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古穿今我家艺人的武道梦云霄飞车杀人/狙击事件(3)

2021/6/11 22:13:47 作者:核桃有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穿今我家艺人的武道梦
古穿今我家艺人的武道梦
作者:核桃有壳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想当武道宗师的理科生不是好偶像。当武林盟主家的武痴大小姐穿越成理工科出身的小明星当武侠思维撞上现代社会男主大人表示,这个锅,他乐意背。武痴的痴,是痴迷的痴,不是白痴的痴。女主行侠仗义,男主五讲四美。PS:1,轻松日常文。女主是古代江湖侠女,非主流大小姐。2,侠以武乱禁,女主某些思维和行为方式不适用现代社会,请勿纠结,更不要学习。来篇基友的文:《民国选美小姐》随身一汪清泉,唯一的作用就是美美美!

多罗碧加乐园,夜色降临。

此刻,距离云霄飞车杀人/狙击事件已有两个小时。

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工藤新一成功推理出无头男士被割头的行凶手法,警方也根据他的推理成功搜寻到了凶器——还零散挂着几颗珍珠的钢琴线,然后通过指纹鉴定彻底确定了犯罪嫌疑人....额,也就是那位被狙击枪爆头的女士的朋友。

但,

有关于狙击事件,包括工藤新一在内的所有人,却几乎是没有半点头绪,以至于这案件没有丝毫实质性的进展。

的确,经过苦思冥想并回忆了一番‘夏威夷技校’的课程后,工藤新一也发现这次狙击的目标应该并不是死者,而是坐在最后一排的黑衣男人,可在询问对方时,对方直接摆出一副‘有事跟我律师说,本人绝对不开口’的态度,直接让一切陷入了僵局。

并且,这人还以保镖要替他处理些私人事情的由头,让身边的另一个壮硕黑衣男子很早就离开了案发现场.....

扑朔迷离。

这就是工藤新一如今的感觉。

就好像周遭围绕着层层迷雾,让人根本看不清迷雾内那场狙击事件的本质。

“可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跟小兰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工藤新一托着下巴,皱眉沉思。

为了不引起恐慌,两起杀人案都被压下,是以,乐园中除了云霄飞车外的设施依旧在如期运转——带着彩色灯光的摩天轮缓缓转动,四周的建筑也都亮起了灯光,虽然是夜晚,但却不显黑暗。

“喂、喂...不要再哭了啦....”不经意听见小兰的抽泣声,工藤新一稍稍有点无语,但还是顾不上思考疑问,转头安慰起对方。

说实话,小兰哭了一路他确实是没想到的。

“明明才发生这样的事....你、还真平静呢!”小兰不满的瞪了新一一眼,带着哭腔抱怨。

“我、我常在被案发现场,所以都已经看习惯了。”工藤新一讪笑着挠头,不自觉就开始彰显自我感觉优越的地方,“还有那种被四分五裂的尸体呢....”

闻言,小兰怔了下,双手捂脸,带着哭腔抱怨,“你太冷血了!!!”

“那个....你还是快点忘记吧,这种事很常见啦。”自觉说错话的工藤新一笨拙的安慰。

然后,引起了小兰更大的不满:“才不是呢!明明....杀人、狙击,怎么可能会常见啊!!!”

女友的话,让工藤新一头疼的扶额。

也许狙击不常见,但杀人事件....上个月30天,他好像破获了29起杀人案来着。

不过他也不想辩解,又不懂该说什么安慰,索性只好陪在哭泣的小兰身边。

但。

某一刻。

壮硕的黑衣黑帽男人突然出现眼前,顿时,工藤新一的表情变了。

是那个可疑的家伙....狙击案一定跟他或者他的同伴有关,不行....我一定要追上去看看!

