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邪龙异界纵横在线阅读头七回魂

2021/6/12 4:57:01 作者:暗影破坏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邪龙异界纵横
邪龙异界纵横
作者:暗影破坏者来源:飞卢小说网
夏洛克一觉醒来,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异界,更加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竟然穿越到未开服的游戏世界中,并成为了利齿巨龙幼崽。在系统加持之后,夏洛克开始了升级道路。不论是普通生物,还是强悍魔兽,亦或是强大的龙族,精灵,人类,只要是阻碍夏洛克道路的生物,都将被吞噬。“吼,整个世界都将在我的双翼下化成焦土”夏洛克翱翔在天空中。提示:封面是女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屋子里让我弄的乱七八糟,父亲他们听到声音后也赶紧过来看我到底怎么了。

几个人手忙脚乱,父亲还请了村里的土医生来看了一下,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全身针扎一般的感觉才慢慢消失,那时候我的全身也早已被汗水湿透,就像刚刚从水里被捞上来一样狼狈。

折腾了一宿我也精疲力尽,没多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一直睡到晚上才醒了过来,一睁眼就感觉到口干舌燥,一连灌了几杯子水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冷静下来思考了一下,我才忽然想起爷爷去世之前说的那些话,不久也恍然大悟。

“爷爷说他跟尸蛊血葵斗了半辈子,还说他害了我,难不成把我折腾成这样的就是这个叫尸蛊血葵的东西?”

一边想我还一边低头看自己戴了手串的手臂,盯着看了大约几分钟时间,那条黑色细长的虫子忽然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皮肤底下。

当时我眼疾手快,一把就掐住了黑虫子,之后就想叫父亲拿刀子过来把虫子挖出来。

哪知道还没等我开口,这虫子忽然就销声匿迹了,我把胳膊翻过来调过去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虫子的踪迹,就连身上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一直到了昨晚发作的那个时间,我的身上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儿,不过只要一想到有只虫子在自己体内我就不寒而栗,到最后就连坐立都有些不安了。

就这样,我一直疑神疑鬼的熬到了爷爷头七的那天,发现虫子再没有出现过之后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里就打算等办完爷爷的丧事之后再去县里的医院检查一下。

头七回魂夜历来是大部分中国人都非常重视的,民间传说那一晚死者的鬼魂会回来一趟和亲人做最后的诀别,之后就去转世投胎了。

无神论的大旗高举了这么多年,这些无稽之谈我自然是不信的,不过那时候我心里却特别的想再跟爷爷说两句话,哪怕是在梦里我也心满意足。

无奈的是有了那晚噩梦的阴影,我怎么都睡不着,那个时候我还听到父亲他们在院子里叮叮当当的摆弄棺材,母亲她们还在不停的哭哭啼啼,心里一时有些酸楚就到院子里随便走走。

哪知道出了院子抬头看了一眼皎洁的明月,低头再看向地面的时候,忽然就发现自己的脚底下有两个影子,并且其中一个影子一直就在我的身后,我也非常确定这个影子不是周围的灯光投射下来的。

惊讶之余我也原地转了几圈,不过随后就发现那个影子并没有跟着我动,而是一直就待在原地,我看到这一幕心里也不禁一寒,失口就叫了声:爷爷,是您回来了吗?

谁知我这一声出口,母亲她们几个花家的女眷就忽然开始嗷嗷大哭,她们的哭声也让我浑身发毛。

猛然间,我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也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不久父亲也来到了我的身边跪下,并示意我不要说话,安安静静的待着就可以了。

之后的时间我一直盯着地面上的那个影子,冷不丁的就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摸了我的头,同时我还看到地上的影子慢慢的和我的影子融为了一体,那一刻我才知道头七回魂的说法并非是天方夜谭。

因为我长这么大花家从来都没死过人,所以这样的经历还尚属首次,虽说平时也见过类似的场景,但真实的感触却从来没有过,更体会不到那一刻的压抑和恐惧。

忽然一阵风过,院子里到处都是动静,女人们的哭声更响更加的嘶哑,父亲他们也不停的磕响头,嘴里也不停的说着恕报不周一路走好之类的话,同时我面前的那个影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风住的时候天已经微亮了,我的双腿也跪的酸麻,在我活动腿脚的时候,父亲叔伯他们也已经小心的将爷爷装殓,之后我们全家人就在日出之前抬着棺材赶往了村南大山的花家宗祠。

