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美人袭上公子身新帐旧账

2021/6/11 22:11:38 作者:齐国姑娘 来源:3G小说网
美人袭上公子身
美人袭上公子身
作者:齐国姑娘来源:3G小说网
穿越?常见!特警穿越?普通!女人穿越成男人?还是个二世祖,大淫贼,纨绔少爷?嗯,好吧,其实适应起来难度系数还是挺高的!抢花魁、砸酒楼、狠虐当朝小舅爷?小菜一碟!调戏白莲花、暗中寻珍宝,这才是首要任务!但是,千年前的人物是不是也太聪明了点儿?亲情有假,友情假冒,宠爱也能出赝品,这布局堪比三十六计啊!囊括了两千年文化和地大物博的穿越人士,竟然深陷其中?切!拿了玉璧走人,姐不玩儿了!什么?玉璧可以开启巨大宝藏,还能保护龙脉?什么?我是天脉传人?又什么?我是王妃?可是那不是假结婚吗?假戏真做也不带这么嚣

从草原回来,这个夏季最热的时间也随之过去,寤生望向那片暗黄天宇之下的红墙青瓦画栋飞檐,微蹙了眉。孟夏午后的紫禁城,蒸腾着积累了一天的暑气,庄严肃穆的氛围扑面而来令人窒息,而在那壮丽巍峨的背后却又仿佛透出一丝腐朽之气来……

“阿兰,你做什么去?”十四胤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笑吟吟地拦在她面前,几乎吓了她一跳。

她垂下眼睫,中规中矩的行礼:“回十四爷,去德主子那里。”

“去做什么?”

“回十四爷,前段时间我们主子答应给德主子绣个新鲜样子,这会儿做好了,主子打发奴才给德主子送去。”

十四看着她长而微翘的睫毛,挺直的鼻梁,轻抿的粉唇,还有被风吹的微有些乱的留海——明明是一幅柔柔弱弱的样子,却隐隐流露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疏离,以及仿佛看透世事的淡定沧桑。他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疼,等自己反应过来,已经握住了面前的人纤柔的手。

“阿兰,我怎么总没见你笑过?小小年纪,为什么总皱着眉?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还是谁欺负你了?还有,以后在我面前就称自己‘阿兰’,不要一口一个奴才奴才的,我不喜欢听!”

寤生心中惊诧,想要将手挣脱出来,却被他紧紧攥住,只好道:“十四爷,尊卑有别,奴才怎能越了规矩?还请十四爷松手,奴才还急着办事儿去。”

“你……”十四被噎住,好一会儿才生气地道,“那你是想跟我对着来了?”

手被握的很疼,寤生叹了口气:“……阿兰不敢。”

十四的脸上立刻阴雨转晴,眸中也染上了一层笑意,忽然看见被自己捏红的手,顿时惊慌起来,“疼吗?都是我不好……我给你吹吹,吹一下就不疼了!”说完果真将寤生的手凑到唇边低头吹起来。

寤生抬眼看着面前这人认真无比的神情,俊秀的脸上还带着孩子气的天真,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自己从前的弟弟,一朵笑容在唇边慢慢绽放开来,将整个面庞晕染的如夏花般灿烂。

偷看到这一幕的十四顿时呆住了,定定地望着她,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但整个人就跟傻掉了一样。

寤生觉得好笑,脸上微红,抽出了手道:“十四爷若是没有别的事,阿兰就先告退了。”说完行了一礼,也不管那个发愣的人,绕过他走了。

片刻后十四回过神来,转头望向那个袅袅背影,心里有什么像要膨胀开来,一种暖暖的感觉传遍全身。

“咳咳,十四弟,看什么呢?人都走了还看呢!小心扭到脖子了!”

十四闻言转头,咧嘴一笑,行礼作揖道:“八哥、九哥、十哥。”

刚才说话的男子走到近前,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斜瞅着他笑道:“十四弟什么时候换了口味儿了?你不是喜欢像晚香楼里娇娘那种美艳型的么?怎么又对那种清丽单薄的感兴趣了?”

十四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嗔了男子一眼:“九哥,你胡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喜欢娇娘那种的了?!”

“还说没有?上次是谁说‘晚香楼里就属娇娘好看’来着?”老九笑得更贼了,一丝春意自眉梢带出,更衬得他身姿倜傥,笑靥如花。

十四百口莫辩,急道:“我、我只是随口说说,又没有说喜欢她!!”

老九还要打趣,被一个不疾不徐的声音打住:“好了九弟,快别再取笑了,你要再说下去,十四弟就该跟你急了。”一身玉色衣袍的俊逸男子慢慢走过来,眸如星子,颜如渥丹,淡淡的笑容如春风拂面般沁人心脾。

“十四弟,那是哪个宫的丫头?长得还挺水灵的。”老十也凑上来,眨着眼问道。

十四瞥了老十一眼,唇边似笑非笑,却透出一丝冷意来:“怎么?十哥又在动脑筋了?”

老十伸手怼了他一下:“去你的,不过白问问,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么?”

