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生存异世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6/12 2:11:09 作者:亦山亦海 来源:17K小说网
生存异世
生存异世
作者:亦山亦海来源:17K小说网
神弃之地,怪物肆起,万人逐鹿,群雄争霸。朋友?敌人?皆在一念之间。

停在门前的车上,一共下来三人,两男一女,其中,女士是苏伊现在这个身份的母亲,叫苏婉婷,两名男性,则是苏婉婷的新婚丈夫和继子。

这是个重组家庭,女方有个女儿,男方带着差不多大的儿子。

只不过,苏伊并非婚生子,自小住在乡下,是跟着外婆曲老太生活的。

这个角色是个彻底的悲剧人物,从出生就不被人期待。

她是十多年前,苏婉婷遭人拐卖后生下的小孩,被警、察一同救出,当时才几个月大。

苏婉婷刚回家那会儿,精神已经临近失常,根本看不得苏伊,一见到就要发狂。

曲老太曾把苏伊带到镇上,放在别人家门外,试图让人收养,可过了一整日也没被人抱走,眼见天要黑了,她到底心软,又把小小的襁褓抱回家。

后来苏婉婷独自离开这座小渔村,十几年没回来,与家里的联系倒不曾中断,也定期寄回生活费,只绝口不提那个孩子。

曲老太知道她的心病,虽然想念女儿,却也无可奈何。

她年轻时死了丈夫,中年女儿又遭遇不幸,只剩外孙女相依为命,就算一开始没感情,如今养了十几年,也是放在心上疼的了。

这次苏婉婷回来,是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准备接曲老太到身边一起生活。

设定里苏伊也跟着去,但她因为自小经历,性格自卑敏感,插班到大城市学校后,成绩一时跟不上,看起来又古古怪怪的,没多久就受到排挤。

她跟母亲形同陌路,又不想曲老太担心,在学校受了欺负也只一味忍耐,很快使得这种排挤升级,演变为冷暴力甚至是拳脚相加。

而之后曲老太因为思乡,选择回到老家,把她留在城里读书,更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自觉被抛弃、没有容身之处的苏伊,在又一次被欺负后,投水自尽了。

这是原本的设定,现在炮灰的芯子换成大魔王,毛团已经放弃去想后续剧情会怎么样。

来客进了屋,又过许久,曲老太在楼下喊苏伊:“伊伊,快下来!”

她应了一声,收回腿跳下窗台,夹上人字拖,阁楼的木地板踩得咯吱咯吱响。

客厅里,曲老太正紧紧拉着苏婉婷的手,眼眶通红,布满皱纹的脸上还有泪痕,面上悲喜交织。

苏伊停在楼梯口,喊了声外婆,感受到陌生人的视线,拘谨地站在那儿。

“伊伊,妈妈回来了,快来叫妈妈!”曲老太看见她,抹了把眼睛,连连招手。

话一出,苏婉婷顿时僵住,她不说话,也不抬头看自己的女儿,直直盯着眼前的地面,神色麻木而漠然。

苏伊捏着指头,慢腾腾走过去,低低叫了声妈,声音又轻又小心。

没人应她。

曲老太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视线在母女两人身上移动,手无措地摊着。

萧彦跟他爸萧行坐在一旁,正垂眼回信息,察觉到异样,才抬头看着眼前这一出。

即便他漠不关心,也看得出继母与她女儿关系不对。

那女孩低头站着,扇子般的睫毛低垂,唇色抿得发白,白皙的脚趾头不安地蜷缩着。

他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

气氛正僵硬,便听萧行温和笑道:“是伊伊么,你好,我姓萧,你可以叫我萧叔叔,这是萧彦,叔叔的儿子,直接叫他名字就行。”

曲老太反应过来,忙点头附和,推推苏伊,“对,伊伊叫人。”

“……萧叔叔。”苏伊喊了一声,依旧没抬头。

“你这孩子……”曲老太念叨,试探地看了眼女儿,看她还是面无表情,只得暗自叹了口气,先将苏伊打发出门,“家里来客人,你去七叔公家看看,要是有新鲜的海蟹海鱼,帮外婆提十来斤回来。”

苏伊乖巧地点点头,走出门去,在院子里还能听见曲老太替她圆场,“我们家伊伊胆子太小了,见了人也不知道招呼。”

萧行很客气,“女孩都比较斯文,我看伊伊很懂事。”

后面的话她没费神听,毛团在她兜里使劲蹦跶,努力拍马屁,“伊伊,你的演技太好了,刚才的表现一点破绽都没有,完全符合人物性格,一百分!”