一路上我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只管跟在父亲他们几个长辈的身后。

我们也没见到几个村民,全家人也都没说话,只听到母亲她们还在哭。

一直到快进山的时候,花家的女眷才脱离了送丧队伍,她们的哭声也慢慢的飘远,到最后什么都听不到了。

花家宗祠所在的位置处于深山之中,在一条叫做五道河的中游,周围树大林密,环境相当的幽静,我小时候还在那里打过鸟。

提到花家宗祠,我这里也要特别交代一下,我们花家和村里其他乡民的家庭不太一样,一来是因为我们花家是延续了上百年大家族,有些讲究也与众不同,亲人去世自后不会土葬火葬,而是连人带棺材一起停放在宗祠内。

另外,由于未了避免战祸会讨扰到祖宗的安宁,花家的宗祠也没设在老宅内,而是挑选了一处风水绝佳的所在单独修建,宗祠也相当于是祖坟,历代高祖的棺材也都在宗祠内停放。

等远远的看到了宗祠,我才发现宗祠外满是一人多高的杂草,进入宗祠的路已经看不见了,完全成为了野兔子野鸡的安乐窝。

看到宗祠如此的萧条,我也忍不住问父亲说:“爸,这里多久没来过人了?祖宗安息的地方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快三十年了吧!在你离开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爷爷一直就不让我们来,这回他老人家去世了,我们也该好好了解一下不让我们来的原因了。”

“三十年?您没开玩笑吧?中国人一向注重祭祖的,是多大的事儿才能让您三十年不敢来这里的呢?”

父亲的脸忽然严肃,几乎是吼着跟我说:“你听好了,是你的爷爷不让我们来,不是我们不愿意来懂吗?”

“祠堂里到底有什么?”

一句话出口,所有人的目光忽然齐刷刷的朝我看了过来,当时就让我神经一紧,马上就回想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花家众人的异常反应也让我忽然感觉到花家宗祠笼罩了一层神秘色彩,这股神秘气息也让我的好奇心瞬间泛滥。

说实话,花家宗祠我小时候虽然来过不少次,但从来都没进去过,所以我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后来的时间我外出打工拼搏,来的次数就更少了,慢慢的也就疏忽了宗祠的存在,最关键的是此处荒山野岭非常的偏僻,村里的老人还说这里有野兽出没,个别的还说这里有个到处索人命的女鬼,所以就更没胆子一个人来了。

眼下我们花家的男丁基本都在场,我的胆子自然也就大了很多,而等我们抬着棺材小心的走近宗祠之后才发现,宗祠的大门敞开着,大门上的门锁是被撬开的,痕迹还特别的新,一看就知道是闹了贼。

明都村里知道花家宗祠其实就是祖坟的人不少,所以现在看到这个情况我也并不感到意外,相反我还特别的希望真的有贼闯进去,因为这些贼能充当探路的角色,有什么诡异他们也会先遇上。

又往里走了几步,我的脚忽然就踩到了几根枯骨,顿时就咔嚓一声响,这个声音在寂静的林间显得颇有穿透力,马上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低头看去,我发现草丛里的枯骨并不是其他动物的骨头,而是一根根的人骨,拨开草丛还能见到更多,稍微靠近正堂大门的地方还码放了一堆的骷髅头,光是这些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此时父亲他们也都非常的谨慎,光是看表情也能猜到他们此时也是一头雾水,毕竟近三十年没来这里了,谁也不知道这三十年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唯一知情的爷爷也去世了,所以现场的几个人除了心虚就再没有任何的头绪。

如今花家宗祠的景象和记忆里的完全是两个样子,并且祠堂外忽然多了这么多的死人骨头,并且这些死人骨头没有中毒的迹象,附近也没有见到什么武器存在,光是看看也知道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儿。

鉴于安全方面考虑,父亲他们蹲下来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派个身手稍微好点的人进去探探,如果没事儿的话其他人再进去,如果有事也能方便及时打招呼通知其他人撤离。

眼下来送葬的这些人里面就我岁数最小,前去探路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而为了防止我应付不来突发情况,父亲也紧随我身后,此时他的手上还多了一把刀子。

就这样,我们父子两一前一后小心的摸进了内堂,一边走还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我们也能马上知道。

祠堂内部的两侧各有九层的牌位石台,石台上供着祖宗的牌位,左侧的石台上供奉着花家列祖列宗的牌位,而右边的石台上却陈列着异姓陈家人的牌位,并且数量也都过百,一看就知道是家族式的规模。

看到陈家人的牌位,我也回头用惊讶的目光看了父亲一眼,此时父亲也用手势告诉我继续看前面,不要去管这些不清不楚的问题。

而经过右侧石台的时候我也留意看了一下离我最近的牌位上的名姓,骇然写着端公陈家泰安之灵位的字样。

看到端公二字,我也忽然瞪大了眼睛,联系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我的心里也粗略有了个答案,那就是这个祠堂是端公陈家和稗官花家所共有的,那么两家的祖坟是否也是共有的呢?