胤禟掩嘴而笑,站在一旁看好戏;胤禩轻轻摇头,笑着道:“好像是储秀宫西配殿雅贵人跟前的大丫头。记得我有一次去给额娘请安的时候似乎还见过她,但也没仔细看,因为那几日额娘身上不好,我心里着急,对别的事就没怎么留意。”

老十笑道:“是了,再标致的人也轻易入不了八哥的眼。”

胤禩失笑:“十弟胡说些什么?”

一旁的十四担心这几位兄长又要把话引到寤生身上,唯恐唐突了她,忙岔开话题:“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清音阁的戏要开演了,咱们喝酒听戏去是正经。”

老九将手中的折扇“哗”的一展,扇着风笑道:“十四弟说的极是,今儿有名旦沈清墨的《长生殿》,可是万万误不得的,咱们还是快走吧。”

一行四人刚从假山石径处转出来,还未走到千秋亭,就见一人身着象牙白的薄缎衣袍,一幅随常装扮,从他们面前匆匆走过。四人还来不及上前行礼,那人俊雅的身影就已经走远了。

胤禩与胤禟对视了一眼,微扬唇角:“这沈清墨果然是梨园的名人,迷他的人还真不少。”

胤禟不禁咂舌,脸上皆是回味之情:“唉,八哥还别说,那个嗓子,那个身段,那个模样……啧啧,恐怕无人能出其右了。”

老十颇不耐烦,撇了撇嘴:“太子也就算了,真想不通你们也好这一口!九哥家有娇妻美妾无数,怎的对个伶官儿也感兴趣?还有那曲子我也听不来,远不如咱们在草原上听到过的歌儿好听。难道这就是斯文人跟粗人的区别?我只知道清音阁那儿有好酒喝、有漂亮娘们儿就行了!”

“哈哈哈……”

十四和老九很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倒是老八胤禩还能撑的住,轻笑出声:“十弟说的不错。”

老十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红着脸打岔:“咱们快走吧,去晚了怕连好酒也没了……”

四人一边笑,一边出了紫禁城去。

……

寤生从德妃那儿出来,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日头渐渐偏西,霞光在天边一层一层的晕染开去,又将绛紫的光芒缓缓洒下,辉映着大地的万物。她慢慢走在石径上,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宁静。

“四哥,前日听说四嫂身上不好,这两日可好些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忽然窜进了寤生的耳中。她微微一怔,想到不远处的两人,忙矮了身,蹑手蹑脚藏到旁边的假山后,只盼望着那两人能快些走开,千万不要看见她才好。

果然,接着就听到那个令她痛恨却又不得不承认相当磁性悦耳的声音:“是前两日不留神中了暑,现在已经大好了,多谢十三弟惦记着。”

胤祥轻叹了口气:“皇阿玛这次去塞外避暑,不是让四嫂也去散散心的吗?谁知那会儿她身上也是不好,没能去成。后来又听说好些了……我上次去探望四嫂,就发现她瘦了好多,想是思虑过重吧。如今怎么又病了……唉……四哥,我见你也瘦了不少,还是要保重身体。前些时候在塞外,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两样,可是我知道……”

“十三弟,”胤禛打断了胤祥的话,淡淡地道,“生死由命,不是人力能够阻止的,你以为,我连这个道理也不懂么?”

“……可是……”胤祥似乎还想说什么,犹豫了片刻,最终化为一声重重的叹息,“好吧,四哥,我相信你就是。”

寤生在一旁的假山下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心里却极是纳闷:莫非老四家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听胤祥的口气,那拉氏身体不好,老四也瘦了……现在是康熙四十三年……脑中有一道光亮倏忽闪过——

天!她差点发出声来,慌忙捂住了嘴——她从前虽然是理科生,大学里也学的是工科,但是却很喜欢历史,读了不少史书和典籍。若是没有记错,康熙四十三年六月初,胤禛的长子弘晖就殁了,年仅八岁。记得当时看到这一段记载的时候还唏嘘感叹过。

心中是说不清的滋味,似乎并不好受。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遇到这种事一定会把所有的情绪压在心里,在世人面前永远是一幅冷傲肃然的姿态,拒绝一切温情的被人仰望着。只是内心呢?还是会感到疼痛,感到疲累的吧。因为再坚强的人,心中也总会有那么一根脆弱的弦。

寤生久不能回神,半晌,也不知那厢的说话声是何时止住了。她又侧耳听了一会儿,确定那两人已经走了,这才松了口气站起来。

谁知还没等她转过身,只听见背后一个声音冷冷地道:“听墙根很过瘾吧。”

她浑身僵住,定在了原地一般。心里暗暗叫糟:这人为什么每次都悄没声息的,莫非是鬼不成?!

“连规矩也忘了?还是不把爷放在眼里?”

没有半点波澜的话语令寤生打了个寒战,心想反正横竖是个死,咬咬牙慢慢转过身,低眉道:“奴才冲撞了四爷,请四爷责罚。”说完便跪了下去。

胤禛看着面前的人一幅任人宰割听之任之漠然疏离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皱了皱眉,面上更是阴沉了几分:“起来说话!”

