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送你入轮回之拿了东西就走,问过主人的意见吗

2021/6/12 5:06:11 作者:言念二禾 来源:晋江文学城
送你入轮回
送你入轮回
作者:言念二禾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似乎已经从十七岁那年的分离中走出来了。再想起这些事的时候,也只是用力吸了一口烟。因为他知道,四十岁的某一天,他还能遇到十七岁时失去的那个人。“我们还能再见一面。”鬼月到了,写点鬼言鬼语。

月黑风高。

B市近郊来了一群不速之客,看样子也是为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古墓而来的。

一周前,施工队在这里挖出了一具棺材,棺材里面白渗渗的死人骨头暂且不说,就那些金闪闪银晃晃的金银珠宝,就足够闪瞎在场人的眼。

再之后,这块地方就被保护了起来,就等着清理开后,考古队来这儿的研究,谁料考古队还没有来,却等来了这么群人。

“通了。”阴森森的盗洞下面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

边上站着的大胡子,狠狠的吸了最后一口烟,烟头往脚下一捻,拿着包就跳了下去。

一行人警惕的往前走,古墓里面没有灯光,道路幽长,仿佛是没有尽头的黑洞。突然垫后的矮个子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刁哥,这儿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为首的大胡子回头看他,矮个子又说:“这里太安静了些,我们这一路走来,少说也有一个钟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旁边的高个拍了他一下,不为所动的笑骂:“没动静正好,难不成你还想出来几个粽子和你打声招呼?”

矮个子甩开高个的手,眉头皱成了一团,摆摆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就觉得安静的有些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大胡子道:“管那么多做啥,接着走。”说完就接着往前面走,只是右手一直按着腰上别着的枪,眼神也更加的狠厉。

他老刁纵横江湖几十年,什么诡异的墓没下过,什么怪异的场景没看过,管它有没有动静,反正他身上的东西可不是小孩的玩意儿。

矮个子脚下有些犹豫,高个的不耐烦推了他一下,三人这才又往前走了半个钟头。

这时,前方十米处出现了道石门,三人心头提了起来,就不知道这石门后面是什么东西,脚下不由得加快了些,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石门前。

石门上刻着幅画,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子,以及女子手上拿着的一把剑,旁边还有几行古文字,除此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到周边找找看,看有没有机关之类的。”大胡子在石门上敲了几下,又趴着耳朵去听。半晌,对高个的说,“棒子,把炸药拿出来,实在不行,就直接炸了这道门。”

矮个子一听,连忙阻止:“刁哥,我们还是再找找吧!这炸药一下去,万一惊动了什么不该惊动的东西就糟了。”矮个子胆子小,总觉得这古墓里哪里都不对劲。

高个听得不耐烦了,他觉得一路来,没有大动静,正是说明这个古墓安全,怕个鬼呀!于是将矮个伸手一推,从包里取出炸药来,嗤笑:“大元,你的胆子是被猪给啃了吧!一路上唧唧歪歪的,走远点,我要放炸药了。”

矮个被推得倒向石门,突然觉得手上一痛,抬眼一看,他这手不知被什么东西划了道口子,鲜血不断的往外流,在向手后面一看,顿时头皮发麻,石门上那被画上女子握着的剑,不知什么时候,被染成了血红色。

矮个连滚带爬的离开石门,高个又是一声嘲笑:“不知道你怕个啥,幸亏是没粽子,不然就你这胆子没等粽子来咬你,就自个儿把自个儿吓死了。”

他话音刚落,只听大胡子声音有些急的喊道:“棒子,把炸药收回去。”

“刁哥,怎么你也……”高个话没完,只听轰咚一下,石门居然自己打开了。

一股夹杂着莫名的香味的冷气从石门内飘出来,大胡子三人各把趁手的武器取了出来,一步接一步,小心翼翼的进了石门。

石门内真是别有洞天,巍峨的大殿里亮如白昼,定眼一看,原来是每隔一米的墙上都镶嵌着一棵硕大如网球般的夜明珠,这些夜明珠无论是体积还是成色,都远远超过市面上流通的夜明珠。