忽然找到了一直以来自己苦苦想要找的线索,心里多少有些欣喜,然而还没等我心里的喜悦消退,不远处墙角里的一抹红色就忽然闯入了视野,并且当时我也看的非常清楚。

那是个人,一个穿着红色古典嫁衣蒙了盖头的女人,最关键的是她此时正慢慢的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眷恋之孤女

    阿米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儿,明明前一刻还在家里上网更新小说,下一刻不过是一个打盹,居然就到了这个四面漏风的屋子里,晃一晃有些混沌的脑袋,阿米很用心的回想,想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没等她多想,就又是一阵眼黑,恍惚中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十年的人生轨迹。同样叫阿米,不过是不是原本三十五岁的

  • 我能复制技能第8章在线阅读

    最终在PD的强制要求之下,李孝利也是暂时收敛起了自己的暴脾气,并且和刘再石一起开始介绍RunningMan的相关规则。“这样抓住,撕掉对方的名牌之后,这样他就无法再继续参加比赛了。”说到了这里,刘再石也是感受到了李孝利对李成义那恶狠狠的眼神,心中顿时一笑,外表则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哦?!是吗

  • [日娱]如果犬系少女从世界消失的话第10章在线阅读

    浅田织依拉着鸟宫春咲在街上狂跑了好几十米,等确定回头看不见家庭餐厅后,才停下一直飞奔的脚步,弯着腰杵着膝盖大喘气。她体育成绩其实还不错,每次体能考核都能达到优秀线,只是相比运动健将还是不够看。比如,身旁沉迷于射击类游戏的好友。鸟宫春咲因身高出众,是校女子篮球队的一员,所以,相比浅田织依的气喘吁吁,她

  • 我,做梦可以成真在线阅读第6章

    皆说美人相轻,不过无论是松月还是狐不微,都是修士,并不会如此肤浅。但当狐不微见到松月时,心中的不悦还是忍不住滋生出来了。她自己都说不清这点不悦究竟所为何来。风格迥异的两位美人相互打量了几眼,只是松月是带着些好奇,而狐不微则带了一丝敌意。“公良道友,不知这位是?”狐不微朝着松月点了点头,十分温柔平静的

  • 混沌线条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不明物体“报!”一个急报打断了徐福和李剑的谈话。一名军士沿着海边急急跑来,半跪在徐福面前,望着徐福道“大人前面发现不明物体,什长(秦国军队的一种基层官职)特命小人前来告诉大人。”徐福和李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凝重,也许这一次他们就能找到神仙求得仙药。“走!”徐福道,声音中带着激动,毕

  • 将军只想搬砖不想读书之获得娜塔莎的喜欢!

    看到黑寡妇娜塔莎,古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娜塔莎确实太美太性感了,一身紧身衣勾勒出傲人身材,她留起了长发,头发的尾端还特地染了黄发,显得更加妩媚。一想到杜兰特在推特上说想喝斯嘉丽的洗澡水,古天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现在娜塔莎醉的很厉害,对很多男人来说,是一个可乘之机。但古天不会冒这个险,娜塔莎可是在前苏

  • 君自风中缓缓归之德青社

    2005年,本就是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对于治安比较混乱的年代,学校几乎没有停止争斗。我们这个年代,最为流行的就是古惑仔时代,他影响着每一个学子,更加成为很多学生的噩梦。疯狂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瑞林中学也没有丝毫意外,他的动荡不亚于任何一所学校,成为模仿古惑仔的“乐园”。恶霸横行,学校也分很多派系,各

  • 末世之我有一个红警基地之生气(8)

    严小茉想知道烧卷子这事自己有没有参与,但不想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太被动。她很了解许若盈,这人特别没有安全感。如果一直跟她关系好也罢,可要是严小茉这种胆敢跟她“绝交”的昔日好友,手里不拿捏两三个把柄她是不会放心的。本着这种心思,对于对方发出的邀约,她并不打算正面迎敌,而是想悄悄潜过去暗中观察。只是没想到学

  • 异世界的军火商之第十章

    清歌直播了一个星期,越直播心越凉。第一天直播时看到直播间好几十人,还挺沾沾自喜,后来才知道都是机器人。每天给她送礼物的直播币兑换成人民币后,也就几十块钱,还都是同城的,少的可怜。这个星期,陆续有人找她建议她加入公会,说加入公会能增加直播间的流量和热度,弊端则是需要签字和给公会分提成。清歌怕被骗,就没

  • 大唐西域传在线阅读这就是摄影棚啊 【求鲜花】

    “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唐凌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反正跟谁先待在一起,对他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而且四女的这个安排,也的确是比较合理,想来是在排过各自的行程安排之后,得出的最佳结果。..............在别墅这边休息了两天之后,糖烟和江书影、古丽那扎三女便率先各自和助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