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魔女的故事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1 21:15:09 作者:茶色生香 来源:飞卢小说网
魔女的故事
魔女的故事
作者:茶色生香来源:飞卢小说网
只允许魔法师入境的国家、最喜欢肌肉的壮汉、在死亡深渊等待恋人归来的青年、独自留守国家早已灭亡的公主,和莫名其妙、滑稽可笑的人们相遇,接触某人美丽的日常生活,魔女日复一日编制出相逢与离别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李树的想法中,拍几段视频是很简单的事。随便在家里哪个角落,对着镜头说一些场面话就行。

可他忘了,于晓鹿是谁?她可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极致的人。即便是用来交差的视频,她也要做到集趣味性和故事性于一体,好给老夫人以最佳的观影体验。

李树对此没什么意见,非常空闲的人是他,要是于晓鹿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也愿意这么折腾,他奉陪就是了。

两人坐上车,去他高中母校的路上,于晓鹿就一直靠在后背上休息,像是没休息好。李树其实很想和她聊一会儿天,毕竟两人还不怎么熟,但好几次,他嘴都张了,看她在那头睡得那么香,还是把嘴巴闭上了。

到了目的地,从于晓鹿的车里出来的一瞬间,李树直接呆立在了那,半天不敢认。这还是昨天在这发了一天呆,破落到没有样儿的母校吗?

放眼望去,梧桐树下的水泥路虽然斑驳,但没有丝毫浮灰。昔日的教学大楼也是一样,虽然窗框上的油漆早已脱落,但它们的玻璃却被人擦得光洁透亮。

那一瞬间,李树有点恍惚,好像真的穿越回了十几年前,而他,又变成了昔日的高中生。

“姐夫,昨晚您睡下后,于姐就一直忙着打电话,连夜调人来您的母校这里打扫,就想给您一个惊喜。于姐平日刀子嘴,真正对人好起来,您都受不了。”琳达走到他旁边,跟他保持安全距离,笑着说道。

“所以刚刚她才那么累,一直在车上补觉?”李树回头望了一眼正在一旁拉筋伸腰的于晓鹿,问道。

别说,她的体力恢复起来是真的快。刚下车,于晓鹿的脸上就全然没了之前的倦色。

“是啊,但于姐说了,您这么帮他,她却不能用钱来回报您,会亵渎了您对老夫人的真心。她说她会想办法,同样要给您真心回馈。今天带您来这里拍摄视频,就是为了顺便弥补您学业生涯的缺憾。姐夫,您懂的,对于姐来说,她的时间才是无价之宝。她对您有多用心,您现在有数了吧?”

“琳达,你在那和李树嘀咕什么呢?”于晓鹿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琳达忙直起腰,恭敬地朝于晓鹿说道,“于姐,我正在邀请姐夫去房车那边换衣服。姐夫,您请这边来,换完衣服,我们马上就开始。”

李树有好多关于于晓鹿的问题想问琳达,但此时显然不是好时机,他只能先把问题咽进肚子,等有机会再问。

校门口那,一辆锃亮的白色房车早就侯在那里多时了。车前,一男一女两名保镖手里各托着一套夏季校服,等侯在旁。

于晓鹿走在前面,从女保镖手里拿过白色短袖T恤和卡其色短裙,灵巧地跳上了车。

李树一把抓过他的校服,也想跟着跳进去,另一位男保镖急急拦住了他,一把房车的车门拉上了,“姐夫,您急什么,里面没有多余的房间,于姐出来后您才能进。”

李树抬头一看,拦住他的人,正是昨晚让他不要给男人丢脸的那个保镖。顿时,李树的脸一下跟刷上红漆一样,红里透亮。

等了没多久,于晓鹿就从房车里跳了出来。她把黑长直变成青春逼人的双马尾,一身素净平淡的校服立刻让她减龄十岁。任谁看了,都会相信她就是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孩。

李树看着这样的她,心中一下涌出无限感慨。

学生时期的他,活得很是孤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红疹,他除了不结交女性友人外,连同性,也是能避则避。除了张峰,他就没几个能数得上名的朋友。看到路上有女同学迎面走来,他更是远远地就会绕开走,内心觉得所有女人都是要害他的生物。

