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重生之十八线艺人翻身记之绝对值(一)(1)

2021/6/12 3:03:38 作者:青磁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十八线艺人翻身记
重生之十八线艺人翻身记
作者:青磁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笔不成熟不建议看和购买!!!!!上一辈子,吴归远清高,在娱乐圈撞得头破血流重生后,他识趣的第一时间给自己找了个金大腿和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他的金大腿不重色不重色!吴归远觉得自己抱到了个金大腿乐呵得跟弥勒佛似的但吴归远没想到的是他的金大腿不是不重色,只是不急色他的金大腿讲究温火慢炖,把吴归远煮软了,糯了放到盘子里,细嚼慢咽,唇齿生香,一日三餐,三餐皆如此吴归远:“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推荐基友妖怪圆滚滚!预收文——伪装游戏(重生)本渣接档文——《合法婚姻》同性婚姻合法的情况下仍是有许多家庭对于

时光如梭,如今执笔不禁感慨,也许是天赐良机让我认识了这位上海青年。

这也导致我萌发了为他的经历进行记录的念头。那天我敲响了他家的门,说起了此事,视我为弟弟的他欣然答应了。既然是初次呈现给读者他的故事。火妖案再合适不过了,这也是他接触到的第一个凶案。然而回头看看案子,明白了的是一位上海青年的情意和智慧。

清晨,朝阳下的原野,山丘,一派青靄蒙蒙。规律颠簸着的列车上,苏醒的乘客们开始碌碌续续在车厢内走动着,为了新的一天做起准备,刷牙,洗脸,接开水,煮泡面。

说起来,这辆车是从上海出发到广州的。

这倒数的车厢里并不热闹,三三两两的空位随处可见。阳光撒进来,不免有些漠落感。毕竟现在也不是高峰期。

靠窗的杜绾散着一头秀发,一边捧着乐扣乐扣的咖啡杯,一边用手机录起平时不多见的农田和山丘。

说起她。

她是上海华师大应用心理系的一名学生。当时父母让她报考文科专业,例如比较吃香的小语种或者经融之类的文科专业。她一意孤行,在志愿上填了个要求较高的应用心理专业。

长着象征中国女性标致的鹅蛋脸的她,修长的淡眉上,刘海柔顺地搭在额前。脑后的发便自然地扎成马尾。

常年跆拳道学习的她如今已经是大学武极社团的带队教练了。在舞蹈和绘画方面也颇有造诣,可谓是才女。

此时,她的精神状况并不比从前——就在昨晚,上铺的男人播了一晚的呼噜歌谣。

此次出行也是的原因是参加老家朋友的婚礼。

7月初接到电话,在次日下午二时便赶上了火车。可以说此次旅行实在是雷厉风行。都说父命难为,不然杜绾才不会放弃海归教授讲座的名额跑到连州村落参加亲戚的婚礼。

连州市位于广东省西北部,境内崇山峻岭,丘陵岗峦星罗棋布。

谭龙村坐落于它的环山之中,环境优美,是绝佳的修养放松之所。其优势的体现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村中完好地保存着舞火狮的文化习俗。大概年年两季丰收的时候都会进行舞狮的表演,这火狮子是重头戏。

何谓舞火狮?相信大家一定或多或少都有听过舞狮,黄飞鸿系列的影片中也是非常多见的。但是舞火狮,顾名思义也就可以想象。

其实,就是要将其狮身点燃并在旁人鞭炮烟火的助兴下进行舞狮。据说难度还是很大的,表演者尽管身披湿麻布但任然免不了受伤。表演开始没一会,准被**氧化所释放的烟所包裹。火狮子反倒更活灵活现,仿佛是云里遨游的真龙群会。

消逝的文化可以招揽游客。村长最先发现了这个优势,便向上头提出申请。因为价值得到了体现,所以零四年的一根隧道打通了谭龙村的闭塞。村子改头换貌的同时,恶魔之花便也含苞待放着。

案件的发生地,也就是杜绾要去的村落便就是谭龙村了。

几天前,杜绾还在咨询室里写着解析人格障碍的患者报告,突然接到父亲久违的来电。他的声音显的十分亲切又有些干涩

“喂。绾儿,近来还忙嘛?嗯......上次说那实习的事怎么样了?”