苏伊笑笑,隔着布料戳它圆滚滚的身子,没把话当真,毕竟打打杀杀她是老手,演戏这种本事倒从没学过,只是平常观察别人表现,依葫芦画瓢而已,至于画得像不像嘛……都说一回生二回熟,总要给她进步的过程。

毛团被她戳得呀呀乱叫,又无处可躲,只好躺平装死。

好吧,它的夸赞确实有水分,可不把大魔王夸高兴了怎么行?她一不开心,遭殃的可是它自己。

越是小地方,宗族越是聚居。

小渔村也不例外,全村大半人姓苏,随便在路上遇见个人就沾亲带故的。

曲老太口中的七叔公,跟苏伊的外公有着同一个祖父,能识文断字,又写得一手好书法,村里人婚娶丧葬都要请他帮忙,是以很有些威望。

当年苏伊的身份不明不白,户口不好上,还是七叔公出面托人找的关系,冠苏姓也是他拍板决定的。所以两家亲缘虽然有点远了,走得倒比一般堂亲还近。

苏伊来的时候,七叔公正坐在家门口吸水烟,竹制的烟壶里,水咕噜咕噜响。

“七公、七婆。”她打了招呼。

七叔公透过烟雾看过去,眯着眼点点头,七婆放下手中的渔网,笑道:“是伊伊啊,吃饭了吗?”

苏伊摇摇头,走近了蹲下,帮忙解开渔网上缠着的海草,“还没,家里来客人了,外婆让我来问问,阿叔的渔船回来了吗?”

“别动别动,你身上干干净净的,别弄脏了。”七婆不让她动,起身带头往屋里走,“你叔回来有一会儿了,家里还剩一筐海货,你来看看要什么样的。早知道你外婆要,我就多留点好的。”

虽说品相更好的刚下船就给人买走了,但剩下的海鱼也鲜活得很,螃蟹在框里打架,皮皮虾高高弓着身体,不少贝类正吐水柱。

苏伊每样挑了一两斤,全装在一个桶里,走之前腼腆地抿着唇,“外婆说她晚点来算钱。”

“嗨,跟七婆还说这个!”七婆摆摆手,又问:“提得动不?要不我给你提过去。”

苏伊忙提起来紧走两步,“不用了,七公、七婆,我先走了。”

看着她纤细的身影绕过石墙,七婆才坐下重新做活,好半天后,感叹道:“多好的孩子,可惜了……”

七叔公瞅了她一眼,敲敲烟壶,仍然没说话。

苏伊提着海鲜,沿堤坝往家走。

岸边的潮水慢慢退去,露出大片肥沃的滩涂,和布满各种贝类的礁石,大群海鸟盘旋觅食,赶海的人不停弯腰忙碌。几个孩子追逐打闹,溅了满身泥渍,惹来大人高声呵斥。

不时有车辆从苏伊身旁驶过,那是玩了一整天,准备回家的游客,也有不少人选择在民宿住一晚,品尝最新鲜的海味,明日一早还能起来看日出。

回到家里,大人们已经收拾好情绪,曲老太接手了海鲜,苏婉婷打下手,苏伊在厨房外徘徊了几步,没有进去,转头去院子里收衣服。

余光看她走远,曲老太看了眼依旧沉默不语的女儿,万千言语堵在心头,却不知怎么说起,最终,只能化作一声沉叹。

晚上,曲老太做了一桌拿手菜,主食是芥菜饭,另有海带排骨汤、鲜炒生蚝、香辣虾蟹、海螺拼盘,还炖了一锅杂鱼烩,少盐少油,也没多少烹饪技巧,却鲜得人恨不得连舌头也一起吞下去。

吃过饭安排住宿,二楼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原本是苏婉婷的,后来曲老太准备给苏伊,但苏伊更喜欢阁楼,那房间就一直空着。虽然没人住,曲老太也每日打扫,只等有一天女儿回来。

