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娱乐圈]幸福的纪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6/11 21:32:06 作者:浅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幸福的纪年
[娱乐圈]幸福的纪年
作者:浅萱来源:晋江文学城
崔胜贤的追妻过程只有更苦逼,没有最苦逼。好不容易才和‘南绘’从路人升级为恋人,甜蜜的日子还没过几天,就被志龙拆散了。拆散的理由理直气壮,他忍痛退一射之地。他以为是为她好,没想到这一切只是志龙的谎言。呵呵,权志龙,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面对盛怒的‘南绘’,他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才取的她的原谅。结果,安生的日子才过几天,他的老婆……不见了!崔胜贤,┭┮﹏┭┮,老婆你在哪?附:谢绝扒榜!

chapter6

跑完步,顾筝回来看张嫂在厨房忙活,自告奋勇地要帮忙。

张嫂笑容一僵,怕少夫人忙没帮成不说,再把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手划伤了,好说歹说地让顾筝出去休息。

顾筝没再坚持,回房间冲了个澡,顺便把浴室打扫了一遍。穿着睡衣站在衣柜前发愁,看着满柜子各种各样的衣服,随便拎起一件都是五位数以上。但是她实在接受不了二十八岁的顾筝的审美,没一件她能瞧得上的!要么颜色太老,要么版式太成熟。

翻箱倒柜,从柜子底部拽出一套休闲装,顾筝觉得也就这件勉强能看得上眼。

整理好卧室,顾筝出门时看到Justin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屁颠屁颠地蹭到人家身边,招呼张嫂帮她拿一份早餐。

今天的早餐依旧丰盛,Justin吃的是偏西式的三明治,搭配上鸡蛋卷,营养又健康。因为傅太太需要调养身体,主厨给顾筝做了银耳莲子汤和蔬菜卷,清淡不油腻,但又不至于毫无味道。贺家大宅的厨师手艺真不错,顾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吃过早餐,顾筝非要跟着Justin一起去幼儿园,美名其曰送她儿子上学。

“Justin,在学校要和小伙伴好好相处呀!”顾筝撸了两把自家儿子柔软的短发,把Justin的发型都给弄乱了。

Justin敢怒不敢言,悄悄往另一边移动点,要逃开他妈的魔爪。

顾筝戳戳Justin婴儿肥的小脸,笑得一脸八卦,问:“我们Justin这么帅,在学校有没有小姑娘跟你表白啊?”

小萌娃拉下顾筝的手,一本正经地回答:“顾女士,请你冷静点!我才只有五岁,一心学习,无心恋爱!想要儿媳妇,再等二十年吧!”

顾筝一直都觉得Justin是个早熟的孩子,别看他不说,心里门儿清着呢!

Justin被顾筝摧残了一道,终于到了幼儿园。门口站着位年轻的女老师,Justin下车进门时甜甜地向她问了声好,顾筝也抿唇微笑,向老师点了点头。

女老师似乎对顾筝的身份有所好奇,看了看Justin,又看了看顾筝,主动问:“您是……?”

顾筝笑容渐深,眼角眉梢满是笑意,骄傲回道:“Justin的妈妈。”

Justin抬头看他妈咪,正巧和顾筝的目光对上,他妈妈的眼里好像有星星。

女老师和顾筝握了握手,热情道:“原来是贺太太!Justin在学校很乖,表现特别好,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顾筝见自家儿子被夸,与有荣焉道:“我知道,Justin很棒。多亏了老师您的教导,平时我和先生没太多时间陪Justin,这点是我们做得不对。以后会多花些时间和Justin的一起成长,还请您多多关照了。”

“贺太太您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其实您和贺先生的陪伴,对Justin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顾筝和老师聊了一会儿,陆续有别的孩子进门,便不好多加打扰。

在儿子脸上吧唧一口,顾筝对红着脸的Justin挥挥手,说:“那宝贝儿要好好上学,妈妈下午再来接你放学!拜拜~”

Justin也挥挥手,去教室了。

回到车上,司机问:“少夫人,您还想去哪里?”

