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黑元天尊【鲜衣怒马】

2021/6/11 22:31:34 作者:惊天涛 来源:纵横中文网
黑元天尊
黑元天尊
作者:惊天涛来源:纵横中文网
修炼有道,一为仙,一为魔,一为佛。仙魔两道分歧已久,仇杀不断,彼此对立,势成水火。唯有佛道独善其身。天地分三界,曰:仙界、魔界、凡界。是时,仙界独占天庭,地府附之;魔界屈居魔域,却与天争锋;而佛家散居各处,一众庙宇皆遵西天雷音寺。千万年前,仙魔各界,人才济济,能人辈出,一片繁荣,却因一场仙魔大战,落得人丁凋零,十不存一。于是,罢战言和,三界共议,达成协定:为保凡间太平,以便各界荣添新丁,仙魔各界不得扰乱凡间,凡有违者,神魔共诛。自此,天下太平,人间昌盛。仙魔各界虽仇深似海,时有摩擦,也只是小打小

微风吹拂,叶落纷纷,四下里鸦雀无声,万马齐喑,一派寂静。

奚画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指着他怔怔道:“你你……你原来是……”

关何轻吞了口唾沫,急忙去看周遭附近有无人经过。幸而对江亭偏远,平日就鲜少有人,眼下正午更是幽静,莫说是人,连鸟雀也不见一只。

倘使在此地将她解决掉……

想了想,又觉不妥。

毕竟自己才到书院,人生地不熟,善后必然麻烦,何况他尚有要事在身,如今不易轻举妄动。

正为难踯躅间,且听她下半句道:“你原来是个偷儿?!”

关何微微一愣,不知如何对答。

“我说怎么这么可疑。”奚画围着他绕了一圈儿,颔首道,“你是为了进书院才去偷人钱财的罢?”

“我……”

“这事给院士知道了,那可了不得!”奚画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那日你竟还威胁我!”

“我……”

“不行,我得去告诉院士。”她说着就要走,关何猛然一惊,伸手拉住她。

“不能去!”

奚画呆了一瞬,回头看他。

阳光之下见他表情慌张不已,她心头一颤,思忖道:想来若非家境贫寒,他应当也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为了考取功名,不择手段,虽是不登大雅,但也情有可原……

自己家中也是一贫如洗,为此她没少吃苦头,好不容易能进得书院读书,再过两年就是秋闱了,倘使如今揭发了他,这解试怕是去不成的……

都是穷人,穷人又何苦为难穷人呢。

越想越心软,奚画脚步一停,站在原地,看了他好久,也犹豫了好久,终是摇头问道:

“你到底拿了人家多少银子?”

关何张了张口,皱着眉垂眸沉思了片刻,才回答道:“五十两。”

“五十两这么多?!”奚画一脸“看你怎么办”的表情,恼火地叹了口气,“怪不得人家要追着你打呢……这事,若让官府知晓……”

一语未必,就听他警惕地插话打断:“你要去报官?”

“我要是去报官,早就去了。”奚画摆摆手,神色鄙薄,“看在你也没对我怎么着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不过……这钱你还是得还给人家的。”

因听她不打算报官后,关何略松了口气,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奚画倒是没注意他表情,只摸着下巴思索,想着怎么赚钱比较容易。

“你是偷的是谁家的钱?”

“城东武馆的江尚。”

“江尚?!”她闻言就吃了一惊,上下扫了他一眼,“你胆子不小啊,那家伙可是平江的地头蛇,连官府都要让着几分呢。偷谁的不好,你偏偏偷他家?”

“还好。”关何淡淡颔首,“他家的狼犬比人厉害。”

“哦……你的手,是被狗给咬的?”奚画恍然大悟,犹自佩服地望着他,“不过要是这人的话,依我看钱就不用还了。你要是还回去,不小心被他家那帮人逮到了,比去官府还恐怖……反正这厮素来横行霸道,欺凌四邻,拿他五十两该的!”

关何默然点头,忽而抬眼问她:“此事,你可会告诉旁人?”