所以,他真的对女人的颜值,没有什么辨别的能力。因为他就没有正眼瞧过她们。

可是现在,灵动活泼的于晓鹿就这么从房车上蹦跳了下来,竟像是一颗石头,直接砸穿了他心里的千年古潭,激起了无数的涟漪。

原来张峰没有骗他,女人真的是可以是千变万化的生物,就像于晓鹿,时而霸气,时而可爱,时而犀利,时而又很暖心。

“愣在这干什么?该轮到你进去换了。”于晓鹿拍了拍李树的肩膀,李树忙应了一声,钻进了房车里。

“于姐,您可真厉害,昨晚姐夫还跟贞|洁烈夫一样,要死要活的,不让您碰。可刚刚,要不是阿松拦着,他早都跟您一起跳上房车了。”琳达凑到于晓鹿跟前,轻笑着说道。

把霸总变成小奶狗和变成会说那种话的小奶狗,中间还是有千差万别的。于晓鹿虽然对昨晚的视频聊天对李树造成的冲击力度很是满意,但她也不敢盲目自信。要是在玩梗凑生命值的过程中,能提前让他达到最终章的状态,那是再好不过。要是达不成,生命值也能按计划地涨,她就还有留一手,怎么都能逃出这个世界。

是的,过了一夜,情况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她已经相应地对计划做了微调,现在采用的是边玩梗,边攻略,双管齐下的方案。

“我,我好了。就是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李树有些不自在地拉扯着身上的T恤,打开房车的门,跳了下来。

刚刚他在里面的镜子中就看到了,衣服尺码虽然合体,但和他现在的气质极为不搭。有严重的装嫩之嫌。

“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吗?”于晓鹿笑着问。

“不,不知道。”

“你的发型。阿松,梳子拿来。”于晓鹿转头对一旁的保镖说道。

保镖阿松走上前来,熟稔地从裤袋里掏出一副橡胶手套,戴好,再从一旁的工具盒里取出一把木梳,递了过去。

“你现在留的是霸总的发型,当然不像高中生。你看我,梳了双马尾,看着就不是差得很远吧。”于晓鹿的声音放得很轻柔,她个头比李树稍微矮了点。此刻,她正踮起脚,帮李树慢慢地把往后背的头发都往前梳。

边梳还边抬手,使劲摁住了几根不听话的头发,压了压。

柔若无骨的手贴到哪里,李树就觉得哪里发起了烧。很快,这个热度就传染到整张脸,彻底变成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好了,这下终于像是一个高中生了。学长你好,我是09级新生,我叫于晓鹿。以后,请学长多多关照。”于晓鹿笑着向李树鞠了一躬,假装没有留意到他红得能滴出血来的脸。

“我……”李树没想到于晓鹿能一秒入戏,有些接不上话。

于晓鹿没等他开口,转头问琳达,“琳达,给李树准备的18场大学生经典求爱小剧场的剧本都打印出来了吗?”

“等等,不是拍6段视频就可以了吗?”李树还有点懵,他没有听见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经典求爱”。

没错,于晓鹿这次是在和系统玩擦边球,系统认定的同原小说撞梗,是在和原小说有着类似环境的场景下才会做出加减生命值的判定。

于晓鹿让琳达打印出来的十八个小剧场,是原小说里的男主为了弥补女主在大学生涯没人追的遗憾,特地为她搞出来的温情戏码。

于晓鹿原封不动挪了过来,只是把场景地放在了高中。

高中可没有这么胆大的学生,谁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高调地求爱。于晓鹿敢断定,系统不可以再判她跟原文撞梗,只能乖乖给她涨生命值。

一想到能戏弄让她这么难的系统,于晓鹿呼出来的气都顺了好几分。

“于姐,放心,都打印出来了,现在就拿给姐夫看吗?”两人都没有搭理李树的疑问。

“可以,先把第三个剧本给他,那个简单,只要在寝室楼下摆些烛火,让他坐在中间弹吉他就行。”于晓鹿随口说道。

李树还在纠结拍几场戏的事,他一把抓住于晓鹿的胳膊,“6场就够了,拍18场太多了吧。再说,你本来昨晚就没有好好休息。”

“亲爱的,来都来了,我们就把明后天的一起完成了。我明天还要去外省出差,有个很重要的会,不能缺席,今天只能辛苦一下你了。”于晓鹿觉得此刻应该有亲吻对方脸颊以示奖励的戏码,但一想到他的小奶狗还不经吓,她忍住了,改成轻拍了一下对方的手背。

李树这会儿什么也听不见,他只知道,于晓鹿终于又喊他“亲爱的”了。

一种蜜一样的甜甜的滋味在心田撒开,李树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就是爱情的滋味?