今天家里有五个人,只能让萧行和萧彦父子住一屋,苏婉婷跟曲老太睡,苏伊依然住阁楼。

夏日海边的夜晚十分清凉,一公里外的沙滩上似乎有篝火晚会,欢笑声随风吹进窗户。

天空中忽然绽放出紫色的烟花,紧接着是第二朵、第三朵,两三秒后才传来爆发声。

苏伊就趴在窗台上看,双手撑着下巴。

洗澡前,毛团被她随手放在吊篮里,现在也没下来,此时正叫风吹得东摇西荡,两股战战。

“伊伊,你快来接我呀。”它扒着小短腿往下望,后腿抖了又抖,就是没敢跳下去,只好可怜兮兮求助。

苏伊都没回头,手往后一伸,就将它抄起,放在身前。

“紫色的烟花最好看,就是太少了。”毛团也学她的动作,两个小前爪撑住下巴,脑袋仰起。

“苏小燕说过,她家这种烟花最贵,一个好几百,有钱人才买。”苏伊顺口说道。

苏小燕是她初中同学,也是渔村人,家在沙滩边上,开排挡卖海鲜,也卖各种游客需要的物品,包括烟花。

毛团瞄瞄她,没接话。

这么长时间磨合,它已经清楚,大魔王是正经的魔王,实力没话说,就是在某些方面格局有点小,比如:穷。

苏婉婷每个月给家里多少生活费毛团不清楚,也没见苏伊好奇,但曲老太每星期给五十块零花钱,她一个大魔王,没有丝毫压力就拿了。

毛团给她算过,除去车费和买文具,一星期差不多还剩二十块,别的女孩买发夹买耳钉,或者攒着买裙子,她就全贡献给街边小吃摊。

贪爱美食,贪看美景。

古人云:食色,性也。

她一魔头,人性到挺足。

当然,这些话毛团只敢腹诽,平时可不敢多说一句。

因为手里钱少,所以在苏伊眼中,比她有钱的就算有钱人,吃煎饼加两个蛋的算,喝酸奶不舔盖的算,笔记本只用单面的算,放得起几百块钱烟花的当然更算有钱人。

萧彦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二楼阳台,苏伊瞧见了,随口问道:“他是不是也很有钱?”

虽然是夜晚,但她视力好,看到对方手上的手机,正是这些天班上男生整天讨论的那款,发售不到一星期,价格上万,小地方还买不到。

她之所以有印象,就是因价格上万这四个字。

毛团顺着往下看,萧彦正靠在阳台栏杆上,似乎是在和人发信息。

当然有钱!它心说。

剧情开始后,所有主角配角里,就萧彦最有钱了,不然怎么能是女主的大老板?

但是这些后续内容苏伊不太关心,她来这个小世界只是为了消遣,从没想过问问剧情如何。

毛团出于某些心理——主要还是怕她知道后要日天日地——也没说,所以她并不清楚主角配角们的情况,就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个炮灰,挺短命。

怕引起大魔王仇富之心,毛团斟酌了下,保守道:“还行。”

“比苏小燕家有钱?”苏伊又问。

毛团听得有点胃疼。

不错,跟小渔村其他人比起来,苏小雨家是不错,大排档开得热火朝天,旺季时总是满客,它还听见她奶奶那个大嗓门很谦虚地跟别人说过,一年也就挣个几十万而已。

一年几十万,在村里镇上确实能充大头,到外头就排不上号了,至于萧家所在的S市,几十万连毛毛雨都算不上,人萧彦一个月零花钱或许都不止这些!两家根本没有可比性。

可这话却不能直说,毕竟它没忘了苏伊一星期才五十块呢!要是一时气不平,杀人劫财怎么办?

于是含糊其辞,“应该吧。”说着有些唏嘘,把好好一个大魔王弄得这么穷,它是不是过分了?

得到答复,苏伊认真地上下扫了萧彦两眼。

之前她都没仔细看过他。

烟花燃尽后的硝烟味飘过来,混着海腥气,味道有些古怪,萧彦皱了皱眉,准备回房间,转身时又看见阁楼上的女孩。

这次她的头发披散着,穿一件宽松的睡衣,显得皮肤更白,四肢更加纤细,那只像是兔子的毛团就蹲在她胸前。

手机忽的震了一下,他瞥一眼,是朋友发来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S市,随手回了个过两天,再抬起头,窗户边已经没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异系统是个小崽崽之没想到是我吧

    小念看着面前疯狂的母亲,淡定的对着电话“爸爸,妈妈让你带着小雅阿姨过来,不然就会对我不利”“小念”“小念”嘟嘟嘟。。。。。。“我已经听你的吩咐了,你可以把我松开给我一点水吗?”小柔看着眼前过分冷静的女儿,沉思了几秒就命人把绳子打开了,并让守在屋里的人都出去了。小念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难受的抱着自己蹲