顾筝沉思片刻,觉得有必要把自己这头大波浪卷给捋直了。可是她不知道原来的她常去哪家会所,一时犯了难。

正当她发愁的时候,来了个电话。

顾筝看着来电显示,眼里划过怀念的神色,按下接听键,就听对面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狗东西,你在哪呢?快给老娘滚来艾菲阁,有话跟你说!”

“我送我儿子上幼儿园呢!”顾筝一边听着钟艺惊讶的啊了一声,随后秃噜一堆话,将手机离耳朵远了些,一边问司机去艾菲阁要多久。

顾筝看了眼手表,这里离艾菲阁不远,二十分钟之内便能到达。打断钟艺的絮絮叨叨,说:“我九点左右能到,你先找个地儿等着吧。”

“哎,你等等!你真的送Justin上学了?这可不像贺太太能做的事!你是不是……”

顾筝没听钟艺后面又说了什么,干净利落地挂断。不用猜就知道,这家伙肯定不会说她的好话!

顾筝原先还以为艾菲阁是个饭店,等下车了才发现是个高档的spa会馆。

“贺太太,这边请,三楼给您留了VIP套间。”门口的侍者一见顾筝便热情地打招呼,轻车熟路地将顾筝带到她常去的包间。

高档会馆的高级不仅体现在消费群体身上,更体现在富丽堂皇的装修、热情有礼的招待还有技师高超的按摩水准上。

“嘶~疼疼疼疼疼!莹莹老师,轻点轻点!”顾筝趴在床上,技师力道适中的按摩让她忍不住惬意地眯起眸子,正迷迷糊糊地快睡着时,落在右肩上的力道疼得她一下子惊醒。

“贺太太,您最近是否操劳过度?您右肩之所以会疼,可能是近来负担太重的缘故。”技师放缓力道,温声说。

顾筝摇摇头,她又没去工地抗砖,就画了几幅画,哪里能累着啊?

emmmm……几幅画?天啊,二十八岁的她到底过着什么奢侈又清闲的日子啊?这是有多久没画画,才画了几幅就能累到肌肉酸痛?想当初她为了艺考,每天连画十几幅都完全没问题啊喂!

顾筝的声音吵醒了旁边床上的人,钟艺侧过脸和顾筝面对面,目光落在她脸上,来来回回里里外外地看了个仔细,说:“我发现你今天特奇怪!你是顾筝吗?”

顾筝对钟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不是顾筝,难道你是啊?”

十年间钟艺也从一个打扮土气的小胖妹蜕变成肤白貌美的白富美了,即使外表变了,性子依旧是顾筝所熟悉的。

“哎,说真的,你不是知道我前段时间出国了么,临走前还跟你说别作妖,刚回国就听说你又为你家那谁谁闹了个底朝天,你还挺能耐的啊!”钟艺恨铁不成钢,阴阳怪气道。

“……”

“居然为了个男人割腕自杀,瞧你这出息!顾筝,不是我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成熟点?你这样子哪像二十八,连十八岁的你都赶不上!”

“可不得嘛。”顾筝小声嘀咕。

“你说啥?”钟艺下巴微台,为自家小姐妹操碎了心。

“没什么,我说你说的对。”

“哦吼,你也嫌弃你自己了?直播割腕不是挺能的吗?”钟艺挑眉,精致的脸上带着点兴味,魅惑勾人。

当然,钟艺的美对顾筝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这张脸,算上她失忆的这十年,都看了二十五六年了,早该审美疲劳了。

顾筝把脸埋进手臂,生无可恋道:“别说了,我难过。”

可不是该难过么!在医院没听完护士小姐的完整版本,从钟艺那听了个加强版的。真想不到二十八岁的她这么作!作上天了要!!