“怎么?”奚画挑着眉笑看他,“你怕我去偷偷告状不成?我要是和别人说了去,你岂不是没法子上京赶考了,这么缺德的事,我可做不出来。”

因听她此话,关何神情稍有好转,竟也淡淡笑起来。

“行了,你好好念书。下午还有副院士的理学课,他可是比左先生还要厉害,小心点了。有什么不懂的,大可来请教我。”

“多谢。”

听得不远处响起钟声,思及自己还没用午饭,奚画不再和他多言,转身就往有涯轩处而行。

*

当今正处盛世,朝廷自对科举十分看重。为了实行文人治国,从皇祐二年起,便将女官内司一职提上正二品,并下旨但凡家世清白者皆可参加解试殿试,考取功名。

故而现下书院之中亦有女子入学读书,但尽管如此,能考上功名的寥寥无几。且大多数姑娘家都是不愿念书的,遂即便有圣旨应允,私塾里的女子仍是凤毛麟角。

而天鹄书院闻名于平江,入院的费用可不低,奚画家境实在是一般,能进来读书那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说来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她家中只娘亲一人,父亲早些年因病逝世,家无男丁,为维持生计,罗青起早贪黑的忙碌,奚画自然心疼。然而她若是不嫁个好人家,娘亲只怕得一辈子这么劳累吃苦。

可平江城里的有钱人,要不是看不上她,要不是她看不上,为了荣华富贵,贴上一生的幸福她才不做这亏本的买卖。

故而思来想去,唯有此举倒能一试。

就是考不了状元,哪怕是个秀才举人,也能进宫做个女官。

为得这个目标,她只能拼了命念书,否则那一大把的钱可就白花了。

上一年的秋闱,奚画年纪尚少学识不足,未能参加,而下一场得等到两年之后了。

说来这天鹄书院虽颇负盛名,但也难得海纳百川,其中除了城内富裕人家的公子外,贫寒子弟倒也不少,如奚画这般的人亦不鲜见。因而对于关何的来历她倒不曾多疑,只道是其情可悯,情有可原。能得此良机入学读书,怕是要日日苦学,头悬梁锥刺股才是。

怎想,相处几日,奚画发现,事情好像并非如此啊……

自此人来到书院起,极少时间是按时入学的,不是迟到一个半个时辰,就是索性一日两日告假不来。

起初,奚画以为也许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因日夜苦读而误了上课的时间,但事实总是格外的出人意料。

这人不仅迟到走神极不用心,就连文章和考课的结果也惨得一塌糊涂……

那左先生何等清高的一个人,自是无法接受如此懒散怠慢的学生,曾几番明里暗里向院士表明态度,但终究是被曾院士一句“有教无类”给敷衍过去了。

也不知院士到底看中他何处……

奚画合上书,轻叹了口气。

不过多亏他此举,书院一年之内茅厕都不用旁人打扫了,倒算是功德一件。

“小四。”金枝从门外探个头来唤她,“还看书呢?雷先生那边马都给牵来了。”

奚画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都忘了今儿还有一堂骑射的课业,这可是她最不拿手的一项……

上回射靶子倒数第一的名次她还记忆犹新,也不知等会又要学什么。

一想到此处,奚画就止不住的叹气。

书院书院,传道授业,读书就好了,作甚么还要学骑射……

大观楼处那催命地钟声乍然响起,奚画忙把书放下,发足往外跑。不料才冲出门,迎面就撞在一人身上,登时便眼冒金星,连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没稳住脚跟,幸而那人眼疾手快将她拉住。

耳畔便闻得有人轻声关切道:

“没事吧?”

奚画摸着鼻尖,抽了口凉气喃喃道:“没事没事……”

正睁眼往上一抬,恰对上一双清亮星眸,且听那人叹道:

“好好儿的,这么着急跑什么?”

她看得一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鞠躬施礼道:

“宋先生!学生失礼了。”

宋初扶她起身,轻轻将其衣角的一点尘土拍去,口气略有几分无奈:

“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撞的是我还罢了,倘若撞到副院士,你麻烦可就大了。”

奚画挠了挠头,不自在地把手抽了回来,耳根子无端烧得滚烫,她不好意思道:

“没办法,钟声响了……”

宋初淡淡摇头:“去晚一些又能怎样,横竖也是晚了。”

“那可不一样啊!你都不知道雷先生发起脾气来有多令人发指!”奚画提着他就担忧,心有余悸地搓了搓胳膊。

“上个月的骑射,我可是被罚着绕那城郊马场跑了整整十圈呢。”

宋初听罢便笑了起来:“又拿了倒数?”