  • 人间流云拂柳依之手雷的威力(求收藏评论鲜花)

    秦天站起身来,不动声色地消耗了2点经验值,兑换到一枚手雷。环顾四周:只见来人有的手上浮现火球,有的身边旋转着冰锥,有的人居然召唤出了异兽......“至于这么大的阵仗吗?”说话的同时,李牧原手中出现一面巨大的盾牌,背靠大树,将秦天护在了身边。“我们也是没办法呀,两个人就能杀死狂化风刃狼,还端了一群啸

  • 葬神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大婚族祭!就这样,一晃,时间便是来到了大婚的那一天。这一天,无论是新郎夜麟玄还是新娘子旃檀璃洛,都是穿着打扮的分外喜庆,看上去,当真是郎才女貌。夜麟宫的百余人分别站立在廊腰两旁,迎接着二人,而夜麟玄也是牵着旃檀璃洛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了夜麟宫巨大的夜麟广场之上。因为在那广场之上,夜麟古皇与无痕真皇

  • 冷面杀手双重奏在线阅读第八章

    此后,岳梓乘的精神日益见好,也开始同以前一般和久澜开玩笑了。但久澜却从他的眼眸里看见了愈渐深沉的漆黑,再不如以往那般明朗,添了些她看不透的东西。他到底还是回不到从前了。枝上的花苞又多了两个。岳梓乘透过窗牖望着那枝头出了会儿神,又低下头去继续执笔写了起来。他受伤昏迷了好几日,也一直没个消息递回去,如今

  • 萦梦牵秦在线阅读第六章

    话说这顺平侯枪乃是三国时蜀汉大将赵子龙教习兵士的枪法,一共九招,招招只求一击必杀,精巧绝伦,力沉势大。当年赵爷爷正是使的这一手枪法,在那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好不威风!后赵爷爷西辞,蜀汉皇帝赐了个顺平侯的美谥,这枪法也就命为顺平侯枪,一代代在军中传了下来。萧全北地边军重将,自是使的出神入化。那骑士见

  • 请别屏息等待我第七章

    时间一晃过去,转眼到了七月中旬。炙热的太阳火辣辣,仿佛要把大地水分蒸发掉最后一滴,田野的水稻黄澄澄一片,金黄饱满的谷穗沉甸甸垂向大地。三大队的村民聚集在村中心的晒谷坪,大队长桃建军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话。“同志们,秋收在即,胜利就在眼前!为了丰收和粮食,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现在我正式宣布,小清河公社三大

  • 通灵师搞养殖的日子之开始了(3)

    2.开始了“额”林易捂住头部坐起,皱起眉头打量四周,这是在火车上,身下的震动高速他,现在正在高速移动,周围有一圈光芒里面或坐着或倒着几个人“醒了”林易转头看去,只看见一个黑发青年的看着他,这个青年约莫二十四五岁,模样普通至极,但是在其脸上却有数道疤痕划过,看起来甚是狰狞恐怖。黑发青年手里拿了根香烟,

  • [网王]一步之遥寻山洞

    “那是三千年前的事了,当时这祁灵山脉里不知为何天降奇光,引来无数大能前来查探。但是这异光突然而降也突然而逝,大能们把山脉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这异光出现的原由。而就在他们准备铩羽而归时,孽业魔尊出现了。”“孽业魔尊杀孽深重,视弱者为草芥,尤为看不起这些自羽正道的仙人,圣元仙君为人正派,嫉恶如仇,自然

  • 能洗白算我输在线阅读第三章

    白楠安无奈的笑笑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杯向金导微微点了点头。“吱”门开了,一个穿着绿色风衣的女生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满怀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白楠安看见她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手中抬起的红酒打翻在地上,撒了一地。他好像听见他心碎的声音了,像玻璃刺穿了他的心,痛的他无法呼吸。苏乐无心的看了一眼,

  • 神话禁区在线阅读新晋小歌迷(三)

    楚姈上完课,回来的时候牵着个高挑的女人,这波操作很把小助理吓了一跳。助理借着车灯的光往外看,秦昔从头到脚裹得严实,唯独那双眼睛大而灵动,漂亮得过分。楚姈拉开车门,请秦昔先坐进去,她随后跟进来,笑着介绍:“这是云曲。我助理。目前也是我的经纪人。”云曲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起来和赵依依差不多年纪,齐肩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