可在这大殿内,这些极品夜明珠只是用来充当照明工具的摆设,不值得一提。再看殿里其他东西,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甚至有价无市的珍品,这些东西若是流传出去,绝对是举世震惊。

“发达了,刁哥,大元,我们这次发了。”高个的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激动的奔向这些宝物。

大胡子和矮个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就连一向谨慎胆小的矮个,也从内心的觉得,只要能够得到这些宝物,哪怕只是看一眼,就算是立刻去见阎王,也是值了。

大胡子作为三人中的老大,走南闯北多年,最先从激动中回过神来,冲另外两人喊道:“这大殿还有四个耳室,你们去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高个和矮个的一人走一边,先看高个这边,进的是左边第一间耳室,看往里一瞧,都是些鬼画符之类的,亏他还以为这里面也都是宝物,不免有些失望。

唾了口痰,高个头也没回的走向第二间,第二间倒是如了他的意。虽说只是放在几个大盒子,可这几个大盒子里面都放着一件宝物,看上去像是冷兵器,但每个人兵器上都镶刻着好几颗宝石,看不出价值,只知道贵不可言。

高个浑浊的双眼往四面一瞧,见四下无人,内心的贪欲作怪,直接取出一个盒子里的长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想着将剑上面的宝石给撬下来,占为己有。

结果就算他把吃奶的劲儿都用进去了,剑上的宝石依旧纹丝不动,高个有些泄气,心里恼火,直接迁怒到剑上,一个用力就将剑扔到了地上。

当高个想返回大殿时,耳边突然听到一声嗡鸣,随着声音一看,正是那被他扔在地上的长剑发出的声音,并且剑身还在不断的抖动。

高个子觉不对,牙齿不断的打颤,胸腔里的震动声如打鼓一般,他连着往回退了好几步,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在大殿上留守的大胡子见高个双手捂着耳朵,一脸惊恐的冲了出来,忙上前两步,喊道:“棒子,你怎么了?”

“头,头……好痛。”高个不断用手砸自己脑袋,打得耳朵出血也不管不顾,就像是要将自己打死一般。

大胡子察觉不对劲,忙用力箍住高个的手,可高个此刻如同吃了大力蔬菜一样,用力一挣,就将大胡子的手给挣开了。

“啊!”高个发疯似的大叫一声,猛的冲向墙面,只听嘭的一声,顿时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

在右边耳室的矮个听外面动静闹得那么大,忙跑了出来,却见躺在地上死状凄惨的高个,顿时瞪大了双眼,看向脸色阴沉的大胡子,磕磕盼盼的问:“刁哥,棒子,棒子他这是?”

大胡子回过神来,脸色更加阴沉,对矮个说道:“你立马去收拾东西,能收多少是多少,我们要尽快离开。”

“好。”矮个子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脑筋慢了一圈,愣了一秒钟,忙问,“那剩余的呢。”

“暂时不管。”和钱财相比,当然是命更重要,没了命拿什么来享受钱财?刚才那一幕,大胡子心中已经敲响了警钟,这个墓穴诡异至极,只怕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矮个子此刻是六神无主,大胡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动作僵硬机械的收起了东西。

短短片刻之间,就装满了个大包裹,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胡子面色也越来越难看,冲矮个喊了声:“别收了,我们马上走。”

然而他话音一落地,他两人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不断的冒金星,背后寒毛更是直直的耸立,头上的汗水也跟不要钱似的一直往下掉。

“拿了东西就走,问过主人的意见吗?”清魅诡谲的女音凭空响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京极家日常第9章在线阅读

    冷若寒此时早已恢复了原有模样,修对于冷若寒而言,也早已习惯了,像这种事情已经屡见不鲜,毕竟修的实力的确要高于他自身太多,而这也是冷若寒,为数不多的秘密之一。至于底牌另一个自己可比他多的多,所以冷若寒将自己的本命魂命名为修,一个真正冷酷嗜血的自己。冷若寒早已来到了距离幽仙居并不算很远的潇湘苑,与咒晴他