“好,只要你不觉得辛苦就行,什么时候你累了,我们就停下来。”李树妥协道。

于晓鹿冲他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笑着先往前走了。

累是不会累的,再多十八场戏都不会累的。都是他表白她的各种求爱梗,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最后关头,多打点腮红,出个场,惊呼一声“噢,达令,我愿意!我敲愿意的!”就行了。

其他时间,就让李树一个人忙活就好了。

于晓鹿站在一间女生宿舍的阳台上,为了能看清李树现在的表情,她特意挑的二楼。

楼下的地上,999根摆放成爱心形状的蜡烛早已竖好,点亮。

李树的脸有些红,走到烛光中间的时候,脚步有些打晃。

于晓鹿在上面看着他,给他鼓劲,“李树,你别怕,你就把这当成是在演你们公司尾牙的情景剧,你不是你,只是在演别人。知道吗?”

李树扭头,向上望,“不行,要是演别人,我更没法完成了,我就是为了你才来这里的。我就做我自己。”

琳达用胳膊肘捅了捅于晓鹿,于晓鹿假装娇羞,“那随你,我先进去了,等你的吉他声音响了起来,我再出来。”

楼下响起了吉他调试的声音,还有帮忙拍视频的工作人员找最佳拍摄点的谈话声。

不知道为什么,于晓鹿突然有些没由来的紧张,心头暗暗有一丝不妙的感觉萦绕开来。

“于姐,您怎么这么紧张?手抖得这么厉害。”琳达不知道于晓鹿出什么状况了,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李树他在干什么,怎么还不弹啊?”

“他还在调音,应该马上就能开始了。”

琳达话音刚落,李树有曲调的拨弦声终于传入耳畔,于晓鹿听出来了,李树弹的是一首经典的表白曲面,《情难自禁》。

“于姐,快去外面啊。”琳达也跟着很激动,在身后推着于晓鹿往阳台去。

于晓鹿走向阳台,向下望去,夏日的阳光把蜡烛的光辉压了下去,一根根蜡烛像是微弱弹动的火柴,努力在不可比拟的亮光中证明着自己。

一阵好听的前奏旋律中,李树抬起头,眼含柔情,朝于晓鹿站着的阳台上望过去,此刻,他的脸上已经没有矜持和恐惧,仿佛就是在做一件他认为最理所当然的事。

“每条大街小巷……”

和吉他旋律不符的唱腔冒了出来,李树脸色都变了。

他明明不想唱这句的,虽然他从来没有特意去学过什么情歌,但到女孩寝室下面给人唱情歌的事,他大学寝室的同学可没少做。

这首《情难自禁》就是这哥们天天在寝室哼唱,生生让他不会也会的歌!

可为什么一张嘴,就变成了贺岁歌了呢?

李树望了眼阳台上的于晓鹿,于晓鹿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他朝她抱歉地笑了笑,“我没有想唱那句词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张嘴,就变了。我重新再来。”

于晓鹿当然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了,系统已经给她答复了,刻意借梗骗取生命值,男主会被反噬,一切后果,由女主自行承担!

“你不要再唱了!”于晓鹿伸手阻止,可那边的李树已经又开了口。

当然,这次,他的嘴巴还是由不得他自己控制,一张嘴,又变成了“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

“停停停,不要唱了!”于晓鹿怕李树再唱下去,他的科学观又要崩塌,或者直接被弄成神经错乱,那她就彻底没有机会逃出这个世界了。

根本来不及多想,她现在只想堵住李树的嘴,她一个跃身,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踩进了蜡烛堆,冲到了李树面前,一下用嘴巴封住了他的嘴。

什么都管不了了,现在只能用更大的混乱,让他忘了先前的错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春起技能升级

    人类身上的骨头,头骨部分异常坚硬。方小蝶的男朋友异常愤怒下打出的一拳,确实结结实实的击打在了骷髅的脑袋上。随着嘭的一声,率先吃亏的还是方小蝶男朋友。毕竟他是活生生的人,有痛觉,骷髅怪是死物,它没有痛觉,没有思想,只知道按照命令行事。除非将它打的彻底丧失战斗力,否则它无论如何都会重新爬起来的。此时方小