“爸啊,早就已经去面试过了。这么久不打电话了,什么事阿?”她用手撩撩头发,这种开场白真勉强。她比较喜欢开门见山。

“这叫什么话!诶,是这样。”

“什么事?”

“你谭晶姐没两天就要结婚啦。想让你一起去参加一下婚礼,你叔坚持说得让绾儿来。”也许是电话那头的沉默,父亲又补上一句:“你也好久没回村子里看看了。”

“谭姐要结婚了,嗯嗯。我知道。她给我打过电话了,是那个小厂长对吧?”。传进父亲耳朵里的是一丝吸气声。“但是呐......爸。我也想回去,不过有个很牛的教授要开一堂讲座......”

听的出,杜绾还有些不舍得,更加起劲地转起手中的自动铅笔。

“我说还是回来吧,两家平时关系不是挺好嘛。”

杜绾略带调皮地说:“爸啊——,我还是不回去了吧?”

“不成!这个人情一辈子也还不完阿。几年前要不是你叔,爹能活到今天.......你有男朋友了?急死我了。”按照老家的风俗,杜绾颇具大龄剩女的姿态了。

什么嘛,简直就是改革开放之前的思想,她不尤想。

但听到父亲激动的声音,女儿也只好割爱一回:“嫁不出去可能嘛!尽瞎操心。我去,我去。哪你自己注意身体。”

“行了,我好的很哪。路上要注意安全,火车票帮你买好已经寄到你那里了。我在家等你。”就这样,“嘟”的一声挂了电话。

不奇怪 ,父亲就是这样性情的人,不,准确的说是父女二人都是。

她不由感慨,仅比自己大一岁的姐姐马上要嫁人了。杜绾是85年的,这么算来谭晶当时有二十二了,在农村结婚并不算早。而常年待在上海小姨家的她,并不接受女子早婚而被带上婚姻的锁链的结果。

轰隆隆——轰隆隆——在朝阳下的铁轨上飞驰着的车厢内。

一阵从上铺袭来的闹铃声,随着“嘭”的一声画上了句号。

抬头只见一个二十几岁穿着红衫的小伙子捂着额头揉了起来。

瞟了一眼他,杜绾觉得那一头乌黑的短发倒是和那张娃娃脸显得意外的融洽。随后便跟着过路打开水的孩子一起咯咯地偷笑了起来。

男人倒并不怎么在意,扭身把牛仔裤往腿上一套一提便利索地蹦下了床。

杜绾扭过头去做自己的活。

那从背后传来突如其来的笑声倒是让杜绾吓了一跳:“哈哈哈,昨天,我的呼噜声一定扰到您了吧。实在抱歉啦,见谅。”等杜绾扭回头想客套地笑笑时,男人悠哉悠哉地扭身消失在了车厢的过道里。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也还真是,这年头谁会把碗口大小的铁皮闹铃带上火车使用那?她嘟囔着拿出背包的画本,对着对铺闭眼修行的布衣僧人开始了速写的练习。

颠簸着的时光流逝的飞快,它在人们三言两语的交谈和寂静无声的沉默中游离。

晚间,到了熄灯时间,姑娘仰望着上铺做出鄙夷的表情——噢......他又打呼噜了,还带调,属蛤蟆的!

枕头边的手机亮了,并震动了起来。杜绾一看号码并不陌生——是谭晶的。

她随手拎起外套走到没人的地方接起了电话。

“喂,是晶晶吧。”

“喂,绾绾,你睡了嘛?”那头的呼吸声有些紊乱。

“还没哪。”杜绾扭着身子披上外套。“发生什么事了嘛?”

“我......我又看见那玩意了。”她的声音像是刚刚哭完似的,充斥着梗咽。

杜绾之前在电话中得知过此事,但并不是很在意。她相信只是女人的多疑,但马上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大口呼吸。你很安全,它不会伤害你。可看仔细了?姐夫看见了嘛?”她一脸严肃,已经嗅不到少女的稚气了。

“嗯,周......追出去了。”音仿佛舞动颤抖了起来,话中伴着想要克制却又无法做到的喘息声。

“你冷静点,大口深呼吸。”

过了一会,她接着问:“这次看见那玩意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嘛?”

