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侦探悬疑故事集末日Party(上)

2021/6/11 23:11:48 作者:彼得兔Dm 来源:纵横中文网
侦探悬疑故事集
侦探悬疑故事集
作者:彼得兔Dm来源:纵横中文网
推理世界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宇突然感觉有“人”用手指探了探他的气息,随后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还翻了翻他的眼皮。

陆宇感到眼睛有点刺,但却什么也看不到,模糊一片,而他也无法自己把眼皮睁开来。即使像现在一样被人撑开眼皮,他都感觉不到一丝的光线。

然后他的头部连带肩膀被托了起来。

疼!

尽管如此,陆宇还是特别想开口对那个“人”大叫自己没死,求那个“人”快点帮忙救救自己!但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动动嘴唇、嘴角都办不到,喉咙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嘴巴被撑开了一点,然后有一股分不清是热的还是冷的液体流到嘴里,滑过他的牙齿、舌头的时候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但是却分不清冷热,连舌尖也分不清是酸的还是甜的,亦或是苦的。

而他的鼻子也像失灵了一般闻不到那股液体是什么味,是香的还是臭的,只觉得那液体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嘴里滑到喉咙里,滑到食道中,流入肚子里。

难道自己连嗅觉、味觉的功能也都失去了?

然而他并不能作“吞”的行为,那液体更多的是从他的嘴角溢出来,从他的两颊和下巴流出,滴到他的肩膀上,从下巴滴到锁骨上,胸口上,只有很少的部分流到他的肚子里去。

陆宇这时已经顾不上疼痛了,也不怪那个“人”连擦都不帮他擦一下,只是极力想皱一下眉头或者动一下手指,希望能被发现他还活着。

但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陆宇感到他又被重新放平了下来,显然那个“人”已经喂完了那种不知名的液体,但是此时陆宇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也不知道他离开了没有。

躺下来的时候有一种柔软的舒服,但是当中却又夹杂着一些微微剌到皮肤的感觉。这是床么?那感觉既不是席梦思的床垫,又不似硬板床,那么这里究竟会是哪里?

医院?医院的床也不至于有这种感觉呀。

奇怪的是,自己有时完全没有感知,有时候却能有各种疼痛,舒服的感觉,究竟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难道刚才喝的是…

孟婆汤?!

想到这三个字,蓦地一记晴天霹雳。也许自己真的已经死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连阎罗殿也不用去,就这样直接被喂了孟婆汤,洗去一切的记忆然后要被送去投胎了。

难道阴曹地府真的是存在的,只是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生前作过恶的人,死后需要去地府里受完罪才能去投胎,没有作过恶的好人,则能上天做神仙。而像他这种平庸的人,什么程序都不用走,直接喝汤投胎?

但是死后连大名鼎鼎的阎罗王都见不到,甚至连几个鬼差都看不到就直接喝了孟婆汤被推去投胎,这样也未免死得太窝囊了。

然后陆宇又感到一阵好笑,世上的人,往往惧怕于鬼神,特别是那种作了亏心事的人,死后都怕见到鬼差,害怕见到阎罗王,他竟然却想着要会一会这位传说中主宰地府的神圣。

秦始皇生前那么风光,死后又做了那么多的兵马俑一起陪葬,那当他到了地府中,会不会也像在世间一样,想要占领地府,自己做王?

他又突然想到,刚才喂他喝“孟婆汤”的“神职人员”,难道那个传说地府中的孟婆,并不是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种职位?因为不说整个世界,我国那么多的人口,每天都有人出生,每天都有人死去,如果孟婆只是一个个体,那她如何应付得了那么多要去投胎的鬼魂呢。

他的整个大脑乱七八糟,一会想这,一会想那,然而更多的只是恐慌。

陆宇开始拼命使用大脑,去回忆自己“生前”所做过的事情,生怕再过不了一时半刻,那些记忆都会烟消云散。

但是,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慢慢地,没有了任何思考的能力。

……

“吃饭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那是陆宇的母亲。

陆宇应了一声,一看时间,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7点。只好关了电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餐桌上是一中年男子与一中年妇女,那便是陆宇的父母。可以看出,陆宇与他的父亲长相颇为相似,而母亲则是一脸慈祥,两人都是近五十左右的年龄。

“一天到晚老是躲房里对着电脑!”陆爸爸瞪了他一眼,“整点有用的来看行不?”

母亲补充道:“今天去面试怎么样了?”