  • 宇宙贸易商在线阅读第二章

    上一秒她明明在自家花园,下一秒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林黛玉倒也没有惊惶,抱着小猫环视四周,只觉得新奇。只见眼前一条小河潺潺流动,看不到来处,也没有去处,河水清澈干净,河底有三两水草,鹅卵石圆润透亮,有种别样的精致感。唯一可惜的大概是河里没看到鱼。林黛玉跟着她娘亲去寺庙上香的时候曾经偷偷透过马车的窗

  • 秋水寒星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2章黄妙云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周围的一切委实过分熟悉,身上暖和的毯子,耳边嘈杂的人声,隔扇外往来的丫鬟,逼真得无以复加,她揪紧了毯子,眼泪从明净的双眸里逼出来,她回来了,她好像回来了……一旁伺候的大丫鬟留香瞧着不对劲,连忙捧了个斗彩八吉祥灵芝纹的小碟儿到黄妙云跟前,低声哄着说:“姑娘,是不是梦魇了?

  • 重生后我拆了男神的CP亲自下厨

    张白羽一直以为自己内功不足,其实不然废除内功修习家传武功九龙护体,张白羽一直认为天下武功就算再精妙也不如自己家传武功。其实张白羽贵为王爷身份最贵加上父皇爱护,如今张白羽虽然学习暗器武功加上内功达到第二层,但是终究还是学武尚浅,所以既然绑定系统。如今系统既然绑定张白羽,张白羽不想系统帮忙自己,只要不发

  • 我有一只叮叮怪在线阅读第6章

    芭蕉直播平台的公司总部!网络维护部的一个员工,紧急的对着负责人说道:“老大,不好了,网站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房间正在不停的涨人数,而且至尊和帝王粉丝都不在少数,已经快要到顶了,怎么办?”“什么到顶了?怎么还用问,立马使用启用备用服务器!”负责人立马问道!“老大你忘记了,备用服务器已经没有多余的了!”

  • 打工吧,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妖皇陛下放软了声音哄着小崽子,对亲生儿子都没这么好脾气过,叶阳发泄过后也冷静了下来,扭扭捏捏蹭了蹭捧着自己的大手有些不好意思。小金乌们将他们围成一圈,一个个活泼的不行,没有一点吃醋的意思,反而煞有其事的强调,“父皇父皇,要温柔!”帝俊好不容易将弟弟哄好,看着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儿子,凤眸微眯淡淡道,“

  • 学霸的二哈少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岛主姓黄,甜到忧伤。一杜陵梦其实是个很爱笑的人,而且大部分时候她的心情都很愉快。没有吃饱饭的时候除外。所以她现在又是那副消沉清淡、生人勿近的样子,坐在喧闹的大堂里,隔壁桌的糖醋鱼香味不住往她鼻子里钻。陆小凤偏偏还要故意戳她的伤心处:“趁此机会,你可以将烟戒了。”杜陵梦冷冷道:“哪天你将酒戒了,我就戒

  • 养母难为在线阅读第10节

    那江明宇见他这般态度,倒也是以礼还之。礼过之后,边听那江明宇道:“你并非四象卫中人,并非我对手。”荧川一愣,倒是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是不是对手,如何安排比赛也并非他荧川说了算。他这话说的倒是像是自己找他麻烦一般。不过这般心思他是不会透露的。不过荧川似乎也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这次内场争锋,既然老爷子安

  • LOL之无敌玩家在线阅读不可描述

    清柠只记得这一小段画面,之前之后的记忆都是空白。脑补一下,大概能知道沈清柠对秦玖做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真是太过分了,日月昭昭郎朗乾坤之下,她竟然公然调戏良家妇男!想明白这一点的清柠,心情沉重地走下楼梯。客厅里,秦玖正在给团子喂小白菜,其他成员连游戏都不打了,过来围观猫咪拒绝小鱼干啃小白菜,啧啧称奇

  • 太虚学院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靠,什么鬼情况,以后在也不和那些家伙喝酒了,个个都这么能喝,难受死我了!”一名青年摇摇晃晃了扶着楼梯直接慢慢走了上来,来到一扇有点破旧大门前面,慢慢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钥匙,原本十分利落的动作,在因为喝了不少的酒的原因,搞个些十分缓慢,随后青年在自己口袋里面摸了一阵之后,找到了钥匙后,直接就是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