“哎……”奚画一言难尽地垂头叹气。

“怪道前些日子院士还在敬师堂提起你了。”

“提起我?”她不解的伸手往自己脸上指了指,“怎么说?”

宋初清了清嗓子,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奚画这姑娘样样都好,就是骑射差了些,雷校尉可得多多提点提点才是……”

奚画讷讷道:“我说怎么雷先生近来如此关照我,感情都是院士害的啊。”

“院士这般厚爱,旁人高兴都来不及,你倒得了便宜卖乖。”

她兀自叹道:“那我宁可不要这厚爱了,总比第二天连床都起不来好啊。”

宋初悠悠从怀里取了玉笛,轻擦了两下,回头很是好心的提醒她:“还不走么?第二波钟都响了呢……”

“啊?”奚画骤然醒悟,“这这这……那我先去了,先生您慢走!”

宋初抿着唇摆手笑道:“快些去吧。”

眼见她卯足了劲一溜烟就从回廊一径跑了过去,宋初轻叹着摇头,把那玉笛放到唇下,边行边吹。

今日阳光灿烂,气候宜人,晴空万里,正是个练习骑马的好时机。

书院小校场上,一干学生整整齐齐站着,前头一个黑面短髯,虎体熊腰的壮汉握着马鞭负手在众人面前缓缓走过,眼神犀利地一个个扫过去。

此人正是平江城的射声校尉雷涛,三年前因受曾院士之托,才来书院兼教习骑射一职。五大三粗的一个人,学识不很渊博,射箭却是强项,军中待得久了,也就习惯把军队中的规矩带到书院来。

但凡不如其意者,罚的就不是打扫茅厕这么简单了,这一点奚画是深有体会。

“现下天气正好!”雷涛朗声道,“为师特地从马场拿了马来,今儿练练马上骑射!”

奚画一听就冒冷汗。

射箭就射箭,居然还得骑马射。

金枝闻言便也心虚起来,小声嘀咕:“他说练一练,射不中,应当不会罚跑马场的吧?”

奚画刚要点头,很快又沉下声:“上回,他也说的是练一练……”

……

挣扎了半日总算是爬上马背,奚画从身侧箭囊里抽出一支羽箭,回头丈量着自己和靶子的距离,弯弓就要射。

马下不远处便听雷涛扯着声儿喝道:

“奚画,我要你骑马跑着射,不是骑在马背上你和马都站着在那儿射箭!你这和不骑马有什么分别!”

“……”

她放下弓来,朝着底下的人,欲哭无泪道:“雷先生,可我就是这么站着射,也射不中的啊……”

“胡说八道,不好生练练,你怎知道就射不中?别在那儿磨磨蹭蹭,赶紧的。”

雷涛一声令下,奚画左右无法。正拿了缰绳要策马,四下里忽听得一阵喝彩声,她好奇地循声看去,前方一匹枣红马奔驰而过,所过之处,几个靶子上皆被人一箭射中红心,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只见那人一个回身勒马,微风轻拂,身姿挺拔若松,青白的衣袂猎猎作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随遇而安[庆余年X原创女主]之冷血的人

    肖南有时候真的会怀疑自己的工作到底是啥玩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闲的蛋疼的来学校绑架艾家的千金,以至于下课的时间肖南都只能呆在教室里面时时刻刻的看着艾雪。谁又能想到艾雪这个暴力女汉子居然是个书呆子!一整天都在教室看书!两人在教室里面谁都不搭理谁。当然班里的女生时不时的向肖南投来的媚眼也让肖南释怀了许

  • 三国之猛将无双猎杀樊於期,吕不韦救驾来迟【2|5,求收藏】

    “既然你们执意求死,那本公子只好成人之美了!”五名黑衣刺客将嬴政团团围住时,站在屋脊上的嬴政冷笑道。嬴政本想去别处解决这些刺客,可来到屋脊上之后,他发现周遭全是眼线,不知是赵人还是秦人,如果贸然离开的话动静太大,必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届时再想离开邯郸,就更难了!嬴政从腰畔抽出木剑,杀意已从剑刃之中缓

