆敢算计他的家伙。但,这不可能啊!下方传来的微弱神识,像是那个已经身陨了数万万年的人。是以,他寻到此处后迟迟没有动手。若真是那人,倒不会对苏白姑娘有什么不利。但,这怎么可能?元始思量许久,忽地觉着脚下微微一动,那神识仿佛又加强了些,已有着隐隐消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