寤生心中虽有几分疑惑,但仍是很听话的站起身,依然挺着脊背垂睑而立。此时的两人相距不足一尺,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她几乎是鼓足了勇气才按下撒腿就跑的冲动。

胤禛微微倾身,低下头凑到她的耳畔:“上次你冲撞十三阿哥的事我还记着呢。你自己说说,我该怎么罚你,才能让你长点记性呢?”口中的热气轻轻吐在她的面颊,令她的脸瞬间红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救救宇宙吧食神系统觉醒

    当丁一终于决定要参加之后,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导演王恬更是如此,他其实心里头对丁一的到来非常的头疼。这个小子突然冒出来,还被台里钦定为必须参加节目的素人,挤掉了本来定好的人选。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每个导演最反感的事情之一了。当黄小鸣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差点没发飙,还是赵蔚给他劝了下来。更重要的是,王恬

  • 六界门在线阅读第五章

    翌日黄奕直接从昨天的中午睡到了今天的中午,显然这一个半月看似收获挺大,但是收获大的代价就是疲劳,长时间使用魔力会使人十分疲惫,黄奕也算意志力强的了,要不然这一个半月肯定撑不下来。“现在应该学习一些魔法了,但是该怎么释放魔法呢?”现在的黄奕顶多只能让空间扭曲,这是一个十分鸡肋的魔法,没有任何软用,最多

  • 陆小凤同人之剑神追着剑修跑义父来探

    叶婉柔记得这个声音,想到那个白衣男子,吓得不由得手一抖,打翻了桌上的杯盏。四个原本充满活力的丫鬟,听到这个声音立即都跪了下去,头低低的挨着地面,丝毫不敢动一下。当那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屋子里时,叶婉柔如见现世恶魔一般也跟着跪了下去。梁桐跟在展云风身后进来,随后出声将风、花、雪、月四个丫鬟都带了出去,走

  • 幕后至尊第4章在线阅读

    嗯,一千朵鲜花加一更。五百张评价票加一更。虽然是个新人作者,但感觉这两个东西挺重要的。每天四更保底,所以不要怜惜作者,尽情的拿鲜花评价票砸我把!

  • 那就,修仙吧!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大早,姜小龙刚来到班级就觉得不对劲,教室里的桌椅反了过来,而且桌子之间也都拉开了距离。姜小龙愣了愣,向胖子问道:“胖子,这是干嘛呢?怎么搬成了这子,难道你家又开张了新生意,要在教室里剪彩庆祝?”胖子竖了竖大拇指,道:“小龙,我就服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家开张在班级庆祝个什么劲儿?这是考试啊,你

  • 到底意难平在线阅读第4章

    我们常听老人说,算命的人,他的子女不会过得太好,不会大富大贵,因为她泄露了太多天机会遭到天谴。我们听到这些总觉得会是无稽之谈,然而,当我渐渐长大,遇到的事多了,很多东西看得分明,却也更加不理解,这世间总有那么一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我妈妈和我说,一个曾经给我算过命的老人,很多人都去找她,

  • 武侠之公子无双之女装

    汤笃慌不择路地从一个巷子蹿到另一个巷子,身后熟悉的声音紧追不舍:“汤笃!你再跑……呼呼……你再跑我就要告诉仙尊了!”汤笃边跑边嫌弃地撇嘴,仙尊大人怎么会来理这种小事。他虽然天资平常,但和同届的弟子半斤八两,这会儿占了先机,一时半会儿人家也追不上他。但汤笃吃亏在——对方人多。他急转进一条小巷,闷头往前

  • 绽放之御魔边疆在线阅读第4节

    宫宴后,京中传喜报道:峪山关大捷!成王爷入京了!要说那成王,可是这乌烟瘴气的大靖国里少有的明白人。成王乃先帝赐封的异姓王,其人能文善武,仪表堂堂,可谓是志虑忠良之辈。本想着这大靖在他的辅佐之下能得再创盛世,却不想昏君登基后,竟听信小人谗言,弃之而不用,将他遣到了峪山关那等苦寒之地。是以这京中,皇帝昏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在线阅读第3节

    “叮,系统发布新任务,请宿主在三天之内卖出198份【扬州炒饭】,每份定价198元,要求先收钱后炒饭,如有违背,系统将停止供应食材一个月。”什么意思?一碗扬州炒饭,定价198?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只是要先收客人钱才炒饭,这倒是个麻烦啊。实话说,叶向南已经对自己的炒饭信心十足了,别说是198,就算998

  • 项北问天在线阅读第10章

    10、猥琐的笑声,诡异的举止,加上长宽黑色拉链的大风衣——这样装扮的暴露狂我见过不少。印象中几次遇到的暴露狂都是黑色长款拉链风衣来着。这样的风衣装扮,是因为比较好脱。拉链一拉下来,风衣一甩,全身上下就光光的了。以上是我上辈子做为警察刑事拘留暴露狂男人做笔录时,那男人的回答。好吧好吧,不得不承认,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