“等通知。”陆宇边嚼饭边答道。

“哼,不用说,又没音讯了。”陆爸爸摇摇头继续吃饭,不再和他说话。

母亲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是,两年没有工作在家了,这两年陆宇都是靠着之前学的修电脑技术,给熟人装几台电脑,维修电脑,凭着经验,对这两三年来兴起的智能手机系统也颇为熟悉,也卖上几只智能手机,只是因为没有固定收入,父母对此一直不满。

年纪也有了,再找不到工作,都要娶不到老婆了。

陆宇闷声不吭,毕竟自己确实有点不争气。

晚饭吃完休息一会就洗澡是他的习惯,也是他们一整家人的习惯,父亲白天上班时间早,晚上都很早休息,母亲也退了休,没有再去教书,在家里当个正职的家庭主妇,晚上也习惯了要早点打理完家务,然后可以去煲港台的剧场。

又拒绝了几个朋友的约会之后,陆宇便钻回房间里继续看他的《平原津记》。这会儿他整个心思都在这本译本上面,根本都没有心思要出去泡妞了。

空具灵才俗世人

红尘万丈难拔身

意志不离帝皇梦

何事偏赋别家亨

陆宇又看了一遍这首诗。他觉得,李斯的心里,应该也是打算除掉赵高,想要自己做皇帝的,否则不会写这样的“反诗”。这种七言诗歌在秦代其实很少见,大都是以赋为主。但是“诗人”这个词其实从战国时期就有了,《楚辞*九辩》注释说:“窃慕诗人之遗风兮,愿托志乎素餐。”由此可见早期诗人重在言志。而《正字通》注释说:“屈原作离骚,言遭忧也,今谓诗人为骚人。”这便是“诗人”后一词的最早提法。

从此以后,“诗人”便成为了两汉人习用的名词。在辞赋兴起之后,又产生了“辞人”一词。扬雄的《法言·吾子篇》说:“诗人之赋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用“则”和“淫”来划分诗人与辞人的区别,足见在汉代是把“诗人”看得很高贵,而把“辞人”看得比较低贱。

当时满朝的大臣,皆尽屈服于赵高的淫威之下,那秦二世更是荒淫无道,李斯单薄的势力,根本不能改变什么,就算去联合六国旧贵族,李斯也不一定能够如愿当上头头,故而最终,只能落得个被赵高腰斩于市的下场。

突然间,一丝灵感闪过陆宇脑海,细思数分钟,在纸上提笔写道:

日照神州育龙魂,

本根华夏炎黄孙。

去时手执秦皇令,

死后怠忘汝令尊。

再题下“寻仙”二字作为题目。

“哈哈。”陆宇满意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大作”,发表到自己的日志空间。不一会儿,在好友圈里引来数人的评论和点赞。

这也是陆宇的爱好之一,虽然难登大雅,但也算是满足了一下他自己的虚荣心。

看完了《平原津记》,陆宇心里又是一阵阵的无法平复的震憾。虽然早有史记流传着赵高与李斯合谋害死了秦始皇,并且改了遗诏,杀了扶苏捧了胡亥,却也只是传说而已。但是作为李斯留下的竹木书,却是实实在在的证据。可恨的是,原件被收藏在大英图书馆内,并不对外公开,光是一份电子书,根本不足以令人相信。

现在啥都讲究真凭实据,除非这份竹木书面世。

不知何年何月,这份竹木书才能物归原主了。陆宇自问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姬少典和他的朋友,或许还能联络一些爱国华侨富商之类的大人物,争取把属于国家的东西要回来,证实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

突然,他有种冲动,想要去看一下秦始皇陵,看一下兵马俑,看看与这位千古一帝有关的一切,看看他为何在梦中缠了自己十数年。

刚好这个时候,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小林打来的电话。

“宇哥,有空吗?”

“我正想找你呢!不如我们去西安旅游吧!”

“怎么突然想去西安?我是想告诉你,今晚0点是12月20日世界末日,玫瑰吧这边当然要举办活动啦。现在大伙都在我这开‘末日Party’啦,你赶紧过来。”

“真的有世界末日么?”陆宇笑了一声,反正看完了《平原津记》也没事做,于是便答应了小林,顺便可以把U盘带过去,托小林还给姬少典。

挂了电话之后,陆宇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想来想去,瞄到了屏幕上。

对了,先把U盘里的资料复制一份存下来!

陆宇想把电子书复制到自己电脑硬盘中,却发现姬少典的U盘竟然添加了加密程序,无法复制!

可恶,竟然还得浪费点时间。

陆宇使尽浑身解数,把所有软硬技术都用上了。

然而试了好几个方法,却发现竟然还是无法破解U盘中的加密程序。

刚才下载的几个破解程序,对着这支U盘,也半点效果都没有。

难道这份宝贵的资料就这样要还给人家啦?陆宇心里有点不舍,却一时想不到有什么好的办法来保存U盘里的这份资料。

哟呵!我还真跟你卯上了,我就不信我拿你没办法!