工藤新一想。

“抱歉,小兰,你先回去吧,我会很快追上你.....”想道就去做,工藤新一迈步飞奔,一边跑一边回头,朝身后的小兰摆摆手,然后追着黑衣男人就离开了。

而小兰,看着越跑越远的工藤新一,一副想伸手阻拦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带着忧伤、不舍,“.....他走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预感,一种以后再也见不到新一的不祥预感......”

.......

.......

十分钟后。

一座建筑物的后面,四周是树丛,地上是草地,偏僻至极的角落。

“果然跟来了啊,工藤新一”

青叶低声喃喃着。

看着背对着自己,正慢吞吞的、小心翼翼摆弄着录音设备的侦探先生,青叶微微眯起眼睛。

迈步上前,他慢慢抽出了属于组织标配的甩棍,涂抹上防滑层的金属,此刻闪烁着不详而森然的寒光。

走到背后,在侦探先生惊恐回头的刹那,青叶冷笑着,毫不犹豫的甩棍高举,然后重重挥下,随着一声沉闷的击打声,工藤新一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抽搐不止。

“谁?”察觉到不对的伏特加低吼一声,简单的扫了眼倒在地上的青年后,从怀中掏出手枪瞄准墙角。

“是我。”

勾着唇角从后面走出来,青叶看向急急压低枪口,紧张到脸上浮出一层薄汗的伏特加,佯装不满的冷笑,冰蓝色的瞳孔中写满玩味,“伏特加,你太不小心了。明明下午的时候才出过事,你居然还会放松警惕,被这小鬼看到交易的一幕。”

“抱、抱歉”

身子一抖,伏特加连忙跑过来,有些慌乱,而后瞪着地上的侦探,颇有些恼羞成怒的道,“可恶!杀了他算了!”

“哼。”

青叶瞥了眼另一边不知所措的交易人,然后才制止道:“把枪收起来,因为下午的事情,现在这里还有警察在巡逻。”

“下午,的事吗?”伏特加楞了下。

青叶开口道,“用药吧,琴酒不是把那东西放在你身上了吗。”

“用...药....”因为不是自家大哥的命令,伏特加显得有些迟疑。

“没错,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用棍子不断打他的头,一直打到他咽气为止。至于后续会不会有麻烦那就是你的事了。”青叶看着伏特加,笑道。

“不...还是用药吧。”伏特加嘴角抽搐。

随即,他伸手入怀,从风衣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盒子,“听大哥说这是组织新开出来的毒药,人死以后,也没办法检查出毒素。

不过....这药还没做过人体实验,就拿他当第一个吧.....对了,听说,这家伙,还是什么高中生名侦探?”

“好像是吧。”

随口回答一句,青叶接过盒子与一瓶组织成员出任务会随身携带补充体力的淡盐水,然后指了指那位走私武器的交易人,“这里交给我,你去做正事。”

“好。”伏特加点头。

待伏特加领着交易人离开,青叶蹲下身,随便从盒子中取出一颗药塞入工藤新一嘴中,然后开始灌水。

“名侦探,我已经在最大限度的帮你圆场了....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命够不够硬了。”青叶喃喃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葬神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大婚族祭!就这样,一晃,时间便是来到了大婚的那一天。这一天,无论是新郎夜麟玄还是新娘子旃檀璃洛,都是穿着打扮的分外喜庆,看上去,当真是郎才女貌。夜麟宫的百余人分别站立在廊腰两旁,迎接着二人,而夜麟玄也是牵着旃檀璃洛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了夜麟宫巨大的夜麟广场之上。因为在那广场之上,夜麟古皇与无痕真皇

  • 冷面杀手双重奏在线阅读第八章

    此后,岳梓乘的精神日益见好,也开始同以前一般和久澜开玩笑了。但久澜却从他的眼眸里看见了愈渐深沉的漆黑,再不如以往那般明朗,添了些她看不透的东西。他到底还是回不到从前了。枝上的花苞又多了两个。岳梓乘透过窗牖望着那枝头出了会儿神,又低下头去继续执笔写了起来。他受伤昏迷了好几日,也一直没个消息递回去,如今