“有......有的,它一手拿了个......铁皮箱子。”

看来见鬼的姑娘真是吓坏了,杜绾安慰了她好一会才挂了电话。杜绾并不相信妖怪这种东西。

一定是谁在装神弄鬼!

她扭头往车厢里探探,依然只是上铺歌谣般的呼噜声和轨道的摩擦声。

火车于七月三日傍晚时分到达了连州火车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院传说之青春之歌第四章在线阅读

    破庙,陈志走了进去,喊:“李忠你在吗?”“咳咳...大人我们在这里,”李忠的声音从破庙一张破烂的桌子传来。“大人,你终于来了。”李忠走出来,突然“砰”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大人,属下办事不力,请大人严惩。”陈志连忙扶起李忠,说:“李忠,你也跟我出生入死不是一两年了,虽然损失80名铁刀尉,但是你也

  • 活了五千年以后在线阅读第6章

    看清那人的面容后,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静如我,冷静如我,调整好呼吸,回头的时候还是没能控制住,叫出声来。一只梅花鹿从我脚边窜出来,就这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恍惚间,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七彩的颜色,晶莹透亮的小水珠打落在岸边,他醒了。我的呼吸越发急促,清冽冷清的声音响起,“你为何在这儿

  • 但愿长醉通天喜得佳徒 圣人相继出世

    且说天极带着四人来到东海上空,对四人道:“公明,你可带你三位妹妹在东海等候,不日将有人前来收你们为徒。”四人虽是化身,却也具有本体大部分记忆,以为天极不要四人,要将之逐出师门,当下泪如雨下:“老师,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天极见状,连忙解释,却是算到四人与那三清之一的通天有着不可割舍之缘分,虽然不知为

  • 魔道祖师阅读体云天学宫历史科普讲座在线阅读床头打架床尾和

    唐蓁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一个软乎乎的小人给撞的后退一步。“婶婶!”“红妮!”唐蓁蓁看到小家伙讨喜的小脸,嘴角微扬,掏出之前买的糖块递给她。“这个送你!”“给我的吗?”乔红妮更开心了,“这糖纸好漂亮,咱们村都没有这样的!”“谁带你来的?”唐蓁蓁看向她身后,一直没看到乔家的人,乔红妮才六岁,总不能是自

  • 归路迢迢在线阅读第四节

    “治安司,”参虚本想拿出照片,却迟疑了一下,“你说治安司,他应该会相信的。”【南门治安局】参虚进了治安局,第一感觉,就是,局长真的不重要。该维护治安的,都已经出勤了;该救火的,也去救火了;有没有局长都一样。“局长,有几个队长需要调用物资,在等您签字。”“通知各队人马,有事到办公室请示。”“是!”秘书

  •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小男孩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那红裙少女。看着小男孩那血红瞳孔散发出的冰冷杀意,红裙少女身体陡然一僵,放在小男孩肩上的手不自主的离开。“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好可怕的杀气!”红裙少女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做客。”小男孩眼中的杀意微敛,沉默少顷,语气微缓。“好。

  • 烈火军校:在民国男子军校我罩着大佬们的日子在线阅读归

    明国•帝都昭阳“轰,隆隆隆”乌云压在帝都昭阳天空之上,狂风怒号暴雨倾盆,但在滚滚乌云之中又有一团滑顺的圆形空隙,阳光透过那个空隙照耀在昭阳帝都中心不知为何变得破败不堪的摩诃迦叶问心场上。圣洁高贵的迦叶雕像呈从天而降的姿态,衣服璎珞飘荡在身后天空中,单脚踏地,脑袋低垂,胸前一双手合礼,脑袋右面一只手握

  • 星战深空鞭刑

    姚乾乾冷冷的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便往上走,友好的那位脸色慌张,“夫人,使不得,小的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求夫人别为难。”“什么规矩?相府的大夫人连进钱库这点权力都没有了吗?!”她逼问道。推开他,剑柄又挡在她前方,眼神往上瞟的那位冷笑道,“夫人,您还真是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只有老爷和这相府的持家主母,才可以进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那个青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要到某个制造厂里面详细调查情况,这次很有可能会出现人命,你们要走要留随便你们。”北冥手里抓着方盘冷淡的说‘会出人命吗?’桑涵听到后心里有些许恐惧。‘不会的,可能北冥为了我们安全才骗我们别跟着去吧?’桑涵又给了些心里安慰。渡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