陆宇嘿嘿一笑,使用了最笨的方法-用手机拍照。

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又把照片都存到了电脑里,关了电脑,这才换了一身衣服,来到玫瑰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成为攻略之神后之轮回洪荒(1)

    鸿蒙时期,混沌未开,天地相连。茫茫宇宙漆黑一片。一日,霹雳巨响,混沌裂开。清气,冉冉上升,为天。浊气,沉沉下降,为地。太阴太阳。日为阳,月为阴。诞生之初,天地之间,日月交替。……六道轮回,生生不息。世人有再生人即灵魂转世之说。天地初开,洪荒内飞禽走兽借此成灵。在太阴星的正中央之处,一株光华璀璨的神木

  • 末世:神级沾沾卡之什么情况?

    当代陈烨是一个一线都市的普通青年,正常工作,正常没有女朋友。每天正常上班下班、被自愿强制性加班,这就是陈烨的生活,看书是陈烨唯一的爱好,所以同事和领导到嘲笑陈烨一身书生气息。这个陌生有熟悉的城市,难道唯一的爱好也是一种罪,就好像被被人审判,指责呼吸也是种罪。也许这就是生活,大都市的生活没有那么容易,

  • 渣攻出轨后绝不原谅(重生)第六章在线阅读

    明明是一样的东西,城里硬是比乡下贵了百分之二十,一分钱可以买一粒粽子糖,小女儿最喜欢吃糖果……男孩的父亲皱起了眉头:“这么贵,乡下也有卖棒冰的,赤豆棒冰只卖五分,奶油雪糕一角。”中年男人回道:“城里都是这个价,我不会卖贵的!”男孩非常想吃,他的父亲有些犹豫,而他的母亲满脸不舍,用哄骗的语气说道:“毛

  • 神级选择:我全都要在线阅读封神纪

    元始站在某处山巅,眸光清冷地凝望着脚下。他终于寻到那胆敢算计他的家伙。但,这不可能啊!下方传来的微弱神识,像是那个已经身陨了数万万年的人。是以,他寻到此处后迟迟没有动手。若真是那人,倒不会对苏白姑娘有什么不利。但,这怎么可能?元始思量许久,忽地觉着脚下微微一动,那神识仿佛又加强了些,已有着隐隐消散的

  • 在原地等我第九章

    “吱吱,吱。”低头吃粉的白亦抬头,什么声音?习惯性看向墨烨,发现他也正目光炯炯地看向一个方向。顺着墨烨的目光,白亦看过去,一只……兔子?老鼠?这里竟然出现了第三只活物,白亦也不管粉了,刷地转身,那只不明生物也不知道从哪冒出的,距离他们将近十米,既不靠近也不远离。“墨尊?”遇到这种事,当然先问墨烨,毕

  • 我夫君他病娇体软在线阅读第九章

    这个名字林冉冉是真没听说过,灼冉也是,所以这会灼冉看它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没接触过的灵植,也不知道炼成丹药能有什么样的效果。敏锐感觉到注视过来的视线不对劲,赤朱果挪动根系,慢慢地后退了一点。它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说道:“如果我顺利结出了果子,我愿意拿出两颗作为报酬。”“那你是等我妈妈回来,还是让我

  • 美味攻略在线阅读第9章

    翠耘山庄地处江南,风景绝佳。此时正是“秋尽江南草未凋”的时节。山庄中,此时管家正在指派仆人细心打扫庭院,擦拭门窗桌椅。庄主朱峰坐在正堂之中,听着管家一项项报着事件的进展,满意地点头。“爹!”少庄主朱敬然走了进来。“人已经到了山庄外五里了。”朱峰起身道:“敬然,你快去带人迎接。”“爹,至于吗?不过是个

  • 竹马不可能暗恋我(重生)在线阅读总算有惊无险

    “唉,程枫,那天在酒吧二楼我看见的那个美男,什么路子?”“有主的,你没戏。”程枫反应过来许方说的是龙勤,答道。“是不是啊,怎么但凡遇见一个有点姿色的就都是有主的?”“你看看你那垂涎三尺的样,好看的小孩不多的是,你想要哪天我给你弄一个。”程枫刮着胡子漫不经心。“真的,够意思,别哪天啊,就今天行吗?”许

  • 三生三世之桃花源在线阅读第九章

    午休时间——古城为了去买午餐的面包前往了小卖部。走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好基友矢濑基树跟刚刚睡醒的无痕。估计谁也想不到站在世界的顶峰的两大真祖每天中午过着啃面包的生活。矢濑的视线前方有着雪菜的身影。大概是在找哪个熟人吧,以一副略显好奇的样子环顾着周围,独自走向了食堂的方向。顺着矢濑的目光看去无痕的瞳孔略

  • 柔骨侠香第3章在线阅读

    江帆的汽车,宛若失控的野牛一样,在街道上横冲直撞!身后几辆警车紧追不舍,最近的距离他不到五米的距离!“极限逃亡系统,你绑定我才几分钟吧,我要是就这么被抓了,你岂不是很没面子?”江帆道。系统回道:“系统又不是人,哪来的面子!”“我……”系统的话,像是一颗炮弹,直接打到了江帆的嘴巴里,狠狠的堵在了喉咙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