微博直播割腕是什么鬼?还污蔑人家小姑娘是第三者!天呐,自己和贺远洲啥情况心里没点数吗?哪还用别人插足啊!本来就是名存实亡的婚姻啊!

钟艺捂嘴娇笑道:“除了贺远洲,还有别的事能让贺太太难过吗?”

“你再说,”顾筝抬头,一脸凶样,凶不过三秒,特别理直气壮道:“我就哭给你看!”

“啧,幼稚。”钟艺高贵冷艳地撩了把头发,别过头不想搭理顾筝。

“贺太太,您确定要拉直剪短吗?这金色的波浪卷特别衬您,如果都剪了怪可惜的。”Tony老师站在顾筝后面,万千感叹,埋怨顾筝没有审美。

顾筝刚做完spa,正好一起弄下头发。

“我确定,剪吧。另外,帮我把头发染黑,金色看着太晃眼了。”顾筝态度强硬,这头金色卷毛她实在驾驭不了,还是等二十八岁的顾筝来吧。

Tony老师叹了声气,为自己的审美无人理解而哀叹。拿起剪子刷刷刷得开剪,手下动作都十分利落。

旁边的钟艺也心血来潮想换个发型,看顾筝剪短了,咬咬牙,指了一款今年流行的齐腮短发,烫个大C卷,把自己留了两年的长发通通剪掉。没想到剪出来的效果倒是出乎意料地好。都说钟艺的长相有种精致的凌厉,浅棕色短发衬得她脸部线条柔和了稍许,有种干练简约的感觉。

“贺太太您人长得漂亮,什么发型都驾驭得来。”Tony老师给顾筝做完造型,赞不绝口地拍起彩虹屁。

顾筝不走心地道谢,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很是满意。

黑色的齐肩短发,露出顾筝秀美小巧的耳朵,看样子也不过是二十左右的学生,一下子看起来年轻了几岁。

下午又和钟艺逛了圈商场,钟艺这女人太厉害了,去了商场能钻衣服堆了不出来。顾筝逛到最后,实在累得一步也不愿多动,看了眼时间,也该接Justin放学了,打电话让司机来接她,和钟艺分道扬镳了。

晚饭,顾筝坐在Justin身边和他一起看动画片。Justin全程端着小脸,一脸严肃,反观顾筝,笑得前仰后翻,没点二十八岁成熟女性该有的稳重。

Justin板着脸说:“妈咪,我不想看《小猪佩奇》。”

顾筝转头看她儿子,笑着问:“是因为她比你可爱吗?”

以为她儿子在争宠,顾筝伸手在Justin婴儿肥的下巴上轻挠,还“喽喽喽”了两声,眉眼弯弯,说:“妈咪心中,你最可爱!”

Justin:……

刚刚进门的贺先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浪子楚笑天之再次相遇(1)

    A市。旋转的魔球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舞娘隔着薄纱若隐若现的体,将夜总会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台下的男人眼冒绿光的盯着舞娘雪白的身躯,齐齐呐喊道,“脱,脱,脱……”舞娘媚眼一勾,柔软的身躯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更是将那些男人勾的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能跑到台上将舞娘摁在地上吃光抹净。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等

  • 巅峰游戏剑(五)

    “城内就这样完了?三殿下那么英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的,城内完了!”北宫云对战马上的儿子说完后便转过了身。“北宫将士们,现在我以北宫铁骑主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听到北宫云的话,绝大部分士兵下了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北宫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曾经赏识自己的那个三殿下已经不在了,便也放下

  • 小甜吻(gl)在线阅读第二章

    聂维芙大学学的油画,毕业后没过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通过正规考试进南城美术馆。方才在路边等车顺便八卦她私生活的三个女同事,一个展览部的,另两个是媒体部的,三人与她的关系平平,平时除了工作甚少有别的交集。她们之前八卦到她头上的流言,这段时间她隐隐也有听说过,无非是说她关系户走后门进来,因为她曾被同事目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