  • 从鲁滨逊漂流记开始变强第7章在线阅读

    不管怎么说,现在在他的手上已经有了两只契约兽,所以说他的契约之也一下子就朝上方继续生长了一点点,而且你的感觉似乎他的力量也值得被解锁。“这两只契约兽希望你可以好好的保管,虽然说好像猎鹰现在并没有完全能够获得他自己的装备。”其实李乐并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只能够听着小林继续往下说。可能也证明这猎鹰

  • [海贼王]若我不离在线阅读第2章

    桌上摆着两个银碟:酒糟螺肉、粉蒸鸭子。夫人一口未动,只喝了几口茶水。“水都看过了?”“回夫人,都看过了,微咸无味,是我亲自看的。那些黑卵,我切了二十来个,里面的芯子都是黄的,说不定还能孵出蚕来。”夫人愁容不解,追问道:“可是这终究是个异相。陈太婆觉得该如何处置?”陈太婆说:“没浸水的,先晾着,腊月二

  • 荒曲在线阅读第七章

    秦毅之所以摇头,那是他知道,即便他交王滟兵几招,也八成不会是何晨光的对手。和何晨光交过一次手,秦毅知道何晨光,那是有真功夫的人。之所以会败在自己手下,那纯粹是因为自己得到新手大礼包的缘故。除非是开挂,像自己一样,那样王滟兵才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打败何晨光。开挂?秦毅脑海之中忽然冒出这个词来,不由得暗自

  • 大魔法师异界游之第一章(1)

    九月初,暑热还未完全降下去,人心依旧浮动,一中某教室里,监考老师拒绝了学生开空调的请求,引得小崽子们一阵哀嚎。“吵什么吵,不热的人也能被你们吵热。”老陈手拿黑板擦重重一拍,白扑扑粉尘瞬间散开,冷不丁吸进鼻腔,剧烈咳了起来。小崽子们又是一阵哄笑,老陈火大:“我读书那会连电扇都没有,你们有得吹就不错了,

  • 不系之舟[珍妮]第二章

    这跟江纾以往在自己面前表现的不太一样。这样的江纾,有些真又掺杂着几分不太现实的假。秦墨面上有一瞬间的恍惚,却又迅速敛下眼睑,眼眸中晦暗不明。他再次告诫自己,这是江纾的把戏,他没必要因为这个人动摇。他侧过脸,趁着空挡退开江纾的包围圈,挺直的腰板上透着十足的冷硬。这种抗拒让江纾心里很不舒服,但他也知道一

  • 风羽翎在线阅读收死侍当小弟

    米国纽约市,曼哈顿岛的西岸。这里是整个纽约最黑暗的地方,它的正式行政名叫做克顿,但地下世界里,很多人都更习惯称之为——“地狱厨房”。离开酒店之后,安娜去了和她关系最亲密的姑妈家,想要借此寻找父母的线索。而马丁呢,此刻来到这个臭名昭著的地方,是为了一个人。在这个危险世界里,地狱厨房的名头一点不小。这里

  • 海贼:开局乌尔奇奥拉在线阅读第8节

    苏难来到前方,目光扫视周围,他大概估摸了一下,这些人里面,其中有四人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另外三人看上去要小一些,而他们身边的长者,无非就是亲人家奴之类的。这些人也都察觉到了苏难,只不过当他们看到苏难凌乱的仪容,以及那身破烂的衣袍,一个个露出了鄙弃的目光,根本不愿意搭理他。苏难自然看出了这些人的心思,

  • 路路随笔在线阅读第10节

    庄敬带着尚小龙和那个叫做小念的女孩下楼,回到车上。再次启动车子,又过了四十多分钟,天色已经快要黑了的时候,他们回到了别墅小区。高玉莲看到儿子平安归来,喜极而涕!一进屋就抱着尚小龙不停的抹泪。而尚小蝶看到小念,虽然也是欣喜不已,可当着庄敬的面,她们却是表情非常尴尬。庄敬也不搭理这些人,自己一个人来到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