  • 萦梦牵秦在线阅读第六章

    话说这顺平侯枪乃是三国时蜀汉大将赵子龙教习兵士的枪法,一共九招,招招只求一击必杀,精巧绝伦,力沉势大。当年赵爷爷正是使的这一手枪法,在那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好不威风!后赵爷爷西辞,蜀汉皇帝赐了个顺平侯的美谥,这枪法也就命为顺平侯枪,一代代在军中传了下来。萧全北地边军重将,自是使的出神入化。那骑士见

  • 请别屏息等待我第七章

    时间一晃过去,转眼到了七月中旬。炙热的太阳火辣辣,仿佛要把大地水分蒸发掉最后一滴,田野的水稻黄澄澄一片,金黄饱满的谷穗沉甸甸垂向大地。三大队的村民聚集在村中心的晒谷坪,大队长桃建军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话。“同志们,秋收在即,胜利就在眼前!为了丰收和粮食,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现在我正式宣布,小清河公社三大

  • 通灵师搞养殖的日子之开始了(3)

    2.开始了“额”林易捂住头部坐起,皱起眉头打量四周,这是在火车上,身下的震动高速他,现在正在高速移动,周围有一圈光芒里面或坐着或倒着几个人“醒了”林易转头看去,只看见一个黑发青年的看着他,这个青年约莫二十四五岁,模样普通至极,但是在其脸上却有数道疤痕划过,看起来甚是狰狞恐怖。黑发青年手里拿了根香烟,

  • [网王]一步之遥寻山洞

    “那是三千年前的事了,当时这祁灵山脉里不知为何天降奇光,引来无数大能前来查探。但是这异光突然而降也突然而逝,大能们把山脉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这异光出现的原由。而就在他们准备铩羽而归时,孽业魔尊出现了。”“孽业魔尊杀孽深重,视弱者为草芥,尤为看不起这些自羽正道的仙人,圣元仙君为人正派,嫉恶如仇,自然

  • 能洗白算我输在线阅读第三章

    白楠安无奈的笑笑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杯向金导微微点了点头。“吱”门开了,一个穿着绿色风衣的女生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满怀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白楠安看见她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手中抬起的红酒打翻在地上,撒了一地。他好像听见他心碎的声音了,像玻璃刺穿了他的心,痛的他无法呼吸。苏乐无心的看了一眼,

  • 神话禁区在线阅读新晋小歌迷(三)

    楚姈上完课,回来的时候牵着个高挑的女人,这波操作很把小助理吓了一跳。助理借着车灯的光往外看,秦昔从头到脚裹得严实,唯独那双眼睛大而灵动,漂亮得过分。楚姈拉开车门,请秦昔先坐进去,她随后跟进来,笑着介绍:“这是云曲。我助理。目前也是我的经纪人。”云曲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起来和赵依依差不多年纪,齐肩的中

  • 阴阳符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可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林云澈拿着鞭子,没敢真的落下去,倒不是怕打坏自己的好猎狗,实在是担忧公主看到不必要的伤口。“知道。”林默低垂着头,恭顺地应下这句比起素日的练习可要轻松许多。“那么,公主问你,那歹人从何而来,你待怎么说?”这是要紧的事,他不得不耳提面命,确保万无一失。昏黄色的帘

  • 我的虚拟战争在线阅读第9节

    “娘,您身子不好,少做些针线活。”宋清野走上前去将柳芸娘手里的包袱接过来,柳芸娘看着竹竿上晾着的衣物,缸子里满满的水,还有灶房后劈好放得整整齐齐的柴火,心里一片熨帖。“不碍事的,总归能挣的几个钱补贴一下家用。聿儿正是用钱的时候,不说这些了,我去做饭。”宋清野扶着柳芸娘坐下,“娘,您和我说米和油放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