  • 我的大学无悔在线阅读第七章

    店员见着顾言薄冲出去,自己也连忙跟上,瞧着顾言薄毫无方向感地去找,急忙道:“小猫是在店后面的花园不见的。”顾言薄立马转身,往后头跑去。他们转了整个花园也没见着莫白的身影,顾言薄开始着急了。店员安慰他,“你先别急,可能是小猫自己看到新奇的东西跑去玩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顾言薄垂头沉默,再次抬头,附

  • 听海情缘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想再见到他,然后再也不分开了……」山茶是一只鸟,之所以叫山茶,是因为它是在一从山茶花下被捡到的。它是在风雨中破壳的。刚破壳的时候,窝里就只有山茶和它周身破碎的蛋壳。也许是因为蛋迟迟无法孵出,它的父母以为这是一颗死蛋,便抛弃了它。但刚出生的幼鸟能做什么呢,无法捕食,除了等死似乎没什么出路了。而屋漏

  • 我拥有两个身体在线阅读第六节

    “术武双修,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是为数不多的存在!据说每一位术武双修的人最后的成就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还有一位就曾差点飞升成仙了,被称为仙界以下第一人……”奕师兄激动的说着,说完后看着赵燃,眼神尽是羡慕。赵燃听完奕师兄的讲解,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原来,老子是一个奇才!“哈哈哈,一听就让人热血沸腾呢。”赵

  • 幻尘浮世之直抒己见

    楚锦瑶想了好久,还是想不通,她只得将姑母回家这件事搁下。没过一会,丫鬟取银子回来了。赵氏又嘱咐了她们几句,然后就让姑娘们自己去准备见客的衣裳头面。闺中清闲,姑娘们大多数的时间都要在长辈面前消磨,待在母亲这里和丫鬟说说话,缝几针,一下午就过去了。寻常人家都是这样的,但是到了长兴侯家,楚锦娴没有选择待在

  • [火影]守望卡卡西在线阅读第5节

    “下去,本宫陪着她。”众人唯唯诺诺地退下去。骨节分明的手指抚摸着少女静恬的面容,剑眉微皱,墨色的瞳里满是怜惜。大灰被主人的情绪影响,俯身爬在少女腿上。“倾倾……”声音带着一丝忐忑不安。安静了片刻,富有磁性的声音再次想起,但这次却隐约带着哄骗的意味。“醒来好不好?我知道你可以听见我们说话,难道你真想忘

  • 超神学院之镇边将第5章在线阅读

    离开任务堂已经是傍晚,秦宇无比兴奋的奔向修炼场,三天时间实际上只有三个晚上,他一刻也不想浪费。但是在中途却预见了杂物管理的王罗长老,秦宇也只能迎上去。“王长老”,他微微躬身行礼。“秦宇?你怎么在这,柳长老召集所有外门弟子去斗武场,你为何不去”,王罗长老脸色一沉。“回长老,我刚刚才从采集队回来,尚不知

  • 天下风云志三年之约的背叛

    库库鲁:安安,对不起,我要回拉贝尔大陆了三年之后我一定回来[坚定的说]安安:好吧[流泪]一定要回来啊,我等你说完,库库鲁跳进泉里。千韩:别难过,库库鲁会回来的。雪城爱:对不起,女神,我也要回去了。三年之后,我也会回来的[扑通跳进泉里]安安:大家,嗯三年之后安安:怎么还没回来伊瞳:都怪库库鲁,害我们家

  • 醉香含笑在线阅读第3节

    紫霞只觉脑中一阵天旋地转,娇躯被一股无形巨力卷动,自己竟毫无反抗之力,夹带着呼呼飓风,全身肌肤更感刺痛,风沙吹得睁不开眼睛,无奈之下唯有运出灵力护住周身,就这样在出口中被吸力以电光石火之速穿行了数息之久,倏时只闻“扑通”一声巨响,只觉身子一阵巨痛,穿行之势已嘎然而止。当她睁开眼时,发现自已躺在碧绿如

  • 春光无限好在线阅读第三章

    说了无数次不喜欢写日志,但依旧动笔写下了第一句话。也是偶然间突然有了这个念头,打开小黑屋后翻到了曾经的一篇日志,心绪安然,思维恬淡,情感平和,是我从很久之前就刻意追逐的心境。此间有过诸多的情感变化已不必多年,大凡年轻也都有过思想巨变的时候,但可惜的是周围人连你本质世界观不同了这一点都无法发现,然后会